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吴团长,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打断吴团长的话道:“我们之间不需要客气,能帮得到的我们定帮”

  “那就好那就好”吴团长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的,我希望你们能留下来指导指导我团的战士们,传授给他们些战斗经验”

  闻言我不由愣,实在没想到吴团长犹豫这么久提的是这个要求。

  “我知道”吴团长见我不答话,就带着歉意说道:“我知道,这个要求是有些强人所难了,战士们在前线出生入死那么久,好不容易活着从战场上走下来,哪个会不想回国不想回家报个平安哪所以崔营长我也只是问问”

  “没问题”我口就应了下来,吴团长的要求其实正合我意,刚才我还在想该找什么借口让梁师长让我们留下来跟他们起走呢,没想到现在正好顺手推舟的卖个人情

  “真的啊?”我的回答让吴团长喜出望外。

  “嗯”我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不过我得和战士们商量下,这不是我个人说了算的”

  “我明白,我明白”吴团长个劲地点着头,说道:“这样吧,崔营长,我跟你块去跟战士们说,这样你就不会难做了”

  闻言我不由暗道声这个吴团长倒会做人,知道有事麻烦我不能让我个人去做坏人。

  让警卫员叫醒战士们集合好队伍后,我朝吴营长扬了下头,吴团长就会意走了上来。

  这种事情的确是该让吴团长跟战士们交涉,毕竟这不是我们必须执行的任务,如果我擅自答应下来,很容易会给战士们造成这样的抵抗心理,那就是我在用战士们的幸福来给别的部队做人情。

  “同志们”吴团长朝战士们挥了下手道:“今天我在这里有个不情之请,昨晚你们也看到了我手下的战士都很敬佩你们哪到今天,已经有好几个同志到我这来要求了,他们希望能邀请你们留下来,多传授他们些战斗经验和杀敌技巧。当然我也知道这会让你们很为难,跟我们在起就意味着你们要迟几天回到祖国回到家乡所以同志们不要把这个当作命令,是咱们608团对你们的请求,对你们的邀请。同志们如果不答应,我和608团的战士们也完全可以理解,同志们觉得怎么样啊?”

  我得承认,这个吴团长虽说没什么打仗的经验,但做人还是不错的,说话也很得体,就像梁师长样没什么架子。

  以前好像有人告诉过我——上头要是有什么样的上级,那下面的干部差不多都是这个样以前我还有些不信,现在觉得似乎还真有点这个样子。

  战士们哄的下就在下面议论开了,我也不左右他们的想法和决定,自顾自地站在旁边不说话。

  有些战士就习惯地把目光转向了我,叫道:“营长你看呢?我们听你的”

  “这件事由你们大家伙决定”我回答道:“这不是上级安排给我们的任务,也不是打仗,去也可以留也可以你们商量好了给我个结果就成”

  虽然我的确很希望战士们留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拯救这支即将被越军击溃的608团,但在这刻我还是不想强迫他们留下。这样至少会减轻些我心里对战士们的愧疚。

  如果战士们选择了回家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会选择个人找借口留下,我觉得自己欠战士们的太多太多了,我没有理由再强制要求他们留下来冒着被越军包围的危险

  见我不表态,于是战士们就商量开了:

  “我想还是先回家的好越南这鬼地方我是天也待不下去了”

  “人家给咱们好吃好睡的,就让你帮个忙你也好意思?”

  “就是嘛又不是让你打仗咱们回来的时候大伙儿都看到了,工兵跟在后头路炸桥炸路的,越鬼子没十天半个月的上不来”

  “对嘛也就是迟几天回家,何况人家是个师的部队呢”

  “也好也好咱们也可以在那些新兵蛋子面前吹吹牛”

  “对啊也让咱们来过过训练新兵的瘾嘛下回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战士们的讨论很快就出现边倒的局面,大部份战士都愿意留下,少数想早些回家的战士被战士们这么说也都心动了,纷纷表示愿意留下。

  “太好了太好了”战士们的决定让吴团长乐得合不拢嘴,他会儿握了握这个人的手,会儿握握那个人的手,嘴里不住地说着感谢的话。

  “哟嗬”这时梁师长就上来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我道:“还真让吴松和那家伙把你们给说动了啊?”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这时的我又有些不愿意让战士们留下来了,因为我知道,留下来后绝不会像他们所说的那样——越鬼子至少得十天半个月才能追上来。

  “欢迎欢迎”梁师长握着我的手说道:“哎呀真没想到你们能留下来,这对我们部队来说真是个天大的喜讯啊为了这事吴团长都来跟我说了好几回了,吵得我晚都没法休息,最后被他缠得没法只能跟他说——你要是能把崔营长给说动了我就没问题没想到这家伙还真厚着脸皮来了,更没想到的是你们竟然愿意留下来”

  “梁师长言重了”我说:“咱们都是站在同战线上的兄弟部队,互相交流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好”梁师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咱们家人不说两家话,接下来的事你想怎么训就怎么训,就当是你自己的兵好了我们全力支持,啊”

  “是”我朝梁师长略挺了下身,但还是保持着战场上的纪律没有向他敬礼。我很清楚点,只要我们还在越南的天,危险就时刻在我们身边,特别是我们还身在这支即将被越军击溃的部队里。

  到底要该怎么训练怎么传授经验呢?将部队解散之后我不由陷入了沉思,之前只心想着是去是留,完全就没想到留下来的话该怎么办,现在倒还真让我为难了。

  话说像现在这样带着部队去传授经验不是头回,在抗美援朝战争的时候我就有过次这样的经历,只不过那时在传授经验的时候上甘岭根本就没什么危险,所以我可以慢慢的按步就搬。

  然而现在,我明知道这支部队在不远的将来就会遭到越军的袭击和包围,所以什么训练传授经验都是假的,几天的时间都没有还能训练什么传授什么?

  想了老半天也没有个合适的方案,于是我就只能召集了三个连长和吴团长起商量。

  “要不”李志福抢着说道:“我们召集战士们开个会,让战士们到讲台上个个介绍战斗经验”

  “开你个头啊”他的建议很快就引来了家乡人的许永健的笑骂声:“这都是在战场上,把所有的战士都聚起,你想让战士们挨炸啊”

  “那还能怎么办?”李志福不由叫屈道:“咱们还能把战士们队队的拉出来操练或是实战演习?那还不是样会挨鬼子的炮弹”

  听李志福这么说战士们就没声音了,时间这么短谁也没辙。

  “嗨我说同志们”吴团长轻松的笑了笑说道:“其实用不着想得那么复杂,我也知道这才几天的时间没法让我这支部队成为百战精兵,我就希望战士们能分散到部队里去,给我的兵讲讲你们在战场上的经历,还有比如说该注意些什么,在什么情况下该怎么打就成了”

  “分散到部队里去?”闻言我不由愣,很快就想到如果这么做的话,就可以时刻掌握到各部队的最先情况甚至能通过我军战士干预基层指挥官的决策。换句话说,也就是我可以用这种方法间接的控制和指挥这支部队。

  而这些,又是我在危急时刻能及时了解所有部队的情况,并将命令贯彻到整支部队的必要条件。

  想到这里我当即点头同意道:“这个办法好把二营的部队分散到608团去指导传授经验。比如三个连长分别配属到三个营的营长身边做参谋,其次是排长班长,这样我们就把干部配到排长级普通的战士也配属到相应的部队里和608团的战士交流,这样就可以保证每支部队都有人负责,每个战士都不落下”

  “好”

  “同意”

  于是方案很快就定了下来,战士们要完成的任务其实很简单,他们不需要参加实质战斗,即使这种战斗只是掩护其它部队撤退。按他们的话来说,无非就是到608团的部队里去吹吹牛,呼喝新兵蛋子顿,或者受那些新兵景仰番

  但只有我知道,他们的任务绝不会这么简单。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这样的危机至少在现在还没有出现,而且也没有人知道,所以战士们很快就分散到各部队中与608团的战士有说有笑的打成了片。阿尔子日这个爱吹牛的家伙,就更是边端着手中那把狙击步枪炫耀,边向围在他周围的战士极其夸张的介绍起了他的战斗经历,时不时还迎来了战士们的片掌声和叫好声

  而反观李水波,他可以说是射击小组成员里最出色的狙击手,而且也接连在几场战斗里都有出色的表现,他却因为不喜欢说话而导致身边个人都没有。

  什么世道啊见此我不由感叹了下:看来现实就是个人不但要有真本事,还要有能说会道的本领。

  “崔营长”正在我闲着无聊坐在块大石头上擦枪的时候,没想到吴团长又找了上来。

  “哟这是什么枪啊?”因为之前我们都是把这步枪用破布给缠着,所以吴团长直到这会儿才发现这种带着瞄准镜的狙击步枪。

  这种枪如果是对于在越南前线打过仗的战士来说当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但对于吴团长他们来说却足可以惊羡。

  这不?吴团长看得眼睛都发直,就差没有伸出手来摸两下了。

  “这叫狙击步枪”我随手就把枪丢给吴团长,说道:“型号叫什么,是从越鬼子手上抢来的”

  吴团长爱不释抓着枪在手上把玩了下,嘴里啧啧惊叹道:“好家伙这上面还带着望远镜,老远的地方都看得清清楚楚这射程可远了吧”

  “大慨千米吧”我有意无意的回答道。

  “啥?千米?”这下就把吴团长给吓住了,他难以置住的端着那把冲着我说道:“你是说这玩意真能打着千米远的目标?”

  我从兜里掏出包还未开封的大重九,撕了开来用手指弹出根叼在嘴里

  在这时代大重九已经算是好烟了,这要不是因为608团的战士为了表示对我们的感谢,我们还抽不到呢后来我才知道这玩意三毛六包三毛六我的天,三毛六竟然能买到包烟,而且还是好烟

  掏出火柴把烟点上了,吐了口烟雾后,我就慢条斯理的说道:“千米没试过,不过试过八百米,打掉越鬼子的名机枪手”

  “八百米”闻言吴团长不由倒抽了口凉气,将狙击步枪抓在手上又瞄了瞄。

  看着吴团长的样子我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就别说是用打中八百米外的目标了,就是在以前,我也有1步枪击中过七百多米的目标。不过吴团长的吃惊也是有理由的,咱们部队的武器射程和精度最远的就是四百多米的56半,这还不到人家的半,所以听到八百米这个长度的时候他能不吃惊吗?

  “崔营长”过了会儿,吴团长就有些担忧的问道:“你说这枪是从越鬼子手下缴来的?那越鬼子不是有很多这种枪?”

  “嗯”我点了点头:“所以咱们在前线晚上都不敢抽烟的不是?”

  我两根手指夹着烟朝吴团长扬了下,继续说道:“越鬼子啊,只要看到烟头上的这点点火光,就足以将目标枪毙命。他们可都是打过法国佬美国佬的老兵,都不是吃素的”

  吴团长苦笑着摇了摇头,把狙击枪还到我手上说道:“看来我马上要多加条命令,所有战士晚上不许抽烟不许点明火”

  “唔”我意外的望了吴团长眼,没想到刚才又传授条经验给他了。于是打趣道:“我传授经验可不是免费的,再来包烟”

  吴团长不由愣,接着就与我相视而笑。

  “对了”笑了阵,吴团长就站起身来说道:“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被你这么打搅还差点忘了”

  “什么正事?”我边叼着烟边用毛巾继续擦着手中的步枪。

  “梁师长说啦”吴团长像是在说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样轻松:“他说既然你们二营的班长配属给我们排长,排长配给我们连长,连长配给我们营长那么你这个营长,就要配给我这个团长才对,这样才公平嘛”

  “什么?”闻言我差点被嘴上的烟给呛着了。

  其实我并不是没有这个想法,事实上我是很想,因为只有走进608团的高层指挥部才能了解到最新的情况最新的消息,进而才有办法干预到他们的决策。但我毕竟是其它部队的人,我们也只是传授经验而已,要想进入608团的高层指挥却是有机密问题,所以之前也不敢有这种想法,没想到这下吴团长倒跟我提出来了。

  “欢迎你成为我的参谋”吴团长笑呵呵的朝我伸出了手。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百三十九章同样的方法

  团部设在个防空洞里,大慨有百多平方,分成好几个间,在这些间里分别设上电台电话地图甚至还有个大大的沙盘,倒还是有模有样的。

  我想,这个防空洞应该是原本驻守在这里的部队挖下的,否则的话,以608团才刚刚上来天,就算举全团之力也很难在天之内把防空洞建成这样的规模。

  “崔营长”吴团长带着我进来,梁副师长就乐呵呵的迎了上来;“唉呀知道你们能留下来真是太好了咱们部队就下多了个顶梁柱啊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下”

  说着不由分说的就把我拉到布置有沙盘和地图的会议室里,里面正有几名解放军干部举着指挥棒在议论着什么。

  “同志们”梁副师长朝那几位干部拍了拍手叫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下,这位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崔伟崔营长,在我军执行掩护其它部队撤退任务的这段时间里,崔营长将与我们起出谋划策,让我们热烈欢迎崔营长的加入”

  “啪啪啪”会议室里很快就响起了掌声。

  我脑袋里只想着这幕似乎在哪里见过?哦,随后我很快就想起来了,梁师长刚才说的那番话,在现代的每次会议上都差不多会有这样类似的开场白,比如说:乡亲们这位是来自某某地方的某某领导,他是来视察我们什么什么工作的,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领导的到来接着毫无例外的就是噼噼啪啪的顿掌声

  靠想到这里我不由摇了摇头,照想现代人开会的模式,都是继承了这时候的优良传统吧

  “崔营长,你好”

  “崔营长久仰大名”

  “欢迎加入我们部队”

  鼓了会儿掌后,几名干部就热情的上来与我握手说着些客气的话,我也忙不迭的回应。

  梁副师长就在旁边介绍道:“这位是李华夏李政委,这位是徐志雄徐参谋,这位是林军林参谋”

  前前后后共介绍了四五个人,不会儿就把我给弄得有些晕头转向人和名字对不上号了。不过不要紧,因为在这时代的人有个统称,那就是“同志”

  “崔营长”李政委握了握我的手说道:“昨晚我们就想你了,但考虑到你们刚从前线下来十分疲惫,所以就没去打扰你们,不要见怪啊”

  “哪里哪里”说实话,我觉得有些不习惯。说李政委他们说的都是些普通的客套话,但我还是喜欢那在战场上直来直去的讲。

  “崔营长”其中位参谋接嘴说道:“有你这个战斗英雄加入我们,我们就放心多了,开始我们都在担心因为没有战斗经验而出什么纰漏呢现在有了你,就可以给我们吃个定心丸了”

  “还不只是这样吧”梁副师长若有深意地嘿嘿笑了几声,吴团长和众参谋不由朝梁副师长直打眼色,而且面色还有些尴尬。

  我有些搞不懂这其中的奥秘,但见吴团长等人不愿意说,我也就不再问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吴团长这个608团直以来都是203师里最让人瞧不起的部队。原因很简单,这个团有段不光彩的历史——他们的前身是土匪投降过来的,所以在部队里老被人称作“土匪团”。

  有过几年打仗经历的我当然很清楚这点,虽说上级的指示也是不歧视任何部队任何个人,但部队里自然而然的就会有这种歧视。

  就比如说抗美援朝时180师打了败仗的时候吧别的部队分的是大米白面,180师分的就是高梁;的部队每人分个罐头,180师的能吃得饱就不错了还想要罐头;虽的部队是在前线跟美国佬打生打死的,180师就是在后勤补给线上打防空枪

  好在那时带着战士们连打了几个翻身仗,这才重新树起了180师在部队里的威望。但我没想到的是,在这现代竟然又会碰到另个“180师”。

  它们是何其相像啊抗美援朝时出了个180师成为志愿军心中永远的痛,反击战时我军竟然还会在兵力火力绝对占优的情况下,在基本完成既定作战计划的形势下,却有个团莫名其妙的被越军击溃这也成为解放军历史上的大耻辱

  只不过,我相信自己可以改变608团的这个命运,就像当初我在朝鲜战场上改变了180师的命运样。

  “崔营长”吴团长把我拉到了沙盘前,指着上面的根根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