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校舍中,我甚至连他在哪间都没办法确定。

  也不知道是心里紧张还是什么原因,好几次我似乎感觉到他已经发现了我,于是只好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位置,有时那种莫名的恐惧感还会让我生出种放弃的心理,但想想正在冲锋的战友们,还是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脑袋。

  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了片,战场上很快就弥漫着硝烟,眼前的景物就像被蒙上了层薄纱若隐若现。雪花不断地飘着,似乎是在努力地掩盖这战场上的血腥和杀气。

  战士们冲得很快,他们握着枪扛着炸药包,借着掩护时而匍伏时而疾走,不会儿工夫就冲到距离敌军两百米远的地方。

  英军反击的火力并不强,坦克在这夜里根本就无法进行精确瞄准,只有它上面的机枪还能作用,但是在这寒冷的夜里有半机枪的枪机没被冻住就算不错了。

  所以英军反击的主要武器还是他们手中的步枪,英军这枪法还真是没得说,个普通士兵在这月光雪花人影的干扰下还有很高的命中率,两百米的距离就不时有志愿军战士中弹倒地。

  但是志愿军战士的作战意志是出奇的顽强,他们在美国佬的飞机大炮的轰炸下都没有退却过,更何况是英军手中只比三八大盖强些的步枪。那些中枪倒地的志愿军战士只要不是被打中要害当场牺牲的,能爬的就拼尽全身力气朝敌人阵地爬去,不能爬的就地拿起手中的武器为战友助攻。

  而且志愿军战士的枪法也不赖,“三枪土八路”这外号那也不是白叫的,在我的瞄准镜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个个英军倒在志愿军的枪口下,然后再不断的替换上新的英军

  于是,方是传统精于枪法参加过二战的精锐部队,另方是因为缺乏子弹而不得不苦练枪法的百战奇兵,就在这特定的环境下进行了场步枪间的较量。

  英军在装备上更胜筹,李-恩菲尔德步枪与三八大盖虽说同属于单发枪,但前者射速快不说还拥有十发弹容量,而三八大盖只有五发,这决定了英军有更长的射击时间。

  这两个优点曾让英军在第次世界大战中以万多人在半小时内就打垮了将近四万德国人的进攻。因为这战还使得李-恩菲尔德步枪被誉为单发步枪的王者,换句话说就是除了半自动步枪外就属英军手中的步枪最好用了。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现代国内个很有名的导演拍的部解放战争时代的电影,导演为了突出主角是个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让群跑龙套的拿着把李-恩菲尔德步枪问主角那是什么枪,主角拿过枪看,随口就说了句:“这是英国枪,不好使!”

  这话差点没让我当场晕倒

  走神了!我赶忙摇了摇头把思绪从现代拉了回来。心中暗自惭愧,不说枪法吧,就凭自己现在的心理状态就达不到个狙击手应有的素质,刚才与对面那位高手的较量之所以能占了个上风更多的还是运气。

  这时志愿军们又向前推进了将近百米,我不由暗暗松了口气,敌人那名神秘的狙击手这时还没有出现,会不会是真被我打死了或者是受伤失去战斗能力了?在百米的距离上,志愿军随时都有可能丢出排手榴弹,然后乘着手榴弹的烟雾拥而上与英军打肉搏战,到时就算他枪法再好也无用武之地。

  但是距离越近英军防守的优势也体现得越明显,虽说志愿军战士的枪法与英军可以说是不相上下,但是英军个个都躲藏在掩体里,而志愿军却是暴露在月光下冲锋,同时他们也进入了学校后方英军两个高地的有效射程,所以距离近志愿军战士的伤亡很快就直线上升。

  看着个接着个的志愿军战士中弹倒地,我的心也跟着阵阵颤抖,更让我受不了的是,我在瞄准镜里明明能看到敌人,而且可以将他们击毙在我的枪下为志愿军战士提供掩护。

  百米,志愿军战士们的伤亡接近了三分之,而且还在个接着个的倒下,看得我目眦欲裂,虚扣在扳机上的食指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

  九十米,战士们艰难地往前推进,几乎每步都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八十米

  “砰砰”我再也忍不住接连扣动扳机,霎时两名英军就倒在了我的枪口下。但是当我瞄向第三名英军时,只感觉头上凉,颗子弹几乎是贴着我的头皮把我的帽子打飞老远。接着战场上再次传来了阵阵炸药包爆炸的声音。

  他终于出手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换了个位置探出头,却很无奈地发现学校里到处都是英军射击发出的火光,我根本就没办法判断他是哪个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二十二章汽油桶

  “搞什么名堂?不是说打掉了吗?”看得出褚团长对这次进攻的结果大为光火,如果不是敌人那名神秘的狙击手,志愿军很有可能已经攻下学校了,并且以学校为据点攻下了它后面的两个高地,但是现在却是以志愿军战士死伤百多人无功而返。

  “团长,是我的错。”许锋个挺身说道:“崔连长提醒过我,敌人那个神枪手可能没死”

  “不,是俺的错!”我默默地回答着,手里拿着刚捡回来的帽子,上面还有个焦黑的枪眼。

  我很清楚,这是场我和他之间的较量,第回合是他轻敌差点死在我这个菜鸟的枪下,这回合却是我沉不住气暴露了位置,差点被他枪打掉脑袋,外加志愿军的次进攻失利!

  “球,认错有个屁用!”褚团长毫不给面子地骂道:“百多个同志在那阵地前躺着呢!认错能让他们回来啊?认错能打胜仗啊?认错能让敌人投降啊?”

  “老褚”陈耶政委在旁劝说道:“这事也怪不得崔同志,反动派要比我们想像的要狡猾得多,而且咱们时间也紧,眼看这就要天亮了,我看咱们还是做最坏的打算吧!”

  “嗯!”褚团长沉默了会儿,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只好这么办了,我军隐蔽不是问题,拉到森林里分散就成,只是人民军同志的那十几辆汽车”

  “汽车我看是保不住了。”陈耶摇头说道:“目标太大,个弄不好还会把我们整支部队都暴露了,我看只好把汽车上的物质能搬的就搬,不能搬的汽油桶之类的,就地炸了吧!”

  “嗯!”褚团长同意地点了点头:“呆会儿俺去跟人民军的同志说声,尽量在天亮之前做好隐蔽工作。”

  “团长!”我小声地叫了声,不过他似乎没听到,依旧在跟陈耶说着什么。

  “团长!”我加大音量又叫了声,这时许锋倒是听到了,在旁边扯了扯我的手,暗示我褚团长正在气头上让我别说话。

  “报告团长!”我迟疑了下,最终还是用最大的音量叫了出来,倒把在场的众人都吓了跳。

  “啥事快说!”褚团长愣了下后就没好气地说道:“说完了就回自个连队,带好你那些新兵,别让他们再掉队喽!”

  “团长!”我小心翼翼地问道:“要咱们现在还能打下那些英国鬼子,还来得急不?”

  “还打啥?”褚团长听就来气了:“这到天亮还没半个小时了,就算打下来了那还不是得挨鬼子飞机炸?”

  “老褚!”陈耶在旁提醒道:“要是能跟敌人绞杀在块,敌人的飞机大炮也不敢怎么样。”

  “嗯。”褚团长点了下头问我道:“说说有啥点子?”

  “团长你们刚才不是说人民军同志有汽油吗?”我问道。

  “有!”陈耶点了点头。

  “有多少?”

  “不多。”陈耶回答道:“三辆车都装不满,就二十几桶吧!”

  “够了够了,这回那些英国佬有难了。”闻言我不由大喜。

  大雪依旧不紧不慢地下着,时远时近的枪炮声依旧不绝于耳。

  黎明前的黑暗下,个营的志愿军战士再次准备好了进攻,他们像往常样握着枪扛着炸药包,像往常样下了杀敌立功的决心,像往常样抱着誓死的精神等待着进攻的命令。

  不样的,是在战士们前面是二十几个油桶,这二十几个油桶分为几排,每排三四个,每个油桶后都守着两个战士。

  “开始!”眼看就要天亮了,许锋声令下第排油桶就出发了,战士们推着油桶慢慢滚动,推过拐弯处时个使劲,油桶就带着惯性铿铿咣咣地顺着斜坡朝英军把守的学校滚去,越滚越快越滚力道越大

  然后还不等第排油桶走到终点,第二排油桶又出发了,接着是第三排很快二十几个油桶就尽情欢快地跳跃在前面这斜坡上。由于前面是段布满积雪的开阔地,而且坡度很陡,所以这路上虽说有不少尸体挡着路,但也只是稍稍改变了下它们的方向,还是没能挡住它们的势头。不过会儿几十个油桶就在英军惊愕的目光下,以极快的速度滚到了学校前,坦克前,有些甚至是跳跃着飞进了学校

  “砰!”

  我的枪响了,但枪声很快就被对面汽油桶的爆炸声掩盖了。学校前升起了团巨大的火球后,很快就燃起了熊熊大火,英军乱作团。接着我又是接连几枪,打爆了另外几个油桶。那三辆重型坦克还来不急做出任何反应就陷入了熊熊的大火之中。

  “杀”战士们大喊声就冲向了敌人,这回谁胜谁负已成定局,他们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杀敌抓俘虏为牺牲的战友报仇。

  但是我却没有跟着战士们冲杀下去,我换了个位置做好了射击准备,静静地等着,我在等着个人,个让我心生恐惧与敬佩的人,个差点要了我的小命的人。

  火光把学校照得片亮堂,在瞄准镜中我可以很清晰地看着个个英军三三两两地跑出了校门,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他们竟然很有秩序点也不捅挤,他们几乎就是排着队从学校里出来的,即使有些人身上已经有了火苗。

  英国人的绅士风度啊,据说他们十几万人被德军包围在敦克尔克时,同样也是排着队登上前来营救的船只,这回亲眼见着我算是信了。

  但是直到最后,我也没发现有谁拿着带瞄准镜的步枪出来的,所以我也直没有开枪。

  难道他是用普通步枪在月光下打五百米外的目标的?不可能!

  那么他知道我在外面等着他,所以换了把普通步枪走出来?也不大可能,我想高傲的他不屑于这么做,同时他也不会甘心丢下自己的枪。

  那难道他已经死在里面了?随着火光越来越大,就连木门也燃起了火头时,我越来越相信这点。

  但就在我要放弃时,突然眼前花,瞄准镜下团火从木门里冲了出来。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二十三章火人

  那当然不是团火,火是不会动的,更不会瘸拐的动。所以那是个人,个披着焚烧着的棉被的人。

  在学校那片火光中,那团火是那么的不显眼,它几乎就欺骗了我的双眼,几乎就让他蒙混过关,如果不是“那团火”的脚步有点瘸的话,如果不是“那团火”的速度不够快的话,我想他早已在我反应过来时就逃出了我的视线。

  但是现在我心里虽对他生起了种敬意种惋惜,但还是不假思索地扣动了扳机。战场上的经验让我知道不能对敌人仁慈,更何况是这么危险的敌人,这回我要是饶了他,那么下回死的也许就是我。

  “砰!”的声,那团火不再动了。

  过了会儿被子掀开,名手持狙击步枪脸上涂着黑色油彩的英军出现在我的瞄准镜下,他左手捂着肚子右手撑着地,朝着我这个方向轻轻地笑着。

  我收起步枪就朝他跑去,我有种见他面的冲动,有种拍拍他的肩膀的冲动。

  志愿军战士们都在追杀着往两侧高地撤退的英军,并忙着朝高地进攻,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倒在血泊中奄奄息的狙击手,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

  分钟后,我就蹲在了这名可敬的敌人面前,他显得很虚弱,鲜血不断地从他的嘴里涌出来,但他的眼里却充满了友善的笑意。

  “rr!你很棒!”他吃力地说出了这句话,几乎每说出个单词就吐出口血。

  “你也样。”我用英语回答道,其实无论是耐力枪法心理素质还是伪装,他都比我厉害比我在行,现在中弹倒地的是他而不是我,在很大的程度上是运气。

  他见我会说口流利的英语不由愣了下,然后痛苦地轻咳了几声,有气无力地说道:“如果我们不是在战场上认识的,我想我们会是朋友!”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时才知道什么要惺惺相惜。

  他腾出捂着肚子的手,努力想要从怀里掏出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能如愿。我看着他呼出了最后口气,然后直挺挺地躺了下去,头部重重地撞在雪地上,全身抽搐了下就不再动了,蓝色的眼里再也看不到点生气。

  我往他的怀里掏了阵,在他军衣内衬的口袋里摸到张照片,和封还没来得急装进信封的信。照片是张全军福,他正张开双臂紧紧搂着妻子和两个七八岁大的女儿,看起来是对双胞胎,他们笑得很开心很幸福

  战争,伤害的不仅仅只有中国的军人和家庭。

  我拣起他的狙击枪放在他的胸膛上,我想他希望这样。然后拣起些烧得正旺的木条胡乱丢到他的身上,我能为他做的只有这些了。

  这时阵嘹亮的军号声响起,学校这个钉子被拔掉后,全团外加人民军的战士全都投入了战斗,霎时身前身后到处都是志愿军人民军战士的身影,我最后看了他眼,就抓起枪跟着队伍起朝敌人追去。

  在志愿军战士钢铁洪流般的冲击下,英军再也无法抵挡开始全线撤退,反应快的跳上停在路边的汽车就要逃走,但还没开多远就被紧追而上的志愿军用手榴弹炸得尸骨无存,逃不快的只好举起双手举起枪做俘虏,追了敌人阵子后,褚团长担心部队遭到敌机的轰炸,这才下令停止追击,这仗最终在天亮前以我军的全面胜利宣告结束。

  接着在褚团长的声令下,数千名志愿军人民军战士就分散消失在森林里再也找不着点踪迹。

  “崔连长!”

  “崔连长回来了!”

  当我找到自个连队的隐蔽处时,新兵们呼啦下就围了上来,然后递干粮的递干粮让位的让位,甚至还有人殷勤地为我卸下装备摊开被子,个个脸上都堆满了笑容忙得不亦乐乎,弄得我都有些莫明其妙。

  “这是咋了他们?”我坐下后疑惑地问着身边的赵永新:“俺离开连队才几个小时吧,他们怎么都跟供神样把俺供上了?”

  “说啥啊你?”赵永新张嘴笑道:“咋说话哩?那不叫供神,那叫供英雄,叫供榜样!”

  “英雄?”闻言我不由愣,然后切的声道:“就昨晚我打死的那几个英国鬼子?那也能叫英雄?那咱们打死了那么多美国佬又叫啥?”

  “话可不能这么说。”赵指导员走了上来说道:“打死几个英国鬼子是算不了什么,但是崔连长你想出的那个点子可就不样了,把火就烧得英国佬满山跑,战士们全都佩服得紧。怎么样?崔连长,什么时候咱们开个会,你把作战经验给同志们详细介绍下,让同志们学习学习!”

  “这个就不用了吧!”我连忙推托道:“俺是个粗人,参加革命工作的时间还短,还没立下什么功,也没啥作战经验可以介绍的。”

  “唉!我说崔连长”赵指导员定定地看了我会儿后说道:“还谦虚什么啊?我认为向新兵同志介绍自己的作战过程和战斗经验,对新兵们的成长会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崔连长!”

  “俺真没有”

  “连长!”我正要否认时老班长走上来小声提醒我道:“昨晚你个人去接任务的时候,指导员抽空开了次思想政治会议,赵副连长啊,把你以前的事全给抖出来了,新兵们听着带劲着哩,都说要以你为榜样,要向你学习!”

  “啥?”闻言我不由愣,转头就朝赵永新望去。

  “唔!”赵永新看见我那杀人般的眼神,马上就举手投降道:“俺坦白俺交待,那个还有虎子,他说的比俺还多!”

  哄的声,战士们,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被赵永新给逗得笑成片。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二十四章战斗经验

  “崔连长!崔连长团长叫你!”

  当天傍晚,我在迷迷糊糊中被通讯员叫醒,骨碌爬起来搓揉了下生涩发疼的眼睛,再随手抓了两把雪在脸上擦了擦让自己清醒些,抓起枪就跟着通讯员朝团部的方向走去。

  十几分钟后就钻进了个防空洞,里面早已排排的在地上坐满了人,大多是志愿军的骨干,几个人民军的我认出就是那个崔成希和他的警卫员。

  进防空洞就闻到股臭哄哄的味道,没办法了,志愿军战士条件差,个多月没洗澡没洗脚那都是很普遍的事。

  “情况是这样的!”褚团长见人到齐了就指着墙上的地图说道:“今晚我们的目标在这,议政府。据侦察,在我军猛烈的进攻下,美军以英军二十九旅为掩护,已经开始全线撤退。”

  “好!”

  “打他龟儿子滴!”

  “咱追上去再揍他几下!”

  战士们听美军已经开始撤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胜利的喜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