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

  “都在这了?”我心下不由凉,两个排七十几个人,仗打下来就剩下二十几个,伤亡率竟然超过了三分之二!

  这时山头的那侧又传来了阵紧密的枪炮声,还有志愿军战士木柄手榴弹发出的特有的爆炸声。

  “是副连长他们!”我很快就意识到那是赵永新他们还在与英军作战,当即下令道:“快去增援”

  “是!”战士们应了声,二话不说就往阵地跑去,就算是新兵也没有半分犹豫。

  见此我不由点了点头,赵指导员说的果然没错,在战场上新兵的确成长得很快。他们与老兵是大的区别,其实还是能不能将生死置之度外,而最能让他们不顾生死的地方,莫过于每时每刻都有鲜血和死亡的战场,莫过于看着战友们个接着个地在面前牺牲,莫过于将心中的恐惧转化为勇气。

  “连长,你的枪!”名细心的新兵不知从哪里找到了我的狙击枪递了上来。

  “嗯!”我点了点头,默默地接过了那名新兵递来的1,忍着后背传来的阵阵剧痛跟队伍朝前走去。

  猫着腰爬上了小山头看不由吓了跳,阵地上到处都是弹坑和尸体,有英军的也有志愿军的,活着的就只有7个人了,小山东也挂了彩,鲜红的血迹从白色的绷带下渗了出来,在外面冻结成了黑色的血块。

  “怎么样?伤得重不重?”我趴在小山东身旁小声地问了声。

  “没啥!”小山东扭过头来心有余悸地说道:“连长,这英国佬枪打得可准了,俺躲在石头后探出脑袋甩手榴弹,差点就被打没了。”

  “那是因为你脑袋瓜子小啥!”赵永新又开起了玩笑:“我说小山东,赶明儿要好好谢谢你娘去,她要再把你的脑袋生大点,那你的小命可就难保喽!”

  “去去”小山东脸委屈的无言以对,却逗笑了身旁的战士们。

  我随手递给了小山东个帽子,笑着接口说道:“要想保住脑袋啊!就把帽子戴上遮住绷带,否则英国佬要打你这白晃晃的脑袋还不是太容易了。”

  “是!”小山东应了声就接过帽子戴上。

  “连长,这些英国佬可不简单。”赵永新正色说道:“虽说装备没美国佬那么好吧,但比美国佬能打多了,枪法好不说,还敢上来跟咱拼刺刀,这不刚被咱们拼下去回,你们要是再不上来啊,咱们也许就撑不住了。”

  “机枪呢?”看着他们人人手里都拿着步枪,我不禁疑惑地问了声。

  “早没子弹了!”小山东撇嘴道:“就褚团长给的那点子弹还不够打两下子的,要不那些英国佬能上得来?手榴弹也快用完了。”

  “炸药包和爆破筒也在刚才炸坦克的时候用光了。”赵指导员接了句。

  “褚团长他们怎么还没来?”这话我刚想说出口,但想到身边这些战士都唯我马首是瞻,于是又硬生生地把这话吞了下去,改口说道:“放心吧!褚团长他们很快就会来了,到时咱们非把他们包了饺子不可!”

  “来了!”这时赵永新低下了脑袋举枪瞄准了前方,只见山脚下几百米远的地方黑乎乎的片全是英军的身影,大慨有两百多人,步枪上全都装好了刺刀,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就像鱼鳞似的,看来又是想冲上来跟我们肉搏的。

  “轰轰”这时突然响起了炮声,阵猛烈的炮火朝我们所在的这个山头上打来,虽说这些炮弹都没有什么准头,但落点大致都在这个小山头上。

  看来英国佬终于想明白了件事,如果不攻下眼前这个小山头这些炮弹也带不走,与其就这么把炮弹留给志愿军或者白白的炸掉,倒不如把它们胡乱地打出去。

  这下他们是撞对了,因为把守这个小山头的我们还没来得急构筑工事,阵隆隆的炮声过后,我清点了下人数发现又损失了五名战友,好在他们所带的炮弹也不是很多,炮火只持续了十几分钟,如果再来个十几分钟只怕我们都要死伤过半了。

  “轰轰”又是十几声闷响,让大家意外的是爆炸声却是从英军的阵地传来,我缓缓探出脑袋透过瞄准器朝英军阵地看,却是他们在炸毁发射完炮弹的大炮。

  “褚团长他们就要到了!”我轻轻地说了声,想必是他们的侦察兵侦察到了褚团长的部队,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反常的行为。随后我又担心起来,他们不会打算把装有粮食的汽车也炸掉吧!但幸运的是他们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

  想想也是,英军如果在这黑夜的雪地上徒步逃跑,哪里会跑得过素有铁脚板之称的志愿军,所以他们还是想靠汽车从公路逃走,所以他们才会想解决掉大炮炮弹这些会减缓他们速度的累赘。

  他们可以利用幸存的坦克来清除公路上的障碍,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们还想利用公路逃走,只要他们还想跳出志愿军的包围圈逃回汉城,就必需要拔掉我们这个钉子。

  所以我很清楚,这回英军是要跟咱们玩命了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三十四章阻击战二

  英国人与美国人同根同种,就连他们的进攻方式都很相像,都是排成散兵队形分成几队互相掩护着往前进攻,这或许是那些装备先进武器的国家形成的共识吧。

  但眼前这些英国人明显比美国人要强悍些,看他们进攻之前就上好了刺刀,看他们老道地借助掩护朝山头靠近,再看他们向山上奔跑的动作干净有力,就足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像美国佬那样,几百个人都会给几十个志愿军冲得像赶鸭子样乱跑。

  这就是职业军人与非职业军人之间的区别啊!这时美国实行的还是义务兵役制,注:美国现行的全志愿兵役制是1973年3月尼克松总统在美军全部撤出越南后宣布实行的。而英国实行的却是志愿兵役制。

  义务兵有很大部份不是自愿参军的,而且服兵役年限短,这就很容易出现些诸如士气低落纪律涣散战斗力不高等问题。

  但是志愿兵役制就没有这样的问题了,首先在兵源的要求上就高得多,他们是以参军为职业是订合同领薪水的。同时服兵役的年限长这特点,也可以留住些有作战经验的老兵。

  就像眼前这些朝我们冲上来的英军样,大多数都是打过二战的老兵,都知道该怎么打仗,这下连我都有些奇怪刚才赵永新他们是怎么挡住他们的冲锋的。

  “打!”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我声令下就朝跑在前方的几名英军扣动了扳机,接着迅速调整枪口将枪膛里的子弹全都打了出去,八发子弹击中六个敌人,这成绩似乎没有以前好了,但我也不敢多想,用最快的速度为步枪装上了另个弹匣。

  志愿军战士们手中的步枪已经换成了从黑人团手中缴获的大八粒,或者有些没子弹的就换成了从英军手里缴获英七七,毕竟那原本配给战士们的三八大盖射速太慢,而且每人三十几发子弹根本就不够打,如果打得快的话只要几分钟就打完了。

  虽说都用上了射速快得多的步枪,但是志愿军们的人数只有三十几个,就算我不断地用最快的速度换弹匣射击,而且射击的精准度都很高,但还是阻挡不住英军往上冲的脚步。

  而这次英军也是在玩命了,往往就是前面黑压压地倒下排,后面又像潮水般地涌了上来。照说英美这样的生活条件优越的国家都很重视人命,英军平时也不会这样不顾生死的往前冲,但无奈的是他们陷于我军的包围圈中,只想着快点拔掉我们然后逃跑。

  有时我真想对他们喊上声,丢下汽车跑吧你们,我们要的是汽车上的粮食,不会去追杀你们的,然后就皆大欢喜各自收兵!但在这战场上旦干上了又岂会这般容易说退就退。

  “!”当英军离我们越来越近时,名军官大喊声英军就像疯了般大喊着朝我们涌来。

  我飞快地打光了最后发子弹,十分不情愿地为自己的狙击枪装上了刺刀,狙击枪可不是用来拼刺刀的,但现在又是没有办法的事。

  “轰轰”志愿军们投出了仅存的几枚手榴弹,把十余名英军掀翻在前进的道路上,但这并没能阻挡住他们的势头,他们依旧不顾生死地朝我们冲来。不会儿就冲到我们面前不到四十米的地方,我掏出腰间的1911对着冲上来的英军“啪啪啪”就是几个单发射击,放倒了冲在最前方的几名英军,但是子弹很快就打完了。

  我挥手,对已经上好刺刀的战士们大叫声:“同志们,为了牺牲的战友,为了新中国,冲啊!”

  “杀!”战士们大喊声就冲出掩护,挺着刺刀反朝那些英军冲去。

  这时也不知道是哪个新兵不懂事还是咋的,在这时候竟然“嘀嘀哒哒嘀嘀”地吹起了冲锋号,接着怪事发生了

  听到那号声眼前的英军愣了下,最初迷惑惊慌,虽然他们手里端着装满子弹的枪,虽然志愿军战士们距他们只有十几米,但他们却没有向我们开枪,而是转头就往山下逃。这让挺着刺刀朝他们冲去的志愿军战士也大惑不解,纷纷停住了脚步莫明其妙地望着眼前兵败如山倒的英军。

  “他们咋了这是?”回来后,虎子疑惑地问道:“这眼看就要杀上来了,瞧他们也不像孬种,咋就这样逃跑哩?”

  “就是啊!”老班长也心有余悸地说道:“这些鬼子要是杀上来,这阵地可就玄了,咱们才只有三十几个兵,这还没冲到哩,就把他们吓成那样了?”

  “该不是咱们吓跑了他们。”赵指导员走了上来说道:“或许是那号声”

  “对啊!”被赵指导员这么提醒我就想通了,很肯定地对战士们说道:“是那号声,敌人是被咱的号声给吓退的,他们以为咱大部队来了发起总攻哩!”

  战士们听这才恍然大悟,接着哄的声就笑开了。

  “不懒啊,小郑同志!”赵永新拍了拍吹号的那名战士说道:“你这小号还比咱的步枪刺刀还管用了,赶明儿你枪都甭带,就带这小号上战场去!”

  哄的声,赵永新这话逗得战士们又笑开了。

  军号啊军号,我在心里不由阵感叹,这回却是这不起眼的军号帮我们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我还记得在现代时看地的资料,李奇微是这么形容志愿军的军号的:“这是种铜制的乐器,能发出种特别刺耳的声音。在战场上,她仿佛是非洲的女巫,只要她响起,赤色军队就如着了魔法般,全部不要命地扑向联军,每当这时,联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

  还真是让他给说中了,这回英军也不例外地在号声中像潮水般地溃退。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三十五章阻击战三

  “同志们!”我随手就把狙击枪上的刺刀卸了下来,然后把子弹袋里的弹匣分给了手里拿着大八粒的战士,边分着边说道:“敌人只是暂时被咱们吓跑了,等他们明白过来是咋回事,很快就会再次冲上来,咱们定要守住阵地直到大部队的到来!”

  “是!”战士们应了声,就各自检查着自己的装备,并为步枪装上了子弹作好战斗准备。

  “怕了吗?”我跑到金秋莲旁问了声,我注意到她的话越来越少了,特别是这几天都跟个哑巴似的。

  “没事!”金秋莲故作轻松地笑了下,但她苍白的脸色和红红的眼睛让我知道她在撒谎。

  这丫头能撑到这会还真不容易,经过了几回生生死死啊!有些人打仗打多,经历的生死多了也许会习惯会变得成熟勇敢,而有些人则会越打越怕,特别是像金秋莲这样个还没长大的丫头。

  “你放心!”我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仗打完了,俺马上就跟褚团长要求,把你调到后方去!”

  说完也不管她有什么反应,转身就跑到另个掩蔽位去。

  正如大家预想的样,过了会儿英军发现我们并没有大规模进攻后,很快又组织起了另次进攻。不过这回没打炮,炮弹都打完了,大炮也让他们给炸了。他们只是在队伍旁架起了几挺机枪,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往上冲。两百多人,个接着个井然有序地往上爬着,完全看不到刚才全军逃跑的慌乱。

  三百米两百米百米距离越来越近,见我还没有下令开枪,赵指导员不由朝我这边望了望。

  我不禁咬了咬牙,志愿军身上的子弹并不多,刚才我把所有的子弹分给了战士们也只是每人两个弹夹而已,区区两个弹夹十六发子弹如果真打得快了,不要分钟就打完了,所以我只能等那些英军靠近了再打,这样至少能增加些准确率让战士们多杀伤几个敌人。

  英军们还是不紧不慢地往上冲着,机枪手迅速抢占了有利位置,随时都准备为部队提供掩护,甚至我还发现他们拼装起了挺重机枪这回英军是怀着要雪耻的恨,下定决心要把这个山头攻下来了。

  五十米我正要喊打,这时突然那嘹亮的军号声又响了起来。

  “嘿,我说小郑同志!”虎子张嘴就骂开了:“还吹啥啊你?这鬼子吃了次亏那还会”

  “俺没吹啊!”那名司号员无辜地抬手,那铜号在他腰间好好地别着。

  “杀!”还没等战士们反应过来,英军阵地的那头已传来了阵震天的喊杀声,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很快就接踵而来。

  “这回是真的了!”我们意识到了这点,正往山头上进攻的英军也意识到了这点,他们很无奈地撇下我们再次加入到溃逃的行列里。

  “连长!”见我半天也没下命令,虎子不由急道:“连长,咋不下令追啥?这正是抓俘虏的时候”

  “就在这呆着吧!”我屁股就坐倒在地上,把枪往旁边的石头上靠,摸出了根香烟给身旁的指导员递上了根。

  赵指导员看起来也并不反对我的命令,接过了香烟互相点燃了,然后喘了口气说道:“虎子,照顾下新兵吧,都动不了啦,哎哟我这身骨头也快散了架了!”

  其实我倒不是太累了才不下令去追敌,也不是为了照顾新兵,我觉得在这时候抓俘虏没多大意义,在志愿军们优待俘虏的政策下,在粮食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抓到了俘虏不过就是多了张吃饭的嘴。

  要说这朝鲜战争其实不难打,美军如果知道我们个个都在饿着肚子,只要让南韩的那些伪军集体投降我们,不出三天,这些俘虏都会把志愿军拖垮了。

  更何况,我们不去追,也并不代表那些英军就会逃得出志愿军的手掌心。

  我长长地吐了口烟圈,就这么等着,等着喊杀声和枪炮声越来越近,接着又越来越远。

  “下山吧!”见天色已微明,我把手中的烟蒂丢,就对战士们说道:“看看咱们的战友去”

  说完抓起了步枪就朝山后走去。

  山后就是炸坦克的战场,昨晚打得片混乱,只管着多杀几个敌人多炸几辆坦克,打完之后也没工夫多看几眼,这时借着灰白的天色望去,却又是另番惨景。

  十余辆被炸毁的坦克还在冒着黑烟,横七竖八地停在稻田里,坦克间到处都是鲜血尸体被炸得支零破碎的器官,还有漆黑得已认不出是什么的焦尸,被履带压得和雪块泥土混杂在起的带着凹凸齿轮印的肉泥

  辆被炸毁的坦克上,名志愿军战士趴在炮塔前动也不动,虎子三步并做两步地跑了上去拖这才发现那名志愿军战士伸进坦克炮塔的手已经被炸断,他已经流尽了最后滴血!坦克内四名英军坦克兵的尸体东倒西歪地躺在里面。

  我们几乎就可以看见了位勇士,手里抓着手榴弹往坦克里塞的时候,却被敌人观察手挡在了外面,于是他干脆就把整只手塞了进去

  被烧死的志愿军战士更是惨,就别说要认出是谁了,脸上肚子腿上的肉都烧没了,焦黑焦黑的,呲着牙,胳膊腿身子蜷缩团。让人奇怪的是,这尸体上还呈现种蜂窝状,凑近仔细看,才发现那尸体上打满了粒粒铁砂。

  怪不得那喷火坦克喷火时,总伴随着“叮叮当当”的怪响,原来它在喷火时还打出铁砂。

  我带着战士们缓缓走进了这片战场,这片曾经战斗过的战场,看着眼前的这番惨景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昨晚也是其中的员

  “崔连长!”正当我沉浸在这个悲惨的世界里的时候,名通讯兵跑了上来朝我敬了个礼道:“报告崔连长,褚团长找你!”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三十六章汽车

  领着战士们跟着通讯兵走,还没找到褚团长就看见英军丢下的辆辆汽车旁,志愿军人民军的战士们人来人往地在搬着东西,我甚至还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人民军团长崔成希。

  看到这情景我心里不由咯噔下,刚才光想看看牺牲的战友,怎么就把这些装着粮食物质的汽车给忘了,眼看着天色就要大亮,这万敌人飞机飞来了把炸弹往这丢,那这仗还不是白打了,战友们还不是白牺牲了!

  “团长在那”还是通讯兵眼尖,很快就在忙碌的人群里找到了褚团长,他正站在辆汽车上飞快的往下箱箱搬着东西。

  “报告团长”我站在车下敬了个礼。

  “等会再说,先搬东西!”褚团长不由分说地就把箱压缩饼干递了下来,我往肩上背不由“哎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