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应了声:“咱连大部份都是新兵,这会咱们要把新兵同志丢了,新兵同志们有危险不说,咱这连差不多也就没了。”

  “唉!”虎子把帽子摘,就坐在地上生着闷气。

  “各排清点下人数。”我下令道:“尽快把过江时弄湿的鞋子棉衣换掉,鞋子可以换敌人的,军服要换牺牲的战友的。注意地雷,走路定要走弹坑和脚印,休整十分钟后出发!”

  “是!”三个排长应了声就各自忙开了。

  我刚想站起身来,却只感觉到脚下阵冰凉,往脚下看原来我的鞋子也被江水浸湿了,这时被寒风吹了会儿整个鞋子都结了冰,走了两步鞋上的冰渣就直往下掉。刚才打仗打得紧张没注意,这会只觉得整个脚都被冻得没了知觉。

  我在敌人的尸体上翻了双合适的鹿皮军靴就坐了下来,摘了下来就地坐下,正要换上却发现自己的那双胶鞋快已经整个冻在脚上了,不管怎么摘也摘不下来。

  “虎子!”

  “到!”

  “来帮个忙!”我指了指脚上的鞋子。

  “是!”

  虎子跑了上来抱着我的鞋子就拉,但就算把我整个人都拉着走了还是不能把那鞋子拉下来。

  “停停”我急忙叫住了还想拉的虎子,这样拉下去可不是办法,我坐起身来才发现出现这状况的还不只我个,到处都是忙着脱鞋子的战士。

  “崔连长,要用这个!”这时金秋莲走了上来,不由分说地就拿着根火把在我的鞋子上烤了起来。

  烤了几分钟后轻轻脱果然就脱了下来,只不过那味道啊!竟然在战士们中掀起了阵轩然大波,其影响绝不亚于美国飞机投下的炸弹,因为它直接让我身边的战士远离我十几米。

  其实别说战士们了,就连我自己也受不了那味,我捂着鼻子,快手快脚地把脚放到雪地里搓了搓,然后就急急忙地把那双军靴套了上去

  不好意思,差不多个月没洗脚了,不过哪个志愿军战士不是这样啊?那些新兵还没来几天,不知道咱志愿军的这个优良传统,我想他们很快就会习惯了。

  “崔连长!”当连队再次出发的时候,指导员走到我身边来说道:“咱队伍多了不少人,共有两百九十几个了,团里的新兵差不多都拉下被咱们捡着了。”

  “唔!”我有点意外地看了看身后的队伍,果然“壮大”了许多,只可惜暂时都还是些没有战斗力的。

  不过有战斗力的老兵和没战斗力的新兵还不是样?

  我很快就想到志愿军第三次战役是路往下猛冲,直收复了南韩的首都汉城才停下了脚步。

  志愿军们杀得狠了,补给线也随之拉长,由原来的百公里拉长到了四百公里。这直接导致了我军在七八天后就面临着没子弹可打,没炒面可吃的地步,随后才会在敌人发动反扑的第四次战役上死伤惨重。

  在没有子弹可打,又连着几天几夜都没吃口干粮的情况下,那些训练有素的老兵又能比完全没有训练过的新兵强多少?

  咦!这时我看到满地都是伪军逃跑时丢下的枪枝弹药,不禁愣,我明知道志愿军战士很快就会缺少粮食弹药,为什么我现在就不为将来存些起来呢?

  在前面追敌人逃兵的大部队之所以不捡这些枪支弹药,是为了减轻负重加快追敌速度;二是因为担心后方供应的子弹与自己使用的枪支不配套。所以大部份的志愿军战士明知道那些地上的大八粒比手中的三八大盖好用,可就是不敢换上。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这路追敌追下去,后勤补给线拉得太长让后方的子弹完全送不上来了。

  “全体都有!”想到这里我下令道:“停止前进,就地打扫战场,把手里所有三八大盖和不必要的装备丢掉,律换上大八粒,要求每名战士至少带上”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掂了掂手里的1步枪,差不多九斤重吧,名战士带四把不是问题,于是接着说道:“要求每名战士至少带上四把大八粒,子弹有多少带多少,面包罐头,凡是可以吃的有多少就带多少!带不走拖也要拖去”

  “是!”新兵们很干脆地应了声就四散开来打扫战场。

  “靠!”我在心里暗骂了声,只要不让你们打仗就这么干脆,就这么遵守命令,啥时候我以前的本事都让你们给学会了。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十六章三八线

  “连长连长!”我下了这个命令虎子倒急了,跑上来就喊道:“咱不追敌人了?不抓俘虏了?”

  “追得上吗咱?”我不答反问道:“你不瞧瞧新兵同志的速度,咱要去追敌人了,那跟把他们全丢下了还不是样?”

  “那咱”

  “还咱咱个啥?拣枪去吧你!”我没好气地说道:“你力气大,带新兵们双倍的量,有问题吗?交待战士们,最重要的是粮食和子弹,必要时可以少带两条枪!”

  “是!”虎子敬了个礼后就心不甘情不愿地执行命令去了。

  老兵啊,就是想在线杀敌抓俘虏立功,望着虎子的背影我不由摇头苦笑,殊不知这场战斗志愿军缺的不是兵,而是粮食和弹药。

  “崔连长!”这时赵指导员也小声地问道:“我们就这么在后方打扫战场,是不是与部队的作战方针不符?这么做似乎”

  “违抗军令是吧!”我苦笑声回答道:“这违抗军令的事俺还没少干过,也不差这桩了。指导员放心,打完这场仗后俺个人向上级要求处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赵指导员被我这么说脸上有点挂不住。

  “指导员!”我指着地上的枪枝弹药解释道:“咱大部队在前方路追敌抓俘虏,根本就腾不出手来打扫战场,这些可都是宝贝啊,现在天黑敌人飞机出不来,要天亮来丢几颗燃烧弹可就全都没了!”

  “也对!”赵指导员迟疑了下就点头同意道:“就按崔连长的意思办吧!”

  于是当部队再次出发时,所有的三八大盖都换成了美式的1步枪,子弹袋和干粮袋全都塞得鼓鼓的。如果不是那些新兵出于对尸体的恐惧而不敢认真搜身,我想这次的收获还会更多。

  当兵的怕尸体,甚至会恶心会呕吐这时的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想想自己刚来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样,只不过其后见过更惨烈的“大场面”,让我觉得眼前的这些零零散散的尸体根本就不值提。

  在雪地要找大部队并不困难,只要路沿着部队留下的足迹走就可以了。更何况大部队也在路上用种黑色的东西在雪地上指示着前进的方向,我直不知道这黑色的玩意是什么,后来闻着香味觉得熟悉,认真看原来是咖啡

  唉!真是暴殄天物啊,肯定又是志愿军从那些伪军手里缴获的美国货,就这么用来当路标了。

  新兵们的体能本来就不够好,现在又背负上了许多的枪枝弹药和粮食,让部队前进的速度更慢了。到后来就连我也觉得自己就像是跟在大部队后捡破烂的,话说直到现在,还没打过哪场仗是这么轻松的。

  “瞧,到三八线了。”大慨走了半个小时左右,赵指导员就指着前方说道。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夜色下只见根木棒撑着块长方形的牌匾,牌匾上依稀可以看见38两个数字,上面还有些看不清的英文字母。走近看,上面写着“rr38r”您正穿过38度纬线

  这就是三八线?看到这个景像我不由大敢意外,虽说我在现代也看过三八线,但那时至少还有板门店啊铁丝网啊,还有布满地雷的非军事缓冲区啊!而现在,就这么区区块牌匾?

  我不由向四周望了望,还真是什么都没有,三八线两边的景物也完全连接,不同的只是那中间插了根标有38字样的牌子。

  “到三八线了!”

  “到三八线了!”

  战士们听说到了三八线也是阵兴奋,就连新兵也样,看来这三八线的传说只怕没几个人会不知道了。

  当我第脚跨过这个牌匾时,心里不由有点异样的感觉,全世界几十个国家都在这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为的,就是这条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纬度

  “在哪哩?”正当大家都若有所思地跨过三八线时,只有虎子往地上东张西望地在找着什么东西:“你们眼神咋那么好,为啥俺啥线都没看到?”

  靠,感情这虎子还真以为这三八线是用根线牵出来的啊。

  “连长,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咱走得太慢了!就连我这个瘸子也比他们走得快。”当天快亮的时候,我们找了片森林隐蔽了起来,赵永新和几个排长就到我面前来提意见了。

  “对啊连长!”老班长也同意地说道:“这样下去怎么也赶不上大部队喽!照俺说,这夜咱们至少就落下十几里了。”

  “俺从没打过这么窝囊的仗!”虎子摘下帽子憋屈地说道:“这路尽跟在大部队屁股后头捡东西,个活的敌人都摸不到。俺今天个人都捡了七八条步枪,五六百发子弹了,连长!咱部队又不是没枪,您说捡那么多枪干啥?”

  “不赖啊虎子?”闻言我不由笑道:“你个人就捡了那么多的弹药啊?有捡粮食么?”

  “有!大包在那堆着呢!”

  “好啊!”我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说道:“这不很好吗?到时候俺给你报功!”

  “这报啥功啊?个反动派没杀,个俘虏没抓的”

  “放心吧!同志们!”我笑着宽慰大家道:“咱们会追得上大部队的,现在大部队追的是伪军,那伪军不经打打就散,所以大部队才走得快咱追不上啊,过两天咱大部队遇上了美国鬼子,那可就不样了不是?追伪军算啥?咱要打就去打那些美国佬呗!想打仗还怕没得打?”

  “崔连长!”赵指导员这时也开口了,他指了指旁边堆成山的枪枝弹药说道:“就算是这样,但今天战士们带的东西已经超负荷了,明天也没法再捡了不是?”

  “所以啊!”我笑了笑回答道:“所以咱今晚就把这些枪枝弹药还有粮食都埋了呗!”

  “埋了?”战士们听着我的话,个个都面面相觑,全都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十七章泼冷水

  对眼前的这场战争,战士们全都处在过份乐观的状态下,哪里又能体会到我的良苦用心,哪里又会知道不久之后,志愿军将要面临着无弹无粮,甚至到了吃树皮吃野草中毒而死的地步,所以他们自然也无法理解我的做法,就连赵指导员也是疑惑不解。但好在枪声响就听连长的,我坚持这么做他们也拿我没办法,看来做个连长还不是没好处的。

  于是很快,战士们就用从敌人的尸体上剥下来的军衣把枪弹粮食包好,再放进用木块制作好的简易木箱里埋在了地下。接着再小心地在周围的树上做上了记号,在地图上标明了位置。我可不想埋下了大堆的装备到时连自己都找不到。

  刚才大略清点下,这天下来就收集了大约上千把步枪和六七万发子弹了,外加诸如面包罐头压缩饼干之类的补给品,足够装备个团了吧!但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因为在这动辄就是几个军几十万人对抗的战场上,特别是对火力较弱的志愿军战士来说,个团的力量是很薄弱的,照这样的速度收集下去,要收集到个师的装备和粮食都要十几天的时间,而那时敌人早就开始反扑了。

  身下躺着枯枝身上盖着行军被,我透过树叶的间隙看着天边缓缓升起的太阳,脑袋里遍又遍地想着怎么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收集到尽可能多的装备和补给,好让志愿军不要打得这么艰苦,好让志愿军少死些人,迷迷糊糊的就在阳光下睡了过去。

  睡梦中突然被几声爆炸声惊醒,起来看却是几架敌机在附近上空盘旋着,只要见着了伪军逃跑时丢下的汽车和坦克就往下俯冲投弹。没过多久就留下几辆冒着黑烟的汽车坦克扬长而去。

  “他娘滴!”虎子对着敌机飞走的方向狠狠地骂了声:“美国佬的飞机就是嚣张!”

  “没办法,谁让咱们不会造呢?”老班长笑着说道:“咱总不能飞到天上打飞机去吧!”

  “这飞机也有落地的时候不是?”虎子不服气地应了声:“这天上打不着,咱就在地上打,说不定还真能让咱打了几架飞机过过瘾!”

  “做你的美梦去吧!”听着虎子的话战士们全都不以为然地笑着,就连那些新兵也跟着瞎起哄,搞得虎子个人怪不好意思的。

  “同志们!”这时赵指导员开口了,他握着拳头抑扬顿挫地说道:“虽说要打下美国佬的飞机不大现实,但是虎子同志的这种精神却是很值得表扬的。都说美国军队打仗厉害,飞机大炮厉害是真的,可最后咱们见识到了也就是那么回事!还不是让我们的部队像鸭子样赶着走了?这仗啊,我们说不准还能鼓作气地把美国佬赶到海里去,到时看他们的飞机再怎么嚣张!”

  “对!打倒反动派!”

  “对!把美国佬赶下海去!”

  “打倒美国佬咱回家过年!”

  战士们听了个个都握着拳头兴奋不已,那些新兵们听说可以这么快回家就更不用说了,原本充满疲惫和痛苦的脸上此时个个都堆满了笑容。

  “同志们!”我在旁打岔道:“时候也不早了,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吃点干粮准备下就上路吧!”

  “是!”战士们应了声,像被泼了盆冷水样无趣地散了开来。

  我看得出他们眼里的不满,似乎是在说我这个连长怎么当上官就这么不近人情了,怎么当上连长就跟他们说不到块去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志愿军所面临的最大敌人的不是美军先进的飞机大炮,也不是脆弱的后勤补给,而是来自于他们自身过份的乐观情绪。

  说起来这朝鲜战争还真是滑稽,先是美军过份乐观过份轻敌被志愿军狠狠地揍了几下,然后就是志愿军过份乐观过份轻敌而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

  我无言地苦笑了下,心中暗想,如果我不是来自那个未来的社会,如果不是已知这段历史,那么我是不是也会跟他们样抱着同样的乐观情绪呢?

  看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吃了几口炒面啃了几块美国佬的压缩饼干后,就又带着部队出发了。

  路上我们还是像昨晚样沿途搜集着武器和粮食,但因为白天遭到美国飞机的轰炸所以搜到的东西并不多。开始战士们还会到那些冒着黑烟的汽车坦克里瞧瞧,但失望了几次后就不再抱希望了。

  最后能捡到的东西就只有路上被抛弃的几条不成形的几条破枪,或者是被志愿军战士丢掉的三八大盖,甚至就算是翻遍敌人的尸体也找不出点弹药和半点吃的。

  “这是怎么了?”赵指导员有些疑惑地说道:“昨晚和今晚的差别怎么会这么大呢?”

  “应该是咱们的部队跟美国佬干上啦!”我不置可否地说道:“如果走得快些,说不准今晚就能赶上大部队了。”

  “这这跟咱部队有没有跟美国佬干上了有什么关系?”闻言赵指导员就更是奇怪,不关是他,其它的战士们听到这话也是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怎么就没关系了?”我轻松地回答道:“咱部队跟美国佬干上了子弹就不够用,子弹不够用就会用敌人的枪搜敌人身上的子弹,所以我们才会捡不到枪搜不到子弹不是?”

  “啊?这个”我的话让战士们都不由愣了下,想想又觉得有道理,立时就有几名战士摸着脑袋直唤:“为啥俺就想不到哩?”

  “同志们!加快行军速度!”我干脆就下令道:“反正也捡不到什么东西,咱们加快速度争取在天亮前赶上大部队,起打美国鬼子去!”

  “是!”

  虽说只有个回应,我却怎么听都觉得有两种声音。种是老兵们精神抖擞的大声回答,另种则是新兵们胆颤心惊无奈的回应,两者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还真是个天上个地下啊!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十八章英军

  正像我推断的那样,走到下半夜就听到了前方传来阵阵枪声,但让我意外的是枪声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激烈。

  跟美国佬打过仗后,都知道美国佬就算只个连队那打起枪来也是成片成片的,不说那飞机坦克大炮,就说轻武器诸如机枪冲锋枪卡宾枪就算1步枪的射速都很高。要不为什么个朝鲜战争下来美军会消耗三百多万吨的弹药量,而我军在整个战争中消耗的弹药量只有二十万吨,这还不够人家的零头呢。

  “连长!”赵永新瘸拐地上来了,也许是因为伤痛的原因,自从他脚受伤后很少有见过他说过话。

  “俺听着这枪声好像有点不大对!”赵永新有些疑惑地说道。

  听着这话我不由点了点头,果然是起打过美国佬的战友,听枪声就能听出名堂来了。

  “有什么不对了?”赵指导员疑惑地问了声。

  “美国佬的枪声没这么稀。”我代为回答道:“瞧这火力,如果不是他们机枪声密些的话,就跟咱志愿军手里的三八大盖都差不了多少。”

  “就是!”赵永新也赞同地说道:“所以这回在前面的应该不是美国佬了,会不会是上回咱们碰到的那个叫什么其旅的?”

  “土耳其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