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残破的铁轨都不知道被谁段段地撬走。在这靠着钢铁打仗的时代啊,我想这些铁轨会很幸福地发现自己化身为颗颗子弹飞到了天空中。

  幸好是这样,否则我藏在里面的宝贝就要被洗劫空了。

  想起隧道尾部的那辆汽车曾被炸弹炸毁。我就带着虎子来到了隧道的另头,我可不想用尽我最后丝力气,挖出来的却是些被炸得粉碎外加焦黑而且还充满了火药味的食物。

  “挖!从这往里挖!”我在隧道口上划了个圈。

  “挖啥哩?”虎子和战士们有气没力地动手了,嘴上抱怨道:“咱还要留点力气挖工事打鬼子哩!”

  “是啊营长!这挖的是啥啊?”其它战士也不由问了声:“看这地松松垮垮的,挖个坑道跺跺脚就全塌了”

  “咋那么多废话,叫你们挖就挖呗!”我坐在旁边点燃了根烟,心里暗想着要不要告诉他们这下面有几车的食物,他们如果知道了这个肯定会爆发出潜力加快速度,但是我听说个人在爆发出超常的潜力后通常都会有生命危险,于是我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这时只听“铿!”的声,虎子瞧着手中的铁锹直发愣,过了好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加紧铲了几下,个汽车头就露了出来。

  “汽车,是汽车”战士们几乎同时发出了声惊呼。

  “营长!”虎子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用铁锹把那车头敲得铿铿响:“你让咱们挖的就是汽车?这车还能开吗?就算能开又有啥用哩?”

  “虎子!”我不禁气苦地回答道:“重要的不是汽车,重要是汽车上装的东西”

  我话还没说完其它战士就声欢呼挥起铁锹拼命往里挖去,却只有虎子还是愣愣地问道:“汽车上装的东西?啥东西啊?唔是吃的?吃的!”

  话音未落就见虎子把推开了挡在面有的战士,挥起工兵铲霍霍地往前直挖,那速度快的,不会儿就个小洞了,就像会打洞的打鼠样整个人都钻了进去。

  第四卷第四次战役第二十七章消极思想

  “团长!团长!”

  我和虎子他们各人抱着两箱饼干面包跑回了部队。这路上那熟悉的包装早已引来了战士们纷纷侧目,但他们也许不相信天下还有这等事,在这连野菜都吃不上的时候竟然还会有整箱整箱的面包,所以大多数战士看到咱们扛着这几箱东西回来的时候都不当回事。老班长甚至还咧开了嘴切了声:“唬人的吧!画饼充饥也不是这么个画法啊!”

  可是当我们跑到团长面前把那几箱东西往地上丢,从箱子里哗地滚出了大堆的面包饼干之后,战士们全都愣住了,接着呼拉声就围了上来伸手就抢

  “球!全都站好喽!”褚团长声令下战士们又都站了回去排成了队。

  “你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了?”褚团长铁青了脸训道:“几箱饼干就让你们个个都成了叫化子抢饭吃,哪里还有点革命军人的样子!”

  陈耶也被外面的声响惊动了,从防空洞里钻了出来,看到地上的几箱面包饼干就疑惑地问道:“我说崔营长,这些东西哪来的啊?”

  “政委!先让同志们吃吧!你看同志们饿的”

  “糊闹!”陈耶政委板下脸语重心长地说道:“崔营长,咱们个团单独在外的时候筹到的粮食还可以自个用,现在全军的战士都在饿着肚子,咱们吃了那其它的同志都喝西北风啊?都饿出人命了你知道吗?小崔同志,咱们要有革命军人的思想觉悟,凡事都要从”

  “政委!还有哩!”闻言我不由打断了政委的话:“整整装满了五辆汽车,足够咱们军吃上阵子的了!”

  “五辆汽车?”闻言褚团长和陈耶政委都不由愣,,战士们听了也不由个个眼睛发亮面露喜色。

  “在哪?”褚团长很快就紧张起来:“可别让美国佬的飞机发现给炸喽!”

  “放心吧!炸不了!”我嘿嘿笑道:“团长,还记得咱们上次在这打英军二十九旅的时候。缴获的大批粮食吗?”

  “记得!”褚团长点了点头:“后来你还开着几车粮食走哩,被美国佬的飞机路追着炸”

  说到这里褚团长情不自禁地愣,两眼瞪了我下接着说道:“你是说那些粮食没让美国佬给炸了?”

  “没,没炸!全在隧道里埋着呢。咱们只要花点力气把那些粮食挖出来就成!”

  “嘿!好小子啊你”褚团长这听就吹胡子瞪眼的,给我脑袋狠狠地来了下:“你竟然把俺也蒙在鼓里,胆子不小啊!”

  “同志们!”说着也不理摸着脑袋直咧嘴的我,对着战士们下令道:“先吃点东西,吃完了好有力气去挖粮食!”

  “是!”战士们应了声,很快就排着队上来。

  看他们饿的啊,领到吃的连包装也来不及打开张嘴就咬,接着就大口大口地往下咽

  当褚团长把这事跟上级报告后,全军都震惊了。军部很快就知道了消息,严令各部队不得擅自去挖粮以防被敌机发现,并专门派上个侦察连在那隧道周围守着,直到夜色降临了才派人去把粮食挖了出来。

  这批粮食可是说是全军的救命粮啊,所以我也可以理解军部的这种慎重,只是志愿军们个个饿着肚子又不能去挖粮,那心急的,还有不少人不相信有这种好事,耐不住性子来找我求证,说得我都没词了。

  最后为了省事直接摆了个面包,在上面贴了张纸条写着“以此为证”,但后来发现这还是挡不住战士们的步伐,因为他们大多数都不识字。后来只好让虎子拿着面包挡着,但没过多久他就屁颠屁颠地跑回来告诉我,那唯剩下做为证物的面包,已经被他分给饿得不行的同志了结果搞得我百口莫辩。好在不过会儿天色就黑了下来,粮食很快就发到了他们手上。

  更让战士们意外的是,那五车粮食中竟然有两车装的是大米,整整两车的大米,于是战士们终于吃上了久违的大米饭。

  “同志们”是夜,等战士们都吃饱了之后,褚团长就召集了干部们开会,但说上句话就很不雅地打了个饱嗝,引来了战士们的片笑声。

  褚团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轻松地说道:“吃饱喝足了,咱们就坐下拉拉家常,商量商量怎么打鬼子!”

  褚团长的话又惹来了战士们的片笑声。

  “同志们!”顿了顿陈耶接嘴道:“首先我先要告诉大家的是,咱们守在线的战士已经跟美国佬干上了,他们没有吃的,也没有子弹,就用刺刀用鲜血用生命,把敌人死死地堵在汉江以北!他们不容易啊”

  战士们听到这话都不由沉默了,因为大家都知道饿着肚子的滋味,更何况还要在饿肚子缺子弹的情况下跟敌人拼命。

  在现代的资料里我知道,志愿军的这次撤退是有计划的,全军共分为两个梯队三条防线部署。第道防线也就是现在已经开打的那道防线。其西起汉江口,沿汉江北岸往东延伸150余公里,投入了志愿军四个军朝鲜人民军四个军团共八个军的兵力。

  因为汉江的冰层已经开始融化,所以这道防线是志愿军的主要防线,力争要在这道防线上防御二十天到三十天,如能支持更长时间更好。

  如果补给充足,志愿军战士很有可能会依托汉江北岸的工事长期坚守,将美国阻挡在汉江以南,因为那就将会是场抢滩登陆仗,当个个美军乘坐着登陆艇攻上滩头时,还没等他们完全展开兵力,志愿军们军号吹,以优势兵力来个反冲锋,就能轻松地把他们赶回到江里去。这天寒地冻的,那刚刚融化的江水肯定会给美军留下深刻的印像。

  只可惜的是现阶段的志愿军们饿着肚子,又没有多少弹药。

  “同志们!”陈耶话锋转,放缓了语调说道:“这次战役,咱们是由高歌猛进转为且打且退,极少数同志顾虑较多,信心不足,虽为个别现像但影响较大。甚至有的战士反映:‘只靠我们这几个军难以胜利’‘敌人的炮火厉害不好打’,还有个别干部表示:‘战争打到何时是个头?’,有的同志埋怨说:‘为什么我们的大炮不打?我们的飞机为什么不来?’等种种消极言论,这些言论,将直接导致我们队伍管理松懈和违返群众纪律等不良现像,各单位定要加强教育和宣传,及时纠正上述与我军纪律相抵触的的思想,扭转对我军缺乏信心的现像!”

  “是!”战士们应了声,但却有不少人在下面小声议论着。这让我意识到在志愿军中的确像陈耶所说的那样。出现了消极思想。不过也难怪,所谓爬得越高就跌得越惨,这次战役志愿军们本来个个都满怀信心的要把美国佬赶下大海,但现在却被他们给打回来了就算是铁铮铮的志愿军战士也承受不了这心理上的巨大的反差

  “同志们!”陈耶继续说道:“我们必须要正视自身存在的不足和困难,在补给跟不上的情况下,我们的撤退是必然的,但我相信这只是时的,我们很快就会再次打回来!”

  “是啊同志们!”褚团长沉重地点了点头:“美军三天前就开始进攻了,就在我们刚刚跨过汉江不久的时候。他们知道咱们正面临着弹尽粮绝的境地,他们知道咱们连续打了几个月的大仗已经很疲劳了,所以他们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所以他们更加疯狂地轰炸着咱们的补给线,更加拼命地攻击着志愿军的防线,想把咱们困死饿死,想把咱们击溃。同志们!你们说,咱们能让他们得逞吗?”

  “不能,不能!”

  “是的!”陈耶也挥着拳头说道:“咱们志愿军是击不溃也打不倒的,任何时候,我们都要顽强地站起来,坚决与切反动势力作斗争,绝不在敌人面前低头!”

  “绝不低头!绝不低头!”战士们个个都握着拳头,发出了来自内心的愤怒。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想要志愿军们丢掉消极思想并且重新鼓起士气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

  “很好!”褚团长点了点头。然后就指着地图介绍道:“咱们属于第二梯队,防线西起汶山往东至议政府,经铸锦山青雨山座防山洪川江北岸至洪川,分别驻守着我264039军。咱们的任务是构筑工事养精蓄锐,当第道防线上的战士们撤下来时,我们就要把尾随其后的联合国军死死顶住,掩护战士们撤退!”

  “上级的意思是”陈耶补充说道:“我们要注意保住有生力量,切不可感情用事,与敌人拼消耗。换句话说,就是不要死守阵地,我军的目的。是尽可能延缓敌人北进的速度。”

  “政委!”听了这话战士们就有点犯糊涂了,名战士疑惑地问道:“那咱们要守着阵地多久哩?”

  “二十四小时!”褚团长断然说道:“这是咱们这道防线定下的时间,每个阵地都要坚守二十四小时,时间到就可以放弃阵地撤退,然后在二线继续构筑工事!”

  “同志们!”陈耶最后总结道:“咱们定要利用好这段时间加紧构筑工事,这段时间可是前线的战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咱们绝不能有半点浪费!”

  “是!”战士们应了声就各自准备去了。

  志愿军南下时议政府是汉城的门户,这回联合国军北上,议政府同样也是个重要的交通枢纽,因为从汉城到达这里的公路和铁路分为几条直向北延伸,如果守住这里,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迟滞敌人机械化部队的前进速度。

  对这样的个军事要地,志愿军安排了两个师分别驻守议政府北上的两条公路。至于铁路嘛,它想要重新启用还不是时半会的事。

  这时我不禁再次感叹下朝鲜人民的先进之明,他们竟然能预知联合国将会打回来,而且还有可能运用这里的铁路,而事先把铁轨都拆掉卖了。

  118师的阵地,就设在议政府至抱川的公路旁,这里沿着公路往北零零散散地分部着十余座高地不等的小山,正好成为志愿军们阻击美军的阵地。

  我们营的阵地就在其中的座山头上,而且这回很幸运的不是在第排了。其实这也是减员严重的原因,原本个连队驻守就足够的山头,现在却要安排个营。

  工事还是以反斜面为主,因为志愿军们已经意识到正面的工事除了消耗些美军的炮弹外没有任何意义,而美军最不缺的就是炮弹,所以全都不约而同地把工事修建在了反斜面上。

  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饿肚子的原因,还是陈耶说的话起了效果,战士们全都憋足了鼓劲挖坑道修工事,虽说是分成了两班,干半天休息半天,但是战士们在休息的时候只要没事全都自觉的加入挖坑道抬木运土的行列中。特别是在几天后,当前线送下个个鲜血淋淋的伤员后,战士们干活的劲简直就可以用拼死来形容。

  最后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就修筑好了两个山头的坑道工事,个山头做为主阵地,另个山头做为撤退后的二线阵地。而且工事的坚固程度也不是当初在修理山上修建的工事可以比的。

  “营长,现在咱们该干什么呢?”修完工事后战士们就犯愣了。看看其它营的战士还在忙得热火朝天,可就是咱们营的人似乎没事做,于是几个连长不约而同地就找到了营部请示。

  “坑道都挖好了?通往山顶的通道也打好了?”许锋有些不信的问道。

  “都挖好了!”战士们拍了拍胸膛:“咱们在修理山都挖过回不是?熟着呢!”

  许锋时也没了主意,总不能让同志们都回去睡大觉吧!

  “这样吧!”我在旁边建议道:“咱们都跟美国佬打过仗,都知道这仗打起来,就算紧挨着的两个高地之间都会被美国佬的炮火给封锁了,想要联系上都难。我看,如果有时间咱们不如在高地之间挖上个通道”

  “好主意!”许锋正愁手下的这些战士没事干,想也没想就点头同意了:“就这么干,可以跟其它高地的同志联系下,大家块挖。”

  “是!”显得有些精力过过剩的战士们很快就兴致勃勃地出去了。我心里却在暗自得意,其实我让战士挖这条通道的目的,更重要的还是想到了只要守二十四小时就可以撤退,当时我就在想,在敌人的炮火封锁下,如果是在白天到了二十四小时,那想撤能撤得下来吗?离开坑道往下撤那还不是让敌人的飞机大炮炸倒大片了

  这回用不着担心这个了。

  是夜月明星稀,寒风习习,几只乌鸦在老树上被冻得呱呱直叫。经历了几回战火的田野片萧索,到处都是烧焦的枯树和汽车坦克的残骸,颇有几分战争战束后的萧条。但远处隐隐传来了几声炮声,却不断地提醒着我们战争还在继续。

  这时的我刚收起了工兵锹,拖着疲惫的身躯准备回到坑道内休息阵,但上方突然传来哨兵小声的喊叫:“有情况!有情况”

  “有情况!有情况”

  战士们个接着个把这个消息传了下去,也不等命令,收到消息的战士们很快就抓着枪从坑道内钻出来爬到山顶上。

  我也抄起步枪爬上了山顶,往前看,远处的黑暗中似乎有支队伍在朝我们这个方向跑来,没有声音,也没有任何的光亮,也亏得这名哨兵能发现。

  “照想是咱们的部队吧!应该是前方的同志退下来了!”老班长小声地嘀咕着。

  但是为了以防不测,战士们还是做好了战斗准备。

  “解放新中国!“

  “为人民服务!咱们是三十八军的!”

  听到了这声音战士们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是三十八军的同志下来了!”

  说着同志们不约而同地就朝山下跑去,有些细心的战士还返回坑道带上了些吃的。

  “同志们辛苦了!”

  “同志,打得好!”

  战士们纷纷下山迎接着三十八军的同志,只见他们个个身上都血迹斑斑,衣衫也破烂不堪,整个脸都累得变形了,连回声话或是朝我们微笑下的力气都没有,见到战士们递上来的面包,抢过了就狼吞虎咽起来。甚至还有不少战士发现已经到了自己人的防线,双脚软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敌人跟在后面吗?”这时褚团长也跑了上来,他抓住名战士问道。

  那名战士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回答道:“咱们撤退的时候没让敌人发现!”

  “褚团长!”这时名战士走了上来,用他仅存的左手褚团长敬了个礼:“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

  “张团长,你”似乎过了好半天褚团长才认出了对方,看着那名战士的样子竟说不出话来。

  张团长也不说话,轻轻笑,然后对自己的部下下令道:“把所有的弹药都给四十军的同志留下!”

  说完又走回到队伍中去

  第四卷第四次战役第二十八章特种兵

  第二天早。躺在坑道内睡觉的我被阵飞机的呼啸声惊醒,我抓起枪走出了坑道,意外的发现天上竟然下起了蒙蒙细雨。我不禁皱了皱眉头,别看只是小雨,但正是这样的小雨对志愿军来说将是致命的。因为志愿军战士普遍没有带雨具,身上穿的棉衣旦被雨淋湿了就很难弄干。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下穿着湿透的棉衣出去作仗,这种情形让我简直就无法想像

  想了想,我就回到坑道拿了块白布披在了身上,严格来说,它应该算是块黑色的白布,白色是它的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