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场上都是松软的焦土,焦土散发出的热量将高地烘得都跟蒸笼似的。浓厚的硝烟味几乎就让人无法呼吸

  这时的我有了种怪异的感觉,我仿佛又回到了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再次踏上了那被炮火翻过几遍的阵地。只不过,那时是我方的阵地被美国佬炸炸成这样。现在,却是我军炸越鬼子的阵地

  这不能不说是种进步,我也承认,现在我军的炮兵比起抗美援朝时期,已经是好得太多了

  “砰砰”两名越军颤悠悠的从泥土里钻了出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我打倒在血泊之中。

  战士们随即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个个举着枪小心翼翼的在泥土中搜索着越军的蛛丝马迹。这也许就是老兵与新兵之间的区别,老兵可以在走上战场前就让自己进入状态。而新兵,在开打之前似乎都在想着其它的事,比如说这次能不能活着走下去,会不会断手断脚的,我死了家里的老娘怎么办他们往往是要听到枪声或是意识到危险时才能醒悟过来,只不过到了那时,常常都已经太迟了

  我所要做的,就是通过次次的实战,尽量将他们进入状态的时间次次缩短。

  “哒哒哒”杂乱的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十几名越军及时清醒了过来在山顶阵地上组织起了道防线。

  这完全在我的预料之中,就像美军的炮火将高地翻了几遍之后也无法将所有的志愿军炸光样,越军在得到了我军的真传后,也知道用反斜面上的坑道来保护自己,所以我们也同样无法将他们炸个干净。

  只不过,我却很有信心将面前的这个阵地打下来。原因没有别的,暗道已经被我军炸毁,越军就再也没有办法使用“添油战术”与我们作战

  应该说,越军使用的“添油战术”与我军在朝鲜战争中比起来,有过之无不及。我军是在原地挖上多个坑道藏兵,而越军却是利用暗道运兵毫无疑问,这种方法会让越军的主力更加安全,因为他们可以藏在防御力很强的鬼屯炮台里,不缺水不缺粮,甚至还有电只等着战场需要的时候再往相应的战线增兵就是了

  但是,凡事都有它的两面性。这种方法优点固然是有,缺点也是致命的——用于运兵的暗道旦被我们炸毁,越军的防御就显得那么无力。

  就像我们现在面对的那样,如果是在以前,这高地少说也会有三十几名越军防守,现在却只有十几把枪在响

  “砰砰”几发子弹从我的步枪中射出,几名越军惨叫声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说实话,要击毙这几名越军还真是不容易。他们也许还没有从炮轰中清醒过来,打出来的子弹也都是杂乱无章的,这让我很难判断他们的位置。

  不过我军轰炸鬼屯炮台的阵阵火光,却从他们的后面照亮了山顶的切,让我能够在焦土中将他们找出来并且将其干掉。

  同样,这些火光也帮了战士们很大的忙,这几乎就让山顶阵地上的敌人处于明处,而我们却藏在暗处。我头回发现,原来炮火轰炸还有这好处

  于是没过多久,战士们就呐喊着端着冲锋枪冲上了山顶阵地。在这其间,还有几个暗堡死而复生。我想,那是暗堡里的越军被炮火给炸晕并且埋在焦土下了,这时候才清醒过来。这些越军也是根筋,醒来就迫不及待的挖开堵塞着射孔的焦土,接着生怕我们发现不了他们似的操起机枪就打

  我军早已越过他们的火力控制区域,所要做的无非就是折返回头朝射孔里投上几枚手榴弹而已。

  “排搜索残敌二排负责炸毁所有的坑道和暗道”这是我占领山顶阵地后的第个命令。这也是我们的目的,彻底的破坏暗道,让越军无法从地下往无名高地增兵。同样,火车站方向也在进行着这个任务。

  可是就在这时,鬼屯方向的炮声却越来越弱,最后除了几声时有时无的迫击炮之外,几乎就没有声音了。

  “怎么回事?”我在对讲机里问了声。

  难道是炮弹打光了?不可能啊我军在发起战争前就已经做足了准备,全师的炮弹储备差不多都拉来了。何况鬼屯炮台也就那么屁股大,轮炮击只要十几二十发炮弹就可以了

  “操他娘滴”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对讲机那头传来了赵团长气急败坏的骂声:“炮兵部队遭到越军特工的袭击,无法再对我们提供炮火援助了”

  “什么?越军特工?”闻言我脑海里马上就浮现出那个个平民打扮,手里却拿着47的越南人。

  真是顾此失彼啊我的部队到这头打仗,对越军特工的防范也就少了,没想到却让他们乘虚而入不过话说回来了,这越军特工实在也不是我支部队能防得过来的。同登镇虽说人数较为集中,但那丛林里河边的小村庄,还有洞|岤,可以说到处都是越军特工藏身的地方。再加上我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次炮兵部队被袭可以说是必然的

  怎么办?

  越军特工早就动手晚不动手,现在正是我军破坏越军坑道和暗道的关键时刻如果我军就这样撤退的话,当然可以全身而退但接下来会是什么呢?越军很快就可以再次修复暗道,再次形成鬼屯炮台无名高地和火车站的三角防御。甚至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越军还很有可能对暗道进行改进,比如说对暗道进行加固,或是用火力防御其表面,增加暗道的搜索和侦察等等

  这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就这样撤退了,不但会事无成,反而还会打草惊蛇让越军有了防备

  就这样继续完成任务?

  也许我们可以完成任务,但是无名高地和火车站,都在鬼屯炮台的火力控制之下,失去了炮火的掩护,那么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什么呢?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防化兵马上进攻鬼屯炮台其它人继续任务”这是我能想到的唯的办法。

  “是”几名装备有火焰喷射器的防化兵应了声,二话不说就在十几名步兵的掩护之下朝鬼屯炮台走去。

  我端起步枪朝鬼屯炮台望去,依旧是硝烟弥漫烟雾缭绕,越军似乎还没有从我军的炮击中反应过来。但我相信,这不时间不会持续太久。因为那些烟雾,已经在我的目光下点点的消散

  突然,颗照明弹从鬼屯炮台中打了出来,无名高地上的上空霎时就变得片雪白,弹片焦土尸体和鲜血顷刻之间就映入我们的眼帘。

  “趴下”

  其实根本用不着我命令,战士们早已下意识的趴在地上寻找掩护。个多月的训练和几天的实战可不是点作用都没有的。

  机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子弹就像是雨点般的朝我们所在的高地倾泻而来,打得焦土扑扑直响,碎土就像面粉样到处乱飞,脑袋上到处都是子弹在空中飞过的啸声

  接着又是几发照明弹,火车站也很快就变得片雪白。我顺着照明弹的亮光往下看,不由暗道声要糟。火车站在山脚下地势太低了,而且到处都是水泥和钢铁,那辆辆坦克还有跟在坦克后的排排战士,他们根本就没地方可躲也没地方可藏。

  比起他们来,无名高地上的我们可要安全多了。这里到处都是松软的焦土,咱们只要往地上趴,位于鬼屯炮台的越军就很难通过几米厚的射孔并且在照明弹的亮光下发现我们。但是火车站

  噩运果然像我担心的那样发生在进攻火车站的战士身上,机枪很快就转向了,炮弹的啸声也响了起来。那子弹扑天盖地般的朝火车站的战士扑去,打得跟在坦克后的战士们排排的倒下。炮弹落在月台上,打得水泥块四溅;炮弹打在铁路上,炸得碎石乱飞这些都形成了个个天然的弹片,霎时火车站里就充斥着各种碎石水泥块铁片和子弹,只打得战士们惨叫连天,成片成片的倒下

  “撤退”见此我不由大声朝对讲机里命令着:“营和坦克营马上撤退马上撤退”

  但是他根本就听不到我这命令,或者说他们听到了我这个命令却不愿意这么做,因为他们还没有完成任务

  我甚至还看见几辆坦克依然带着步兵朝越军的暗道前进,边前进还在边朝可疑目标开着炮

  “轰”的声,枚迫击炮炮弹直接命中辆坦克的顶部。团火光之后,那辆坦克就再也不动了。

  坦克装甲最薄弱的地方,就是顶部和底部,何况这还是装甲本身就薄的63式坦克,所以它也根本就承受不起迫击炮的轰炸。

  现在,我唯能期望的,就只有那几名乘着黑夜朝鬼屯炮台前进的防化兵了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四十三章同登之战十三

  越军对火车站的扫射和轰炸还在继续,丁营长的步兵连和吴营长的坦克还在遭受着损失,但我所能做的切就只有这样看着。

  看着战友个个排排的在越军的枪炮之下倒在血泊之中,看着那些坦克辆接着辆的在越军的炮火之下爆炸燃烧,还有从里面爬出来的坦克兵。他们个个浑身都是火焰,在照明弹苍白的亮光下惨叫着嘶吼着

  可是我们却什么也不能做,越军躲藏在炮台里,我们什么也看不到。他们可以不断地将照明弹打出来,可是我们却无法将照明弹打进去。就算碰巧能从射孔里将照明弹打进去,我们也还是无法看到里面的人或者将敌人击毙。

  于是,战场突然间又变成了敌在暗我在明的局面。

  我们就只有等,等着那些防化兵冲上平顶山,然后用他们手中的喷火枪为我们争取点短暂的时间。

  这些防化兵是赵团长给我们连队临时安排的,为的就是能在搜索躲藏在坑道里的敌人的时候派上用场。可是没想到搜索敌人的时候没有派上用场,却在这关键的时候成了我们的根救命稻草。

  我轻轻移动手中的狙击步枪,将目光转向了那些正在平顶山斜面朝鬼屯炮台移动的防化兵。防化兵共有七人,每名防化兵都有三名战士保护着。毕竟防化兵身上背着重重的汽油桶行动缓慢,而且那么大的目标也很容易被遭到敌人攻击,所以肯定是要有战士和他们配合的。

  那三名负责保护任务的战士人拿着56半,两人拿着56式冲锋枪。这样的武器分配方式显然也与美军的防化部队差不多。56半步枪负责对付远程目标,56式冲锋枪则近距离掩护。

  也许是因为越军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火车站里,所以他们并没有发现那些在斜面上路朝鬼屯炮台靠近的战士,这也让战士们的路行军都很顺利。

  但是突然间只听“轰”的声,名战士就在火光中被高高地抛起,然后重重地落回到了斜面上路往下滚,想来也是凶多吉少了。

  没有听见炮弹的啸声,看那火光也不像是手榴弹。事实上这时候战士们距离炮台还有百多米,我相信炮台里的越军无法通过射孔将手榴弹抛得这么远。所以,就只有个可能——地雷

  地雷这玩意,要说在朝鲜战场上就有了,但是绝没有现在用得这么多这么泛。越军似乎有用不完的地雷,无论是在哪里防御都要在阵地前布上密密麻麻的地雷,其密集程度就算我军用炮火展开地毯式轰炸也很难将那些地雷清除干净。现在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我所担心的,却并不是那些地雷。地雷虽说还有,但毕竟还是少数,只要战士们小心的沿着弹坑走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我真正担心的,是炮台里的越军发现那些正朝炮台摸去的战士

  旦越军发现了那些战士或是背着汽油桶的防化兵,其后果就可想而知了。从老民兵何国安那我知道,鬼屯炮台上共有三百多个射孔,也就是说每面将近百个射孔冲锋枪机枪的子弹从射孔里打出来,那还不是像下雨样

  不过越军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声爆炸,这可以从他们的机枪没有转向可以看得出来。毕竟火车站方向的枪炮声和爆炸声过于明显了,这声爆炸只能说是往波涛汹涌的大海里投下了个小石子。

  战士们继续朝炮台靠近着,这时我的心也慢慢地跟着悬了起来。

  做为名指挥官,了解自己手中的武器的性能是十分有必要的,因为只有了解了手中的武器,比如说性能杀伤力还有优缺点等,才能在战场上合理的使用这些武器,让他们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所以在开战之前,我就向防化兵们了解了下我军装备的火焰喷射器的性能。

  这是我军自行研制的种轻型喷火器,全名叫“74式火焰喷射器”,与抗美援朝时期美军使用的火焰喷射器相比,74式火焰喷射器最大的射器达到百米,大大超过了美军火焰喷射器三四十米的射程。

  不过这也不奇怪,我想,在这个单兵武器高度发达的时代,如果什么火焰喷射器还要抵近三四十米才能发射的话,那么还不如端着把冲锋枪直接冲上去了。

  但是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防化兵们已经差不多冲到距离越军炮台百米远的位置,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继续往前跑

  然道他们不知道已经到达火焰喷射器的射程内了吗?

  我想这不可能,做为背着重达四十斤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被越军击中爆炸的防化兵来说,每步甚至每寸对他们来说都是生死攸关,所以他们不可能会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在射程之内了。但他们为什么不开枪呢?

  后来我才知道,74式火焰喷射器那百米的射程,是在平地上的最大射程。这玩意也就像是消防车的喷水枪样,如果往上有个较大的倾角的话,那么自然而然的就会缩短射程。极限就是当喷火枪上扬九十度时,射程为零。当然,毫无疑问没有人会这么做的,因为那样无疑就是自己烧自己

  鬼屯炮台在战士们的上方,所以如果战士们想要用喷火器烧到炮台的话,就至少还要往前走二十米。二十米,那些防化兵如果跑得快话只要几秒钟的时间,但就是这短短的二十米的距离,就是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却出事了

  “轰”的声,又有名战士踩响了地雷。

  如果是普通的战士那也没什么影响,越军的目光也许还是不会注意到这边来,但偏偏这名踩响地雷的战士却是个防化兵。

  如果这名防化兵被炸死或是牺牲了也不会有什么很大区别,但是偏偏他被炸起往斜面下滚时,再次触发了枚地雷。

  于是“轰”的声巨响,油瓶组爆开了,斜面上霎时就爆起了团冲天的火焰,那火焰不仅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拖了过去,还将斜面上正在朝越军炮台摸去的战士们全都暴露在火光之下

  “哒哒哒”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掩护防化兵的战士在那霎时就挺起手中的武器朝越军冲去,但很遗憾的是,他们的冲锋对隐藏在鬼屯炮台里的越军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阵枪响之后,他们就个个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也有两个防化兵耐不住性子站了起来朝前冲去,但全都无例外倒在了越军的枪下。好在他们背上的汽油瓶没有被打爆,否则的话,只怕所有的防化兵都要被那爆起的烈焰给烧死了。

  怎么办?看着那些从炮台里打出的排排密集的子弹,我不由替仅存的几名防化兵发愁起来。在越军的火力压制下,在这样的火光中,背着沉重的油瓶组的防化兵几乎就可以说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说他们只要站起来甚至只要从隐蔽处探下头,都有可能被越军打死。

  我想,就算是我在那里,也找不到任何完成任务的办法了我们似乎只有宣告失败这条路可以走

  但是,让我意外的事就在这时发生了。

  “腾”的声,道火焰从其中名防化兵手中的喷火枪里喷射而出,它像是条长蛇,又像是魔鬼的长鞭,带着炙热的火焰在炮台前的焦土上挥舞着抽打着。但那火焰始终都无法抽打到炮台上,就差那么点点大慨就只有两米的距离

  这时我才明白防化兵们在跨进百米时还要往前走的原因。

  在这刻,越军的枪声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见此我不由暗赞了声,防化兵们知道火焰喷射器无法喷到炮台,但是越军却不知道,在热浪和火光的刺激下,不管是谁都会条件反射的做出躲避的动作,即使他们是训练有素越军也不例外。

  于是枪声刹时就停了下来,就只有火焰燃烧时的呼呼声。

  但是我知道,这样的情况不会持久。最多也就是十几秒,越军很快就会发现他们正好在火焰喷射器的射程之外

  这正是战士们冲锋的好时机,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十几秒的时间,已经足够那些防化兵冲进射程了,不过就是差那么几米

  不过当我将视线落到炮台前的开阔地时,颗兴奋的心就像掉进了冰窖样冷了下来。因为那时,早已被火焰喷射器烧成了片火海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突然看到火光中有几名战士跳了起来。是防化兵,因为我看到了他们背上的三个油瓶。他们什么也没说,抓起喷火枪就朝阵地前的火焰中冲去

  “腾”的声,就在炮台再次响起枪声的刹那,三道火焰带着“霍霍”的风声像海浪样朝鬼屯炮台扑去。

  令越军意外的是,这回不是在吓唬他们了,那几道火焰狠狠地撞在炮台的墙上,接着被溅得四处跳跃将火焰分散到各处,很快火焰又在战士们的手中上下左右摆动,炮台的这面很快就被烧成了个火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