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经历过了那么多的生死之后,对那些什么功劳名利自然就会看得轻了,只是苦了我的那些部下,却不知道因为我这个团长“通敌”而让他们吃了多少苦,还有这次意外重逢的林雪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百六十九章训练方案

  我们的假期虽说有三天,但我这个队长却没有那么舒服,因为我必须参与到队伍的组织装备状况以及训练方案的制定等工作中来,所以虽说我并不愿意,但还是在刘顺义的命令下窝在营部里对着大堆的文件花名册装备清单等发愁

  边看着我心里边暗骂:这个刘顺义,以前他在我手下的时候这些活都是他干的,现在倒好变成了他命令我来干了

  不过想归想,手下却不敢怠慢,毕竟这是我自己的部队,不管怎么样我也该对他们有所了解不是?正所谓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怠,要想将来在战场上能够取得好成绩,我首先要做的就是了解自己。

  后勤和装备就不用说了,咱们那么大的个国家穷蛮穷,但供给个营的特种侦察大队还是绰绰有余的。在装备清单里的我看到就是大堆的枪支型号,什么16中国自产的有,苏联的有,美国佬的也有。

  美国佬的装备照想是他们从越南撤走时留给越南人现在给我们缴来的吧不过我是不可能会考虑美式装备,所以想也没想就把它们从清单里划掉。

  原因很简单,虽说美式装备无论是在精度还是在射程上都比苏式装备要好,但它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无法适应越南这么恶劣的气候,把很有可能会在关键时刻打不响的枪,无论其造价有多高射程有多远,都不适合装备我们这个部队。因为这会使我们在战场的时候不只是要担心敌人飞过来的子弹,还得担心我们自己的子弹飞不出去

  更何况,美式装备所使用的子弹和我军使用的制式武器的子弹不样,如果我们使用美式装备训练的话,在将来很有可能会出现个问题——万我们在战场上没弹药的话,即使得到我军其它部队的增援我们也只能在旁边干瞪眼

  所以关于点其实很好确定,那就是以苏式装备为主国产装备为辅。至于为什么是以苏式装备为主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崇洋媚外,有在越南打过仗的兵都知道,咱们的枪那虽说看起来跟苏联枪差不多,但打起来那差别就大了,不是这坏就是那不灵的,卡壳是常用的事,冲锋枪打连发有时还会爆炸其它的不说,就是那子弹的区别就很大,越南的气候又闷热又潮湿,国产的子弹运上去没两天就生锈了,而咱们从越鬼子手里缴的子弹还是贼亮贼亮的

  当然,除了47这样的标准装备外,其它武器也是要学习使用的,特种兵嘛如果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从越军手里缴获了几把美式装备而不会用,那还不是让人给笑掉大牙了。

  至于兵源方面,我看到桌上的那摞的档案资料就大感头疼,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摆在我面前的那些档案竟然是我手下几百号人的详细档案,这其中不只包括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甚至还有他们的教育经历奖惩情况甚至哪些兵小时候有偷过东西都记录得清二楚。

  不过这似乎也正常,咱们是支秘密部队不是?所以对成员的身份和资料都要调查清楚以防有越军特工混进来。

  看到这些资料我就有些好奇了——我的资料会是怎么样的呢?话说我来到这个时空直都是在借用别人的身体,还不知道这个“自己”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于是三下两下的就在资料堆里翻出了“崔伟”的档案,和中国大多数人样,我也是出身于个农民家庭,籍贯是浙江,让我有些吃惊的是在中学的档案上赫然写着“红卫兵队长”的字样。

  我靠我还当过红卫兵?而且还是个队长

  “崔营长”杨政委看到我正在翻看资料,就端着杯茶走到我的身旁说道:“对手下的这些兵还满意吧咱们这回选兵,首先当然是政治立场,其次就是看这次战斗在战场上的表现所以你放心,这些兵没有个不是经过战场的检验的”

  “嗯”我点了点头,其实我也觉得这样选兵的方法是最科学的,有些兵在训练时表现得好在战场上说不准就是个胆小鬼,反之有些兵在训练时表现平平,在战场上说不定还会有十分英勇的表现。

  不是有人说了吗?战场就是个最实在最客观的选兵器,它会用最真实的最客观的方法把孬兵淘汰掉只不过淘汰的方法有些残酷而已

  “杨政委,崔营长”这时林雪拿着份文件来到我们的面前,有些不自然的看了我眼说道:“这是我新拟出来的训练初案,还不是很完善,咱们起看看有什么问题吧”

  林雪真的变了很多,看着她的这个样子我不禁在心中暗暗叹: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种不管做什么事都大刀阔斧而且还带着些刁蛮的那个样子,现在看起来更多了份成熟,但同时也多了点犹豫

  “我想是不用看喽”杨政委呵呵笑道:“你拟的训练方案哪里还会有什么问题嘛谁不知道咱们部队里顶尖的侦察大队都是你的杰作哟”

  不过说归说,杨政委还是接过了档案翻了起来。

  听了杨政委的话我才知道原来林雪有这么厉害,竟然是专门训练侦察兵的她个女兵能做到这样也着实不易,也难怪上级会派她来做训练我们这支部队的参谋了。

  “嗯不错”边看着杨政委就边点着头说道:“考虑得很仔细嘛林雪同志,看来你对越军的作战方式也很有研究啊”

  “哪里”林雪笑了笑:“我只是在来之前从战士们那里收集些资料,然后做出些针对性的训练方法,说到对越军的了解,怎么也比不上崔营长这个亲自上过战场的英雄啊”

  “崔营长”也许是听出了林雪话中的弦外之间,杨政委随手就将文件放在了我的面前,说道:“我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你看看吧”

  我谦虚的笑了笑,接过文件翻了开来,开头写的都是越军攻防作战的特点,比如越军的防御工事地雷布设的种类和特点,还有越军班排袭击马蚤扰作战的特点等等,每类又做了详细的分类和解说,比如防御工事就形工事形战壕形工事坑道工事和暗堡等等

  可以看得出来林雪在这方面是下了不少苦功的,就连我这个从战场上下来的兵还分不清楚什么是形工事形工事,然而她却能将这些详细地归类,而且还画有草图。

  看到这里我不由意外的看了林雪眼,以前她跟着我打仗的时候,我还真没发现她有这才能。不过话说回来了,她从小就是在高级步校长大的,受的也都是这些军事战略或是什么方案计划之类的教育,所以有这些本事似乎也很正常。

  被我这么看了眼林雪似乎很受用,虽然林雪还是装作不动声色的样子,但我还是搏捉到了她嘴角掀起的点笑意。

  我了解她,她总是在有成就感时就会是这个表情,只不过现在更为内敛罢了。

  再接着往下看,就是越南的地形特点和气候特征,接着就是针对越军以上的特点制定了些训练方案,比如擒拿格斗攀登武装泅渡识图排雷驾驶等科目。

  看到这里我不由皱了皱眉头,林雪很敏感的就察觉到了这点,在旁边问了声:“崔营长,你觉得训练方案有问题吗?”

  “唔”我摇了摇头回答道:“问题?没有问题,这些训练当然是必要的,但是咱们这支特种侦察大队训练的也只是这些吗?”

  “那还需要哪些?”杨政委有些奇怪的问道:“我觉得很好,咱们侦察兵训练的也是这些科目啊当然,我们现在进行这些训练的时候,是有针对性的,就跟普通侦察部队不样了”

  “那咱们”接着我又迟疑的说道:“咱们训练这支特种侦察大队是要完成什么任务呢?还是像普通侦察兵样担任侦察任务?”

  “不仅仅是侦察任务”林雪回答道:“主要是应对越军特工的渗透马蚤扰,以及深入敌后开展特工活动,当然也有可能是侦察”

  “没错”我点头反问道:“既然我们要深入敌后活动,那为什么不需要学习越南话?”

  我记得咱们在抗美援朝的时候,我军侦察兵仅仅只是通过几个月的学习就能混入伪军部队跟伪军交谈而不会被认出来,所以我们这支特种侦察大队如果没这本领的话,那还叫什么“特种”。

  “而且”我在后面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既然要深入敌后最方便快速的交通工具就是直升机,为什么没有和武装直升机协同这项?”

  “直升机?”闻言林雪和杨政委不由吃惊的朝我望来。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百七十章女兵

  “对就是直升飞机”看着林雪和杨政委两人惊愕的样子,我才明白这时代我军直升机仅仅只是用于在后方运送人员或是物品之类的运输工具,根本就没有挂上武器参加战斗。

  不过这似乎也很正常,直升机这玩意研发出来不过只有几十年。比起其它战斗机来,直升机有飞行速度慢飞行高度低的特点,所以在相当长的段时间里它都被认为是不适合作战的,全世界都是把它当作运输工具或是偶尔执行下侦察任务。直到美国在对越战争时大面积的投入了直升机并有良好的表现,这种武器才逐渐得到世界各国的注意和重视。

  然而我国这时候在科技方面与其它国家比起来可以说是滞后大截,咱们军队还在用已经被证明是不适合作战的56半,十年内乱时部队久疏战阵战术停滞不前,根本就没想过将直升机挂载上武器参战。

  “用直升飞机参战是不是太危险了点?”杨政委想了想就说道:“以前美国佬打越南的时候,就老是用直升机运兵运弹药,咱们用机枪这么扫,没几下就能打几架下来,有用吗?”

  听着杨政委的话我才明白不是他们不知道让直升机参战,而是觉得这么做在战场上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想想也是,以前美国佬跟越鬼子打的时候,越鬼子的武器差不多都是我们给的,我军甚至还派出几支炮兵部队直接参战,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直升飞机可以参战呢

  从杨政委知道这点来看,我就猜他很有可能跟这仗有关,说不定杨政委就是在那时支援过越军呢

  越想我就越觉得对,我们训练这支特种侦察大队的目的就是用来对付越军特工和在越南执行特殊任务,所以其直接领导人肯定应该要对越军的军事有所了解。如果杨政委参加过抗美援越的战争的话,那么这切都可以得到个合理的解释了。

  不过我想,杨政委也许也是因为亲眼看到过美国佬的直升机在越共的机枪和火箭筒下损失惨重,所以才怀疑它的作战能力的吧他没有想到的是,直升机在越战中给美军带来的便利远远要比表面上看起来的损失要大得多。

  “我也觉得用直升机参战不合适”林雪皱着眉头说道:“来直升机目标太过明显,二来直升机有很大的噪音,我们的部队如果搭乘直升机深入敌后执行任务,很有可能会让敌人事先警觉而做好准备。第三就是杨政委说的安全性问题,架直升机如果搭截十名战士,旦被击毁就会造成很大的伤亡,所以我认为还是在地面作战会比较合适”

  我得承认林雪的分析的确是有定道理的,她不愧是个从高级步校毕业出来高材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将直升机用于特种作战的缺点分析了个透彻。不过也许也正是因为她在步校里学习过的原因,所以她的思维受到了传统战术的束缚而无法放开。

  “这么说吧”我站起身来走到了旁边的个沙盘前,用手随便在中间划,说道:“假定这是中越边境,我军接到个任务要越过边境炸毁距离边境直线距离两公里但实际距离却有六公里甚至更长的某个军事目标。如果用传统战术,我军般的做法是乔装成越军的样子混过边境,然后再朝目标靠近。在这其间我们不只是行军六公里的问题,还要路抓袋子俘虏取得越军各个关卡各个部队的口令或是通行证。当然,我们也可以走没有关卡的山路,但这样路程就更远了,而且还有可能会有越军的暗哨地雷等等不确定的因素。换句话说,这其中无论是哪个环节出错,都很有可能会造成任务失败而我军全军覆没”

  说到这里我有意停了下,看看林雪和杨政委两人的反应,杨政委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赞成,这些都是侦察兵在地面作战的事实,谁也无法否认。林雪则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这也就是说,如果采用传统战术的话风险点都不小”我接着说道:“应该说这风险不只是不小还很大而且还费时费力,越军还可以从我军的行军路线和方向上大致地判断出我军的军事意图。然而如果用直升机搭截步兵前进呢?越南属于多山多林地区,两公里的直线距离步兵也许要天夜才能到达,而直升机却只需要几分钟几分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越军就算发现了我们也仅仅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做准备,这其中还包括他们打电话所需要的时间”

  “唔”听到这里林雪不由露出了惊异的眼神,她终于知道我说重点在哪里了。杨政委也不住地点着头,似乎对我的这种新战术很有兴趣。

  “几分钟的时间敌人能做好什么准备呢?”我接着说道:“就算是支训练有素的部队,他们也差不多只是进入阵地准备好武器吧如果我们计划精密协同得当,完全可以依靠直升机的高速行动能力迅速展开兵力,击得手后马上撤出战场如果我们能把战斗控制在十几分钟内甚至更短的时间里,那么越军的增援部队根本就无法急时赶到并把我们拖住,我认为我们要打的就是这种外科手术样的战斗”

  “外科手术样的战斗?”闻言杨政委脸上不由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这时我才发现林雪脸上的有些迷茫,瞪着双眼睛愣愣地看着我,我心下不由惊,知道也许是我说话的习惯或者无意识之下表现出来的动作让林雪感到熟悉又想起以前的那个崔伟了。

  ”崔营长”杨政委想了想就说道:“你提出的这种战术的确很新颖,也很大胆,据我所知在我军部队里还从来没人用过,我们这样做是不是过于危险了?万部队被括人拖住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当然”我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做的确有危险,事实上任何战斗都不可能会没有风险只是我认为这样做的风险要地面作战要小得多。再加上越军已经熟悉我军以往的作战方式,越军也会针对我军地面作战的习惯采取些针对性的策略,比如大量埋设地雷,频繁地更改口令等等,这就在很大的程度上压缩了我军的作战空间和成功的可能,所以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还是抱着以前的老战术不放,不创新不大胆尝试很有可能就会陷入困境,反之新战术却能攻敌之不备使越军防不胜防”

  “我同意”过了好会儿林雪反应过来,她艰难地从我脸上转移了目光,带着些不易让人查觉的凄凉说道:“崔营长说的不错,老战术的作战空间的确已经越来越小,如果只是单纯的地面作战的话无非就是伪装潜伏渗透,然而越军有许多干部都是由我军培养的”

  说到这里林雪情不自禁停了下,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皱。于是我就在想,这也许是越军有许多干部或者部队都是直接出自林雪之手吧所以她现在才会这么气愤。

  顿了顿林雪就继续说道:“越军早就熟知我军的这些战术,说句不中听的话,他们因为有过与美军交手的实战经验现在已经是青出于蓝了。在来之前我就直想着跳出以前的框架用种新的战术,但能力有限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没想到崔营长三言两语就给出了种既可行又新颖,而且还是高效率的战术,我算是白长了这么多年了”

  闻言我不由苦笑了声,其实林雪想不到这种战术应该说很正常,毕竟这时代的人还没有这种战术观念只是我也没有她说的那么厉害,话说这种战术在现代时看的电视电影里已经到处都是了,我如果想不到那才叫不正常

  “用直升机参与作战还有其它好处”见杨政委似乎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我就紧跟着说道:“就是越军无法从我们的飞行方向判断出我军的军事意图,因为我们可以大玩声东击西的把戏,我们可以在越境任意点将化妆为越军的步兵放下朝军事目标前进所以我军的攻击时间路线目标等越军全都无从把握,就是想要准备也无从准备。这样多袭击越军几次,就会让越鬼子处处都是漏洞,处处都要防守。”

  “有道理”闻言杨政委不由点了点头道:“如果我们还是像以前样只以步兵进攻的话,越鬼子只需要把守好边境就可以了。然而用直升机就可以跨过越军在边境的防守,大大伸展了我军的攻击半径,时间长,就会给越军造成相当大的压力。林雪同志,你觉得呢?”

  “没有问题”林雪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这次反击战结束后,上级对军队的改革也是立足于以科技强军走现代化军队的道路,所以我们不应该再拘泥于传统阵旧的战术,就算这种新战术的确存在许多问题,但还是值得我们试试,我相信只要我们不断在训练中探索,不断将这种战术在实战中得以完善,我们很快就会拥有支像崔营长所说的那样,支可以像动外科手术样作战的特种侦察大队”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