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自己想像的那么难,虽然我是个路盲方向感差,但我只需要学会怎么看方向仪就可以了,这对我来说也许还是件好事。换个角度来说,我其实也用不着学习什么方向辩认的不是?按照我们原来学习飞行的目的,其实也就是在飞行员出事的时候能够正常的驾驶直升机降落也就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我也就对此不以为意,不过让我想不到的是,在不久之后的件事,却让我明白了在任何时候,多学会样东西总比没学会要好的那时我才在感叹:好在自己已经会了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二百十六章雷达

  个多月后,我和特种侦察大队的战士们就可以在没有飞行员陪同的情况下独自出任务了。当然,考虑到战士们的飞行时间不长驾驶水平远没有专业飞行员那么高话说那些能加入到我们特种侦察大队的飞行员个个都是顶尖的飞行员,我们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超过他们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平时开开飞机进行训练还可以,到真正要执行任务时还是得让那些专业的飞行员上。

  特种侦察大队的生活很快就进入了训练加任务的模式。也就是平时没事的时候就照常训练,有任务的时候就按照命令上战场。

  训练科目不固定,有时打打靶有时就煅炼下跳伞什么的,不过难度都不大,作休时间也有定的规律。原因是我们要保持着旺盛的体力和精力,时刻准备着迎接新的任务。

  至于我们这段时间接受的任务嘛对我来说似乎都不值得提,有时就是让我们去炸炸越鬼子的弹药库或是补给仓库,有时就是得到越军几个高官在哪里开会后让我们去杀几个人

  当然,这些任务之所以会分配到我们头上那都是有原因的,让我们负责毁掉的弹药库和补给仓库大多都离边境较远,就像我以前说的样,普通侦察兵要执行这样的任务可以说是难上加难。然而对于我们特种侦察大队,只是选择个合适的时机,然后搭乘直升机对该目标发起突然袭击就可以了。

  也许有人会说,越鬼子难道就是傻子吗?他们不会事先有所防范?

  这就像我们面对越军特工的偷袭无能为力样,越鬼子同样也无法确知我们偷袭的时间及地点,就算明知道我们会偷袭这个弹药库但防个天两天还可以,防个月两个月呢?

  越军在我们部队有特工有间谍,我军同样在越鬼子的部队里安插有特工和间谍,所以往往是越军精心布下了陷阱守了十天半个月的也不见我们行动,等他们撤防我们的直升机就马上到他们弹药库的头上了

  记得我们在执行法卡山的任务时,我们被困在法卡山无人增援,而基地空有直升机和战士却因为没有合适的人指挥而无法增援,有了这个教训之后,我就觉得自己这个营长实在也没有必要每次任务都要亲自上阵,这样也许可以让战士们少犯错,但却无法让他们独立成长。就像溺爱孩子的父母样,如果把所有的路都帮孩子铺好了什么事都帮他做了,孩子这辈子也许会很舒服,但绝不可能会成为个栋梁之材

  所以我有意识的让李志福和家乡人单独带领他们的连队去执行任务,事实证明他们的指挥能力都是相当不错的,打了几次仗都以极小的伤亡短时间就完成了任务。

  本来我对李志福还有些不放心,因为我知道他是个考虑问题不严密的人,在战场上往往会时的冲动或是牺牲了几个人就跟敌人硬拼我们特种侦察大队在执行特种任务时其实最忌讳的就是跟敌人硬拼,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种宝贵资源,所以除非是为了达到某种战略目的,否则跟敌人硬拼那就在用金弹去打小鸟

  然而让他出了几次任务后我就放心了,这李志福在自己做带着部队上去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完全就没有了以前脾气。

  当我拿着这个问题问他时,他就不以为意的嗨了声:“其实是因为我这个人懒平时有你这个崔营长在指挥不是?我就懒得动脑了,脑袋里只想着打鬼子杀鬼子,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但自己带着部队上去就不样了,那不是我个人的命哪咱还要为手下这几十个兄弟考虑,想不动脑也不行了啊”

  顿了顿,他又在后面加了几句:“崔营长,其实这也有你的功劳跟着你那么久,你的作战习惯还有方法什么的全都在我脑子里了,遇到困难的时候我脑袋里就会想如果是崔营长在的话会怎么做你还别说,这招还真灵,本来没有办法的只要这么想就有办法了瞧瞧,这几场仗还打得不错吧那都是崔营长你活在我心”

  下面的话就被我狠狠瞪了眼全都吞到肚子里去了,我不由暗骂了声:这家伙,才刚说他有长进了呢马上就用句形容烈士的话来形容我

  李志福能独挡面,家乡人就更不用说了,事实上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家乡人的指挥能力。他唯出现的次失误,就是为了名因为小腿中枪而没有及时到达集结地的战士让整支部队等了整整两分钟虽然那名中枪的战士是救回来了,然而队伍却因为那两分钟的等待付出了两死伤的代价。

  为了这事我还忍不住冲着他大发了通火,因为像这样的事我们早就有过规定,为了整支部队的安全,特别是在集结地如果直升机被敌人包围的话,那对我们整支部队将会有毁灭性的打击,所以如果在规定时间里没有到达集结地的律当作已经牺牲了。家乡人做为特种侦察大队的连长,他不会不懂这些道理,但他在战场上还是这么做了。

  不过话说回来,有时我就会在想,如果是我碰到了这种情况我会怎么做呢?我能眼睁睁地看着战友离集结地就只有两分钟的路,而且还是拖着伤腿不停地赶路的战士而不管吗?他明明没有牺牲,我能把他当作牺牲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我也样会像家乡人那样去救他。从这点来看我跟家乡人是同种人,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战士都会选择去救,不过我不会像他那样把整支部队留下,而是只留下架直升机

  不过这话可不能跟战士们说,特别是不能让李志福和家乡人两个知道,因为我很清楚,如果他们也像我这样做的话,那我们这支特种侦察大队的伤亡很快就会以级数上升了。

  救人的确是有情有义,但有情有义的行为却不适合战场

  这段时间唯次由我亲自指挥的任务,就是那次刺杀越军高官的行动。这个任务之所以要让我们特种侦察大队来执行,是因为我军间谍在得知越军高官开会的地点时会议已经开始段时间了,而且随时都有可能结束。

  这种情况普通侦察部队当然是对付不了的,于是这个任务就十万火急的发送到我们特种侦察大队身上。

  与其它任务不同的是,往常进攻时间都是我们选择的,大多都是我军特工或是间谍传来消息证明该目标没有陷阱后我们才出发,然而这回却并不是这样。可以想像,越军高官在开会他们防卫肯定十分严密,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现在要啃的是个硬骨头,而且我们也没有任务的准备时间。于是我也不敢殆慢,带上五十几名战士就像消防员救火似的登上直升机就飞到了空中。

  这次行动的时间苍促到我们在飞机上才从无线电中得到目标的位置以及越军大慨的兵力分布和火力配置。

  我之所以要在越军的兵力分布和火力配置前加上“大慨”两个字,是因为越鬼子在消息保密上也很有手,由以往执行任务的经验来看,我军特工和间谍发来的这些情报只是越军很小的部份,真正的火力却隐藏在森林里或是坑道中,有什么情况很快就会发挥作用。家乡人就吃过这样的亏,他们按照情报穿过片没有敌情的森林却遭到越军地对空导弹的袭击所幸越军发射导弹的技术实在是不怎么样,照想越鬼子也是从苏联那得到了这些装备还没怎么训练就迫不及待的把它们搬上战场了,这也是家乡人还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王云明”看了地图后我就朝王云明下令道:“我们从南面插进去”

  “什么?从南面插进去?”王云明边驾驶着直升机边疑惑的回过头来说道:“基地传来的消息不是南面有敌人的高射机枪阵地吗?我们还从南面插进去?”

  “没错就从南面”我很肯定的下令着。

  “是”王云明应了声,马上就把我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我相信的点是,越鬼子也很清楚他们的内部有我军的特务,所以我大胆的猜测越鬼子很有可能会在火力配置上跟我们来招实中有虚虚中有实,如果是按照这种思维,那最危险的地方无疑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果然我猜的没错,越军在南面其实只有几架老掉牙的高射机枪做做样子,这些玩意想仅仅凭着几盏探照灯的光柱就想把我们这些在黑夜里高速飞行的直升机打下来还差了点于是我们就这么横冲直撞的闯进了那个村子。

  后来我们才从特工那知道,越军总以为我们不会从南面插入,所以在其它地方安排高射炮甚至还有地对空导弹。

  而且我也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那么好,我们到达这个村庄的时候正是越军高官开完会准备离开的时候,那车灯路照亮着七八辆吉普车排着队,于是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直升机冲上去就打

  照说现在我们的打法跟以前已经是有很大的进步了,以前只知道在直升机旁边开几个孔然后朝外打枪,但有了上次从直升机上往下抛地雷的经验之后,我们就学聪明了,既然可以往下面投地雷那为什么就不能投其它东西呢?比如说爆破筒手榴弹

  手榴弹还是不要了,那玩意威力不大而且经常炸不响,爆破筒又是长条的不好携带也不好往下丢,最合适的就是炸药包于是乎,每回行动的时候我们都会在直升机上准备几十个炸药包,还有名战士专门负责在直升机上投炸药包,那个爽啊就像是颗颗炸弹似的。

  这时这些炸药包就派上用场了,随着我声令下,十架直升机就是几百个炸药包像下蛋似的同时往下扔,接着还没等我们飞出多远身后就传来了“轰轰”的阵乱响,那些吉普车就古脑的全陷入火海里了。

  “营长还要下去确认下吗?”李志福看着后面的烟雾问道。

  “确认个头啊”我没好气的对着无线电骂道:“没看到下面到处都是越鬼子吗?你想下去找死啊?全体回营”

  “就这么回营了?”还是有些战士不怎么相信,这趟我们好像枪都没有打,上来纯粹就是往下投炸药包。

  “营长,如果目标没有清除怎么办?”家乡人有些不放心的问了声。

  “那就要看运气了”我说:“如果目标没有清除那也没办法,越鬼子高官不定会比我们的命值钱回营”

  后来我们从特工那了解到的消息,是这次收获还不小,古脑的就炸死了三个团长和两个参谋长于是这回就成了我们执行任务最轻松的次。

  但是接下来的任务却没有这么轻松了

  自从法卡山战役之后,越军特工就像是在我们视线中消失了样没有任何动静,这也是我们这段时间能够这么顺风顺水的原因。然而我却知道这样的时间不会太久,越军特工就像是支狡猾的狐狸似的躲藏在暗处盯着我们,他们不是不行动,也不是怕了我们,而是在等待个时机,个合适的时机

  终于在天夜里,我得到了他们出手的消息

  那天我正在房里睡得香,刘云也因为我伤全好了而搬出去。自从我把任务放手让李志福和家乡人去做了以后需要考虑的东西也少了,肩上的担子也轻了许多,我要做的只是白天跟战士们训练番,然后等李志福家乡人执行完任务回来后给他们指出哪里不足哪里做得不够好就行了,所以这段时间倒是睡得很香,有时连梦都没有就觉到天亮。

  但这天晚上却被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刚睁开眼睛就听到门外传来了通讯员小陈的叫声:“崔营长崔营长杨政委让你马上到营部开会”

  “马上就来”我古碌就从床上翻身而起,不假思索的就穿上了军装扣上武装带,顺便还看看了手腕上的多功能表,凌晨五点

  直觉告诉我是有要事发生了,否则营部不会在这个时候让我去开会,小陈也不会用“马上”这两个字。

  匆匆忙忙的来到营部,果然就感觉到了不样的气氛,林雪和其它参谋长都在,人人脸上都露出慎重的神色。

  “发生什么事了?”我问。

  没有人回答,过了会儿还是杨政委开了口:“上次我跟你说过的那个炮瞄雷达,它被越军特工炸了”

  “什么?”闻言我的脑袋不由短路了几秒钟,我很清楚这个炮瞄雷达在我军部队中的作用,它现在就相当于我们炮兵部队的眼睛,如果没有了它,那我们炮兵部队取得优势很快就会被弱化了。炮兵弱,那也就意味着步兵的伤亡很快就会呈直线上升

  “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被炸?怎么会没人保护?”我问。

  杨政委和林雪几个人对望了眼,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没想到越军那么快就得到我们炮瞄雷达的情报,几个月前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拥有炮瞄雷达这种装备,还以为我们是在高地上建炮兵观察站”

  杨政委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初越军因为不知道我军拥有炮瞄雷达进攻毫无意义的高地而伤亡惨重,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点,我军才会大意以为越军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拥有这种装备而没有防范,应该说没有足够严密的防范。因为我知道对于这种装备无论如何防范总是会有的

  “越军特工进攻的时间是凌晨”林雪介绍道:“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次行动由特工司令部直属特212821特工团副团长陈明兴少校负责策划指挥,他们以406营7连个排的兵力,利用我14军40师和边防15团的防御接合部渗透,破袭了我军左翼位于792高地浅纵深芭蕉坪的辛伯林雷达阵地。越军特工在轻松的干掉我哨兵后,在雷达上布下了炸药,并且在雷达兵帐篷口布下了绊线地雷剩下的事就是场不折不扣的屠杀并引爆雷达了”

  听着林雪介绍我不由默然了,从她说的话我不难看出我军情报部门也不弱,因为事情仅仅发生了两个小时,我们就能查到敌人的番号甚至是指挥员。

  “我们还能做什么?”我问道:“雷达已经被炸了,我们也没有回天之力”

  “问题是我们还有另台雷达”杨政委说道:“我们要把它安全运送到战场”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二百十七章现场

  第二天早,我就和林雪杨政委等人搭乘直升来到了雷达被炸的现场。

  我们当然不是来抓越军特工的,如果这时候还能抓到越军特工的话,那么他们只怕是这世界上逃跑速度最慢的特工了。我们来的目的,是想根据现场的情况真实的了解下越军特工的实力。

  “敬礼”

  前来迎接我们的是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干部,我们刚走下飞机他就带着两队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在我们两侧左右排开。

  “李营长”杨政委迎上前去握着八字胡的手道:“现场都保护好了吧”

  “保护好了”李营长挺身回答道:“除了我军伤亡的战士被抬下去外,其余的都没有动过,包括被我们打死的两名越军特工”

  “嗯”杨政委板着脸点点头,示意李营长在前面带路。

  李营长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带着手下的战士们如临大敌似的走在了前面。

  后来我才知道,这位李营长就是负责保护辛伯林炮瞄雷达及雷达兵的警戒分队的营长,应该说像他这么年轻的能担上名营长已经很不容易了,能负责保护这时候还是国家机密的炮瞄雷达就更是不容易,由此我也不难猜到这个被杨政委称作李营长的干部有点能耐。只可惜的是这场战斗的失败几乎已注定了他今后不会有好日子过。

  晋升之类的就别想了,少说也要被追究失职的责任,甚至还有可能要被审查看看是不是越军的细

  其实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怪他,越军特工是以有备攻不备,就算是我们这支特种侦察大队在保护着炮瞄雷达,说不定还会让越军特工得手,何况还是他们

  走了会儿,经过了道瀑布再沿着长满芭蕉树的小路拐了两个弯,我们就来到了炮瞄雷达被炸的现场。

  因为战斗离现在仅仅只有几个小时,所以地上的血迹都还没有干透,地上到处都是铁片或是螺丝等各种零件,照想那些就是被越军炸成碎片的炮瞄雷达了。

  从某方面来说,这炮瞄雷达还对我有恩,因为我很清楚法卡山战役如果没有它的帮助的话,我和我手下的战士很有可能永远也不能站在这里。然而可惜的是我还没来得及看这个“恩人”眼,它就已经被越军特工给炸得四分五裂了

  “李营长”杨政委叹了口气后,就对李营长下令道:“你来说说越军特工进攻的经过吧尽量说详细点”

  “是”李营长应了声,朝我们敬了个礼后就指着前方片血迹的位置说道:“这里本来是雷达兵的宿营地,共有五个帐篷越军事先做好了准备,他们事先在帐篷出口处埋下地雷,然后两人组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