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们没有料到的是,这回我们是用坦克打头阵。那些手榴弹不仅不能伤我们分毫,其掀起的烟雾还恰好成为我们最好的掩护

  “手榴弹”随着我声令下,在坦克上担任引导员和相对靠前的战士纷纷朝前方的黑暗中掷出排排手榴弹。

  越军的手榴弹会投到我们,那么我们的手榴弹也当然会投到越军了。只不过我想,越军却没有几架钢铁做成的坦克挡在前面。而且越多手榴弹爆炸烟雾就越浓,我们也就越隐密,何乐而不为呢?

  “隆”的声前头的坦克突然个大幅度颠簸,震得趴在其上的几名战士东倒西歪。于是我就知道,坦克已经越过越军的战壕了。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三十五章同登之战五

  面前的坦克再次剧烈的颠簸了下,重重地将担任引导任务的战士抛了起来,战士们不由惨叫了声,但他们全都因为让背包带着给绑着,所以并没有被抛了下来。只是我想,不管怎么说他们也要受上些罪了。

  “隆”的声,坦克手们也很明白这时候就是关健时刻,所以加足了马力路朝越军的炮兵阵地冲去。

  我带着战士们边跟着坦克狂奔,边举起各种武器朝两旁路狂扫,时不时的还朝两侧的黑暗中投出枚枚的手榴弹。虽说我们也看不见敌人,却可以清晰的听到黑暗中传来了的阵阵惨叫声。

  很明显,越军的防线已经被我们成功的撕开了虽说越军的素质不低,但却也没有料到我军会这么快就带着坦克突进了他们的防线。我得承认,63式坦克在敌人的防坦克武器下可以说是不堪击,但这次就是攻其不备就是迅速

  这有点像是二战时期德军用的闪电战,话说二战初期德军的坦克并不比盟军的先进,但却可以次又次的依靠速度和正确的战略成功的击溃盟军的部队。现在轮到我来使用这种“闪电”战术兼“斩首行动”了

  个高地,又是个高地

  对于方向感特差的我来说,早就分不清现在自己是在什么位置,也不知道还差多远才到达目的地,我只知道跟着坦克朝前走,然后用手中的狙击步枪个又个的击毙朝我军射击的越军。战士们也分成几批将手中的武器打得哗哗直响,战士们全都装备了自动步枪,只要两侧哪里有点点声响,马上就用几排子弹飞泻而出。

  “啾”的声尖啸,枚火箭弹带着又长又亮的尾巴朝我军坦克直奔而来,接着就是“轰”的声巨响,团火焰在坦克前爆炸开来。

  当然,越军那名火箭筒射手也是没有机会再打上第二发炮弹了。火箭筒发射时脱着的那条长长的尾巴暴露了那名射手的位置,我轻松的用发子弹就将他打倒在地。

  这让我意识到越军已经组织起反坦克武器拦截我军坦克了。从开战到现在不过才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我们这支部队突入敌军阵地,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种渗透战,越军部队想要分辩敌我都有定的困难,何况还是组织起部队反击,但他们却成功的做到了这点。这足以证明他们的指挥机构已经灵活到如臂指使的地步。

  但我也知道点,越是这样的军队,旦他们的指挥机构遭到破坏时,对这支军队的打击也就越大。反之如果是像我军这样上级不知道实际情况瞎指挥的指挥机构,有时让越军给打掉了说不定反而会是件好事

  这就像个国家越是发达就越是容易被摧毁样,对于个几乎还是处于原始社会的国家,不管敌人怎么轰炸它还是样能生存。但如果是个发达国家,只需要轰炸这个国家的电站水库等设施,这个国家的经济很快就会崩溃了,百姓也会觉得没法活了

  所以这就更坚定了我要闯进这个龙潭虎|岤的信心,所谓不入虎|岤焉得虎子,既然我都闯到了这里,当然不会再因为几个火箭筒就停住脚步了。

  “加快速度全力往前冲”我朝着对讲机下令道:“坦克部队可以脱离步兵往里闯”

  “是”对讲机传来了几声回答,接着坦克再次发出声轰鸣,丢下了我们步兵路往敌人高地群里闯了进去。

  说实话,下达这条命令我还是有些担心的。坦克离开了步兵的掩护,就很容易遭到越军反坦克部队的围攻;而步兵离开了坦克的掩护,也可以说是完全暴露在两侧高地越军的火力之下。

  但我却又不得不孤注掷。形势很明显,只要再给越军点点时间,他们就很有可能会把我们堵截在这些两侧都是高地的狭谷之内,到时我们就只有全军覆没这种结局。于是就只有让坦克脱离步兵全速往前冲这条路,我赌的就是坦克能冲进越军的混合炮阵地,让越军顾此不顾彼而乱了手脚。

  不过会儿,我就听到对讲机里传来了引导步兵兴奋的叫声:“到了我们看到敌人的炮兵阵地,同志们加快速度往前冲30度角,开炮并排机枪扫射”

  我听到这声音不由心中喜,想不到还真让我给搏到了于是带着战士们用最快的速度朝前冲去。

  转过了个山坳,果然就看到了大片开阔地,开阔地中正停大大小小的几十门火炮,有高耸着炮管的榴弹炮高射炮,也有口径不的各式迫击炮,我甚至在火光中看到六七辆满载着炮弹的汽车此时那四辆63式坦克正在越军的炮兵阵地里横冲直撞到处打枪大炮呢

  那场面才叫过瘾,四辆坦克如入无人之境的大显神威,路猛冲猛打所向披靡。冲入敌人炮兵阵地连开炮带碾压,见到敌人就碾,见到火炮就压,见到汽车就撞,将越军的炮兵阵地撞得乱七八糟片混乱。

  而更让越军无奈的是,那四辆63式坦克现在就在炮兵阵地里堆积如山的炮弹之中,越军手中空有反坦克武器却不敢发射。否则个不小心,则很有可能会引起炮兵阵地里的连锁爆炸。

  越军不敢轻易开枪开炮,却不代表我们也不敢。我大手挥就带着战士们围了上去。火光早已将开阔地的个个坑道口清晰的暴露在我们的面前,战士们也不等我命令,抓起冲锋枪机枪就朝那些黑洞洞的坑道口打去了成片成片的子弹。虽说我们看不见坑道里发生了什么,却可以听到黑暗里传来了阵阵惨叫声

  无后座力炮和火箭筒射手也跟了上来,霎时发发炮弹就跟着往坑道里闯。打得准的就直奔坑道内部,随着声轰响,就从坑道口里涌出片碎肉和腥风血雨。打得不准的,也可以轻松的将坑道口炸塌,或是将几门火炮炸上了天。

  几名军官仓皇的从坑道跑了出来,其中还有几个半裸着身子的越南女兵,拼命的奔到两辆吉普车上。但还没等他们启动,63式坦克就射出了排排的机枪子弹将那两辆吉普车打了个稀烂。

  那是坦克炮塔上的高射机枪,由名机枪手在坦克炮塔外操纵,它127毫米的子弹可以轻松的穿透吉普车的外壳,于是只听阵叮叮当当的乱响,吉普车里就只剩下片鲜血和混成团的烂肉。

  但63式坦克似乎还是不怎么放心,调转了车头又朝那两辆吉普车辗了过去,只听阵咯吱咯吱的乱响。地上很快就多出了两团废铁,不断地朝外渗透着血水的废铁

  转眼之间,63式坦克就在越军的混合炮阵地里来来回回的走了两三回,开阔地上也就跟着多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火炮和团团被压成履带形状的肉泥。越军的整个炮兵阵地都成了片血与火的世界。

  紧接着又是“轰”的声爆响,辆坦克的火炮无意间打中了辆满载着炮弹的汽车。开阔地上立时就响耀起了团耀眼的强光,那辆汽车整个都飞到了十几米高的空中,接着被分成碎块后再片片的从空中掉了下来。

  紧接着又是几声爆响,另辆汽车也炸开了。

  “撤退撤退所有单位按原计划撤退”我边挥手朝战士们示意边大声朝对讲机喊着。

  我可不想我们所有的人都因为炮兵阵地的连锁爆炸而全都死在这里,毕竟现在我们已经达到了战略目的,再留在这里也就只有等着越军部队从四面八方朝我们围过来并且包了我们饺子。

  “是”战士们很快就将我的命令个又个的传达了下去。

  虽说爆炸声让我们根本就听不到对方的说话声,但我早就教会了五连用手语联系的方法,所以战士们很快就执行了我的命令开始撤退。只不过要把这个命令通知坦克还有些难度,毕竟战士们先要通知坦克引导员,然后再由坦克引导员通知坦克手。所以那四辆坦克就落在了后头。

  撤退的方向是西面,也就是339高地的方向。

  这是我们早就定好的计划,原因是考虑到如果按原路撤退的话,很有可能会遭到已有心理准备的越军的强烈阻击。所以我们在开战前就定好了计划:不管成功与否我军都会路自东打到西,也就是直朝前打到底。这样不仅会出乎敌人的意料之外,而且还可以与我军的部队里应外合夹击西面的越军。

  果然越军对此并没有防备,但我带着战士们拿着各式武器继续往西进攻时,那些越军几乎都是背对着我们的。在黑暗中那些越军完全就不知道我们这支部队是从哪里来的,再加上指挥机构已经捣毁,有些越军甚在被我们攻击时还朝我们大叫:“自己人,别开枪”。

  这使得我们路的进展都很顺利,仅仅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就势如破竹的冲破了西面越军的防线与我军部队会师。

  可就在这时,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了引导步兵的声音:“报告连长207号坦克发生故障,动不了了”

  “连长207号坦克正好挡住了出口”

  闻言我心中不由惊,从西面突然虽说能够出其不意,但却有个弱点,那就是其地势并不像东面那样开阔和平缓,根本不足以让四辆坦克并排通过。于是就会发生了现在这样的事,辆坦克发生故障就挡住了其后所有的坦克的生路。

  “连长”副连长同样也听到了对讲机里的声音,不由急道:“我们杀回去把他们救出来吧”

  “不”我摇了摇头。

  这时的越军虽说已经失去了指挥,但他们被我们这么闯到里面来了回大闹天宫早就杀红了眼了,几乎可以说是个个都憋了肚子的恶气恨不得要追上来把我们全都解决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应该是避其锋锐而不是自己送到他们嘴里。

  “连长”副连长不由急道:“难道就这样让李连长他们在里头等死?”

  “已经来不急了”我再次拒绝了副连长的请求。

  果然,我话音刚落,对讲机里就传来了引导员的报告:“敌人上来了,我们被包围了我们被包围了,请求增援,请求增”

  “增援个鸟”引导员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另个声音叫道:“你想让其它人进来送死吗?全体都有,听我的命令把所有的炮弹都打光,咱们掉转车头再冲回去痛痛快快的杀次”

  我和副连长都听出了这是坦克营李连长的声音,不由互相对望了眼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应该说,在这种情况下李连长的这个决定显然是正确的,但是谁都知道,他这么去想要再活着回来,那是要比登天还难了。

  “打,给我狠狠的打”对讲机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了李连长的笑声:“痛快,真他妈的痛快看你这些越鬼子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不给你点厉害瞧瞧咱”

  话还没说完就只听“轰”的声巨响,接着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战士们纷纷低下头,都明白坦克部队多半已经凶多吉少,包括我们那些做为坦克引导员的战友。

  虽说在战场上牺牲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我们这仗还是以极小的伤亡取得了相当大的战果。但是当知道自己的战友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们时,心里的那份辛酸却不是战果所能替代的。

  可就在战士们都不抱希望时,突然传来了阵坦克马达的隆隆声,接着辆坦克就穿破了夜幕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初时我们还以为那是越军的坦克,纷纷朝它举起了火箭筒和无后座力炮。但等我们看清了那是63式坦克时,就知道是我们自己人了。越军虽说有许多坦克与我军的坦克样,但63式坦克却是我军自主研发的种坦克,越军根本就没有。

  坦克隆隆的开进了我军防线,然后缓缓的停了下来。这时我们才注意到这辆坦克连舱盖都没盖上,舱盖附近到处都是道道让人触目惊心的鲜血。战士们七手八脚的爬进了坦克,接着将舱内的名负伤的战士救了出来。

  他出来就只喊了声:“连长,他们牺牲了”接着头歪就昏了过去。

  后来我才知道,这名战士叫许森,他的坦克在战斗中被越军几枚火箭弹击中,在其它战士都牺牲而且自己也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他竟然会顽强的从坦克中爬出来,趁着黑夜用最快的速度排除了那辆挡住出口的那辆坦克的故障,并且用他唯只完好的左手开着这辆坦克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我不知道他是以什么样的精神和毅力来完成这些的,我只知道,听着这些我都觉得这是在说神话。这几乎就不是人能够办得到的,但事实上他的确是办到了。

  当然,这辆坦克后还吊着四名我们连负责引导坦克前进的战士。他们同样也是鲜血淋淋,把整个坦克的后半部都染成了红色。本来我们以为他们都是必死无疑了,但没想到的是,我们竟然还在这其中找到名毫发无损的战士,他只不过是被震昏了吊在坦克上而已

  战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有时我们觉得很安全,但却不知道突然哪里来了发子弹或是炮弹就夺走了所有人的性命;有时我们觉得肯定要牺牲了,却又往往会出现奇迹

  虽说这次,我们并没有成功的拿下探某的防御群,但却破坏了越军的炮兵阵地和探某阵地的指挥系统。没了大炮并且失去了指挥,探某的越军无异于老虎丢掉了牙齿和爪子。于是可以想像,拿下探某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三十六章同登之战六

  偷袭成功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再次对探某防御群发起了进攻。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再次发起了进攻,而且还是在夜里开打的原因,是我们不愿意让越军有喘息的机会。

  可以想像,越军刚刚在16号与17号高地之间被我们步坦协同端掉了整个炮兵部队,甚至很有可能整个指挥机构都被我们给打掉了。这时探某的越军,在新败之后士气肯定已经陷入了低谷。所谓打铁要乘热,打仗就是乘着敌人病的时候咱们就要了他们的命。否则的话,再等那么两个小时,越军就很有可能会从其它阵地调来炮兵部队或是组建起新的指挥机构。

  于是枪炮声刚刚消停了会儿,天空中就再次升起了三颗红色的信号弹,紧接着又是几分钟的炮火急袭。

  爆炸声过后,三个营的部队就分成东西南三个方向朝探某防御群推进。这仗我们就打得顺风顺水,越军的作战意志已经被瓦解,再加上大批的大炮炮弹被炸毁,指挥机构也被打得差不多了,所以在我们面前的越军几乎就可以说是些散兵游勇。

  战士们要做的,似乎就只是在黑夜中将敌人的个个火力点找出来,然后把这些火力点的位置通过对讲机传达给其后的炮兵,炮兵再用各式火炮将这些火力点个个打掉就可以了。

  其实这就是有炮和没炮的区别。如果双方都有炮的话,各自都不敢放心打炮,因为都会担心对方会根据弹道测算出己方的炮兵阵地然后进行炮火压制。但是如果方没炮或是数量火力完全不成比例,那就像我们现在这个样子

  这已经不能算是种冲锋了,而应该说是在考验那些炮兵观察员对位标的测算能力和炮兵打得准不准的问题。

  不过越军还真可以说打得英勇,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死撑着不撤退,而且也不投降。如果是在朝鲜战争的战场上,面对我们的是伪军或是美军,仗如果是打成这个样子的话,他们只怕早就投降或是逃跑了。而那些越军,却依然依靠着黑暗和对地形的熟悉在各个高地上来回奔走与我们打游击。

  但他们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打游击讲究的是打个枪换个地方,或是打得过的就打打不过的就跑可是眼前的这些越军,他们的目的却是防守住探某这个重要的军事据点。旦这个军事防御群被我们攻下,那也就是让我们给成功的破坏掉了由探某探垄和鬼屯炮台组成的三角防御地带。

  所以越军注定就离不开探某的这些高地,差不多也可以说是他们让探某给绑住了手脚,无法与我们真正的地展开游击战。所以我军似乎只要拿到个高地后就马上构筑防御工事,稳打稳扎步步来就可以了。

  我不知道其它部队是不是这样做的,我带着我手下的五连就是这样做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打起仗来那是又轻松又快,而且伤亡还小。有时我觉得跟美国佬老过仗还真有点好处,比如我现在就觉得如果能用子弹和炮弹做到的事,就不应该用人命去堆。

  子弹炮弹有价,而人命无价。这是很浅显的个道理,但偏偏这时代的人就不明白。因为觉得那样就是种懦弱种胆小,他们认为军人就该不怕牺牲不怕流血的挺着枪往前冲

  当然,如果是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的话,这句话也许不适用,毕竟那时后勤补给严重不足,用生命去换子弹和炮弹都是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