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没有听错,我就赌那条草带是我军炮火的死角,我就是要在我军炮火还在轰炸的时候冲上去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八十八章暗堡

  “营长”

  “营长”

  就在五连的战士们趴在森林里默默地记着主峰上草带的形状的时候,我也做了好伪装端着枪加入到他们中间。战士们很快就知道我要做什么,赶忙就有几名战士上前来劝阻道:“营长,这次任务简单,就让咱们自个上吧您就在下面指挥就成了”

  “简单?”我哦了声回答道:“那我就把这个简单的任务给其它连队执行了”

  “别别”那名战士被我这么唬,就有些手忙脚乱了,想解释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营长”李志福凑了上来说道:“您就放心吧这任务就交给我,咱们五连的没个孬种,我保证完成任务”

  “对咱们保证完成任务”其它战士也纷纷附和着。

  其实战士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他们就是不想让我去冒这个险。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曾经也是五连中的员,对他们的感情也最深,我怎么也不会让他们犯险的。更何况,五连有任务可以说是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胜负,他们占领了山顶阵地后还有许多情况发生。正所谓战机稍瞬即逝,这也决定了我必须上阵地亲自指挥。

  “同志们”我边为自己手中的步枪装上了个新的弹匣边对战士们说道:“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是兄弟的就块杀上去把越鬼子给我踩在脚底下,拿他们的脑袋当球踢”

  “好”

  “拿他们的脑袋当球踢”

  见此战士们也不再多说什么,纷纷举起了拳头在胸前表示决心。

  “都把那地形记下了没?”我大声问道。

  “记下了”

  “我们有十五分钟的时间爬上山顶阵地,都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战士们大声回答道。

  “好”随即我举起步枪对战士们喊道:“用我的武器告诉越鬼子,我们来了”

  “越鬼子我们来了”

  “我们来了”

  战士们声高过声的朝主峰阵地上的那还笼罩在烟雾中的几个碉堡狂喝,其它连队的战士也跟着大喊,时满山遍野的都是“我们来了”的喊声,只吓得越军碉堡里的机枪“哒哒哒”的朝着斜面下乱打气,只惹得战士们哈哈大笑。

  我并不担心越军会发现我们的位置,实际上我想这应该早就不是秘密了。这里是越军的地盘,擅长丛林战的他们只要随便在哪里布下几个暗哨,那还不是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

  从另方面来说,我还更希望越军知道我军的位置。因为这样他们才会以为切都在他们掌控之下,我军还是会像以前样先是炮火准备然后再发起进攻。只是他们想不到的是,我们这回却是在炮火准备的同时发进攻

  “呜”这时天空中传来了阵炮弹的尖啸声,不多时那些炮弹就排排的落在了主峰的斜面上成片的爆开。那炮弹掀起的焦土和硝烟霎时就将敌人的碉堡包裹在其中不见了踪影,爆炸声也掩盖了所有的机枪声和笑声。

  战士们纷纷也知道出发的时刻到了,纷纷猫下腰排好队等着我的命令。

  我并没有马上下令出发,而是等了会儿,等到炮弹将那些碉堡轰了阵的时才朝战士们挥手

  战士们很快就排排的沿着草带冲猫着腰冲了上去。

  越军钢碉堡虽说够厚够坚固能抵抗得住我军远程火炮的轰炸,但是炮弹直接命中那些碉堡时躲藏在里头的越军也不会好受。那就像是个人躲在大钟里头而外面却有人用大槌使劲敲钟样。所以在这样的碉堡工事里头般都会另外挖几个防空洞供人躲避,这些防空洞的作用是可以存储弹药以给碉堡腾出更多的空间,另个则是避免人员在碉堡里被炮弹震晕甚至震死

  我刚才等了会儿,为的就是给那些越军点时间躲进那些防空洞里,这样才能确保他们不会发现我们已经开始进攻了。

  最后再检查了下自己的装备,我紧了紧武装带端着步枪也跟着战士们起顺着草带往主峰的方向潜去。

  碎土和石块成片成片的从天上倾泻而下,弹片也在头顶上嗖嗖的乱响,身旁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浓雾硝烟和焦土混杂在起,使我们只能看见前方几米远的地方,旁边掀起的波又波热浪几乎都能把我们给吹倒。更让我们感到有些气恼的是,那些芭茅草总是会时不时的把我们绊倒

  虽然在草带里前进并不容易,但有点却值得庆幸,那就是我们在这草带里往前爬了好会儿也没看到有什么炮弹能直接命中这条草带。这也证明了我的分析是正确的,这里的确是我军炮火轰炸的死角。

  换句话说,也就是这条草带看起来很可怕,但实际上却是安全的。直到现在我才只发现名战士因为身子趴得不够低而被弹片击中倒在地上。卫生员很快就抢了上去把他拖到边施救,否则他的存在将会影响整支部队的前进。

  十分顺利的爬下了山坳,接着再凭着记忆往上爬了段路,就来到两个碉堡之间的那片开阔地。这时我心里不禁有些紧张起来,因为我们行走的这条路正是碉堡火力控制的区域,我们甚至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碉堡上黑洞洞的机枪射孔特别是左边的那个射孔,离我们最近的地方只有几米远,射孔里的机枪枪口都看得清二楚。这时只要有名越军往这射孔里探下头或是张望下,那么我们的计划不但会胎死腹中,而且整个连队都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可以想像,头上有自己的炮弹在狂轰滥炸,身旁又有两个碉堡构成的交叉火力对着我们这排成字长蛇阵的队伍狂扫,那将会是幅怎样的场景

  不过好在这切并没有发生,碉堡里的越军显然是受不了外面的轰响早就躲进防空洞里头去了。

  这时我发现爬在前方几米远的名战士在瞻前顾后的似乎是估量着什么,他会儿看看旁边的机枪射孔会儿又不自觉的摸了摸腰上的手榴弹。见此我不由暗叫了声不好:这家伙肯定是看到自己离敌人碉堡射孔那么近而手痒了想把它炸掉。

  于是赶忙朝着他大叫声:“别动,别炸”

  但我的叫喊声被周围的爆炸声掩盖的点都不剩,我刚要冲上前去把他拦下来但切都已经太迟了。只见那名战士机灵的抽出两枚手榴弹拉弦,接着个纵身就跑到碉堡射孔前把手榴弹古脑的塞了进去

  我没有听见碉堡里传来的爆炸声只看见射孔里头冲出了团烟雾,我想这是我的耳朵已经让炮弹给震得麻木了。毕竟手榴弹的响声跟炮弹的爆炸声比起来简直就不值提。

  那名战士倒也机灵,腾腾两步又跑了回来,甚至还兴奋的朝别的战士挥了下拳头,看得我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名战士的举动无疑将我们这次任务置于危险之中,原本越军躲在碉堡里头好好的什么也没查觉,现在却极有可能因为那名手痒的战士而引起了他们的警觉。

  炮弹是不可能透过射孔打到碉堡里去的,所以只有碉堡里还有活着的人就会起疑心,起了疑心就会到射孔这边来看看

  我很想冲上去狠狠揍那名多事的战士顿,但事已至此就算把他给打死也无济于事了。

  于是我朝后挥了挥手,让身后的战士继续往上爬,而自己则抽出了两枚手榴弹趴在碉堡旁紧紧地盯着射孔里已经被炸歪了的枪管。

  突然只见那枪管动了下接着就往回缩,很显然是里头的越军为了便于观察而把这挺机枪给搬开了。我也不敢怠慢,拉燃了手榴弹的弦等了会儿,然后猛地就将手榴弹塞了进去

  又是股黑烟冒了出来,伴随着黑烟飞出来的还有几道血箭。

  我还是不怎么放心,朝身旁经过的几名战士打了个手势,很快就有人照我的意思抛过来个炸药包。我没有多想拉燃了炸药包就往射孔里塞了进去,接着个打滚就翻回到草带中。

  “轰”的声闷响,这回我听到声音了。不过好像也不是声音,而是地面上传来了震动。

  这时我才发现那名手痒的战士直趴在旁边没走,脸的尴尬似乎是在告诉我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错。

  我狠狠地瞪了他眼,朝他打了个手势命令他继续前进。战士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了个身就猫着腰往前爬去。在他转身的霎那,我注意到他把水壶用背包带绑在了背上

  还是挺聪明的嘛这水壶挂在腰上晃来晃去猫着腰走路实在难受,早知道我也学他那样了

  爬了会儿就发现队伍不动了,正疑惑的时候战士们就个接着个的把手势传了下来原来是前面的草丛着火了没法前进。话说教会战士们在夜里传递信息的手势还真是有用,否则在这说话又听不见我又无法看清前面的时候就没有办法了解情况啊

  想了想,就朝战士们打了个手势——用手榴弹炸

  战士们很快就反应过来个接个的把手势往上传。手榴弹这玩意还真是好东西,比如说这会儿又可以灭火,周围炮声响成片自然也不用担心爆炸声会被敌人发觉。

  当队伍再次往上运动时,炮火已经弱了许多而且正往敌人阵地纵深延伸。十五分钟的炮火准备时间已经到了,而我们却因为受到火焰的阻挡没能及时的冲上山顶阵地。但这时的我已不是那么担心了,因为五连大部已经越过敌边的碉堡阵地,离越军山顶阵地也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就算跟越军硬拼我们也有信心把山顶阵地给拿下来。

  于是我干脆就打着手势让战士们停止前进做好战斗准备。战士们跟着我已经有段时间了,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个个都端着枪趴在草带里蓄势待发

  炮声乍停三颗红色的信号弹冉冉升起。我朝战士们挥手,战士们就自发的分散开来互相掩护着朝山顶阵地围了上去。

  “哒哒哒”枪声在后方响了起来。

  我回过头去看了看,是越军那些碉堡不明情况,以为我军炮火准备后很快就会冲上来,所以蒙头蒙脑的在那操着机枪阵乱打

  碉堡可不比坦克,坦克可以调头碉堡可不能调头,碉堡的射孔全都是在前方,只是在后方或是侧面有个小铁门供人员或物质进出。我们旦绕到了碉堡的后面,也就意味着它们失去作用了。

  我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山顶阵地,看着战士们井然有序的朝目标攻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这山顶阵地就是我们的了

  可是就在这时,左前方的烟雾中突然喷出了条火舌,将排排的战士打倒在血泊中,其它的战士赶忙趴下掩蔽。

  不会儿对讲机里就传来李志福的声音:“报告营长,左侧发现个敌人的暗堡,是侧射火力”

  “他娘的”闻言我不由狠狠地骂了声。

  侧射火力,也就是射孔往侧面开的,打过反斜面战的我当然知道,这种暗堡通常都伪装得很好而且轻易不暴露,只有在山顶阵地快要守不住的时候突然发难没想到这时候却让它发现了。

  “马上把它炸掉”我想也不想就下了命令。

  这个暗堡无疑已经成了挡在我们面前的个钉子,它的火力不止是会挡住我们前进的道路,而且旦让越军及时爬上山顶阵地,这个暗堡就会对我们侧翼构成极大的威胁,到时我们将处在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的窘境

  “是”李志福应了声马上叫道:“爆破组”

  我举起步枪透过狙击镜朝火舌喷来的方向望了望,烟雾太浓了,只能依稀看到块巨石。我想越军也正是将这块巨石娄空制成了暗堡,这才骗过了我们的眼睛。

  个由三人组成的爆破小组很快就冲了上去,但还没冲多远就被成片成片的子弹打倒在血泊之中。那个暗堡所在的位置很好,整个斜面基本上都没有它的射击死角。这越鬼子还真是不简单,还藏了个杀手锏在这儿

  接着又是三名战士抱着炸药包冲了上去,但才冲到半又被打倒在地。

  这时突然名战士窜了起来沿着左侧的峭壁往暗堡靠近。

  才只有个人?我不由皱了皱眉头,透过狙击镜朝他望就看到了他背上绑着的那个水壶。

  原来是他,够聪明啊沿着峭壁走暴露在敌人火力下的机会自然也就少得多了。看着硝烟中那名战士利用着弹坑灵活的朝暗堡靠近,我的心也不由悬了起来。

  那名战士时而猫着腰疾走时而匍匐前进,很快就靠近了暗堡侧面,只见他甩手就是朝暗堡投去枚手榴弹,“轰”的声,爆炸声还没停那名战士就再次从隐藏处跃了起来朝暗堡扑去

  我得承认,这名战士的机智和勇敢已大出我的意料之外,他竟然也知道像志愿军那样利用手榴弹掀起的烟雾和硝烟朝目标前进眼看着那名战士就要得手,突然山顶阵地上传来了阵“哒哒”的枪响战士仰身就倒在了暗堡门口

  越军已经登上了山顶阵地我几乎就看到战士们排排的倒在越军几面围攻下的惨景但我还是咬了咬牙,将步枪对准了山顶阵地“砰砰”的两枪,就打掉了刚冒出头来的两名越军。

  我不断的提醒自己,做为名军人特别是个指挥官,不到最后刻绝不能放弃

  于是我接着朝对讲机下令道:“组织爆破小组继续炸碉堡,其余的人火力掩护”

  “是”李志福也明白到了关键时刻,忙不迭的就按照我的命令分配下任务。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形势不好时,敌人暗堡突然传来了“轰”的声闷响,接着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是那名战士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并再次将目光对准了那个暗堡。果然就在硝烟中找到了那名无力地趴在暗堡前的战士,我几乎就可以想像他拼尽最后点力气将手榴弹投进射孔的情景

  他牺牲了吗?我不知道,也不敢确定

  我只看到名戴着红肩章的越军军官从暗堡里灰头土脸地钻了出来,也许他的枪遗失在暗堡里了,又或许是被炸坏了,这时跑出来看到碉堡前趴着的战士顺手就去抓枪

  但他没想到战士还没有死,战士突然爬了起来抱住了越军军官的双腿并把他死死缠住,任越军怎么推怎么打就是不放手,最后大喊声就抱着越军往峭壁住滚去

  “啊”峭壁处只传来越军军官临死前惊恐的惨叫,战士和越军军官同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八十九章滚雷

  “杀”

  左侧的暗堡已经被炸毁,战士们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于是大喊声就端着武器从几个方向朝山顶阵地冲去。我军离山顶阵地本来就只有几十米远,再往前冲上段就到了手榴弹的投掷范围。这时候的战士们自然不需要我下令,各自拉燃了手榴弹就排排的朝山顶阵地抛去。

  只听“轰轰”的片乱响,战士们随即就装上了刺刀朝手榴弹爆起的烟雾中冲了进去

  我军个冲锋仅仅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把山顶阵地给拿下了。

  我想,之所以会这么快就把占领了山顶阵地,其中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越军对自己阵地前的碉堡群很有信心,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我们能这么快就通过碉堡的火力封锁区域并对山顶阵地发起冲击,我军受到的只是些零得的抵抗。

  战后打扫战场时也证明了这点,我们只在山顶阵地上找到二十几具越军的尸体,这些越军大多数都死在战士们助攻时甩出的那排手榴弹上。

  而驻守在另个斜面的越军,等他们反应过来知道情况危急赶着上来增援的时候,切都已经太迟了。五连的战士已经及时的在山顶阵地上利用越军构筑的战壕组织起了防御,那冲锋枪和机枪往战壕边缘架前来增援的越鬼子就像是棵棵烂木桩样被我军扫倒

  至于在我们身后的那些碉堡那就更不用说了碉堡这玩意,如果敌人是在正面的话那就是个保垒,如果敌人绕到了后面,那其实就是个大棺材。战士们似乎只需要从后面爬到碉堡的上方,然后自上而下的往射孔里投掷手榴弹就可以了。

  要是那些越军打开碉堡的铁门逃跑,那就是战士们最高兴的事了,几名战士埋伏在碉堡的铁门处,只要铁门有打开的声音就拉燃了手榴弹往铁门处甩,包准铁门再也关不上。还有些战士是拿着冲锋枪守着的,有多少敌人冲出来都能打得干净

  不过话说这越鬼子的骨头还真是硬,斜面上参差不齐分为两层防御共有六个碉堡,这六个碉堡里除了两名被炸得受伤的衣服都成碎片的越军举着爬出来投降外,其余的就是明知是死也顽抗到底。还有个碉堡里的越军甚至还引爆了碉堡里的所有弹药自杀他的目的是很明显的,个是不想碉堡为我军所用,另个是不希望把碉堡里的弹药和武器留给我们。

  越军打得也很勇敢,这是事实,无论我们愿不愿意承认它都客观存在。但战争特别是武器装备高度发达的现代战争,并不是只需要勇敢或是精神就能战胜切的。无数惨痛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某些国家的国民即使很勇敢,思想境界也很高,但在战争上却只能用臭鸡蛋去对付敌人的坦克

  更何况,越军所拥有的勇敢和精神,我军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于是整场战斗前后只不过用了个小时,我军就顺利的占领了主峰的面向我军方的斜面。至于越军方的斜面,正如我所料想的那样,因为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