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口气。同时暗道声惭愧,我们这几个当兵的政治头脑竟然都不如个民兵队长。

  后来我方传来的消息也告诉我们,我军的确也按照那个民兵队长的意思做的,后来那些越南百姓还上了报纸,而且还不停地在广播里控诉越军朝他们开枪的罪行,以及我军是怎么保护他们的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百二十章疯狂的进攻

  也许是因为我军分成几路朝越南人民军驻地进攻的原因,所以越军对市政府的失守也无暇顾及了。这使我军有了充足的时间将各个大楼方向的工事构筑完整,并将其加固。

  其实我对上级所说的市政府是越军的退路这点是有疑惑的,我以为对于越军来说,整个谅山市都让我军给包围了不是?越军还能有什么退路?他们就算是辛苦的撤退从市政府打了过去,也只不过是从个包围圈进入另个包围圈而已。

  后来才发现事实跟我想的还是有定的差距的,主要原因是人民军驻地滞留着大量的坦克和火炮,然而步兵却因为大多数派往线作战而死伤殆尽。众所周知,如果炮兵和坦克没有步兵的掩护是很危险的,所以他们的确有撤退并与其它部队汇合的必要。

  当然,他们与其它部队汇合的关健就在于市政府这个“”字形路口。

  “哒哒哒”

  正当我在市政府的临时营部里看着桌面上的地图时,北面传来的阵枪声引起了我的注意。

  事实上,这时候的谅山市枪声和爆炸都已经是常态了,没有这些那才叫不正常。这几声枪声能引起我的警觉的原因,是我可以从枪声传来的方向和距离判断出这是在我军防线上打的枪。

  果然没过会儿,就听到家乡人报告道:“九点钟方向发现小股越军企图越过街道,被我军发现后躲藏进民房里”

  这时另面又传来了阵枪响,这回是许永健把守的学校方向。只听他在对讲机里报告道:“营长,四点钟方向发现小股敌人,已被我军击退”

  “唔”闻言我不由愣了下,两个方向几乎同时受到越军小股部队的马蚤扰,这绝不会是种巧合。

  于是我当即朝对讲机里下令道:“越军很有可能已潜至我军周围,所有单位做好战斗准备”

  “是”各连连长应了声,很快就将准备战斗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我把就抓起靠在桌边的步枪猫着腰跑了出去跳进大楼外的战壕里。

  对于名狙击手来说,市政府大楼也许是个很好的狙击场所,因为那上面不只是居高临下视野开阔,而且还有许多窗户可供狙击手射击。但越是这样的地方却越容易遭到攻击。

  视野开阔有什么用?在这火箭筒甚至都能装备每班具,无后座力炮差不多每个排两门的时代,大楼上的个个窗口就像是靶子摆在越军面前,越军随时都可以将火箭弹或是炮弹打击窗口将狙击手轰得塌糊涂。

  所以大楼实际上只适合安排少量机枪部队或者迫击炮进行火力压制,甚至还要经常更换位置。

  在交通壕里猫着腰小跑了阵,不会儿就在人群中找到了李志福,趴到他身边问了声:“什么情况?”

  “营长”李志福这才注意到我,赶忙回答道:“切正常,没有情况”

  四连和六连的阵地都有敌人出现,就市政府方向没有敌人?这似乎有点不太正常。

  想了想我很快就明白了,四连和六连的阵地其实是市政府的侧后。越军的目标其实是市政府,但他们知道我们在正面会有防备,于是试图从我们的侧后进行偷袭。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我们已经以市政府旅馆和学校为依托,构筑了个相互联系的铁三角防御体系。

  也好在我及时将后力分散开来布置,如果我们只是死守着市政府的话,这下的我们只怕已经被越军围困而四面受敌了。

  我举起望远镜朝市政府前方的“”字形交叉路口望了望,果然就像李志福所说的那样切正常,除了人民军驻地方向传来阵阵密集的枪炮声外,什么都没有。

  128师的三个团正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对驻守在人民军驻地的越军发起猛攻,从枪炮声的密集度,我就知道那边的战斗正打得激烈。

  难道越军真没有朝这个方向进攻的打算吗?我又觉得有些不大可能,有句话叫“狗急跳墙”,这狗被逼急了都会想办法跳墙,越鬼子给逼急了自然会想办法退到别的地方缓口气。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望远镜的光圈不知不觉地移到了街道对面排整齐的民房,心中不由震我们可以打通民房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敌人阵地,那么越军当然也可以这么做

  想到这里我忙不迭的朝对讲机下令道:“注意,越军很有可能利用民房潜至我军阵地前沿,各单位做好防备”

  “啥?”旁边的李志福不由愣了下:“营长是说越鬼子会用我们那套来打我们”

  “有什么不能的?”我没好气的应了声。

  在战场上谁还会跟你讲什么盗用版权的问题,只要是好用的方法,只要是能打胜仗,拿来用上了就是

  这样来我军的火力布置马上就出现问题了,我们的机枪大多都是面向街道的入口,而侧面的民房恰恰就是我军火力最为薄弱的地方。

  身为连长的李志福不会不知道这点,所以马上跳起来大叫声:“机枪手,跟我来”

  接着就带着几挺机枪风风火火地赶往侧翼。

  李志福这才刚刚动身越军的炮弹就过来了,不过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这回越军打的都是迫击炮,而且数量并不多。我想这很有可能是因为我军阵地与越军距离太近了,他们的远程炮根本就发挥不了作用的原因。

  趴在战壕里认真听了听,我就发现敌人炮弹的弹着点大多都集中在市政府的侧面,这更证明了我刚才的想法是正确的。

  果然,炮声停侧面马上就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左侧整排民房霎时就像喷吐出了无数条火舌,子弹从几个方向朝我军阵地飞奔而来。与我军阵地只隔了条街道的十几间民房里突然就窜出了排排的越军举着47叫嚣着朝我军阵地发起了冲锋。与此同时,街道的另头还隐隐传来了坦克隆隆的马达声

  见此我不由暗赞了声,这越鬼子各兵种之间的协同倒是很好,波跟着波的几乎就没有间隙。在他们被我军团团围困的情况下还能做到这点,倒还真是不容易。

  “打”随着我声令下,战斗很快就打响了。

  街道不过只有三十几米宽,我军阵地离街道边缘最近的只有二十几米,也就是说越军从民房里窜出来离我军阵地就只有五六十米这已经都进入了手榴弹的投掷范围了,所以我也不敢有半点怠慢,在越军刚冲出来的时候就下了开打的命令。

  战士们二话不说就朝敌人扣动了扳机,子弹排排的朝冲上来的敌人射去,将他们个个打倒在地。

  但由于敌人出现得太突然了,而且双方距离又近,所以战事才开始双方就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越军的攻势很凶猛,他们的掩护部队以民房为依托,利用民房的门窗等架上了武器,甚至还有许多越军在民房的高处架起了机枪居高临下的压制我军火力。越军的冲锋部队则不顾生死地端着47边扫射边冲锋,有的还朝我军阵地投掷手榴弹。只短短的瞬间我军侧面防线就出现了好几次险情,还好李志福带着机枪手及时赶到这才把他们压了回去。

  应该说越军在这场战斗中占了许多便宜。我军有阵地越军有阵地,而且他们的民房阵地还更具有隐蔽性和地理优势。另个则是这些越军个个都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他们早就已经进入了状态。而我军却因为刚才放松的休息了好阵子,这会儿开战马上就进入这么激烈的战斗,所以时没有办法适应。

  别以为战斗状态不重要,新兵与老兵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在战场上老兵能更快的进入状态,这几乎就意味着名战士能不能在战场上发挥自己应有的战斗力。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时候支看起来素质很好的部队却会在某个特定的环境或是情况下看起来不堪击的原因。

  这时候的我军就面临着这样的窘境。

  不过好在我们在侧面的防御也并不是就这么薄弱,随着我声令下,市政府大楼上的机枪迫击炮以及火箭筒和无后座力当即掉转了枪口炮口对准了侧翼的民房,接着只听阵轰响和机枪的“哒哒”声,那些民房就被炸得塌的塌倒的倒,马上就阻断的越军的后续部队。

  后续部队被阻断,冲上来的几十名越军也就掀不起太大的风浪了,即使他们还是十分勇敢地端着枪继续往我军阵地冲,有些甚至都已经跃进了我军战壕与战士们展开了白刃战

  但可想而知,这些闯进我军战壕的越军很快就被淹没在战士们的钢铁洪流中。

  还不等战士们喘上口气,街道两头就冒出了几辆54坦克,它们掩护着大批的越军朝我们压来,由于我军在阵地前挖了防坦克壕,使得那些坦克不得不停了下来。

  只是防坦克壕能防得了坦克却防不步兵,越军个个就发了狂似的从坦克后闪了出来朝我军阵地猛冲,他们先用手榴弹引爆防坦克壕下方的地雷,接着再个个跳进防坦克壕里以其为战壕与我军对射。同时其它方向的民房里再次涌出个个越军,疯了似的端着枪朝我们冲来。

  “砰砰”我端起了步枪打掉了两个在坦克上正准备用高射机枪对我阵地扫射的越军,接着再将枪口对准其它的军官和机枪手。

  我得承认,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或许这也是我没有多少城市巷战经验的原因所致。以往在高地上作战,我们总是可以在数百甚至上千米的距离上发现敌人的攻势,我们总是有段时间做好心理准备,我们总是可以在敌人冲到面前是让他们付出不少的代价

  然而,现在我才知道城市里的巷战却并不是这样的,敌人往往是出现就在我们的眼前。这时我的脑海里,就闪过西部片里成群结队的印弟安人呼喝叫喊着冲向中间小队美国兵的样子。周围像海水样朝我们冲来的越军就像是印弟安人,我感觉自已随时都会让他们的人海给淹没。

  “轰轰”颗颗炮弹带着呼啸声越过我们上空砸向越军人群之中,接着再将几十名越军高高的抛起分成几块落回地面。

  这是来自旅馆和学校方向的炮弹,我构筑的这个铁三角防御体系的好处,就是学校旅馆和市政府不但兵力可以通过交通壕互相增援,火力也可以互相支援。当然,之间大慨八百多米的距离,决定了这支援只能是远射程的机枪或是迫击炮的支援。

  不过这也足够了,正在我带和五连打得有些手忙脚乱的时候,旅馆和学校方向的迫击炮轻重机枪很及时的在我们面前打出了道弹幕拦住了越军的冲锋。这也使我们得到了个喘息的机会并堵上了火力缺口。

  然而越军却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继续像疯了似的朝我们冲来。他们中有些人甚至是抱着集束手榴弹和炸药包冲进我军战壕与战士们同归于尽

  于是我很快就意识到,这些越军是让我们给打急了,现在的他们就像是群疯狗样见到人就不顾切的咬。换句话说,也就是他们也意识到自己怎么都冲不出我军的包围圈,反正都是死,还不如豁出去了

  如果是换作其它的部队,也许会被他们这种不顾生死不顾性命的打法吓住,但面对他们的却是五连。

  五连是支从自卫反击战第枪打响起就参加战斗的部队,将近三周的艰苦战事让他们早就习惯了这切,所以他们还是步不让的守着自己的阵地与越军硬扛。

  名越军抱着冒着白烟的集束手榴弹冲了上来,眼看就要跳进我军战壕,却有名战士大吼声从战壕里跳了出来张开双臂,把就抱住那名越军反滚入敌人的人群中只听“轰”的声巨响,战士的鲜血带着十几名越军的生命同消失在硝烟之中。

  名越军抱着炸药包突破我军火力网往我军阵地冲,眼看就要炸毁我军挺重机枪,这时名战士跃而起挺起刺刀冲向敌人。在狠狠地将刺刀扎进敌人的胸膛后,他并没有收回刺刀退回战壕,而是顶着敌人继续往前冲敌人被战士推进了自己的防线,然后随着“轰”的声爆炸,十几个越军就被炸得到处乱飞

  越军个个抱着集束手榴弹和炸药包冲了上来,战士们就个个的从战壕里跃了出去,结果让越军震惊的是越军的那些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非但没有炸死炸伤我军多少人,反而成为了战士们的武器成功地顶住了越军的人海攻势

  震惊的不仅仅是越军,还有我。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手里这支看似还没有成长起来的队伍,个月前还全都是新兵的队伍,在这短短个月的时间里就能涌现出这么多奋不顾身的战士。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上甘岭,想起了个个抱着炸药包与敌人碉堡同归于尽的战友

  而他们,五连的每个成员,他们也有了志愿军战士的那种勇气,拥有了中国军人的那种大无畏

  战士们的这种英勇很快就震慑住了疯狂的越军,抱着手榴弹和炸药包往上冲的人也跟着越来越少,接着士气很快就受到了影响,最后终于不甘心的在坦克的掩护之下退了下去。

  这时我不禁想起了位老兵说过的话:“在战场上打仗,比的就是杀气,如果我们的杀气压住了敌人,那我们就赢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话是多么的正确啊如果刚才当那些越军抱着手榴弹和炸药包冲向我军阵地的时候,被震慑住的是我们,被压住的是我们只怕这时我们已经是败涂地任人宰割了

  看着越军从我们的视线里退了下去,战士们情不自禁地发出了片欢呼声,互相握手拥抱庆祝着。

  而我还没有从战士们刚才那英勇表现中回复过来,若有所思的问着身边的位战士:“刚才你怕了没有?”

  “怕怎么能不怕”他笑着回答道。

  “如果有敌人抱着炸药包冲上来,你会冲上去挡住他吗?”我问。

  “会”战士想也不想就应了声。

  “为什么?”

  “报告营长”战士挺起胸膛说道:“如果我不冲去把敌人挡住,炸药包进来了我们谁也活不了,反正都是死,还不如就死我个”

  “反正都是死,还不如就死我个反正都是死,还不如”我遍又遍地重复着这句话,这个理由是那么的简单,又是那么的伟大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百二十二章坦克偷袭战

  “轰轰”发发炮弹在我军阵地附近炸开,这些炸弹有的是杀伤弹有的是燃烧,炸得我军阵地上到处都是硝烟和火焰,空气中也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和汽油味,再加上烈日当头,只烤得战士们汗流浃背口干舌燥。

  越军显然是不想给我们半点休息的时间,所以他们的攻势才刚刚被我们打下去,马上就朝我军倾泻来发发炮弹。如果只是打大炮那还罢了,但是我和战士们都知道,如果照这样的形势下去,越军只怕很快就会再次对我军发起进攻。

  这是很明显的,越军没时间等。128师的三个团对人民军驻地的攻势越来越紧,越军多等分钟就意味着他们的部队将多分危险。更何况,越军也知道使用疲劳战术,就像当初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美军把部队分成几批对我们轮番进攻样。

  但五连的战士并没有被越军的炮火所吓倒,这时候的他们已经成长为支成熟的部队。这不?完全不需要我的命令他们就自发地在战场上忙碌了起来。有的将伤员搬运进市区政府大楼,再将箱箱的弹药从大楼里运出来,有的则挥起工兵锹体整被越军炸坏的工事,甚至还有的则冒着炮火爬到阵地前布置下颗颗地雷

  支能征善战的部队并不定是单兵素质有多高,也不定是指挥官有多么出色,而是部队里的每个人每份子,在战场上的任何个时刻都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该准备些什么。我想五连的战士已经达到这个要求了。

  我边看着战士们有知不紊的准备着,边顺手拿过水壶旋开盖子往嘴里倒这时才发现水壶不知道什么时候让弹片打了个洞,里面的水早就漏光了。

  “营长给”李志福给我递上了他的水壶。

  我二话不说接过水壶就猛喝了几口,同时在心里狠骂了声:他娘的越鬼子,你大炮就大炮嘛,还打什么燃烧弹都快把人都烤成干了。

  喝了几口把水壶递还给李志福后,就问了声:“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指挥战斗?”

  “营长”李志福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是来向你报告的,越鬼子切断了我们的水源,我们现在已经没水了”

  “什么?”闻言我不由大惊,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怎么现在才报告?”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李志福回答道:“照想应该是越军对我们发起进攻的时候搞的鬼”

  我不由心下阵气妥,这就是没有城市战经验的后果啊我早就应该想到越军会切断我军水源的,毕竟这也只需要挖断输水管就可以了。虽说我没有办法阻止越军这么做,但是我完全可以让战士们事先储些水。现在好了,我们马上就要面临缺水的境地了。我想这也是越军这么频繁的朝我军打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