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理不睬,举起杯豪爽的对我说道:“来,咱们干”

  “干”我应了声,默默地举起了酒杯,然后饮而尽。

  股浓烈的酒精味直冲脑门,心里也跟着汹涌澎湃起来。

  “小崔同志”刘顺义顺手再为我满上了杯:“让你见笑了,我这是想起了以前的战友。说来也巧,他跟你样也叫崔伟,长得虽是不像,但这眼睛里闪的光几乎就是个模子出来的他要是能活到现在,只怕也跟我样是个老子喽”

  “哦”闻言我假装糊涂的回答道:“还有这么巧的事”

  “是啊”刘顺义深深地点了点头:“真的很像,看到你我忍不住就想起他了对了,我还得感谢你救了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闻言我不由愣了下,虽说时空已经过了二十几年,但对我来说只不过才眨眼的工夫。所以我很难想像前个月还跟我年龄相仿的刘顺义,现在都已经有女儿了

  “对喽”刘顺义又给我碰了杯酒,说道:“我女儿叫刘云,你昨晚刚救了两个女兵不是?个是我女儿,另个是我战友的”

  “噗咳咳”我刚把酒送入口中,就被刘顺义的话给狠狠地呛了下。

  刘云,那个没什么主见又爱害羞的丫头,竟然就是刘顺义的女儿

  “呵呵”刘顺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让小同志见笑了,这丫头从小就娇生惯养的,我本来还想带她们到战场上来练练,没想到还捅出了个这么大的娄子,差点都没把命给丢掉了”

  “唔刘军长你”闻言我不由迟疑着问了声:“你不知道她们出去?”

  “哪里会管得了这两个丫头啊”刘顺义苦笑了声:“让她们俩去医院里去帮帮忙,没想到才几天就受不了了,竟然背着我跑去洗澡哪里还有我们当初那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哪这两个丫头也真是的”

  “女孩子嘛总是爱干净的”这时我竟然会帮她们说起好话来了。

  “来,这杯是敬你救了我的女儿”刘顺义对我遥遥举起了杯。

  “不敢,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回答道。

  “诶”刘顺义饮而尽之后,就嘿嘿笑道:“如果是从名当兵的角度来考虑,这的确算不上什么当兵的在戴上这顶帽子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么天。但是做为名父亲”

  刘顺义面容不自觉地转为了慈祥,放低声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就这么个宝贝女儿,在听到出事的时候,还真是把我给吓坏了,还好有你”

  说着就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老弟,我这个老头子谢谢你了”

  “来这杯是敬你救了我战友的女儿”刘顺义又满上了杯,说道:“要说是我自个的女儿还好,这伤心归伤心,那还不亏欠别人的。可是那个老战友的女儿她父母可是千交待万叮嘱,这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帐我可就辈子都还不清了。来,干了这杯”

  “军长”这时个看起来是参谋的干部在旁边劝了声:“您等下还有个会,还要休息”

  “诶”刘顺义把就将他推开,不耐烦的说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咱们当兵的谁还能知道下秒发生什么事。来来老弟,我们喝”

  “喝”被刘顺义这么激,我也不客气的放开了酒量。心里有肚子的话想要跟他说,有萝筐的问题想要问,但却偏偏却什么都不能说什么也不能问。只能将所有的郁闷都发泄到酒里。所以不管那个参谋怎么对我使眼色,我都装作不知道,与刘顺义两人就像是老战友似的你杯我杯的,不会儿两瓶茅台就下肚了。

  我得承认,以前我还没发觉自己的酒量这么好。不过话说回来了,以前战场的纪律就是不能喝酒,所以我也没有机会知道自己的酒量。这时两瓶酒喝下去之后,刘顺义已经有了醉意,而我却还是十分清醒的。这让我想借着酒意乱说通也没办法。

  “老弟”刘顺义打了嗝,说道:“我那个战友啊也是我的老团长他可真是没得说打仗那就是这个”

  说着他伸出了大拇指直直的在我面前挺了起来,自豪的说道:“他如果是认第二,这部队里没人敢认第当年我们团,在部队里可是想当当的,我做个副团长比现在做军长还威风我说的是真话是千真万确的话老弟,你可定要相信,真有这么个人真有他也叫崔伟虽然他们不承认老团长的功劳,但是我们认我们所有538团的战士都认不管他犯什么错误,他都是我们的团长”

  “军长”身旁的参谋长赶忙上前来劝阻道:“您喝多了,还是去休息休息吧”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刘顺义把就将参谋长撇开,恶狠狠用手指在虚空中点着说道:“谁也别管我,我今天就是要痛痛快快的说谁管我,我他妈的跟他没完我刘顺义说到做到”

  “砰”刘顺义转身时个站立不稳,碰倒了茶几上的茶壶,我赶忙上去扶住了他。

  没想到刘顺义把就抱住了我,失声痛哭道:“团长,战士们都想你啊你怎么还不回来呢,战士们都等着你起回来打鬼子你怎么能就这样丢下咱们不管呢你混蛋你王八蛋狗日的特工害死了咱们团长,我跟你没完”

  声音越来越弱,最后竟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身旁的几名战士赶忙上去扶住了他。又是倒茶又是打水的,忙得不亦乐乎。

  参谋长就面带不悦的冲着我说道:“你看你,搞什么名堂嘛也不放机灵点,给你那么多次暗示都不知道”

  我没有理会这个参谋,也没有听见他后来说些什么,因为这时的我也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昔日的部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些538团的战士了

  538团,这是在我心中烙下的个永久的。但是现在,我却不知道它在哪里甚至连问都不敢问声。

  “爹你怎么了?”这时刘云突然出现在招待室的门外,看着刘顺义的那副样子,赶忙就跑上前去察看,但是当她知道刘顺义只是喝醉时,非但没有紧张,反而轻松了下来意外的瞄了我眼。

  乘着参谋长等人七手八脚的将刘顺义抬出去的时候,刘云扯了扯我的衣角,小声说道:“出去走走吧”

  我点了点头没有反对,跟着刘云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的警卫员看到前面走的是刘云,所以只是敬了个礼并没有阻拦。

  在屋外的羊肠小道上走了几步,迎面吹来了阵冷风不由让我精神为之爽,但胃里却是阵翻腾,个控制不住“哇”的声就吐了出来。

  心里正想着在这小丫头面前出丑的时候,突然感觉背上支纤手温柔地拍着,耳边传来了刘云略带羞涩的声音:“你看看你,不能喝就别喝太多嘛还把我爹都灌醉了给”

  接着面前就多了条绣着荷花的白手绢。

  我愣了下,不敢接过这条手绢,主要是我习惯于使用次性餐巾纸,这条手绢太干净了,用次就丢掉了实在可惜

  于是我就随便用袖子擦了擦,对刘云说道:“我是个粗人,怕把你的手绢弄脏了”

  刘云不悦的翘了翘嘴巴,转眼面带喜色的说道:“现在好了,个次扯平了”

  “什么扯平了?”闻言我不由疑惑的看着她。

  “我在你面前出了次丑,现在你也”刘云说着嘻嘻笑,捂着鼻子就继续朝小路走去。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她所说的“扯平了”指的是在对方面前出丑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晕了下,她好像根本就不关心我是救了她的命,而更在意是不是在我面前出丑了

  “你是刘军长的女儿?”我追了上去问了声。

  “嗯”刘云回过头来点了点头:“不过我更愿意你叫我刘云,第野战医院的助理护士刘云”

  “还助理护士”听到这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到血就差点吓得晕了过去”

  刘云的脸腾的下就红了,慌张的解释道:“那是因为看到你杀人好不好要是不信你到我们医院来看看不不,还是不要到我们医院来了”

  我知道刘云说这话的意思,在战场上打仗的人忌讳说去医院,因为去医院也就多半意味着受伤甚至是牺牲了。所以我也并没有问刘云为什么,只是看着她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样子感到有些好笑。

  因为在我的印像里,好像军人世家出身的人,就算是女人应该是豪爽的那种,没想到这刘云却是娇滴滴的动不动就害羞

  “诶说真的”过了好会儿刘云才镇定了下来,转移了话题说道:“我还真没想到你能把我爹都灌醉了”

  “哦是因为你爹的酒量很好?”我问了声。

  “不是”刘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妈说他心里藏着很多事,怕喝醉了不小心就说出来,所以每次喝酒就只喝三分醉,平时也很少说话。就因为这都差点落出病来了。所以说他今晚能痛痛快快的这样醉次,对他来说也许好处多于坏处”

  “嗯”我点了点头,赞同了刘云的这种说法。

  “崔连长”这时我们的身后闪出了个人影,冲着我们叫了声:“徐参谋长让你回去”

  “是”我应了声,转头对刘云说道:“我要回去了现在这么迟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这么黑个人在山路上走,不要又被越鬼子给抓去了等着我来救你”

  “扑噗”刘云听着就笑出声来。

  “诶诶”正当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刘云又追了上来,把将手绢递到我手里,说道:“这个你留着,说不准会用得着”

  说着也不管我答应不答应,转身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看着手中洁白的手绢我不由苦笑了声,虽说条手绢算不了什么,但有过几段感情经验的我却很明白刘云的意思。应该说,她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主见也很羞涩,但对感情的追求却十分勇敢执着。

  可是我却总感觉自己是她的父辈,总觉得她不过就是个丫头片子

  虽说我现在的实际年龄跟她差不多,但我的经验和记忆却告诉我我是他父亲的战友

  “崔连长”当我回到军部的时候,就见到了那个直陪在刘顺义身边的参谋,我猜他就是刚才那个黑影所说的徐参谋。

  “你在出国这段时间的战绩十分突出”徐参谋长翻了翻手中的几分文件说道:“的确不容易,仅仅几天的时间就打了这么多场大仗,组织上对你的战绩和能力是持肯定态度的。并且你还在救援东溪和进攻鬼屯炮台的时候,娴熟的指挥着两个步兵连和个坦克营进行战斗。所以我们认为,你的指挥能力已完全超出了现有的职务。组织上决定将你晋升为二营营长,你有什么意见?”

  “啥?这么快就当营长了?”闻言我不由愣了下。

  个多月之前,我还是个我不见经传的小兵,甚至于出国作战前我还只是个排长可是仅仅这么几天的时间,我就已经是个营长了这官升得也太快了点吧

  “崔伟同志你有什么意见吗?”见我不作声,徐参谋接着又问了声。

  “我没有意见”我挺身回答道:“只是”

  “只是什么?”徐参谋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般人得到了这个升迁的机会,那感激都来不急了,现在竟然还会有人说“只是”,这不是明显在提条件嘛

  我也知道这的确不合适宜,但迟疑了下我还是回答道:“我希望二营的干部能由我来任免”

  其实我提这个条件并不是出自于我的私心,而是因为我军部队只有我所在的五连是经过我的训练知道配合作战的部队。如果我升为营长,但手下的部队却只有五连可以用,而其它部队却还是只会猛打猛冲那其实还是跟个连长没什么两样,甚至还有可能会更糟。

  要改变这种状况,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的改变整支部队的作战理念,而要做到这点,就必须对全营的干部进行大换血这要是没有任免权自然是做不到的。

  徐参谋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我,想也不想就回绝道:“不可能我军的营级以下的干部向来都是由战士们选出来的,你这是在搞分裂主义,在组织个人势力,这是很严重的错误你明白吗?如果部队的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搞,那部队还不是乱了套了?”

  想想我也觉得徐参谋长说得很对,军队的制度是统的,如果我能例外也就意味着别人也能例外,如果每个营长都掌握着手下干部的任免大权,那难免会有人任人唯亲在部队里培植自己的势力。这在部队里特别是十年动乱之后的部队里,是绝不允许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有些气妥,在这种情况下,我还真觉得当个连长反而更好兵贵精而不贵多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如果多了群战斗理念完全不同也没有什么训练的兵,那似乎只会让我的防线出现更多的漏洞而让我更加头疼。

  “不过”徐参谋考虑了下后,又在后面加了句:“你可以让战士选出几个候选人,上报到团部后给予报批,明白吗?”

  “哦”听着徐参谋的话我不由茅塞顿开,这才知道什么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原来所有的制度都可以灵活运用的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五十八章连长

  当我坐吉普车回到驻地的时候,天色已经朦朦亮了。这晚上被折腾的够呛,再加上又喝了些酒,还真是累得够呛,所以在车上就迷迷糊糊的睡了阵。回到驻地时是被司机小赵叫醒的,睁开眼时就感觉双眼像是灌了铅样的怎么也睁不开。也许是酒精起了作用,听说白酒这玩意后劲是很足的,这时我是算是信了。

  我的思维虽说还是清醒的,但身体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就算我用了最大的努力,还只是将眼皮睁开条缝。这在刚刚有点亮度的天色下绝不足以让我看清脚下的路,于是还没走几步就“扑嗵”声趴下了。

  我也不知道是被树枝绊倒了还是怎么的,总之躺下就再也不想起来了,只感觉两名战士推着我喊了几声连长,我也不答理继续做着自己的梦。开始还能听到些糟杂慌乱的声音,到后来就完全没了意识

  也不知睡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睡在连部里的行军被里。醒来的时候我就不由暗骂了声,这些家伙,把越南的白天当作晚上了这大白天三十几度的高温,竟然还给我盖着被子睡觉,我这醉得稀里糊涂的,差点就让他们给闷死。

  这不?现在早已是头疼欲裂满身大汗没有块地方是干的了

  爬起身来抓起水壶就是“咕碌咕碌”的阵牛饮,这才感觉舒服了些。按开手腕上的多功能手表看,已经是下午点多了。

  随手拿出毛巾在身上脸上乱擦了几下,突然额头痛糟糕,什么时候挂彩了?头上缠着绷带,右眼上方的额头上隐隐还能感觉到有纱布包扎的紧崩感。

  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受的伤,猛然想起昨晚回来的时候似乎在门口摔了跤不会就是那时整的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大感尴尬:老子自打开始对越自卫反击战时,还没受过什么伤,没想到这第次就是摔倒的而挂彩的,而且还是在自己所有的部下面前摔了个狗吃屎外加不省人事看来酒这玩意还真不是个好东西

  取过帽子往头上戴了戴,勉强遮住了头上的伤就拾步朝防炮洞外走去。股潮湿而燥热的空气迎面吹来,让我心里升起了点烦闷。忍不住就在心里暗骂了这鬼地方声,话说我来到越南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似乎还是没有办法适应这里的气候。

  比起这种又潮湿又闷热,几乎都会让人发疯的地方来说,我还是更喜欢朝鲜那种冰天雪地的生活,虽说那零下几十度的寒冷往往会威胁到人的生命。

  “营长好”

  “营长好”

  我走出防炮洞,就假装没事似的走在战士们的面前,战士们也像以往样向我问好,但我却注意到了他们人人脸上都有丝笑意,而且似乎称谓也由连长变成了营长。

  没想到这消息还传得挺快的,我这觉才刚刚醒来,战士们就全都知道我已经是个营长了

  “我说营长”顺子凑上来明知故问道:“你昨晚打的那是什么仗哪定很激烈的吧,咱们从来都没见你受过伤,这下终于让我们亲眼看到回了”

  “哄”的声,战士们再也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去去去”我老脸红,手指在虚空中连点了他们几下:“我可警告你们啊别把昨晚的事说出去,否则的话我可跟你们没完”

  “哟”家乡人也打趣道:“瞧咱们营长多谦虚哪挂彩了还不让咱们说出去还不愿让别人知道咱们可要向营长学习这种居功不傲的精神哪”

  家乡人的话再次引来了战士们的片笑声。

  正当我感到阵以堪时,家乡人走了上来握了握我的手,真诚的说道:“恭喜你,成为我们的营长”

  “恭喜营长”

  “恭喜营长”

  战士们也个个凑了上表示祝贺,他们有的跟我握着手,有的则热情地跟我抱成了团。我心里不由阵感动,同时也认识到了点:不管是抗美援朝还是对越反击战,也不管是素质好的精兵还是从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在我身边的人和时代虽然不样,但这种由战场培养出来的同生共死的战友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