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对于支部队来说,人心散失的结果就是十分可怕的,那时我们只怕真的就只有全军都躺在这里的。

  所以我并没有命令战士们炸桥,而是大声朝对讲机下令让火箭筒射手做好准备。至于吴营长安排到桥头堡的坦克,我就没想过去指挥他们了。不是我不想指挥,而是根本就没法指挥。

  个原因是坦克里的通讯器材很难接收到我的命令,另个原因则是在这黑暗中坦克手根本就看不到我发出的信号。所以对他们的指挥似乎只能是对牛弹琴。

  这也正是这时代我军坦克的悲哀,夜战能力很差。坦克如果在夜间作战的话,似乎只有依靠步兵打出曳光弹为它们指示目标

  “哒哒,哒哒”几名步兵用冲锋枪朝敌人坦克打去了串串的曳光弹,这些曳光弹就像条条闪着荧光的长绳样直指越军那辆62坦克,绳子的这头是我军步兵,绳子的那头是越军坦克。

  “轰轰”随着几声炮响,我军坦克开炮了。

  但效果不近人意,虽说距离不远,但由曳光弹指示出来的位置本来就不是很准,坦克里的射手也只能由曳光弹确定敌人坦克大慨的位置,所以三发炮弹打出去只有发命中。命中的那发炮弹打的还是62的正面装甲,这个庞然大物顿了顿,就浑然无事的继续往前开着。

  它边继续前进,边转动炮塔,接着“轰”的声就打中了我军辆坦克。62装备的115的滑膛炮可以说是个坦克杀手,59中200的正面装甲根本就挡不住滑膛炮的冲量,霎时那辆被击中的坦克当即就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另外两辆坦克见战友的坦克被击毁,不由急红了眼,炮紧接着炮朝62打去,但无奈的是我军坦克没有多少夜视能力,很以很少有炮弹能打得中对手。再加上线膛炮的穿甲能力远不及滑膛炮,即使有几发炮弹能命中也无法穿透对方的装甲。

  “啾啾”这时我军火箭筒射手开炮了,但由于夜间很难确定目标,所以两枚火箭弹都没有击中敌人坦克。

  眼看着62转动着炮塔转动着瞄准我军另辆坦克就要开炮,我赶忙从身旁的战士手里抢来了门装好火箭弹的火箭筒,沿着战壕往斜侧面跑几步后就在坦克的前进路线上趴了下来。

  “营长营长”我听到火箭筒射手路跟在后头直叫:“要十米以外打,十米以外”

  ”十米?”我看了看面前越来越近的62,好像只有十几米了。但是管他呢如果再不阻止它,只怕我们整个防线都会就此崩溃了。

  想到这里我操起火箭筒就往坦克瞄去,但我并没有就此扣动扳机,因为我知道,就连59中都无法击穿这家伙的正面装甲,只怕这火箭筒也很难做到。于是我就举着火箭筒静静地等着,等着

  坦克带着隆隆的马达声继续往前开,在开到道被炸毁的戈兰壕时,炮塔先是往下低然后就高高地翘起露出了它的底部。

  这时不打更待何时,我狠狠地扣扳机随着肩部传来强烈的震,火箭弹就带着啸声飞了出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只听“轰”的声巨响团火球在我面前爆开。阵气浪涌来,我露在战壕外的脑袋就像被狠狠地敲了棒似的往后仰接着两眼黑整个人都蹲坐在战壕里。

  “营长营长”身后的火箭筒射手赶忙扶着我又是掐仁中又是拉急救包。

  我把他往旁边推,骂道:“去去去还没到那时候”

  “营长你没受伤啊”火箭筒射手有些惊讶。

  “没事”我揉了揉还是有些晕眩的头部,知道自己只不过是让那爆炸声给震了下。

  “敌人坦克怎么样了?”我问。

  “炸了”火箭筒兴奋的回答道:“还是营长行,底部开了个大洞里头的越鬼子只怕全完蛋了”

  那还不是我在心里应道:这都是我在抗美援朝带来的经验了,要说那时我用的还是反坦克手榴弹呢样也能炸掉美国佬的“潘兴”。

  我军的炮火阵紧过阵,奇穷河大桥的另端被我军炮火封得死死的,越军部队被炮火分成了两截,还没冲上大桥的越军无法上来,而冲上大桥的越军和坦克就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行。

  前进吗?就意味着他们将要在没有援军的情况独自进攻桥头堡,这似乎是找死,越军拥有的62坦克也不多,他们般都是用来打头阵的。所以前面那辆62被我们击毁,后面的几辆坦克就更不敢上来了。

  后退吗?桥头已经被我军炮火封死,他们的退路似乎也没有了。

  于是越军在桥上马蚤乱了会儿,他们本想就这么在桥上守着会儿等我军停止大炮,但几发迫击炮炮弹准确的落在桥上后就让他们彻底的绝望了。

  那些迫击炮是早就对准了大桥设定好诸元的,所以即使是在夜里看不见也不影响我们将发发炮弹准确地砸向桥面,排炮弹过去后,只见大桥上个个越军被炸得到处乱飞往奇穷河里掉。

  越军很快就意识到这样等下去也只有全军覆没途,于是拼死朝我军桥头堡冲来。但没有62坦克逞凶,他们的这支队伍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是小菜碟,辆辆坦克开了上来,很快就被军坦克炮火箭弹击毁。坦克燃烧时的火光就更是像火把样将其后跟上来的步兵清楚的暴露在我军的机枪下。

  于是排排子弹发发炮弹过去,整个奇穷河大桥都布满了燃烧的坦克残骸和越军的尸体,在火光中,越军的鲜血就像雨水样不断地从桥面两侧往河水里流淌

  越军的第次冲锋很快就被我军打了下去,在这次战斗中我军的炮兵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因为我很快就从对讲机里知道,何利强三营的防线几次都差点被越军突破,每次都是因为我军炮火的拦阻射击让越军后继无力这才转危为安。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场仗我们实际上就是用师属炮团的几十门火炮在阵地周围炸出了道屏障,我们要对付的其实就只有能冲过这道屏障的“幸运儿”。

  但就算是这样,越军对我们的冲击也对我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特别是号高地旁的公路与二三号公路中间的公路这两个突破口。越军在十余辆坦克的掩护从这两处朝我军阵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我军在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后才把它们挡在防线之外。

  据吴营长报告,越军坦克的夜视能力比我军先进得多,它们可以在黑夜里十分快速的移动并且精确的锁定我军坦克,再加上越军使用的坦克大多都是与我军59中同个级别的5455,所以这场仗下来我军虽然击毁击伤了越军坦克十余辆,但已方坦克也损失了四辆,而且还有两辆坦克出现了故障。

  “也就是说我们的坦克只有两辆还有战斗能力了?”在个防空洞里,我听完吴营长的报告,不由紧锁着眉头。

  “是”吴营长点了点头,咬着牙说道:“我会让战士们尽快把坦克的故障排除,但什么时候能排除能不能在下场战斗派上用场不敢保证”

  “嗯”我点了点头。这其实并不能怪他,排除坦克故障这种技术活,不是我们想快就能快得起来的。而且敌人下场进攻在什么时候发起也不是由我们决定的。

  “只剩两辆坦克这场战还怎么打?”何利强不由有些气妥:“咱们防线有三个突破口,座大桥两条公路,这些地方都是越鬼子大量使用坦克突破的位置,而咱们只有两辆坦克这个地方还摊不上辆坦克,那这下场战斗”

  何利强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有句话叫对付坦克最好的武器就是坦克,这句话说的的确有它的道理。火箭筒的确也是种很有效的反坦克武器,但它却必须抵近射击,而且防御力太差。就只有坦克,又具有防御力又具备攻击性。可是我们现在两辆坦克跟敌人像蚂蚁样围上来的坦克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什么。

  “我有个办法”想了想,吴营长就回答道:“我们两辆坦克可以在三个突破口上机动,随时打击任何个方向突破的敌人”

  我不禁摇了摇头:“如果我们的坦克是敌人的62也许还可以考虑,但我们的是59中59中装备的夜视仪允许你们在三个突破口机动吗?你们的火力足够大吗?你们的装甲足够厚吗?万再出现辆62,就别说机动了,咱们两辆59中说不准都拼不过他们辆62”

  我这么说吴营长也就没声音了,我这不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我这说的是事实。在战场容不得我们说上半句假话,因为每个谎言,都会给我们自己的部队自己的战士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

  但是现在咱们又能怎么办呢?

  “营长”何利强建议道:“能不能让炮火封锁这几个突破口?再向上级多要求些炮火支援”

  这倒是个办法,大家很快就把目光投向了朱积兴。

  被硝烟薰得满脸漆黑的朱积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点我问过炮团了,其实炮团现在也很尴尬。我军不是大炮不够用,而是白天对越军发起总攻的时把炮弹储备都打空了,为我们提供火力支援的这些炮弹都是刚送上来马上就打的就为我们提供这样的支持还不知道能不能保证,更不用说用炮火多封锁两个突破口了”

  闻言战士们眼里都闪出丝无奈,因为任谁都知道,这场仗我们之所以能挡得住越军的冲锋,很大的部份原因是我们有强大的炮兵后援。如果现在连炮火都不能保证了,那阵地实在是芨芨可危。

  “营长”直没怎么吭声的教导员这时插了句话:“咱们干脆把桥炸掉吧这样就可以把五连调到其它方向防守了不是?越鬼子也少了个突破口,咱们也可以节省些炮弹了不是?”

  教导员话音未落,何利强和吴营长就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只有两个突破口,我们两辆坦克就正好人个”吴营长赞成道:“再配上地雷,火箭筒,要抵挡住越军的冲锋也不是件不可能的事”

  何利强也赞同道:“我也同意炸桥,这样我们至少不用担心南区的越军”

  “我们真的不用担心南区的越军吗?”我反问道:“奇穷河宽度不过百多米,越军只需要把坦克开到河边,就可以把炮管对准我军的后背,再加上越军坦克装备有先进的夜视仪如果我们没有部队防守的话,是不是就像靶子样任越军坦克炸了?”

  我这么说,战士们就全都没声音了。

  “那崔营长的意思是”何利强朝我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我焦急的在战士们面前走来走去,我知道现在时间紧迫必须想出个办法来。现在越军还不知道我们的窘境,或者也是上场战让我军给打得损失惨重,生怕下次进攻还会重蹈覆辙,所以没有马上发起进攻。

  但是,我相信他们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如果我还想不出办法,那么在敌人下回进攻的时候只怕就是我们全军覆没的时候了。

  看了看手表,时间才指到十点多,要想撑到天亮至少还有五六个小时,这哪果是在平时,五六个小时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但是在这争分夺秒的战场上,它就像是道催命符

  “吴营长”这时副营长猫着腰进来小声对吴长辉说道:“许连长让我来问你声,由于部队伤亡太大,打曳光弹的战士能不能调部份归建”

  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句话,四连有个排的部队打曳光弹为吴营长的坦克指示目标,现在坦克部队损失了半数以上,那么打曳光弹的自然也用不着那么多人了。

  但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听到“曳光弹”这三个字突然间就有了个想法,不由猛地站定问着吴营长:“敌人坦克的通讯系统怎么样?他们的坦克有特殊的敌我识别方式吗?”

  “敌人坦的通讯系统也不好”吴营长回答道:“他们的5455坦克几乎跟我军的59中样,没有特殊的识别方式”

  “那就好”我点了点头,看着地图想了会儿,就说道:“我们不炸桥,不但不炸桥,还要放开2号高地与3号高地那条公路,让越军坦克进来”

  “什么?”听着我这话,战士们全都不骇然朝我望来。

  “营长是想吃掉越军的坦克部队?”何利强反对道:“可是我军只有两辆坦克,只怕这嘴张得太大了”

  “我军坦克不出动”我打断何利强的话说道:“确切的说,应该是打几炮就退回坑道”

  “什么?”战士们听着就更是面面相觑,没人明白我这是想干什么。

  ”计划是这样的”我指着地图上的大桥和23号高地之间的公路说道:“大桥与同谅公路几乎就在条直线上,越军南边的坦克往顺着大桥往北冲,北边的坦克顺着公路往南冲。只要我们掌握好时机,再用坦克和曳光弹在中间挑拔下,就可以让敌人这两支部队冲到起去”

  “唔”听到这战士们才反应过来,不由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惊喜之色。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百零九章桥头保卫战五

  所有的切很快就准备好了,事实上也用不着准备什么,不过就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撤掉了部份火箭筒无后座力炮和迫击炮之类的。

  我们的目的是要让越军两去部队自相残杀,所以咱们的炮兵就用不着再到那里头去凑热闹了。大多数的炮兵和反坦克武器都撤进了防空洞或是坑道。当然,为了不让越军起疑心,我们还是安排了些火箭筒在外面虚张声势。

  这仗能不能成功,最重要的还是看吴营长的两辆坦克和打曳光弹的战士。

  吴营长的两辆坦克毫无疑问的就是左右的安排在桥头和同谅公路路口引诱敌人坦克。曳光弹的战士人数还是个排,他们被分散部置在战场的各个角落,有的向北有的向南,反正到时只要看到对面有坦克就对着坦克开枪就是了。

  “营长”看到我这样的部置,李志福不由有些心虚了:“咱们这样的打是不是太危险了点,这万要是越鬼子不上当,那后果”

  我不得不承认,李志福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万越军不上当或者他们能够及时互相识别,那么这前后的两队坦克就无异于两把尖刀插入我军的心脏,到是我们各个高地都要被越军坦克给分割包围。不只是守不住阵地完不成任务,只怕全营的人都没有几个能活着出去

  但战争就是场冒险,只有冒更大险才能取得更大的胜利这是战场上条不变的真理。而我,在冒险与不冒险之间从来都是选择前者的。换句话说就是要赢就赢个痛快,要输就输个彻底

  所有我平静地回答道:“没有万,这仗我们只许胜不许败”

  “是”李志福应了声,就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

  三颗红色信号弹就像是红色的星星样在黑夜中冉冉升起,接着突然就想起了阵阵炮声,越军又开始炮击了。

  也不知道是越军的炮弹也不够的原因,还是他们在担心会被我军炮火压制,越军这次的炮击显然没有上次凶猛,三分钟之后就停了下来。这使得我们阵地基本上都还保持着原样,战士们也没有太大的伤亡。

  于是我就在庆幸,这回好在没有让战士们再挖戈兰壕,否则的话越鬼子的那些坦克如果开不过来那我的心思可就要白费了。

  钻出防空洞后习惯性的举起步枪透过瞄准镜和层层硝烟往外望,不由吃了惊——越鬼子这回从南面进攻的部队竟然清色的使用坦克

  我没看错吧我揉了揉眼睛再次往越军的方向望去真没错,除了坦克后搭载了几名步兵外,全部都是坦克。从头倒尾至少有二十几辆

  这下可把我乐坏了,也许是越军因为前仗步兵的伤亡,所以干脆就学着美国佬来打这场“坦克劈入战”了吧毕竟他们也很清楚,让步兵跟在坦克后冲锋不但起不了什么作用,还会在我军的迫击炮和远程炮的打击下伤亡惨重。

  本来我还是做好准备要将越军的步兵和坦克分离之后才实施下步计划的,因为我知道,如果越军有步兵存在的话,不但会给我军造成很大的变数,而且越军还更有可能识别敌我坦克。

  “营长”这时守卫在3号高地上的何利强通过对讲机向我报告道:“北面的越军好像增加了坦克的数量,他们似乎是想用坦克强行突破我军阵地”

  “嗯”我问了声:“北面有多少辆坦克?有没有步兵掩护?”

  “大慨有十五六辆”何利强回答道:“没有步兵掩护,只有少数步兵搭载在坦克上,还有两辆装甲运兵车”

  “唔还有装甲运兵车”闻言我不由愣了下,这越鬼子的装备还不错啊这装甲运兵车在这时候可是种新鲜玩意,这要是在我军部队,那都是首长级人物才有份坐的东西,没想到越鬼子这会儿就用在进攻我军部队上了。

  “把命令传下去”我朝何利强下令道:“坦克可以不用炸,但是步兵要尽量把他们拦截住,特别是那两辆装甲运兵车”

  “是”何利强应了声就把命令分配了下去。

  如果炸坦克的话那也许还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这装甲运兵车,似乎只要反坦克手榴弹就可以轻松的炸穿它的装甲了。

  “打”随着我声令下,战士们就开火了。

  这次开火与往常有所不同,上次战士们都知道敌人开上来的是坦克,知道子弹对它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