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三个多月的坚苦训练后也想在战场上试身手,而且这也是头回,如果真因为这些而没休息好的话,那就无法以最好的状态走上战场。

  家乡人与我在战场上合作了那么久,哪里还会不知道我的意思,点了点头后就不动声色的带着手下的战士们各自回营了。

  “任务是这样的”我跟着杨政委回到营部,还没坐定杨政委就指着地图上的个高地说道:“目标位于303高地和217高地之间,这里面隐藏着越军个炮兵营。越军的这支炮兵部队已经给我军前线部队带来了很大的伤亡,你们的任务就是把他们给我敲掉”

  “越军的炮兵营?”闻言我不由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这个任务如果是在别人看来那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对于我这个刚从战场上下来不久的人来说就觉得有些不对了,在战场上我军的炮火何止强过越军几倍,照理应该是我军全面压住越军才对,怎么还会有越军的炮兵营需要我们动手。

  而且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了越军炮兵营的位置那还等什么?轮炮火覆盖过去不就解决问题了

  “是这样的”林雪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在旁解释道:“由于越军炮兵在战场上直都处于劣势,所以他们并没有固定的炮兵阵地,般都是分散配置或是采取游动打冷炮的办法放35炮就马上转移阵地。但越军的这个炮兵阵地却有些不样,主要是303和217这两个高地的形状十分巧妙,它们不但陡峭而且自然弯曲形成了个弧度像是堡垒样挡在了越军炮兵阵地面前,对我军炮兵来说就是个死角,我军连续高密度炮击几次都无法将它摧毁。炮兵同志认为这是射角的问题,因此很难依靠炮兵的力量彻底摧毁越军这个炮兵阵地,所以就只能靠我们了”

  “是啊”杨政委也点点头说道:“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由于这个炮兵阵地对我驻守边境的边防战士造成了很大的伤亡,所以上级派出了几批侦察部队试图将其摧毁,然而都没有成功。原因有以下几点:是越军早已有了准备,所以防范特别严密;二是边境带到处都是敌我双方布下的地雷,想要混过边境有困难;三是这个炮兵阵地距离我边境的直线距离为七公里,实际路程有二十几公里,我军渗透这么远的距离也有困难于是上级就想到了你们这支部队,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有”我挺身应着。

  其实上级考虑的很周全,这个任务的确很适合我军这支装备有直升机的特种侦察大队出动,同时也是对我们的次检验。

  “很好”杨政委赞赏地冲着我点头说道:“敌人的兵力配置是这样的,除了高地下的深洼地个炮兵营外,两个高地分别还有大约个排的步兵防守。对于越军在这两个高地的兵力这么少的原因,上级的估计是这样的,他们认为越军兵力不足,越军将大多数的兵力都配置到了中越边境线,再加上该炮兵阵地远离边境,越军不认为我军会有多少部队能够到达该阵地并对他们的炮兵阵地构成威胁,所以越军才仅仅只安排了两个排的步兵在该处防守”

  “嗯”我点了点头,我得承认上级的分析很有道理,只是我却认为越军会在那两个高地安排那么少的兵力还有其它原因。

  很明显的是越军那个炮兵阵地的大炮日夜不停地朝我军阵地轰炸,我军炮兵不管大炮会不会炸得到那个死角,或多或少的都会做出还击。这些还击的炮弹炸不到敌人的炮兵那是炸到哪里去了呢?还不都是炸到那两个高地上,所以越军如果会在这两个高地安排上大量的步兵那才是傻子了。

  “不过据我军侦察兵侦察”顿了下杨政委又继续说道:“在跟离该炮兵阵地的东西两侧不到三里远的位置,分别驻扎着越军个连队的摩托化部队和个公安屯,公安屯区体兵力和装备不详。从距离上判断,摩托化部队如果反应快的话可以在十分钟之内增援炮兵阵地,也就是你们必须在十分钟之内解决战斗,否则很有可能就会被敌人给缠住手脚,能做到吗?”

  “十分钟?”闻言我不由愣住了。

  这时间也太短了点,平时我们在训练的时候要从直升飞机下着陆接着拿下个高地至少也要十分钟左右,再加上我们还要花费些时间炸毁越军的大炮,还要有时间登上直升机撤退至少也得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才行。

  然而这却跟我们实际拥有的时间相差太多了,十分钟的时间只够我们完成任务,换句话说,也就是我们无法全身而退

  不行我不能让自己辛苦训练出来的部队只完成次任务就伤亡惨重,我必须要想出个万全之策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百七十七章地雷

  “越军公安屯的部队还好对付”看着摆在面前的地图,林雪不由有些为难的说道:“毕竟他们不是正规部队,各种装备都跟不上,战斗打响之后他们很难能迅速赶到目的地,倒是那支越军的摩托化部队”

  林雪说的也正是我心里所想的,跟越军部队交过手的我很清楚,越军公安屯的部队虽说也都是些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但因为越军是个穷国装备只能优先考虑正规部队,所以像公安屯或是游击队之类的部队装备十分落后,有些甚至连衣服或是鞋子都穿不上。我在战场上就见过许多越军公安屯游击队的兵死的时候还光着脚,然而鞋子却在他们腰上别着。原因没有别的,是他们的生活实在太艰苦了,所以就算是上战场跟敌人拼命也舍不得弄坏鞋子

  从这点来说越南人还是很是很能吃苦的,这也在定程度上培养了他们的毅力,不过这些却不是我所关心的,我只知道对于目前这个任务来说,公安屯的部队可以暂时搁在边,因为他们也许连辆汽车都没有,甚至跟正规军的通讯都会有问题,所以就算他们接到情况马上就组织好部队朝目的地增援少说也要二十分钟,那时候只怕我们已经再次飞到天上了。

  但问题就在于越军的摩托化部队,摩托化部队的另个名称就是快速机动部队,旦接到增援的命令他们完全可以在十分钟之内投入战斗。这个连队的摩托化部队还算不上什么,我相信以我手里的这只部队完全有能力把他们打垮,但问题是我们只要让他们给拖住几分钟,只怕就永远也走不了了

  “可不可以分出支部队去阻击?”杨政委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的直升机总共只有十架,每架直升机搭载十名战士,也就是说这次行动我们最多只能派出百十人。这么少的兵力不只要对付越军驻守在高地上的两个排,还要完成袭击越军炮兵营并炸毁敌人大炮的任务如果还要分出些兵力去对付越军的摩托化部队,只怕会因为兵力不足而出什么纰漏”

  “我同意崔营长的观点”林雪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至少要有个排的兵力负责占领303217高地,两个排的兵力用于突袭越军炮兵阵地并炸毁越军大炮,这已经没有任何兵力可以调动了。我看能不能用炮火拦阻射击”

  “也不行”杨政委皱着眉头回答道:“这地方我去过,对地形比较了解,越军摩托车化部队的驻地实际路程虽说有三里,但直线距离只有几百米,这乌漆麻黑的炮火炸,没准就炸到你们头上去了”

  “唔”杨政委这么说我们就全都没声音了,我们都知道炮火炸到我们头上那意味着什么,如果是在以前还好,咱们这些从战场上下来的多多少少都知道些听声音躲炮弹,然而现在咱们却是在用直升机对目标发起奇袭,到时直升机个个都是低空飞行的,而且直5的装甲还薄得不得了,这炮弹往我们头上炸烟雾起弹片飞这敌人也许还没炸几个,咱们直升机都要给炸下几架来了。

  “那这种情况”林雪不由为难地看着桌面上的地图,营部很快就陷入了片沉默之中。

  杨政委顺手点起了根烟,狠狠地吸了几口说道:“要不然这要,我去跟上级说说,咱们先派支侦察部队混进去在路上打阻击,掩护我们对越军炮兵营发起奇袭”

  我不由苦笑了声,杨政委这是越说越不靠谱了,如果我军侦察部队都能混到越军的炮兵阵地旁边并布下埋伏的话,那还要我们干什么?侦察部队直接把敌人的炮兵营给端了不就行了?

  更何况如果真要是这么打,那还不是送命的事都让别的部队去做,抢功劳的就让我们来干了?咱们这支特种侦察大队那还不成了表演部队了

  杨政委想了想,也许也觉得这个方法不实际,于是也就没再往下说了,只顾坐在旁抽闷烟。

  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这是我们特种侦察大队第次执行任务,他这个负责人也很希望能够打场漂亮仗给上级交份满意的答卷,但没想到头回就碰到这么个硬钉子。

  “困难是有的”抽了会儿烟后,杨政委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反而宽慰我们道:“如果这个任务没有困难的话,上级也不会把它交给我们特种侦察大队嘛没关系,咱们还有时间,上级并没有规定我们要在多长时间内完成任务,这是我们特种侦察大队的第仗,定要开个好头,所以我们不只是要完成任务,还要能够尽可能的减少伤亡所以定要想出个可行的方案和周密的计划出来崔营长,你才刚训练回来,还是先回去休息会儿,养好精神再想吧”

  “这时候我哪里还会睡得着?”我苦笑了声回答道:“虽然上级没有规定我们多长时间完成任务,但我们迟天完成任务,就意味着前线的边防战士就多分牺牲,这是战士们的命在逼我们哪”

  我这么说杨政委就没声音了,缓缓地点了点头又沉默了下来。

  要用什么东西来挡住越军的这支摩托化部队呢?不要太久,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几分钟的时间对平常的人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但是在战场上却足够改变场战争的胜负,特别是像我们这种分秒必争的特种作战。

  然而就是这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却是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也最终抵挡不住连日来训练的疲惫而趴在了桌子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轰”的声巨响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营部的人也都被这声爆炸给弄得莫名其妙的,杨政委当即就朝通讯问道:“什么情况?哪里来的爆炸声?”

  通讯员也不答话,抓起话筒就对与外围站岗的哨兵联系,不过会儿就解下耳机起身朝我们敬了个礼道:“报告,是头野猪闯进了雷区,被炸翻了”

  “唔那明天我们就可以改善伙食了嘛”

  哄的声战士们全都被杨政委这话逗得笑了起来。

  而我却不由得愣,腾的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地雷没错,就是地雷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说崔营长”杨政委不由疑惑的望着我道:“你还没睡醒还是怎么着?地雷有什么好奇怪的?”

  “地雷是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不由喜形于色的说道:“而且来得还正是时候,我们就用这地雷去阻止越鬼子的摩托化部队”

  “用地雷阻止摩托化部队?”闻言林雪和杨政委不由面面相觑,越发相信我是没睡醒了。

  “崔营长”林雪满脸疑惑看着我问道:“我们要的就是时间不是?哪里还会有时间去埋地雷啊?”

  “不用埋”我回答道:“用空投”

  “空投?”

  “对就是空投”我指着地图上炮兵阵地与摩托化部队之间的那条公路说道:“这条公路有三里多长不是?我们每架直升机都带着几十枚地雷去,在飞到这条公路上空的时候适当降低高度放缓速度,然后古脑儿的把地雷都给空投下去”

  “好办法”林雪当即赞同道:“每架直升机如果带上三四十枚地雷,十架直升机就有三四百枚的地雷,到时往这条公路投,眨眼间这条公路就成了雷区,越军摩托化部队只怕就寸步难行了”

  “没错”杨政委握拳头说道:“这些地雷的确不需要埋,就算越鬼子能看见也没关系,这三四百枚地雷就算是扫垃圾也得扫半个小时,何况还是地雷。好小子啊怎么想到这招的?”

  “还不是因为那头野猪?”我回答道。

  “唔这么说那头野猪还是个功臣,咱们还不能吃哩”

  杨政委的话再次惹来了周围战士们的片笑声。

  有了解决的方案,我又跟林雪和杨政委制定了些详细的作战计划后,这才放心的返回营部休息去了。

  话说这空投地雷的方法并不是我首创的,早在抗美援朝时期我碰到过这种情况了,只不过那时用这招的是美国佬,而我们因为没有飞机所以根本连想都不敢想,以至于现在就算有了飞机时也没想到用这招。

  其实这方法可以说是又方便又实用,特别是我们需要的仅仅只是迟滞下越军的行动,那利用直升机去洒下大堆的地雷就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理论终归是理论,真正在战场上有没有用,那还得用现实来说话。只不过如果我们失败的话,那代价似乎并不是我们能承担得起的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百七十八章不是训练

  行动在第二天深夜十二点整如期展开了。

  在这次行动前我们事先还做了些准备,为了缩短被越军发现的可能同时也是为了不暴露我们的秘密基地,十架直升机在前天夜里就分成几批秘密飞出基地辗转到达边境的军事基地。

  对于上级的这个命令其实很好理解,毕竟像直升飞机这种飞在天上的玩意是很容易让越军的特工或是间谍给发现的,如果我们现在次性出动十架直升机轰轰烈烈的朝边境飞去的话,只怕我们奇袭越军炮兵阵地后的第二天越鬼子就能推测出我们这支特种侦察大队的总部在什么位置了。

  而我们这些步兵则是在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搭乘着边防部队的军队开往边境的。这无疑又是着妙棋,因为我们人数不多,全部只有百多人四辆汽车,军装和装备也都跟普通边防战士样,甚至有些人手里还拿着56半

  在这战争状态像我们这样只有四辆汽车的部队赶往前线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所以根本就不会引起越南特工的注意。

  我们的装备已经在昨晚随着直升机先步到达了中越边境,我们之所以没有跟着直升机起走是因为那时我们刚进入休息状态不久,又考虑到直升机飞机是分批行动而且路途中还要做许多假动作,为了保证战士们有足够的休息时间这才选择了分头行动。

  不过我很快就有些后悔了,这段时间我们天天都在直升机上爬上爬下的,已经享受惯了直升机的那种畅快了。时速两百多公里啊,那就是现代动车的速度上限,而且走的还是直线距离,咱们基地离边境直线距离只有二三十公里,那如果是乘坐直升机的话十几分钟就到了吧,然而现在我们却坐在这汽车里路摇摇晃晃的在这山上无休止的转来转去转来转去

  什么叫山上的公路我这下算是见识到了,那就是沿着“”字形在爬山,先是往上爬然后再往下爬,这直升机只需要呼的下几秒钟就过去的丁点距离,汽车却要来来回回地打着转的至少要走几公里路。这如果是对以前的我们也许还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就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坐在蜗牛上

  捱了七八个小时后好不容易才到达了目的地,我赶忙就将战士们拉下汽车整队,王云明和他们的直升机已经在军营前等着我们了。

  前来迎接我们的是边防军的个姓林的团政委,他带着些不大情愿的目光看了我和我手下的战士眼,接着就随便握了握我的手说道:“同志你好请问你是崔营长吗?”

  “我是”我点了点头,随后就从上衣口袋里取出证明文件递了上去。

  林政委随便看了看就点头说道:“根据上级的命令我们会满足你们在伙食以及装备和兵力上的切要求,有什么需要尽管提不过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到处乱走,这里是前线,子弹可不长眼睛”

  听着林政委的话看着他脸上的许不快,我开始还有些疑惑,但转念想很快就明白了:我想这应该是出于保密的原因,上级根本就没有告诉他们我们是支什么样的部队,更不会告诉他们我们是来执行什么任务。照想上级只是简简单单的下了个死命令,要求林政委等人无条件的满足我们提出的切要求

  我自己也是个当兵的,当然知道林政委这些在战场上打仗的兵会怎么想。他们很自然的就会在心里骂着:他娘滴这准又是哪个首长的后代来这战场上渡金来了,他们要的是功劳,我们丢的却是命

  不过林政委也没多说什么,他眼神里虽说有些疑惑但却至始至终也没有问声,只是安排好饭菜并告诉我他的住所就在我们营房的旁边后就径自走开了。从这点也可以看出这个林政委是个聪明人,因为好奇心对于名军人来说绝不会是件好事,我们需要知道的仅仅只是上级传达下来的命令就足够了

  看着林政委的样子我也不多做解释,自顾自的就跟着战士们在军营里安顿了下来。

  打开电台向基地的杨政委报告了下情况后,我就在脑海里最后过了遍作战的蓝图,仔细想着每个细节,确信没有漏掉什么后这才躺在床上强迫什么也不想全身放松下来

  因为我很清楚,做为个像我这样要带着战士们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