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南的房子密封性都不是很好,阳光无孔不入的从竹子间的空隙透了进来,照在那名越南女人胸前的两个r房身上分外的刺眼。

  战士的脸腾的下就红了,条件反射般的就转过脸去。却只有顺子两眼真勾勾的盯着,半张着嘴巴差点就要流出口水来。我不由暗骂了声,还真看不出来,顺子这家伙还是个小色狼。

  我打量了那名越南女人眼,心中冷笑声,就对胡少文说道:“告诉她,呆在屋里别乱跑”

  “是”胡少文点了点头,很快就把我的话转告了越南女人。

  越南女人不住地点着头,感激地对我们说着:“陀,陀卡崩怕好,好的,谢谢”

  可就在她跟胡少文交谈的时候,我已经悄悄的打开了腰间托卡列夫的暗扣。托卡列夫手枪就是这点麻烦,暗扣是自上而下的,拔枪之前还要有个掀开暗扣的动作。哪像1911那样,手往下插就掀开暗扣,再顺手拔,只要个动作就可以出枪了。

  这要真是在电影里的西部牛仔那样用手枪对射的话,装备托卡列夫手枪的有几个就得死几个

  “走吧”等胡少文说完之后,我就故作轻松的朝战士们挥了挥手。战士们纷纷回过头去,却只有顺子那家伙似乎还有点恋恋不舍。

  在转身的霎那,我发现那名越南女子嘴角露出了点微不可察的笑容。我知道她在笑什么,她在笑我们又是群傻大兵。只不过她笑得太早了

  我刚刚转过身,马上就抽出了手枪转了回来对着她的脑袋“砰”的就是枪越南女人满脸惊愕,惨叫声都来急发出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连长连长”

  战士们都被我这枪吓了跳,提着枪几步就抢了回来,看看倒在地上眉心多了个弹洞的越南女人,再看看我,个个眼中都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连长,你这是干”顺子有些怜香怜玉了。

  我冷冷的回了句:“看看她手里抓的是什么?要小心点”

  “衣服啊”顺子有些疑惑的走上前去,将那名越南女人手上的衣服翻了翻,接着就打了个寒颤,然后狠狠地吐了口口水:“操,还真被这娘们给骗了”

  战士们往那越南女人手里看,也就全都明白了,那衣服下赫然是枚手榴弹,而且还是反坦克手榴弹,就是触发式而且可以把轻型坦克都炸出个窟窿来的那种。如果真让她得逞,只怕我们这七八个人没有个能活着回去了。

  这名越南女人或许更应该称她为越南女特工吧她的确很聪明,懂得选用触发式的反坦克手榴弹,这种手榴弹只要撞就炸,这样我们根本就没有躲避的机会。也懂得用换衣服这招,先用身体来迷惑我们的眼睛,再用衣服来把手中的手榴弹给挡着甚至她还很会演戏,因为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已经成功的骗过了所有的战士。

  但是

  她还是忽略了点。如果她是名普通的老百姓,如果她真的是在换衣服,那么在我们冲进房的那刻,她就该本能的用衣服或是用手挡住自己的要害部位,而不是大胆的挺起胸膛生怕我们看不见似的

  事实也证明我是对的,她终究还是没来急拉开那枚反坦克手榴弹的保险销。

  “你们都给我听着”我将房门打得大开,冲着屋外的战士们说道:“在战场上,就只有朋友和敌人,没有老人小孩,更没有女人,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战士们大声回答着。

  部队再次往同登开拔,只不过这回,战士们手中的枪握得更紧了,而且似乎有了种上战场的感觉。这说明战士们都对这件事朋了足够的认识和重视,这——就是我想要的。

  同登镇内十户九空,大部份的老百姓都在开战之前逃往河内了。所以我们在街上走了好会儿也没看见个人,只有几条野狗躲在巷子里头汪汪地叫着,到处都是幅萧索的景像。

  虽说人烟稀少,但战士们还是丝不苟的逐门逐户的搜索,他们比我好,进门不像我那么野蛮用脚踢。

  当然,他们也不会是去敲门问主人在不在家,或是能不能进去搜查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主人问我们有没有搜查令,那我们可就不好办了

  之前九连搜索的时候就发生过这样的事,越军对我们破门而入早有准备,常常会在门后安排个小机关或是绊发式地雷什么的,这脚下去只怕就是要被人给拖着出来了。所以,在我的命令下,战士们用来敲门的律用手榴弹这也是我们这次出发时啥也没多带,就扛着几十箱手榴弹的原因

  还别说,这种方法还真管用,这些民房的门后至少有三分之都是暗藏着机关的。当然,这不排除有部份机关是越南百姓因为担心有人破门而入而设下的,但我想大部份都是越军特工部队设下的陷阱。

  搜了十几分钟,就有战士带着四个老头两个女人来到我的面前。

  “搜身”我冷冷的丢出了几个字:“都给我搜仔细喽”

  因为谁也不认识这些越南人,所以我们无法判断他们是百姓还是军人,所以只能用他们身上有没有携带武器来衡量。

  “是”战士们应了声,二话不说就搜起那几个老头来,但是那两个女人却没有人敢动手。

  “你们干什么?”我朝站在越南女人身后的两名战士喝问道:“还不动手?”

  “是”在我目光逼视下,那两名战士这才把步枪往背后靠,接着战战兢兢的动起手来。但是我很无奈的发现,他们对于越南女人的重点部位都不敢去碰

  这也能叫搜身?我不由苦笑了声,结果就像我预料的那样,什么也没搜出来。那些老头都精得跟鬼似的,他们知道我们会搜身,所以就算是特工也不会把武器带在身上。而那些女人

  “都搜完了?”我问了声。

  “报告连长搜完了”战士们应了声,那两名搜越南女人的战士还满脸通红,紧张得眼睛都不敢往那两名越南女人身上瞄。

  我也不说话,三两步就走到名相对肥胖些的越南女人面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领内。

  声惊呼,那名越南女人双手护着胸部拼命的挣扎。嘴里还拼命地喊着:“枝去浮”越南语:不要,救命倒也像极了个不堪凌辱的良家妇女

  战士们也用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我。似乎是不敢相信我会这么做,甚至还有几名战士要抢上来阻止我

  但是当我把手拔出来的时候,战士们就全都明白了,我手上赫然多了把微型手枪

  “这是什么?”我把手枪往搜身的那两名战士面前丢,狠狠地说道:“给我重新搜,每个地方都给我搜仔细喽,要不你就给我滚出我的连队明白了吗?”

  “明白”两名战士应了声,忙不迭对那两名越南女人再搜了遍。果然又搜出了把手枪来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三十八章同登之战八

  三个越南老人很快就被放了回去,虽说我明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只是可怜的老头那么简单,我从他们硬朗的身板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就可以看得出,他们肯定是当过兵不过话说回来,以越南全民皆兵的制度,没当过兵的还真的少了。像他们这样的人,说不定还是在夜里马蚤扰我军或是袭击我军后勤补给线的主力呢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身上没枪,我们就只能把他们当作平民对待。至于那两个傻到会把枪藏在身上的越南女人,就只有做我们的俘虏了。

  但是我很快就发现,这样下去的搜索毫无意义。身上有枪的就是特工抓回去,没枪的就是平民放掉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同登镇的特工——你们只要没把枪放在身上就安全了吗?

  事情果然像我担心的那样,之后的搜查就没有半点进展。那些特工就算是原先带着枪的,看到了这幕之后也会把枪收起来了。战士们也有在他们家里找到几条枪,但也只能没收了事,那些家伙硬是不承认那是他们的,咱们也拿他们办法。

  “连长你看”看着这样子,副连长不由问了声。不只是我们,就连战士们也都知道这样再搜索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无非也就是做个样子罢了。

  “收兵”我撂下了句话转身就走。如果我觉得某种方法无效,就不会再为了面子硬着头皮做。

  身后传来了那些越南人的阵哧笑声,似乎是在嘲笑着我们能拿他们怎么样,甚至还有些“平民”毫不隐藏那眼中的杀机对啊眼里的杀机隐藏着干嘛呢?我们总不能就这样认定他们是特工并把他们抓起来吧

  但是他们如果真以为我拿他们没办法,那他们就是大错特错了。

  同登离探某不远,只有公里的路程。事实上,探某防御群是这个三角形防御地带离同登最近的个。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对同登的控制就责无旁贷的落在了我们团的身上。可是现在,似乎谁也拿同登这个“平民窟”没有办法。

  回到探某的高地后,我所做的第件事就是向团部报告搜索的经过。

  黄政委听了点了点头,说道:“你做的是对的在无法确定对方是否真的是特工的情况下,千万不能贸然行事。否则,很有可能会在越南百姓中造成极坏的影响,这对我们的革命工作是极其不利的”

  “政委”张团长有些不满的回答道:“他们哪里会是什么平民,真正的平民早就在月份都撤光了,我看哪,那些平民多半都是越军特工伪装的”

  “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妄下判断”黄政委回答道:“那要是他们真是平民呢?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要不要了?”

  黄政委这么说,我们也就再也没话说了。其实在这点上,我是赞同张团长的。没有哪个平民,在面对敌人部队的时候能表现得那么镇定,甚至还出言嘲笑的。

  “报告”这时名参谋走上前来报告道:“统计数字出来了,昨晚我军共有五个连队遭到越军的偷袭,伤亡人数达到了三十二人。后勤补给线也遭到越军特工的袭击,损失了五辆运送弹药的军车,牺牲了四十七名运送伤员的民工,还有”

  “还有什么?”张团长咬着牙问了声。

  “还有”参谋迟疑着说道:“咱们往后送的伤员,有三十几人被推下了山崖今晨咱们赶到时,发现山崖下堆满了伤员的尸体”

  “这些狗娘养的”张团长狠狠拳头打在了桌子上,把茶杯都震得跳得老高。

  “政委”我忍不住插了句话:“如果不控制那些‘老百姓’,我们的部队就永远也没有后方。如果不清除那些‘老人女人’,我们的运输线就会永无宁日,这样的仗还怎么打?”

  “清除?控制?”黄政委听着对我两眼瞪,没好气的说道:“说的容易,怎么清除?怎么控制?你倒是给我想个办法出来”

  “政委”还没等黄政委说完,我就接嘴回答道:“其实要控制也不是很难”

  “唔说说”黄政委意外的看了我眼。

  “宵禁”我回答道:“如果是平民百姓,那么在晚上就用不着再出村了不是?好好呆在屋里睡觉就成了。他们要是出村,那出村去干啥呢?还不是拿着枪去袭击咱们?咱们先把话放下去,晚上天黑后率不准出村出门,如果出村了,那我们也就只有将他们等同越军对待。”

  “这个办法不错”张团长点头道:“这样既可以打击越鬼子,替咱们冤死的同志出口气,也不违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你说呢?政委?”

  黄政委想了想,就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在后面加了句:“定要认准是平民还是敌人,千万不可滥杀无辜”

  “是”我朝政委和团长敬了个礼,就喜孜孜的下去了。

  “连长连长”我回到战壕就让战士们给围了起来,他们个个七嘴八舌的说道:“咱们再去搜搜同登吧”

  “是啊连长,刚才越鬼子有了准备,咱们这次去声不吭,来个出其不意”

  “对我敢保证,把每个人都搜得明明白白”

  “怎么了你们?”闻言我不由问了声。

  被我这么问,战士们反而沉默了。副连长走上前来解释道:“昨晚咱们有十个伤员往后送,我们刚刚才得到消息,他们全都牺牲在回去的路上了。是被越军特工推下山崖活活摔死的”

  听到这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其实刚才在团部的时候我就听参谋长说起过这事了,只不过当时还没什么感觉,也许是不知道那些伤员里有我自己部队里的战士吧这会儿听了副连长的话,才知道原来身边的战友也惨遭噩运。

  他们没有牺牲在战场上,却是牺牲在后送的路上我几乎就可以想像,那些因为受伤而无法动弹的伤员们,眼睁睁的看着越南‘老大娘’个接着个的把他们推下山崖。可是他们,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那样看着等着自己生命的终结

  “全体都有”我咬着牙说道:“抓紧时间休息”

  “休息?”战士们全都不解的望着我。

  直到我在后头加了句:晚上行动战士们这才干脆的应了声回到战壕中休息。

  “连长”等战士们散去之后,家乡人就找到了我,有些担忧的问了声:“你不会是想乘着黑夜带着战士们到村里去”

  “你放心,我还不会做这么出格的事”我回答道。

  虽说家乡人的话没说完,但我也知道他是在担心我会脑袋热就带着战士摸黑去屠村我得承认,几年的战场生活让我变得有些冷血,但我却很清楚,自己不是个屠夫。我杀的只会是敌人,拿着枪想对我对我的战友不利的敌人这本来就是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世界,要想活下去,我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到了傍晚,我就把连队的几个班排长聚在起,指着摊在地上的地图说道:“我们今晚的任务是封锁同登镇,所有企图在夜里结群走出同登镇的人,我们都有理由相信他们是越军特工,我们都可以将他们格杀勿论,明白了吗?”

  “连长”谢指导员有些担心的问道:“那如果咱们误杀了老百姓呢?”

  “误杀了全由我来负责”我想也不想就回答道:“你们要做到以下几点::将兵力分布在同登镇周围各个山路小路公路铁路两侧埋伏,事先分配好射击座标。二:埋伏好之后,谁也不许动,也不许站起身来,更不许打扫战场。三:只要看见站着的人,啥也别问,只管走近了开枪甩手榴弹明白了没有?”

  “明白”战士们应了声,虽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搞出这二,但还是认真的将这些话记了下来。

  “好现在分配任务”我指着地图说道:“排负责同登东北两面,这两面只有两条小路,你们三个班自行分配。”

  “是”

  “二排负责西面,这里分别有条公路和条铁路,我带两个班负责公路,另个班负责铁路”

  “是”

  “三排负责南面这里虽说只有条山路,但片开阔的稻田,注意不能让越军从稻田走出去”

  “是”

  随后我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天色,说道:“记住我刚才说的那,出发”

  几队人马就在各个班排长的带领下乘着夜色出发了。十几分钟后,我就带着两个班的战士来到了目的地,也就是同谅公路靠近同登镇村口的方。

  所谓的同谅公路也就是同登到谅山的公路,简称同谅公路。对于现代化战争来说,十分重要的点就是掌握战场上的交通干线,比如说公路铁路或是机场这些交通设施。因为所有的现代化装备,比如说坦克大炮弹药等后勤补给的运输就是依靠这些交通设施运送的。在这弹药消耗量十分庞大的现代化战争中,几乎就可以说谁掌握或是控制了交通干线,谁就控制对方的后勤补给,也就可以决定了场战争的胜负。

  这也正是越军在这里死守不肯放弃这个小镇的原因,因为同登拥有通往谅山的铁路和公路,只要同登不失,我军就没有能力进攻谅山。道理很简单,后勤没法保障了嘛没有子弹和炮弹的供应,派再多的部队前往进攻谅山,那都是自寻死路

  选好了个地点,我挥了挥手就让战士们各自寻找合适的位置埋伏下来。越南到处都是茅草和丛林,要在黑夜里潜伏似乎是件很容易的事,难就难在潜伏下来能够坚持。要人命的是那些虫子,在白天还算好,到晚上天上飞的地上爬的,能想到的什么玩意都有。会儿是蜈蚣会儿是毒蛇的,如果不是有战场纪律,我想非得将战士们吓得跳起来几个不可。

  远方的天空慢慢的由灰白转为灰黑,再由灰黑转为漆黑。不会儿月亮出来后,又重新为这漆黑洒上了层淡淡的银光。同登的竹屋瓦房也在月光下隐隐现出了轮廓,几点火光就像星星样在村中跳跃,好幅浓厚的乡村夜景。

  若不是身后那阵阵枪炮声,我几乎都要以为眼前的这个同登就是我的家乡,我几乎就想走上前去跟住在里头的老乡喝上几杯。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住在那里头的是敌人而不是老乡

  时间分秒的过去,除了远处像雷鸣电闪似的轰炸之外,没有点动静。但是我却知道,越军特工肯定会沿着这条公路走进我们的埋伏圈。因为——在我们的身后就是另个防御群探垄。

  探垄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为公路和铁路就是由探垄南侧通过的。换句话说,探垄就是同登与谅山之间的门户。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