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要协助我军坦克炸毁敌人的坦克和拦在路上了的碉堡。

  四连的另外两个排则做为预备队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我们在布满了雾汽的街道里左拐右拐当然,这是在向导的带领之下才完成的,这要是让我来带路,只怕还没两下就不知道哪里是哪里了。

  没过会儿就来到了奇穷河大桥,看着那几个熟悉的高地和到处都是坦克残骸的桥头堡阵地,我和战士们不由感慨万分。几天前,整整有两百多名战士在这里献出了生命。想到这,战士们心里都会有种感觉我们现在踩着的每脚迈出去的每步,好像都有战友的鲜血和牺牲。

  这使我们情不自禁的放缓了脚步,默默地看着这片我们曾经战斗并为之流过血的地方。

  “后面的跟上”我朝身后的战士喊了声,其实是在提醒战士们不要过度恤怀战友而走神耽误了正事。现在不是我们伤感不是我们怀念战友的时候。

  大桥在雾汽中若隐若现,曾经被我们炸断的地方这时已经让工兵同志给修好了。据吴长辉说,当我们撤下去休整128师接防后,与河对面的越军展开了异常惨烈的大桥争夺战。我军想要修桥过河,越军为了把我们拦在桥对面就集中阻拦,双方你争我抢,最终还是因为我军炮兵部队占了上风而顺利的把桥修好强渡。

  这场战斗的激烈程度可以从凹凸不平的桥面上可以看得出来,那个个小坑无疑是炮弹打的,密密麻麻的像珊瑚样的小点那就不用说了,当然是子弹的杰作。

  迈着沉甸甸的脚步路朝前猫腰小跑,两百多米长的大桥很快就走到了尽头。守在桥头的战士早就得到了消息,互相对过口令后就在桥头迎接我们,个穿着干部服的战士带着战士们热情的与我们这支部队握手拥抱是说些鼓励的话。

  战场就是这样,生死同舟的关系早就让我们抛弃了所有的隔阂。我们之间虽说不认识,甚至在大雾里急匆匆的走过都没来得急看清楚,但互相之间却像是相交了几十年的兄弟在告别般。

  部队跨过大桥进入南区,气氛顿时就紧张起来。战士们根本就无需我的命令,就举着枪互相掩护着前进,速度也跟着越来越慢。

  南区的房屋明显比北区要密集而且繁华,因为在街道两旁时不时可以看到几间被打烂的招牌霓虹灯之类的玩意,街道上偶尔还会有几辆被打烂的老式轿车自行车还有别具越南风味的三轮车

  往前走了十几分钟,向导朝我们招了招手就停下了脚步。

  向导姓林,是128师的位排长,他因为直接参加过大桥强渡战和南区的战斗,所以对南区的地形比较熟悉。

  林排长对我们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们蹲下,然后小声对我说道:“就是这条街,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越鬼子为了不让我们分辩,故意把街牌全都拆除了我们就自个给这条街取了个名,叫‘鬼子街’”

  “鬼子街”闻言我不由莞尔,这个名字倒取得形像,我突然有点想知道他们给其它街取什么名字了。

  “沿着这条街往前走两百多米就是公安局”林排长接着说道:“昨天我们在这里遭到埋伏,牺牲了几十个同志,还被炸毁了辆坦克就在那”

  顺着林排长的手势望去,前方两百多米远处的雾气中果然隐约的出现了处坦克残骸,已经被烧得漆黑分辩不出是什么坦克,但看大小应该是59中。

  “你们要小心点”林排长看了看我身后的人,交待道:“我们冲了好几次都没有冲过去,越鬼子在公安局里至少有个连的部队,弹药充足,轻重武器都有,而且个个都是老手”

  “放心吧”我拍了拍林排长的肩膀说道:“你就等着看好戏好了”

  正说着身后传来了阵隆隆的马达声,吴营长的坦克带着四连的战士上来了。

  “准备战斗”我声令下,战士们就从坦克上取下早已准备好的大锤,“咣咣”几下就砸开了街边的民房的大门,接着五连在左六连在右,各自排着队背着弹药鱼贯而入。

  林排长看着不由愣了,凑了上来问道:“你们不是要进攻吗?进屋干嘛?”

  李志福边带着战士们熟练的将手电筒绑在了步枪的枪管上,边朝他扬了扬头:“怎么样?想不想看看我们是怎么打鬼子的?”

  林排长有些不服气的笑了笑:“我也是打鬼子过来的人,还用得着看你们打”

  但他说是这么说,却没有半点离开的样子,显然是想看看我们到底有什么本事。

  “五连准备完毕”

  “六连准备完毕”

  “射击小组就位”

  对讲机里传来了各部队接二连三的汇报,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战士们的准备时间已经比训练时快得多了。而且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默契,也让我有了种如臂指使的感觉,这无疑是种很大的进步。

  举起手来看看手表,眼看着指针步步的跳到六点十分整,就下令道:“行动”

  “轰轰”首先开打的自然是街道上的坦克部队,这条街道虽说不是很宽,但却足够让三辆坦克并排前进。吴营长的三架59中在第时间就抢了上来朝前方的街道开了炮,接着就是片密集的重机枪的吼叫声

  当然,在这种大雾的情况下,躲在坦克里头的坦克手根本就看不到目标,他们那阵火炮和机枪其实都是乱打阵,其真正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隐盖两侧步兵敲墙打洞的声音。更重要的是它们还可以吸引越军的注意力,但越军将目光全都盯在街道中央的坦克上时,却没料到我军步兵已经在他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前进了。

  见时机成熟,我朝战士们挥手,早就在墙边做好准备的几名战士立时就抡起了大锤这时候的民房都是砖头加沙浆砌起来的,哪里会禁得起战士们这样敲。只听“嘭嘭”几声闷响,几锤下去墙面上就多了个人大小的洞。

  两名战士二话不说,拉燃了手榴弹往洞里丢随着“轰轰”几声过后,战士们就打亮了绑在枪管上的手电筒举起枪朝洞里钻了进去。

  “哦”这时林排长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脸上的不服气很快就转变为钦佩。

  “切正常”

  对讲机里就传来了战士们的报告声,这就是在告诉我那间民房里没有敌人。

  用同样的方式接连打通了几间民房,我们全都丝不苟的对这些民房逐检查。打通间民房后,首先要做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将民房上上下下的搜个彻底。如果楼层比较高有合适的位置,还会布置射击小组成员在楼上掩护。他们的任务是利用狙击步枪的远射程掩护其它部队前进和观察越军的反应。

  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

  但过了好会儿也没有发现越鬼子有什么动静,除了在其中间房里发现了几具高度腐败的尸体外全都没有活人,公安局里的越军也没有任何反应。越军显然是想等我们走近了再开打,如果是在平时,两百多米的距离已经足够近了,但在浓雾之下却似乎还不够。

  只是越军不知道的是,当他们绷紧了神经盯着我军坦克时,我军两个连队实际上已经赶在坦克的前面悄悄向他们靠近了

  “组报告,组报告”这时对讲机里传来了李水波的声音:“在五连前方发现反坦克武器。重复发现反坦克武器,是火箭筒”

  这就是射击小组抢占制高点的好处,在街对面的射击小组凭着神枪手的敏锐和瞄准镜的放大倍数,可以先步发现敌情并为我们示警。同样的道理,我们也可以发现街对面的的敌情并向六连示警。

  收到这个消息后,我当即下令:“坦克放慢速度,五连注意,前面有敌情”

  “是”各单位应了声迅速按着我的命令做出了反应。

  李志福连敲了几间民房都扑了个空,这会儿听说前面有敌情就来劲了,朝战士们打了个手势马上就有十几个人就位。

  接着大锤挥就冲了进去

  “砰砰”几声枪响传来,战斗才刚开始就结束了。

  不夫儿对讲机里就传来了李志福的声音:“目标清除,有两名敌人,打死个活捉个”

  “活捉?”闻言我不由愣了下,五连出手向来都比其它连队更重,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活捉?

  当然带着疑惑钻过门洞看到那名“俘虏”的时候,很快就明白了——那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瘦瘦干干的,个子还没枪高。眼里迸出各与年龄不相称的愤恨和杀气,稚嫩的左脸片青肿,嘴角上还挂着道血丝,照想是在刚才的战斗中让战士们给打的。

  再看看他身上还背着两枚火箭弹,我很快就明白了——他是名火箭筒副射手。越军兵力不足人手有限,然而武器弹药却因为有苏联的无偿供给及以往的积压,所以相对富足。为了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抵抗我军,他们常常会让百姓参与充当副射手。比如机枪副射手,无后座力炮火箭筒副射手等。但他们与其说是副射手,还不如说是背弹药的更合适

  这个小男孩显然就是他们中的个。

  “他妈的这小兔嵬子”这时李志福冲上来脚就将他踢倒在地。

  “李志福”我出声制止了李志福的过激举动,同时心里也在奇怪,李志福平时也不是那么残暴的人,这会儿怎么打起小孩也这么狠了。

  “营长”李志福举起缠着绷带的左手愤恨指着那小男孩愤恨地说道:“我为了这小子好救了他命,你瞧?没想到这家伙狗咬吕洞宾,把我手指都咬掉根你说这越鬼子咋个个都长良心的,早知道就该枪崩了他”

  我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招了招手让两名战士把那小孩带走,接着冷声下令道:“继续战斗不抓俘虏”

  “是”战士们应了声就继续朝前方挥起了锤子。

  这时突然枪声爆炸声大起,我很快就意识到越军开始反击了。靠近窗口微微探出头去往外望,果然就见越军方向打来密密麻麻的片子弹和火箭弹。那些乱飞的子弹只打得附近的民房“乒乒乓乓”的乱响。整个世界就像是地震了似的,玻璃碎和各种各样的招牌窗户稀里哗啦的往下砸

  不过这些枪弹很难对我军的59中坦克构成威胁,个是因为雾大能见度差,另个则是因为火箭筒很难直接击穿59中的正面装甲。

  “坦克发现敌人坦克。重复,发现敌人坦克”这时对讲机里又传来了李水波的声音,他的位置正对着街道的拐角,所以能先步发现敌情。

  过了会儿,李水波又接着报告道:“共有五辆,型号54”

  场大战很快就要开始了,不过这也正合我意。因为只有当敌人在正面打得片混乱的时候,才不会注意到自己的侧面墙体已经让我们给打穿了

  于是我当即朝对讲机里下令道:“坦克营做好接敌准备五连六连,加快速度前进”

  “是”随着几声干脆的回应,战士们很快就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轰轰”随着阵爆响,街道上的坦克战很快就打响了,霎时机枪声和爆炸声就阵紧过阵。

  只是不管外面枪来弹往的打得多激烈,在民房内的我们就自顾自的间间的往前敲。这些民房大多都没有越军,有几间会埋伏些越军,不过人数最多只有十几个,而且无例外的都是靠窗埋伏。

  这也可以理解,我军部队是沿着街道进攻的嘛他们不靠窗埋伏还能怎么埋伏。所以我们要做的实际上就只是在墙上打个洞,然后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打上梭子

  随着越军的枪声和炮声越来越近,战士们手上的动作也跟着越来越谨慎,因为这时就连傻瓜都知道,我们就快要接近越军的公安局了。可以想像,公安局里的敌人可不像这路上这几个虾兵蟹将这么好对付。

  “组报告组报告”对讲机里传来李水波的声音:“五连前面就是越军防线了,小心应付重复,前面就是公安局前面就是公安局”

  “前面就是公安局”我朝李志福下令道:“做好开三个口的准备,等候我的命令”

  “是”战士们应了声,就自发的分成三批选择了三个位置做好了准备。

  “动手”随着我声令下,战士们把铁锤往墙上抡就多出了三个大洞。几乎就在洞被砸开的同时,四五枚手榴弹哧溜的下就带着白烟往洞口抛了进去。

  “轰轰”隔壁传来片爆响和惨叫,洞口也猛地冲出了片带着血腥烟尘,战士们二话不说端着武器就从洞口里冲了进去。

  几乎与此同时,在街道右边的六连也朝敌人发起了进攻,枪声和爆炸声很快就响成了片,越军的火力在这刻很明显的弱了下来,我军坦克乘着这个机会就在步兵的掩护下发起了冲锋。

  我在警卫员的保护下端着步枪钻过门洞看,不由吃了惊首先进入我视线的是箱箱叠在起的武器和弹药,堆得就跟小山似的。这哪里是什么公安局嘛,简直就是个弹药库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百十七章越军的防御

  到处都是人影在跑动,我比战士们只迟了步,就在手榴弹的烟雾和硝烟之下根本就分不清敌我。但我分不清没关系,只要战士们能分得清就可以了。

  我得承认,这时候狙击枪根本就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因为这时敌我相距很近,往往都是面对面的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把再好的狙击枪也许都比不上把粗制滥造的冲锋枪。

  不过就算分不清敌我,我还是能判断战局呈面倒的局面。战士们冲进来就冲着越军的薄弱的侧翼甚至是后背阵乱打,只打得越军片惨叫乱作团。

  在我们的左侧还有间偌大的储兵室,几十名越军正在那里休息,随时准备着给屋外正防守的越军轮换或是“添油”。战士们哪里还会放过他们,几个手榴弹往里面抛就炸得越军东倒西歪,接着两挺机枪架就将越军封在屋里

  越鬼子的骨头倒也很硬,尽管屋里都被我们打得像绞肉机似的片鲜血和碎肉,但他们还是宁死都不肯出来投降。他们想逃,但是出口都让我军的机枪给封死了,于是只得在屋里凭借着桌椅门窗等物拼死反抗。

  只是我们五连可是从开战就打到现在的部队,战士们早就在战场上积累了相当丰富的战斗经验,这点反抗当然难不住他们。两枚手榴弹过去掀起片烟雾之后,突然就有名喷火兵从墙角转了出来

  “腾”的声,那间几十平方的砖房霎时就变成了间炼狱,惨叫声随之而起,几十条浑身是火的人影在里头疯狂的乱爬乱跳,把他们形容成热窝上的蚂蚁点也不为过,没过会儿就渐渐不动也没了声音,空气中很快就弥漫着汽油味和阵让人恶心的烤肉味。

  右侧的越军也不好过,他们将枪口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室外街道上,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们会从侧面破墙而入。我军冲进来就对着他们的后背阵乱打,几梭子弹下去就倒下了大堆。运气好的反应快的当即夺门而出,但他们要面对的却是我军埋伏在制高点的射击小组成员

  门窗之外就是越军用沙袋垒起来的阵地和坦克。毫无疑问,他们正时已经陷入了我军的三面包围之中,片弹雨就下去许多越军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倒在了血泊之中。那几架54坦克,却将它们薄弱的侧翼完全暴露在我们的枪口之下,对于这些送上嘴的肥肉战士们哪里还会跟他们客气,架上火箭筒“轰轰”就是几炮,只炸得那几辆坦克霎时就冒起了黑烟和火焰。

  有辆坦克因为被夹在中间而避免了被我军火箭筒击毁的命运,但它随后就很无奈的发现——两边都是被击毁的坦克,正面还有几辆解放军的59式中型坦克气势汹汹的冲了上来,它根本就没有逃走的机会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这个在其它部队用了几天的时间牺牲了大批战士也攻不下来的公安局,在我们手下前后只撑了十几分钟。越军个连队百多人能逃回去的屈指可数,而我们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在混战中的十几人。

  当战斗结束后,整个公安局就像是遭到了场大屠杀样,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还有整整房间的武器弹药

  以至于当跟在后头的林排长从门洞里钻过来的时候,看到我们这么轻松就取得这么大的战果当场就惊得说不出话来。

  “营长”吩咐战士们打扫战场后,李志福就冲着那房间里武器弹药问道:“这些玩意怎么处理?我们带不了那么多是炸掉还是”

  我随便看了看那批弹药,有子弹也有炮弹,也有许多反坦克武器,有些甚至还是我国生产的69式火箭筒,木箱上清楚地写着“中国制造”几个字。这些想必都是越军用来防守公安局留的储备。有了这批弹药,就算后方没有送子弹上来也足够我们打上几天了。

  但随后我很快就想到越军会甘心让我们得到这批弹药吗?

  我军因为国际舆论而不敢大面积的用远程火炮轰炸民房,然而越军却没有这样的担心,原因是他们尽可以说这些被轰炸的地方已经让我军占领了。

  想到这里我暗道了声不好,赶忙朝对讲机里下令道:“全体都有,尽快离开公安局全速前进重复,离开房子全速前进”

  “是”

  战士们在战场上与我同生共死也有段时间了,大多对我都有种近乎盲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