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生命

  于是,脚接着脚,踩着的都是战士们的尸体和鲜血特别是那些仰躺着的战士,当我脚踏上去时,他们的躯体会自然弯曲,他们的眼睛会突出,鲜血会因为挤压而从口鼻处迸射这会给我他们很痛苦的错觉,虽然我明知道他们已经死了,不会再有任何感觉,但心里还是会像被割了刀样的疼。

  但我还是咬着牙步接着步踩了下去。我是这个连的连长,如果我稍稍表现出点不忍心,那么全连的战士很快就会有样学样。

  这时我心里只想着庞师长的那句话:“要成为名成功的指挥官,不仅要对敌人狠,还要对自己人狠”

  “轰轰”几发迫击炮炮弹在我们附近爆炸开来,掀起的污水和烂泥像雨点般的从天空中落下。越军很快就发现了我们这支发起进攻的新力军,马上就分了部份的火力进行阻击。

  这时我要求的火力掩护也开打了,63式坦克还有张团长自行为我添加的迫击炮成片成片的打了上去,高射机枪也打得哗哗直响,霎时就将越军的阵地打得片烟雾。

  几分钟后,我们就跑到了九连被压制住的战线,这里距离敌人阵地只有四百多米。但我并没有命令战士们停下,而是直接越过他们的战线继续往前冲。

  后方的火力掩护当即就停了下来,这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这并不是说我军的炮弹打完,而是他们担心会误伤自己人。

  于是,这时候就该是越军从坑道里出来补充伤亡的时候也就是我们连队的迫击炮起作用的时候。

  随着我声令下,早已设定好诸元的迫击炮片片的砸向那个暗堡。虽说在烟雾中我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但我却可以想像,那里正有队队的越军钻出来,本来想补充上阵线,却不料突然又来了片炮弹。这些炮弹直接就砸在他们脑袋上不说,而且似乎还不会停

  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我用最快的速度趴在道田垠前举起了手中的狙击步枪。而战士们也很有默契的互相掩护着前进。队停下组织火力掩护,另队乘机往前冲锋。

  很明显的点是,越军的火力比之前小了很多。这应该是后方那些担任掩护任务的战士的功劳,坦克炮迫击炮外加高射机枪那顿疯狂的狂轰滥炸,无论如何都会给越军带来些伤亡。再加上越军的出口又被我用迫击炮给封锁了,所以他们现在就是打个少个。

  “砰砰”几发子弹从我的狙击步枪里脱膛而出,虽说面前是烟雾缭绕,但傍晚的阳光还是很顺利的从我们的身后像利剑样刺透层层烟雾,然后将越军的头盔个个摆在我的面前。

  越军在战线上的人数本来就不多,前后只有个排几十个人。“添油战术”就是这样,我们在朝鲜战场上的用的“添油战术”,也就是在山顶阵地上摆着十几个人,打完个就添个人

  可是这会儿越军的人没法放阵地上添,战局霎时就呈边倒的局面,不会儿五连的战士就冲到了距离越军只有五六十米远的距离,接着在所有的战士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抛出排手榴弹后,大喊声“杀”,就突破了越军的阵地

  当我从泥水中站起身时,战士们已经轻松地解决掉了外围战壕里的所有越军。没有名越军投降,所有的越军都是死的,只有那明暗的碉堡还是活的,还在不断地往外喷射着排排子弹。

  但是碉堡的火力有死角,没有其它越军的掩护,它不过就是只缩在坚硬的壳里的乌龟。几名战士轻松的绕到它的侧面,接着从射孔往里丢了两枚手榴弹,随着两声闷响之后,碉堡里头就再也没声音了。

  这副天差地别的场景让其它部队的战士们个个都摸不着头脑,特别是刚刚还在进攻的九连,他们可以说是发起了几次猛攻也没能把这个村子给拿下,可是现在却看到我们连那么三两下像变戏法样就解决了,于是个个都从泥水中站起身来愣愣的看着这幕。

  甚至是把越军阵地打下来的五连也有些莫名其妙。他们看着别的部队打得那么艰难,那伤员排排往下送的,早就做好了狠狠厮杀番的准备,却没想到会这么轻松

  但我却知道战斗还没有结束,换了个位置就像狙击枪的准星紧紧地对准了暗堡的射孔。

  如果那里面有坑道,那么几枚手榴弹是不可能炸死暗堡里的所有越军的,他们完全可以从坑道里源源不断的补充进来。而且我相信,越军也会抓住我军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发起袭击。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会儿,就见暗堡里的那挺机枪动了下暗堡里片漆黑,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能看见那挺机枪的枪管在动于是我不假思索的就扣动了扳机。

  “砰”的声,我没有看见敌人倒下,只看见枪管随之低。

  战士们听到这声枪响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很快又接连朝那暗堡里投了几枚手榴弹,但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提着步枪三两步就冲到那暗堡后,抢过个炸药包拉燃了就把它放在铁门下。

  “散开散开”几名战士见状赶忙大声呼喊。

  几秒钟后,只听轰的声,整个铁门都被炸得碎成几片飞了进去。

  我带着几名战士窜进去看,里面黑摸摸的到处都是越军的尸体,堆在块儿就像座小山似的,其中还有几个似乎还是被铁门碎片给砸死的。打亮了手电筒看,那个血肉模糊啊,部份越军都是让手榴弹给炸了好几遍的,这会儿身上都没有块是完整的肉

  再往暗堡的内侧照,于是战士们就全都明白了,个像蛇洞样的坑道口正在这暗堡里躲着呢

  也不知道是谁报告的张团长,他挤进来看了眼,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玩的是这个把戏,我就说这村的鬼子不管怎么打也打不干净他娘滴”

  张团长狠狠骂了声,转身就走。

  “团长”有人在后头追问道:“这坑道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张团长脸红脖子粗的回头叫道:“你们有多少个炸药包都给我塞进去”

  “轰”随着声巨响,夕阳从天边落下,而那个坑道口却升上了天。

  “构筑工事原地防御”命令很快就下来了。

  战士们马上就开始行动起来,而我却被张团长请到临时团部。

  “你们连打得很好”张团长脸色铁青的说道:“但我们还是没能完成任务,事实上,今天所有的部队都没能完成任务”

  “什么?”闻言我不由有些奇怪的问道:“我们不是已经打下探某了吗?怎么还说没完成任务呢?”

  “那只是探某的个前沿阵地”黄政委解释道:“这村庄的周围,大大小小的十几个高地都有敌人把守,如果每个高地都这么难打的话”

  “啥?才只是个前沿阵地?”听着我也不由有些愣了。

  “是我们低估了敌人的实力啊”黄政委摇着头说道:“这是哪里来的情报,说探某只有个加强连?就这前沿阵地都不只个连了,这不是害死人嘛”

  闻言我不由摇头苦笑,这还有十几个高地,如果都这样打,那还不等我们攻下探某,只怕我们这个团都要被耗光了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三十三章同登之战三

  当晚团部就召集了我团连级以上的干部召开了次作战会议。地点是在339高地的团部。探某那个小山村虽说已经被我军攻占,但毕竟离越军其它阵地太近,而且也无险可守,如果是在那样的地方开会的话,只怕我们这些连级以上的干部就会让越军顿炮火就连锅端了。

  会场的气氛很压仰,干部们都到齐了好会儿,张团长还是没有说话,就只是个劲的蹲在地上抽闷烟。根接着根的抽,黄政委对他使了好几个眼色他也就装作没看见。

  最后还是黄政委开腔了:“同志们通过了今天这仗,我们必须要清楚的认识到点,探某的守敌是强敌,而不是残敌;越军的阵地是坚固阵地,而不是野战阵地;越军拥有高射机枪高射火炮等重武器,而不是只有轻武器。这场仗,我们没能打好,主要是没有认真准确的判断敌情,在发现敌人兵力大于个连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从而进行认真的分析判断采取相应的对策,反而按原计划死打强攻,给部队造成了损失。我和张团长,在这件事上都有责任”

  顿了会儿,黄政委又接着说道:“在这里,我要表场下我团二营五连连长崔伟同志。他在战场上敏锐地感觉到了敌人阵地暗藏的运兵坑道,灵活的切断了越军的运兵途径,继而带着全连的战士干净利落的打了场漂亮仗,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我军的伤亡。所以我们决定,给崔连长报功”

  “哗”的声,干部们不约而同的为我鼓起掌来。

  鼓掌最起劲的还要属坐在我身旁的副连长了,他边把手掌拍得啪啪直响,边碰了碰我的肩膀,对坐在左前方的名干部扬了下头小声说道:“这回难受的是他了”

  顺着副连长的眼光望去,我发现那名干部的脸色颇不自然,鼓掌也是有气无力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就是我的顶头上司二营营长,而且还在这场进攻战中遭受到不小的损失。

  话说我才当了连长没几天就被派到这派到那去打仗,还真不认识上头的这位营长

  “当是”黄政委等掌声稍停后,话锋转就说道:“我们对小部分战士的表现还是要采取批评态度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遵循的基本行为准则和规范嘛也是我军政治工作的重要内容和优良传统,同时也是我军区别于切旧军队的重要标志如果我军也跟其它军队样对人民烧杀抢掠,那跟土匪还有什么区别?”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咯噔了下,这说的不就是我吗?话说这几天我干的违反“三大纪律,八面注意”的事还真不少,关用坦克轰了那个村子就够我受的了

  顿了顿,黄政委又继续说道:“战前纪律就要求过我们爱护越南老百姓的草木,要甚于爱护自家的自留地可是有些战士却在战场上公然枪杀俘虏,还误伤越南老百姓”

  这时我已经基本确定黄政委说的就是我了

  可是黄政委接下来的句话却让我明白自己是表错了情:“这里我要批评下九连,打死几个俘虏也就算了,还打伤了老百姓”

  啊?听到这我才知道,原来批评的对像是九连。据说他们杀红了眼,尾随着我们冲上去多开了几枪,其中还有个是穿着老百姓衣服的

  从另方面说,我手下的战士口风很紧,点也没有把我“为非作歹”的事泄漏出去。到后来我才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战士们在跟其它部队的人炫耀他们的“战史”时,早就把那些事说给别人听了。黄政委其实是知道这些事的,只是因为我在战场上太能打了,所以这才不处理我,这下是杀鸡骇猴用另种方式“教育”我呢

  “这会给我军造成很坏的影响”黄政委眼光扫了我眼继续说道:“同时也会在很大程度上破坏我军在人民心中的形像尽管他们是越南的老百姓,那也样对于这种违法乱纪的行为,我们将严肃处理曾经有过这样行为的同志,也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改变这种”

  下面的话我就不怎么听了,也就是些今后的战斗中要注意不犯错之类的。对于黄政委说的那些我是不屑顾。如果是按照我以前的脾气,早就站起来跟他争辩了,但我却知道这样的争辩不会有任何结果。因为这并不是黄政委个人的观点,而是全军上上下下要求的纪律

  在解放战争中强调这些纪律不会错,在抗美援朝的战争中强调这些纪律也不会错,那都属于内战,谁更仁义更爱民更公正,老百姓自然就会更支持谁。但在越战中强调这些纪律有用吗?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我们还能希望越南老百姓敲锣打鼓的欢迎我们来?

  我没有争论的另个原因,是因为我知道上级很快就会改变这些迂腐的政策,只不过这种改变,是用战士们血的教训换来的。

  散会后,副连长和指导员就凑到了我面前。

  “连长”副连长有些后怕的说道:“我怎么觉得黄政委那些话都是在说咱们哪”

  “我也这么觉得”谢指导员点了点头不无忧虑的说道:“你看咱们是不是开个会,做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让他们注意点?”

  “不”我想也不想就拒绝道:“以前怎么打现在还怎么打,谁敢做思想工作我跟谁急,有什么问题我负责”

  指导员和副连长听着不由无奈的对望了眼。

  他们不知道的是,对我来说,跟战士们的生命比起来,那些纪律处分,就是个屁!

  第二天早,我团的个连队就越过我们防守的战线进入探某村搜查。搜查的原因有两个,是昨晚我们的阵地两次遭到越军的袭击,好在我们早就在周围布好了地雷和明暗哨,越军并没有成功得手,天亮时就在阵地前发现几个拿着枪穿着百姓服装的“村民”。

  另个是,是我军的后勤补给线遭到了批越军“老大娘”的偷袭,据说被炸掉了好几车的弹药,这也是我军今天无法展开大规模进攻的原因。

  进村搜索的是九连,据说九连连长就因为昨天犯的那个“错误”被黄政委批评教育了夜,并且还记大过处分。今天就是让他们“改过自新”来的。

  为了这事,我几次向政委请求让我们连进村去搜查,但都被拒绝了。黄政委还意味深长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小崔同志,光会打仗还是不够的所谓上兵伐谋,我们不能总想着打打杀杀,更重要的是争取人心有句话说得好,得人心者得天下嘛”

  我看着申请没希望,就只好在九连上去之前把九连连长拖到旁,小声跟他说道:“那个徐连长”

  可在这当口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九连连长姓徐,江西人,因为眼看着我三下五除二的就拿下他半天也打不下的防线,所以对我佩服得不得了。这会儿见我为难,他倒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大方的说道:“兄弟,有什么话就说,我听着呢”

  “让战士们小心点”我指了指探某村,说道:“别让那些老人小孩还有女人给骗了”

  徐连长苦笑了下,摇了摇头:“这可由不得我,昨晚我们连学了夜的纪律了”

  说着就带着战士们越过战壕往村子里走去,我看他那步伐,都有些慷慨就义的那种感觉。

  还没上去会儿村里头就响起了枪声,接着名鲜血淋淋的战士就被七手八脚的抬了下来。

  顺子赶上去问了声:“咋了?”

  “他妈的是个老太婆”名战士恨恨地叫道:“咱副连长还给她饼干罐头呢,没想到转身她就开枪了”

  没过几分钟又是阵冲锋枪响,接着又是四名战士被抬了下来。问,这回是在泥地里玩耍的小孩,乘人不注意就从草堆里抽出了47

  不多会儿又是轰的声,这回更绝,有个村民在自己家里埋上了地雷

  听到这我有些忍不住了,提着步枪就要上去,却让副连长和指导员两人给硬生生的拉住。

  “政委昨晚才刚刚在大会上说过,你这上去不是找死吗?”副连长劝说道:“再说你能拿那些越南人怎么样?你去把他们凑成堆枪毙了?”

  “就是啊连长”指导员也为难的说道:“那些家伙个个都狡猾得跟泥鳅似的,他们的枪都是藏在草丛里柴堆里的,你搜他们的身又搜不出枪来,拿什么理由去枪毙”

  “难道咱们就这么受他们欺负了不成?”也有的战士不服气。

  “那还能咋样?”副连长没好气的回应道:“你有种你去啊去把那些老人小孩女人全聚到堆给毙了啊?”

  副连长这么说,战士们也就全都没了声音。还别说,这事还真做不出来,那就跟屠村没什么区别了。

  九连的搜查任务根本就没法继续下去,不会儿就从村子里撤了出来。因为很明显,要继续搜查的话,就必然跟那些持枪的越南人发生冲突,也必然需要些强制手段,但这些又是与上级的政策相违背的。很有可能在村庄里为了保命不得以做的事,回来后还要受处分

  也正是因为这样,因为上级这种迂腐的政策,在整个同登战役中我军都在胆战心惊中与敌人交战。有时背后突然会冒出支越军特工来,有时运输线突然遭到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而且我们的运输线甚至部队常常都会遭到十分精确的炮击,越军特工乘着夜色对我们的渗透几乎就从来没有中断过。

  很显然,这些越军特工都是潜伏在那些老百姓当中,或者装成老百姓的样子潜伏在各地待机对我军发起袭击。我们连队还算好,战士们在我的训练之下,每晚都丝不苟的在阵地外围布置地雷和明暗哨,越军特工很难渗透进来。可是别的连队就深受其苦,被搞得日夜难安甚至有些都到了崩溃的地步。

  渗透战这玩意我在朝鲜战场上也玩过,所以很清楚这战术很难对付。而且很巧合的是,我国近代打的所有大战,似乎都适合打渗透战。比如说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还有我们现在的对越自卫反击战。

  日军伪军还有现在的越军,全都是黄皮肤黑发黑眼睛,似乎只要学会对方的语言就分辩不出来了。

  我很想把我所知道的所会的切都告诉全军,但很可惜的是,我现在只不过是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