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以方便炮兵的轰炸。二:通信兵;对发现的情况要及时向上级报告,要熟练的使用通信工具,这样才能抓住战机。三:指挥员;要会指挥炮兵开炮,击毁敌人的重要设施和阻挡在我们面前的障碍。最后才是步兵,那就要我们凭着自己的以勇气和步兵间的互相配合,拧成股力量用最快的速度将剩余的残敌消灭干净我的话说完了”

  “好”我的话音刚落,战士们热烈的掌声很快就响了起来。

  其实当兵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能用最少的伤亡完成任务。要能不牺牲,谁愿意去做烈士啊而我给他们的,就正是他们心里所想也是他们所希望的,所以他们不拥护那才是怪事了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六十二章女兵

  这天早,我和战士们正在打理着行装准备出发训练,但就在我们整好队的时候,突然辆吉普车“吱”的声停在了我们队伍的前方。战士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那辆吉普车,都以为是什么领导来视察了。只有我多了个心眼,在尘土中看了眼车牌

  “戍340啥?戍34091那不是那两个小丫头的车么?”

  果然不过会儿,刘云和依晨两个丫头就从车里钻了出来,只不过这回看到的似乎又跟上次有些不同。上次是在夜里,我刚睡醒实在看得不清楚,然后还没等我来得急看清,她们就像阵风似的走了而且这回她们手臂上还绑着条白底的红十字,看起来就更是别有番风味。只惹得战士们“哗”的下轰动起来,就差没流下口水了。

  “叫什么叫”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战士们的那副色迷迷的眼光,我心里竟然有种受辱的感觉,眉头皱就冲着战士们训道:“瞧瞧你们那德性,这看见咱们自己人都这样,那碰到越南女特工还得了?怪不得个个都被越南女特工给整得像兔子似的”

  战士们听我这么说,马上就挺直了身子再也不敢喧哗了,但是两只眼睛还是忍不住的往两个女兵身上瞄。

  刘云看到我训人的样子不由偷笑了下,而依晨却还是副冷若冰霜地冷冷地看着我。

  这要是换了别人,在部队里几个月都没看到女人,那见美女还不是像蜜蜂见到蜜样的粘了上去。但我这人的性格就是这样,管她是不是女人,只要你敢对我摆脸色,我也不会对你有笑脸。

  于是我把狙击枪往背上靠,朝她们走近了几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们番,没好气的说道:“怎么?又是来洗澡的?想让咱们保护你们没问题,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刘云傻傻的问了声。

  依晨还聪明些,知道我又是在耍她们,但刚想阻止刘云却已经来不及了。

  “这条件”我朝战士们扬了下头,说道:“就是让战士们在旁边看着”

  “你”两人同时都说了这个字,只不过表情却是截然相反。刘云羞得满脸通红,眼神里充满了了幽怨,依晨却是牙关紧咬,就像要吃了我样的狠狠地盯着我。

  哄的声,战士们听这话就像炸开了锅样的又乱了起来,色迷迷的眼睛立时又朝两名女兵漂来。

  “立正”见此我不由心中有气,嘴里喊出连串的口令:“向右转全体都有绕着驻地跑三圈跑步走”

  “唰唰唰”阵整齐的脚步声很快就从我们身边跑过,同时也掀起了层层灰尘将我们三个淹没其中。这时我才感觉会舒服点,因为依晨那似刀的眼神实在让人很不舒服,而灰尘似乎可以让这眼神不那么刺眼。

  我猜战士们心里这时肯定是在暗暗叫苦,这驻地方圆至少有两千米,绕着驻地跑三圈那就是六千米完了后还得开始天的训练

  “说吧究竟有什么事?”我随手将狙击步枪往墙上靠,屁股就坐在石头上点起了根烟。

  我很清楚,这两个小丫头开着吉普车直奔我营的驻地而来,显然是来找我麻烦的。反正我是不怕,我个大男人她们两个小女人,不管怎么样都不吃亏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将这个麻烦放在心上。但很快我就知道这个想法错了

  刘云和依晨对望了眼,然后挺起了胸膛并排走到我的面前,端端正正的朝我敬了个礼说道:“报告营长,卫生员刘云林依晨,向你报道。这是我们的报道证”

  说着整齐划的就从兜里掏出了张纸放在手里展开

  “啥?”我个不留神差点就没从石头上摔了下来。愣了好会儿,才慌慌张张的拿起她们手里的报道证扫了几眼,还真是而且还有张团长黄政委的签名和盖章他们怎么连我也不告诉声就

  “不用看了”刘云调皮的对我做了个鬼脸说道:“这肯定是真的,你看那章印泥还没干呢你们团长政委今天到军部去开会,刘军长让他们盖了章马上就马上就送来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闻言我不由苦笑了声,也不知道这张团长和黄政委是怎么想的,就这样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了我。这万我保护不周出了事,那他们能脱得了干系吗?不过话说回来了,刘军长下的命令他们能不从吗?可是她们两不但是高干子弟,而且还是我老战友刘顺义的女儿和朋友,这让她们干了前线卫生员,旦有什么事

  “喂”想到这里我就故意刁难她们,朝她们身后扬了下头说道:“这卫生员可是没听说有带着司机和警卫员的”

  “又没说要带”刘云有些委屈的回答道:“他们就是送我们来的”

  而那个依晨心情似乎很不好,直到现在还是板着个脸句话也不说。

  刘云朝身后的司机挥了挥手,司机和警卫员就知趣的爬上汽车发动了马达。

  “诶诶还真走啊”我就恨不得他们能把这两个小丫头片子也块儿带走,没想到他们跑得比谁都快

  “别叫了”刘云有些委屈地说道:“他们也受批评,不敢再犯错误了”

  “受批评?犯错误?”闻言我不由有些疑惑。

  “就是因为上回的事啊”刘云低头着扯着军装的衣角,就像是个犯了错误的小孩样说道:“刘军长说我们不能搞特殊化,就是因为我们犯了错误才牺牲了那么多战士,现在要让我们上战场体验下战士们艰苦奋斗和献身精神,还要我们亲自救下几名战士将功赎罪”

  “扯蛋搞什么名堂”闻言我忍不住就骂出声来。

  “你敢骂军长?”依晨脸色寒就要发作,但很快又被刘云给拉住了。

  我愣了下很快就明白自己下意识里又把刘顺义给当作自己的部下了,毕竟对我来说,他做了三年的副团长,而现在做军长才只有几天,所以时还没有适应过来。

  “有什么不敢的?”我这人嘴上从来不服输,看着面色不善的依晨半点不让的回答道:“不是说官兵平等吗?军长做错了我们当兵的样也可以批评,就像我做错了你也可以批评样”

  “好,你说他错在哪了?”依晨似乎并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我。

  “错在哪?”我回答道:“你们不知道上次为了你们越军特工出动了个连队的精锐部队吗?难道你以为他们就是来偷看你们洗澡的?”

  “你”依晨被我的话气得面色铁青,却又找不到什么话反驳。

  我却不管三七二十,继续往下说着:“越军为了你们两个可是下了血本,怎么?这次偷袭不成功,反而把你们给送到前线来了?而且还送进我们营这下好了,越军旦知道我营里有你们俩这样的‘人物’,那还不是就像苍蝇闻到屎样群群的来”

  “你”这下就连刘云也有些忍不住了,狠狠的瞪了我眼,但那眼神里又有些哀求,似乎是在求我别再说那么难听的话了。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我顺水推舟道:“所以你们最好还是就此打道回府,否则的话又不知道要让你们给害死多少人”

  “你放心你能想到的刘军长还会想不到?”依晨也不甘示弱的挖苦道:“告密的越军特工已经找到,这次我们来谁都不知道,除了你们连队的人你崔营长的意思不会是你营里有越军特工吧”

  闻言我不由在心里暗叫了声厉害,她这么说了,那意思也就是如果越军还能发现她们在这,那就是我们营的问题。如果我不承认我们营有问题,那就必须没有我所说的泄密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了,就算他刘顺义现在的这条命令真有问题,那也轮不到我来说三道四的,就算我现在能把她们打发走,只怕通电话下来我马上又要执行了。看来这烫手的山芋还是不得不接着。

  想到这里,我就苦笑了声说道:“要呆在我们营也没什么问题,不过到时小命不保可别怪谁”

  “放心怪谁也不会怪你的”依晨冷冷的丢了句,拉着刘云就走。

  “回来”我冷冷的叫住了她们:“是我的兵,就得听我的命令要不就给我滚回你的军部去”

  依晨背对着我迟疑了好久,肩膀起起伏伏的很明显是在强压着心里的怒火。刘云也觉得有些委屈,但还是偷偷地拉了拉依晨

  过了好半天,她们才双双走到我面前,朝我敬了个礼挺身回答道:“是”

  “嗯”我点了点头,指着恰好跑到我们面前的队伍说道:“加入部队,跟着队伍跑完剩下的两圈,然后进入战区执行任务”

  “是”刘云和依晨再次敬了个礼,转身就路小跑的跟上了部队。

  这下可就乐坏了我手下的那群兵,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他们个个原本还是有气无力的跑着,可这会儿就像打了兴奋剂似的突然来了精神。而且时不时还雄纠纠气昂昂的大声吼着:“二,二,二三四”

  还别说,我开始还以为这两圈大慨四千米的路程会让刘云和依晨俩人受不了,但是等她们跑完了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她们甚至连身上的行军被都没有放下,也样能紧紧地跟在队伍后面。那个依晨甚至还帮着刘云拿了步枪水壶急救包手榴弹

  有许多人都以为在战场上卫生员就是拿着急救包背着担架而不配枪,甚至许多国产的电视电影也都是这样。但事实是这时代甚至连民兵都配枪,何况是像卫生员这样要上战场的战斗单位

  看着刘云和依晨俩人这样的身体素质,我不由暗暗点了点头,刘顺义这些老辈的革命家不愧是从建国时期走过来的老兵,即使是经过了十年动乱的动荡年代,也还是没有放松对下代的军事教育。

  于是我就开始考虑,等会儿是不是要把命令传下去,让每个名战士都注意口风,否则这传十十传百的

  我也知道个道理,只要有第三个人知道的就不能算是秘密,而我手下整个营的人现在都知道了。只不过这反击战似乎总共才只有三个多星期,等到越军听到风声的时候,只怕我们都已经撤回国了吧

  想到这些我也就稍稍放心了点,否则我还真不敢接这两个丫头。

  话说接收了这两丫头压力是大了许多,不过好处也不少。昨天的训练我还以为战士们积极性还都不错,因为跟他们往常的精神状态比起来那可是差多了。可是今天这么瞧这才知道原来这些小兔崽子昨天都还是在偷懒

  这不?构筑战壕那个叫快,工兵锹“呼啦呼啦”的阵,就像是打鼠打洞似的眼瞧着道道战壕就出来了;进攻的时候那个叫英勇,端着枪撒开腿冲就像百米赛跑似的狠冲了大截;最让我感到无奈的是,自从刘云和依晨出现后,我就发现战士们个劲的喜欢往石头堆里滚。

  对这我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的,等到休息那些遍体磷伤的战士围着那两个女兵卫生员上药包扎时,我就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我的兵还不笨,至少懂得接近女生的那套了

  原来最拉风的射击小组这时却是怨声载道,因为他们离普通部队最远。离普通部队远也就意味着离女兵远,离女兵远也就意味着他们没有表现的机会而且他们天到晚就是潜伏诱敌隐藏从狙击手的角度来说,他们要么就是不受伤,要么就是被敌人狙击手给枪挂掉。所以能用来卫生员的机会是少之又少不过我却觉得,这正好是煅炼他们的耐力和集中注意力的大好时机。于是定下了个规矩,射击小组中凡是因为不认真训练而暴露目标的,没说的——俯卧撑两百下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才不过个小时,射击小组就全军覆没,个不缺的全趴在地上做俯卧撑,就连李水波也不例外。那个阿尔子日就更用不着说了,就连做俯卧撑的时候头都是朝着卫生员的方向

  这也实在怪不得他们,都说这“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那意思就是只要当了三年的兵,就算看到母猪都像貂蝉样漂亮。虽说咱们也没当那么久的兵,可是刘云和依晨这俩女兵也不是母猪,她们就是活脱脱的貂蝉

  “报告营长”正在我督促着战士们做俯卧撑腰时候,名全身伪装的通信兵背着步话机就跑了上来,匆匆说了声:“是张团长,好像有急事”

  “我是二营营长崔伟”我对着话筒叫了声。

  “你搞什么名堂?”电话那头传来了张团长焦急的声音:“那两个女兵呢?她们才刚来你就把她们拉上去清剿越军特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是什么身份?万她们要是让越军特工给伤着了怎么办?万要是让地雷给炸了怎么办?谁来负责?”

  “张团长”闻言我不由有些奇怪的问道:“军长不是送她们来体验战场的吗?咱们这还只是训练呢”

  “训练也不行”话筒那头的张团长还没等我说完就断然回答道:“我说崔伟同志军长的确是让她们来体验战场的,但我们也要学会变通嘛咱们的团部难道就不是战场?咱们的野战医院难道就不是战场?那里是另个战场,而且是个至关重要的战场她们本来就是卫生员嘛应该把她们安排到合适的地方发挥她们救死扶伤的能力。不行不行马上叫人把她们送回来”

  我突然发现,自己在军事素质上也许会强过张团长,可是在为官之道上那跟张团长比起来是差得太多了

  “把那两个丫头叫上来”我随口就下了个命令。

  不会儿刘云和依晨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而那批做俯卧撑的兔嵬子,刚才还是没精打采的,这会儿突然间就像是吃了兴奋剂样嘿休有声。

  “团长叫你们回去”我指了指步话机,无辜地摊了摊手。对于她们这样的高干子弟,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责任推给上级——只要她们不在我的部队里,万出了什么事可懒不到我了。

  可是没想到她们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我不回去,这里挺”

  刘云的话不禁让我晕了下,打仗还好玩,这要是真打起来

  依晨的话就更绝,她像是商量似的问道:“我们是不是要请示下军长?”

  他娘滴,小小年纪就学会耍官腔用军长来压我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六十三章咱当兵的人

  我拿那两个女兵没辙,就只有把她们的意思转告给张团长,张团长听了也左右为难。这真想“照顾”她们吧又怕她们不领情,真把这事往军长上捅,这不照顾她们吧,又担心她们会出事,那时又是吃不了兜着走。最后还是只有将“保护”她们的重任交给我,再嘱咐我千万不能出事

  保护那不是问题,我扫了眼周围个个都围着她们俩转的战士们,心想这里愿意做护花使者的人那是多了去了,所以她们是不怕没人保护。可是“千万不能出事”这战场上子弹不长眼,就算战士们愿意拼死保护那也保护不过来啊如果真能保护得过来,那也不叫战场了不是?

  不过我心里还有另个小算盘,我记得在救她们的时候,这两个女兵看到死人就乱吐气。她们是怕死人吗?应该不是,野战医院里那死人还不多了去了每天经她们手的只怕都有好几个。所以我大胆的猜测,她们是怕杀人

  不过话说回来了,大慨没有什么女人不怕杀人的,特别是那些没见过杀人的别说女人怕,就是我们这些大男人如果是头回杀人或是看见杀人的话,也都会怕

  于是我眉头皱就计上心来

  她们不是怕杀人吗?那就杀几个人让她们看看

  “五连,到我们负责的包干区走走,顺便带上两个新来的卫生员去熟悉下环境”命令很快就下去了。

  “是”李志福应了声,二话不说就带着两名女兵和五连的战士出发了。

  我让五连上的原因,是因为这支部队本来就是我教出来的,他们打仗够狠,杀敌也从不手软。这越狠就越能吓住这两丫头不是?所以只要咱们包干区里还有越军,那么我就不担心吓不走她们。咱们包干区里还有越军吗?很有可能,这段时间别的包干区紧锣密鼓地清剿着,就咱们包干区在搞训练,越军特工都是明白了,知道咱们这风声不紧,逃几个到咱们这来避难肯定会有。

  的确有枪声,而且还不是次。这就证明了我们的包干区里的确藏有越军特工,而且我们也有了战果

  于是我就开始想像这俩女兵被吓坏了哭着闹着求我甚至用色相来贿赂我要求调到团属野战医院的样子

  “呸呸”在想什么呢?还用色相

  我得承认,我也是个男人,是个男人都会往那方面想。从这点来看,我跟手下的那些战士没什么区别

  可是我很快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