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件也经常坏,各种仪表不是这个失灵就是那个不对,搞得坦克里的乘员基本是在边开边修。

  这不?这时的吴营长就在旁边边转动着扳手,边骂娘:“这些狗日的,生产出来的这些玩意就是向咱们索命来的”

  这些装备都是在十年动乱时生产出来的,出产的时候就大部份不合格,但还是样被堆上了人命关天的战场,这又能怪谁呢?

  另个让人受不了的缺点,就是坦克里的所有东西几乎都是手动的。比如说什么机枪装弹行驶操纵杆等等。这机枪装弹还算好,打起仗来克服下也就过去了。这行驶操纵杆需要几十斤的拉力,驾驶员就是拉着这玩意操纵坦克行驶的,这开就是几个小时,并不是坦克受不了,而是驾驶员没力气了

  更夸张的还是这时代的坦克还没有火控系统,也就是“判距靠炮长的眼睛射击靠射手经验”。这打起仗来,我很难相信坦克打出去的炮弹会有什么准头。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要不是有这堆63式坦克,我们还真没办法从越第三师那两个团的包围圈里跳出来。从这点来说,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指责这些“救命恩人”的。

  “营长”坦克队伍在公路上摇摇晃晃的行驶了个多小时后,在前方侦察的两辆坦克就报告道:“前方有个村子,有武装人员”

  “唔”吴营长眉头皱了皱,问了声:“有没有其它路可以走?”

  “没有”无线电里传来像收音机样嘈杂的声音:“公路直穿过村子只有条路”

  “全体停车做好战斗准备”吴营长下令道,接着就把目光转向了我。

  我知道,现在就是我们步兵去侦察的时候了。但是实际上,我很快就发现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去侦察。

  我打开了坦克的舱盖,呼吸了几口坦克外的新鲜空气,看着坦克辆辆的以面前那个村子为圆心排开,并将枪口炮口对准了村子里的房屋

  我举起望远镜朝那间村子望了望,只能在月光下看到幢幢的竹楼木房,间或的传来几声狗叫和鸡鸣声,看起来就像是个很普通的村子。

  “全体都有,下坦准备战斗”我拿起对讲机下令道:“都给我在坦克后躲好喽三排,准备侦察”

  之所以让三排去,是因为家乡人会更有经验些,我不希望在这就要完成任务的时候,还会有人员伤亡。

  “是”家乡人应了声,跳下了坦克随便点了几个人就要上去。

  可就在他们准备跨过坦克向村庄开进时,原本寂静的村庄突然就像炸开了锅似“哗哗哗”的打出了排排的子弹,偶尔还有几发火箭弹带着啸声直奔我军坦克群而来。当然,在这黑夜中而且至少有五百米的距离上,那些火箭弹是没有什么命中率的。

  从这点来看,在村庄里的武装人员就不会是越军的正规部队,而是些民兵或是连民兵也算不上的部队。据说越军为了抵抗我军的“侵略”,将大量的武器发到百姓手上,让他们拿起武器来对付我们。我相信,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这样的支“军队”。

  但是,既然他们有武器,而且还向我开枪甚至发射火箭弹,那我们也只有将他们视为敌人了。

  “开火”吴营长没有任何迟疑,就下令坦克部队开火了。霎时坦克炮并列机枪还有架在坦克炮塔上的高射机枪全都喷吐出了耀人的火焰。

  63式坦克无论是防护力还是攻击力都不是很好,但是对付起竹楼木房和眼前这些拿着武器的越南百姓来说,还是绰绰有余。

  越南人打出的几发火箭弹没有发能打中的,倒是有些子弹打在了坦克的装甲上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63式的装甲就算再薄,这要是连子弹都挡不住的话,那还能叫坦克吗?所以越南人根本就无法伤到我们分毫。

  反之,我军打出去的枪炮就像秋风扫落叶似的席卷了整个村子,63式的坦克炮是85口径的,高射机枪是127口径的。那幢幢木房被机枪子弹打得轰然倒塌,排排竹楼被炮弹炸得飞上了天,接着又在空中变成碎片像树叶般的在空中漂荡,接着再慢慢落往地面。

  “前进”看轰炸得差不多了,吴营长声令下,坦克就两辆组的沿着公路朝村子缓缓开进,我们这些步兵也跟在坦克后面警戒着朝前走去。

  我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举着步枪时刻注意着前方有可能会出现的目标。虽然我知道这根本就是场不对称的战争,但是经验告诉我,战场上没有任何小看对手并粗心大意的理由,否则,代价也许就是活生生的生命事实也证明我是对的。

  没过会儿,我们就占领了整个村子,熊熊的火光照亮了整个战场,到处都是百姓的尸体,大多数是老人和女人,也有些十三四岁的小孩,但他们无例外的是都拿着枪。

  47这玩意,之所以会那么受人们欢迎,很大部份原因是其简单易用而且基本无需保养。就算完全不懂枪械知识,只需进行简单的几个小时的培训后,就都能带着它走上战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越军才能这么快的就将这些平民武装起来。

  但这些平民似乎是太没经验了,不管怎么样,他们也该等我们的侦察部队走近了再开火。当然,这并不是说我希望他们这样做。

  名受伤的越南人在地上爬行着,他被炸断了条腿,流出的鲜血在身后拖着条长长的血路,身上到处都是烧伤和血迹,被火光照全身都是血红的,我们甚至无法看清他的面目。他边朝我们相反的方向爬行,边回过头来用那双惊恐的眼睛望向我们。

  与他的惊恐相反的是,在他的旁边正有群鸡鸭在这血与火之间自由自在的走动,似乎是在藐视着这战争所有的切。

  “诺空松页”

  “诺空松页”

  几名战士朝那名受伤的越南人喊出了要他投降的话,没有人愿意杀他,直到他翻过身来拔出了腰间的手枪

  “砰砰”几声枪响,那名奋力求生的越南人脑袋歪就重重的倒在了血泊之中。战士们都知道这是最好的结局,因为就算他投降了我们也没有条件治好他,而且说实在的也不愿意

  这仗,我们共打死打伤了敌人五十七人,缴获冰雹式反坦克火箭筒四具,机枪三挺,47冲锋枪五十二支,各种弹药四十几箱。

  子弹之类的就搬到坦克上堆着,至于47那当然就先给战士们换上再说了,反正56式冲锋枪跟47长得差不多,我们要是说从越鬼子手上缴获的就是56式冲锋枪,谁又知道呢?

  可就在我们打扫战场的时候村子里头突然“轰”的声巨响,接着就是片“哒哒哒”的冲锋枪声,我们赶忙朝枪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走到跟前才看到,辆坦克被敌人四0式火箭弹击中,火箭弹从坦克左边进去右边出来,穿过了两层装甲板后才爆炸,站在炮塔上的二炮手当场就被弹片击穿了肚子,鲜血淋淋,肠子都流在外边。卫生员赶忙将肠子塞回肚子里,紧急包扎了伤口。

  发射火箭弹的家伙是名越军,六十多岁了,黑瘦如猴。他是藏在柴堆里发射火箭的,距离坦克只有二十多米远。战士们口气朝柴堆里打了三四梭子弹,当他被拖出来时,头脸都已经被打烂没法看清了,身上那套黄不拉叽的军服,证明他是越军的正规军,而且还是上尉军衔。

  我想,他应该是名伤员,而且也太老了无法跟其它越军起作战,于是就被留在了这个村子。

  “他娘滴”吴营长双手沾了鲜血站起身来,随即狠狠的朝那名越军尸体踢了脚,于是战士们都知道,负伤的二炮手已经不行了。

  因为担心枪炮声和火光会引来周围的越军,所以我们不敢在村子里多做停留,十几分钟后就再次走上了行军的道路。63式坦克虽说在水里行驶得并不快,但在公路上却可以达到30到36公里每小时,勉强能赶得上电动车的速度。于是在四十几分钟后,我们就在天空微露鱼肚白时,就隐隐看到了339高地。

  “五连五连,报告你们的位置”就在这时步话机里又响起了张团长的声音。

  “报告团长”我抓起步话机说道:“我们已经到达了339高地。重复,我们已经到达了339高地”

  “那支坦克部队是你们吗?”张团长有些紧张的问道:“共二十三辆坦克,两辆装甲车”

  “是”对于张团长的紧张我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道:“这支坦克部队就是我们和突围出来的坦克部队”

  “呼”步话机那头传来了张团长重重的喘息声,接着就听他喊道:“快,通知炮兵部队,那是我们自己人”

  闻言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张团长他们差点就把我们当作是越军的援军而用炮火轰炸了想到这时我不由暗呼了声好险,这63式坦克连火箭弹都能打个对穿,那这顿炮火过来

  坦克带着隆隆的马达声缓缓的开进了639团的防御圈,沿途各高地的战士们缓缓侧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我们,都不明白从越军的后方怎么会突然出现支我们自己的部队。等到在坦克背上的战士们认出几个老乡时打了几声招呼时,战士们这才纷纷围了上来。

  “嘿原来是你们哪”

  “那还不是?”

  “昨儿个还看到你们在山上打仗的不是?怎么今天就坐上坦克了?”

  “执行任务呗打了个大胜仗”

  “真的啊?打了啥胜仗啊?”

  “那还有假少说也打掉越鬼子千多人哩”

  “吹吧你”

  “瞧瞧这些坦克,这还会有假?”

  战士们个个兴奋地跟那些战友说着笑着,有的甚至闲坦克开得太快了,干脆跳了下去边走边跟老乡们聊了起来。

  那聊的是个个眉飞色舞天花乱坠的,其它战士则不断地发出“哇”“哇”的声音,时不时还将钦佩和羡慕的目光投向我们。只看得我不由暗自好笑。像这样的胜仗,我在朝鲜战场上都不知道打过多少回了,现在早已经麻木不当回事了。可是对于战士们来说,却可以说是个传奇。

  是啊个连队的步兵深入越军两个团的精锐部队组成的包围圈,不仅能成功的救出里面被困的坦克部队,还造成了越军数倍于己方的伤亡虽说这伤亡无法统计,但想来也不会小。这无论如何都值得他们称道也值得他们自豪了。

  但是我相信,随着战争的逐渐深入,他们很快就会习惯了这切,甚至是习惯生死。

  “崔连长”这时名通讯员分开了拥挤的人群跑到我面前来报告道:“张团长让你和副连长到团部去趟,还有坦克部队的首长”

  “嗯”我点了点头,顺带就叫上了副连长吴营长和丁营长,虽说张团长没让丁营长去,但是我相信,那只是因为张团长不知道丁营长的存在。

  几个人互相拍着肩膀,有如生死兄弟般的块走向了团部

  “我说崔连长”丁营长最先开口:“有你这样的人当连长,我都没脸当这个营长喽”

  “我也是这样想的”吴营长也赞成道:“原本我还当自己是个人物,坦克营营长在部队里那都是横着走的可是现在看到你这个连长真是惭愧”

  副连长听着就是个劲的呵呵直笑,同时也不无自豪的说道:“你们俩不知道了吧当初他就是我的兵,我就是他的连长怎么样?这滋味不好受吧好在你们不是同个部队的,否则有你们受的”

  “唔”听着副连长这话,丁营长和吴营长不由相视苦笑。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团部。我们走进坑道,就受到团部里战士们的热烈欢迎,里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黄政委就更是拍着我的肩膀呵呵直笑,嘴里个劲的说,打得好打得好哇

  张团长也是脸带笑容的朝我点着头表示赞许,如果说他跟我有什么私人恩怨或是有所过节的话,那么在这个可以称得上是重大胜利的面前,也会变得微不足道了。更何况我和他之间本来就称不上有什么私人恩怨。

  “这两位是”黄政委向我打了个眼色。

  “哦”我会意介绍道:“这位是70军210师629团1营的丁营长,他跟我们五连样也是去增援东溪的。这位是43军128师384团第二坦克营的吴营长,他们就是东溪被围困的部队”

  “你好你好”黄政委十分客气的同他们两人握了握手。

  给我们各人都端上杯茶后,黄政委就解释道:“上级已经知道了你们的大部份情况实际上,我72军正有个营的增援部队已经到达了距离东溪十五里的位置,但是通过侦察发现丛林中潜伏着大量的越军,后来才知道尽然有两个团之多,而且还是越军王牌师的两个主力团上级敏锐的感觉到这是越军设下的陷阱,目的是将我军部队引诱到不利于我军的地形里去作战。正在上级为被围部队担心的时候,却突然传来越军水库被炸越军被淹的消息呵呵是你们干的吧”

  “是”我点了点头:“这还多亏了坦克部队的几名潜水员”

  说到这里我不由看了看吴营长几个人,他们都不由叹了口气低下了头。这路紧张的突围,大家都没时间想到那几名牺牲自己保存部队的潜水员。这时被我偶然提及,能活着在这里喝着茶的战士们都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但战场就是这样,而且我相信这才只是刚刚开始,总有天,他们也会跟我样对这种事麻木的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三十章同登之战

  丁营长和吴营长的部队,因为要回到原部队还有困难,所以暂时编入639团作战。考虑到我们这些部队刚刚从敌人包围圈突围出来,所以张团长和黄政委也很善解人意的没有马上安排任务,而是让其它部队的战士腾出几个坑道来让我们休息。

  战士们夜没睡,虽说这路上差不多都是有惊无险,但对于才刚上战场打几天战的他们来说,却好像是渡过了个生死劫。这会儿早都累得不行了,得到休息的命令,个个都躲进坑道里呼呼大睡。

  我用毛巾将狙击步枪擦拭番后,也和战士们样靠在坑道壁上休息。但躺了好会儿也睡不着,我想我是不怎么适应越南这里闷热潮湿的天气,话说前不久我还在天寒地冻的朝鲜战场上与多达十几个国家的联合国军相互撕杀,个多月后就突然来到了这个又热又潮的越南战场上怎么说身体都很难适应这个转变。

  也许在战场上还好些,那时候知道身体需要休息,所以有得休息的时候总是强迫自己睡着。但是现在稍微放松下来,就觉得那实在是太难为自己了。

  不知道现在的局势发展到什么程度了,高平方向应该已经打得如火如荼了吧我们同登这个方向之所以还这么平静,其目的就是要让越军误以为我们的真正目标是高平。而当越军将援军派往高平之时,就是我军开始全力攻打同登的时候。

  想到这些,我情不自禁的从口袋里掏出了地图,看着地图上同登附近各个稀奇古怪的地名,什么探垄探某板那我真有些不明白越鬼子为什么要取这么难听的地名。不过重要的不是这些,我努力想凭着现代知道的资料里搜索些有用的东西。但很遗憾的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事实上,在现代时查找有关抗美援朝的资料要远比对越自卫反击战要容易得多。这很容易理解,抗美援朝仗是我们用弱势装备打败了强大的美帝国主义;而对越自卫反击战,却是师傅打徒弟,而且还打得不理想。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装备落后质量差,大量的新兵,再加上陈旧的战术情报不足大量不了解实际情况瞎指挥的中层指挥官所有的这些因素结合起来,想要打场漂亮的胜仗那才是怪事了。

  不过我也知道,这场战争打得还是值得的。毫无疑问,经过了十年动乱之后,我军部队人数虽多,但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斗力都在退步,军队内部出现了各种这样那样的问题。而要迅速发现这些问题并将这些问题改正,就只有把军队拉到战场上打仗

  正好这时越南却不合适宜的翘起了他的尾巴,于是反击战就开始了。

  所以,对越自卫反击战既是要教训下越鬼子,也是种练兵。

  这不?十年的越战使我军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85年邓小平轻轻伸出根指头,就裁军百万。别的不说,裁军后节省下来的军费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设备的更新换代,而且还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军队的素质。

  从另方面来说,中国是个大国,打这样的边境战争对我国经济完全没有影响。相反,这时期正是我国改革开放经济开始腾飞的年代。于是,中国很自然的就越打越强。

  而反观越南,其本来就是个穷二白的小国,数十年的战争让他基本上是靠苏联的无偿供给支撑着本国的经济,这十年的战争更是让他雪上加霜。

  有句话说得很对,现在打仗打的就是综合国力。这场战争让越南的经济停滞不前,于是打到最后越军可以说根本就不是我军的对手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我需要考虑,我现在要想的,似乎就是怎么打好面前的这仗,怎么让战士们活着离开这个战场。

  “嘿,在想什么呢?”家乡人碰了碰我的肩膀,给我递上了根烟。

  “唔,没想什么”我随手接过烟,和家乡人互相点燃了,问了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