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不只是美军的个团,还有个法国营及附属部队,共是六千多人,但是话到嘴边就吞了下去。这要是被褚团长与陈耶政委反问下我是怎么会知道的,那我可就百口莫辩了。到时如果被当作间谍抓到政治处去“上课”,那还不冤枉。

  回来的路上我的心情不由好了点。

  砥平里这个位置实在太重要了,横城仗使得东线的美军伪军全线溃退,但就只有砥平里像枚钉子样死死地钉在这个突出部,让志愿军们无法继续前进。

  对志愿军来说,旦拿下了砥平里,四个军的兵力就可以长驱直入再次重演前三次战役的战况威胁到敌人的后方。

  对美军来说,砥平里如果失守,他们平平推进的战线将出现个缺口,从缺口涌入的志愿军战士将很可能使他们整条战线崩溃。

  于是,砥平里这个小小的村庄突然间就成了作战双方的必争之地。

  正因为砥平里对整个战役的重要性,所以我知道刚才“误读”的那段情报也不可能让指挥部就此放弃进攻的计划,但至少也可以给指挥部提个醒,希望他们不会再轻率胡乱地调着部队上去就攻。

  回到了掩蔽处,奋战了夜的战士们已经在雪地上横七竖八地睡着了,我也拖着疲惫的身躯钻进了被窝,脑海里却还在直想着——砥平里,等待我的将是什么呢?

  第四卷第四次战役第二十二章砥平里

  砥平里。坐落在个小小的盆地中,小盆地的直径大约5公里,四周都是小山包:南面是最高的望美山,标高297米,西南是248高地,西北是345高地,北面是207高地,东北是212高地。

  当天晚上,我们团在经过两个小时的急行军后,就来到了这个我心中直在恐惧着的村庄。直以来,我都以为美军肯定是驻守在村庄里,但是当354团的同志为我们指明了敌人的驻扎位置后,我才发觉我错了。

  美军驻守在个直径约为公里的山谷里,这个山谷北面是207高地,南面是望美山,东面是202高地,只有西面是片平展的稻田和铁路线,这面,也就是我们的353团和354所要进攻的位置。

  我想美军是因为兵力不足才会选择在这个狭窄的山谷中防守的,六千多人,在这个方圆只有公里的地方就可以形成毫无空隙的环形防御。这样可以避免让我们从防御空隙中插入。

  如果我军有炮火的话,要攻下这个地方其实也不难,因为不需要多少炮弹就可以给这屁股大的地方来个火力覆盖。

  但是我们没有。

  其实是有的,我所知道的资料里,为了配合进攻砥平里,指挥部还调来了炮兵四十二团,但是该团在行军时因为马匹受惊而暴露了目标,遭到了敌机的疯狂轰炸,已经无法投入战斗。没办法,谁让咱们的炮兵还是用马匹来拉大炮的呢!

  我爬上了个高地,透过瞄准器观察着敌人的阵地。自从缴获了手上这把1狙击步枪后,战前观察下敌人的地形似乎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了。

  月光下,只见辆辆坦克在稻田的尽头字排开,每辆坦克前都挖着几道战壕,战壕前围着铁丝网,依稀可以看到战壕里有几个士兵往来奔走。坦克后则是根根高耸着炮管的榴弹炮。

  这种布置可以说很完美,如果我们要炸毁坦克,那必然就要越过铁丝网越过战壕,然后把炸药包手榴弹投到坦克上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得先越过由榴弹炮坦克炮坦克上的高射机枪,还有战壕里的步兵手中的各式武器构成的火力网!

  让我有些奇怪的是,在阵地前的斜坡上,还常常可以看到整块整块的东西在月光下闪闪发光,认真观察了下才发现那是冰面。照想是敌人为了迟滞志愿军战士们的冲锋,所以在阵地前泼水成冰了。看来他们是做了十分充分的准备,所以我就在想,他们或许还在阵地前埋了地雷。

  我心下不由沉。在没有炮兵的掩护下,只靠步兵的集团冲锋就想冲破这样的防线,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当然,除非对方打光了所有的子弹和炮弹。

  虽然我不知道敌人的兵力布置,但还是可以从对面飘扬的法国国旗上知道我们要面对的是强悍的法国营。说起来也是个讽刺,朝鲜战争中其它各国的出兵人数虽少,但是为争面子,所以派出的都是战斗力最为强悍的部队。

  比如说眼前的这支法国营,据说他们在和中国军队拼刺刀时,还会踢着像潮水样往回逃跑的美国大兵的屁股,嘴里大声吼着:“混蛋,回到那边的山头上去!”反而是做为联合国军中坚力量的美军,其战斗力却是让人大跌眼镜。

  既然是法国营把守着眼前的这片开阔地,那么其它的三个高地想必就是美军的三个营把守了吧!美军佬倒是会捡便宜,每次总是把麻烦事丢给别的国家的部队。先是派土耳其旅去堵那些从缺口里狂涌而入的志愿军,撤退的时候就让英军垫后,这回又把最不利的地形让给法国营防守

  “嘘嘘”这时身后传来的几声动静引起了我的注意,转头看,赵永新从背后缓缓地爬了上来,小声叫道:“褚团长叫开会了,差不多要开打了!”

  往回爬了阵。就跟着赵永新路小跑回团部。到团部看到褚团长阴沉沉的脸色,就感觉事情不太妙。

  果然不会儿,褚团长见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就心事重重地说道:“我炮兵四十二团在行军过程中被敌机发现遭到轰炸,无法参加战斗。第四十二军二五师三七五团在向砥平里接近的路上遭遇敌人而受阻,第四十军—九师三五六团也没按时赶到,原因不明。目前能投入战斗的,只有三五四三五七团三五九团和我们团。”

  “团长,不是说没多少敌人么?”名志愿军战士笑道:“那咱们就别等了,口把这块肥肉吃下去拉倒!”

  战士们也跟着哄的声笑了出来,纷纷附和着这名战士的说法,有的说四个团打那么块巴掌大的地方还不容易?有的说快点上去,要不功劳就让别的团给抢了就连虎子老班长他们也不例外,个个都摩拳擦掌的全不把砥平里当回事。

  这让我惊奇地意识战士们根本就不知道砥平里驻军的情况,我不由疑惑地望向褚团长,褚团长也看到了我的目光,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三五九团主攻东面202高地,三五七团主攻北面207高地,我团与三五四团主攻西面,三五四团第梯队,我们作为第二梯队进攻”

  “团长!咋不让咱团先打哩?”名战士站起来说道:“就那么点敌人,跟在三五四团进去,那还不是就捡子弹了?”

  “团长!”见褚团长这会儿还没有说到砥平里的真实情况,我不由有点慌了,站起身来叫了声,但是褚团长只当作没听见。

  “团长”我又叫了声,褚团长还是不当回事,陈耶政委对着我直打眼色示意我坐下。

  我皱着眉头坐下以后,等了好会儿还是不见褚团长说什么。身旁的战士们还在自顾自地谈笑风生,把砥平里当作吃菜般的容易,我再也按捺不住腾的下站了起来大声叫道:“砥平里不是只有那么点敌人,而是至少有个团!”

  我这么叫全场都安静下来了,战士们个个都用种怪异的眼光看着我,虎子在旁边偷偷地拉了我两下,但是我豁出去了,继续说道:“褚团长,早上咱们不是还看过敌人发的电报来着?那个什么军长严令美军二十三团团长坚守砥平里,还说要用空军优先支援不是?”

  我这话出,战士们就哄的声议论开了,褚团长板着脸句话也不说,陈耶政委把拉着我就走到了外边。

  “我说小崔同志!”陈耶政委小声责怪道:“你怎么就不灵活点呢?我直朝你打眼色你都没看见还是怎么的?”

  “政委!”我不由疑惑地反问道:“这人命关天啊!如果战士们不明真相的就这样冲上去,那那可关系到几千条战士的命啊!”

  “你以为我们不懂啊?就你明白?”陈耶政委苦恼地说道:“这整天褚团长和我都不知道跟上级汇报过多少回了,但是上级的回复来回都是:条电报不能说明问题,这有可能是敌人为了拖延时间摆下的迷阵,时间紧迫,战斗必须要在今晚打响!”

  “唔?”虽说我早就知道指挥部是不可能因为知道砥平里的驻军数量而放弃进攻计划,但听到政委的话我还是不由大感意外,因为我没想到他们竟然根本就不相信。

  也许是因为仗打到现在,还从未出现过哪支美军被围后有机会撤退而不撤的情况,再加上如果不抓紧时间进攻,李奇微很有可能会派上预备队把这个缺口堵上。那时再想动摇敌人的整个战线就成为件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指挥部才会在这种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这么坚决的下令战斗必须要在今晚打响。

  “但是”我无奈地叹了口气:“那给战士们提个醒也好啊!就这么冒冒失失地冲上去”

  “知道了又能怎样呢?”陈耶摇头说道:“褚团长也跟师长说过这事,但师长也没办法,个是这情报也不定可靠,再个进攻的时间都定下了,不能打也要打,打不下也要打。现在说出来只能动摇军心,让战士们抱着怀疑的态度上战场”

  “可是政委”

  “小崔同志啊!”陈耶政委不容我多说,打断了我的话道:“放下包袱去准备准备吧!有场硬仗要打了!”

  说着就径直走回了会场。

  我站在原地愣了好会儿,渐渐意识到在这战场上不光是我做不了主,团长政委也做不了主。甚至是统指挥这场战役的师长也做不了主。

  在真实的历史上,曾经也发生过志愿军抓到了几个俘虏,然后从俘虏中审问出砥平里有六千多驻军的事,但是指挥部还是不顾切的下令进攻

  天色越来越黑了,天上有几点星星但不太亮,弯新月早已躲在乌云里不见了踪影,四周寂静得可怕。所有的切似乎都在沉睡之中,只有偶尔从敌人的阵地上打出的几颗照明弹,才能让人感受到这沉寂中暗藏着杀机。

  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战场,更不是我想亲身经历的战场,我趴在雪地上心情沉重地看着眼前的黑暗,有点无奈,也有点辛酸。因为我知道不久之后,这里将会被战士们的鲜血染红,被战士们的尸体堆满,而最终,我们还是拿不下这块只有方圆公里的谷地。

  如果可以,我希望开战的那刻永远不要来临。但是时间不会因为我而停止,地球不会因为我而不再转动

  终于,随着声刺耳而嘹亮的军号声后,战士们高喊着从雪地里跃了起来朝敌人的阵地冲了上去。

  我们团因为是第二梯队进攻,所以个个都趴在雪地里紧张地看着战场。

  几乎是在军号声响起的同时,敌人的阵地里突地升起了几颗照明弹,把阵地前的雪地照得片雪白,那段段冰面甚至反射出了刺眼的亮光,立时就照亮了战士们冲锋的身影。

  枪炮声很快就响了起来,首先开火的是美军的坦克炮榴弹炮和高射机枪,它们用最密集的发射速度朝志愿军们喷出了火焰,这些射程远的武器在敌人阵地前构成了第道火力封锁线。

  随着阵阵轰响,颗颗炮弹在战士们中爆炸,每次爆炸都掀起片腥风血雨,雪白战场只在这瞬间就变成了红色。但是战士们毫不畏惧,依旧高喊着朝敌人冲锋,前面的战士倒下了,后面的战士踩着尸体往前冲。在照明弹的亮光下,阵地前到处都是战士们猫着腰往前冲的身影。

  “轰轰”冲过第层弹幕的战士很快就闯进了雷区,只听几声轰响就有十余名战士被炸倒在地。地雷的爆炸虽说跟炮弹的爆炸很像。我们这些在战场外的人也许看不出什么区别,但是身在其中的战士们却很清楚,因为他们是眼睁睁地看着战友跑上去,看着他们踩上了地雷,然后被无情地带上了天空

  所以战士们都很清楚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他们知道自己每脚踩下去,都很有可能会引起声巨响,都很有可能踏进了鬼门关,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半分犹豫的朝前踩着,步又步,直到声巨响让他们失去了知觉。

  他们没有时间排雷,只能用这种最简单的方法来交换,生命与地雷的交换!如果说这也是排雷的话,那么他们就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为身后的战友扫清了前进的道路。

  名战士被地雷炸飞了条腿,但他并没有像美军那样在地上抱着腿嚎叫,透过瞄准镜,我清楚地看到他只是抓起几把雪往伤腿上塞,瞬间的寒冷止住了伤腿中狂喷而出的鲜血,然后他用枪支着地面顽强地站起身来,瘸拐地朝前走去。他不是想杀敌,他已经失去了杀敌的条件;他也不是想立功,立功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他只是想再踩响枚地雷

  随着轰的声,他的身影终于消失在战场上不见了踪影。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人会记住他的样子,但是那条腿和条枪,却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

  几名战士飞快地架起了迫击炮向敌军阵地射击,但是还没打出几发炮弹就被敌人发现,堆机枪子弹扫射过来,几名战士就倒在了血泊之中,迫击炮的射程太短了只有千米,还不到敌军坦克上高射机枪射程的半。

  但是令人惊奇的是,那堆尸体中突然伸出了只手,只鲜血淋淋的手,那只手抓起枚炮弹,然后颤抖着把它塞进了迫击炮口,炮弹顺利地在敌军阵地爆炸,带来了片惨叫声。接着又是个,再个终于这只手再也动不了了,它抓着枚迫击炮炮弹努力的想把它送入炮口,但最终还是没能如愿

  敌人每隔五分钟就会打出排照明弹,使战场始终笼罩在刺眼的亮光之下,志愿军们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而战士们却完全看不到敌人的位置,只能凭着意志和精神次又次地往前冲,但次又次地被敌人打了回来。终于在敌人的飞机也参加了轰炸之后,战士们这才无奈地退了回来。

  这不是战斗,这是场屠杀。

  只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的次冲锋,阵地上至少就躺倒了四五百名志愿军战士尸体。而且很多尸体都是片血肉模糊,完全就认不出原来的样子。

  敌人的火力是经过精心布置的,榴弹炮坦克炮高射机枪构成外层火网,步枪机枪构成中间火网,冲锋枪手雷火焰喷射器构成了内层火网,火力远近搭配密不透风,再加上地雷铁丝网和飞机的支援,让志愿军战士根本就无法靠近。

  发现打退了志愿军们的进攻,敌军阵地上的法军士兵高声欢呼起来,透过瞄准镜瞧,我才发现他们全都没有戴头盔,个个头上都扎着个红布带,这时纷纷举着枪朝战场上齐声大喊:“卡莫洛尼!”

  “卡莫洛尼”是个墨西哥村庄的名字,90年前在这个村庄有65名法国外籍军团的士兵在与墨西哥士兵的战斗中全部战死,无投降。这个法国营中的大部分士兵,都是法国原外籍军团的老兵。

  他们在战场都是群杀手群屠夫。

  看着他们那副极度疯狂嚣张的样子,再看看死在战场上的志愿军战士,我咬牙暗暗发誓,我是不会让这场战役就这么发展下去的,你们欠下的债,终究要用鲜血来偿还!

  第四卷第四次战役第二十三章借刀杀人

  枪声炮声不断。三五四团的第次冲锋暂时失利,但是东面和北面两座高地的战斗还在继续。照明弹照亮了砥平里的四周,炮声阵紧过阵,枪声根本就没有间歇地响着,想来其它两面也打得十分激烈。

  伤员个接着个地被抬了下来,四周很快就弥漫着股腥臭味,到处都是片狼籍,卫生员在各个伤兵之中往来奔走着。虽说他们都很尽责,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徒劳,没有药品,也没有医疗器械,使得战士们就算受了些轻伤也面临着生命危险。

  让我感到很意外的是,在这里几乎就看不到有什么人嚎天呛地的,就算是断了腿断了手的,疼得受不了了也只是哼哼几声。很多重伤员就是活活疼死了也不喊声,等卫生员过去推了几把,才知道他已经悄没声息地走了。

  我屁股坐在了地上,摘下帽子擦了擦涌出来的泪水,它们已经在脸上结成了小冰块。有时我真的想不明白他们。他们是较劲吗?是在怕人说他们是孬种吗?但是都到了这个份上,他们还较什么劲还怕什么呢?为什么还要这样撑着呢?

  “崔营长!”这时虎子跑到我的身旁拍了我的肩膀下,很平静地说了声:“走吧!到咱们上了!”

  我不由愣了下。起身就跟着虎子跑去,拐出山坳就发现战士们全都在前方的雪地上趴着做好了冲锋的准备,甚至连褚团长也在。

  “团,团长”我三下两下就爬到了褚团长的身旁小声叫道:“团长,还要这样打下去吗?”

  “球!”褚团长脸色铁青,看起来火气很大:“你要是怕了就滚边去!”

  “团长!”我连忙劝阻道:“这仗可不能这样打啊!这不是拿咱们战士的命去挡子弹吗?”

  “老子打了几十年的仗,还用得着你来教我怎么打?”褚团长两眼朝我瞪:“你本事!你本事你来打啊?没飞机没大炮,你说这仗该怎么打?”

  “飞,飞机”褚团长这么说我不由愣,连忙说道:“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