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公英。

  我不禁愣住了,我当然不会傻到认为那些是汉堡包,那些——是美军的空降兵。他们的目标是驻守在汶山的人民军第军团。这么多的空降兵空降到人民军的后方,人民军在缺粮少弹的情况下很快就会崩溃,接着美军很快就会从那个缺口涌入,威胁志愿军的侧后

  想到这里我二话不说,转身就朝团部跑去。

  “报告团长!”来到了团部,发现褚团长他们也在外面看着天空。

  “唔。”褚团长见到是我,转过身来说道:“来得正好,俺也正想去找你”

  说着比了比天上密密麻麻的降落伞道:“都说你知道的事情多,知道这些是啥玩意吗?”

  “报告团长!”我连忙挺身说道:“那些是敌人的空降兵!就像前几天美国佬用直升机把兵运到我军后方样,这些也是!”

  “空降兵?”褚团长不由愣:“你是说,这天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美国鬼子的兵?”

  “是!”我无奈地应了声,志愿军不是没有见过空降兵,也不是没有见过降落伞,但是像现在这样整个天空都是降落伞的空降作仗,只怕还是有史以来的第回见到,所以愣是不敢相信。

  “报告团长!”这时名电报兵跑了上来递给褚团长封电文,褚团长脸色变了变,就问了句:“现在第线上是哪个营的战士在打!”

  “二营的!”

  “嗯!”褚团长咬了咬牙,接着说道:“把命令传下去,以二营为掩护,全军撤退!”

  “团长!”

  “执行命令!”

  “是!”我知道那对二营的同志来说将意味着什么,但这又是没办法的事,大白天撤退根本就没有办法摆脱后面跟上来的美军。就只能用这种牺牲小部队换取大部队安全的方法。

  匆匆忙忙地跑回部队,默默地对许锋说了句:“团长的命令,以二营为掩护,全军撤退!”

  “嗯!”许锋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很快就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战士们也都默默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行装。所有的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理所当然我在奇怪,平时战友情谊浓于血的战士们,这时对二营的战士却显得有些无情。但随后我很快就发现,战士们临走前个个都回头看了眼二营的阵地,有的还向他们挥了挥手告别,二营的战士也远远的向我们挥手

  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战场,战士们会这么理所当然的原因,是因为如果有天,同样的任务落在咱们营的身上的话,他们也会像现在的二营样,义无反顾地接下这个任务,哪怕他们心里很清楚,接下这个任务之后前面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炮声再次隆隆地响了起来,也许是美军发现了志愿军们要撤退了,所以很快就发动了进攻。我紧了紧背上的步枪,最后望了身后坚守在阵地上的二营眼,转身就跟着队伍走去。

  驻守在各个高地上的志愿军们都接到了任务纷纷撤了下来,战士们越聚越多,排成条长龙朝北走去。我心中暗想,好在那些美军的飞机都急着对付人民军,否则这下咱们就损失大了。

  正当咱们队伍经过那座三十几米长的公路桥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张团长正在那守着,两眼望来望去像是在找着什么人,看到褚团长就兴奋地跑了上来叫道:“老褚老褚”

  “嘿,张团长!”褚团长不由疑惑地问道:“咋了?怎么还不撤退啊?”

  “上级让我团守着这座公路桥!”张团长比了比脚下的桥,递上了根烟道:“要守着这桥啊,美国佬的坦克汽车就过不去,那美国佬想要赶上咱们部队也难喽!”

  “唔,可辛苦你了!”

  “切!”张团长摇头笑:“我说老褚啊,都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了你还跟我说这话!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是来跟你借个人的”

  听这话我心中不由惊,连忙把帽沿拉低了些,装作若无其事的跟着队伍朝前跑,但身后还是传来了张团长的叫声:“嘿,你那个背着美国小镜子枪的那个叫啥来着?”

  “崔营长!”褚团长很快就知道张团长要的是什么人。

  “对对对就是他,崔营长!”张团长点头对褚团长说道:“老褚,我就要这么个人,你不会不给吧!打完这仗就还你”

  我无奈地停下了脚步,心里那个恨啊!把背上的狙击枪也恨上了,枉我睡觉都抱着你,都把你当作老婆了!你倒好,转个身就把我给出卖了

  第四卷第四次战役第三十二章掩护

  “小崔同志啊!”张团长略带歉意地对我说道:“愣是把你留下来,不怪我吧!”

  “报告张团长,不怪!”我挺身说道:“革命军人就是要不怕苦不怕牺牲,哪里需要我,我就上哪!坚决履行好党和人民赋予咱们的使命!”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却暗叫了声,要是真把你怪上了,你又不会放我走,还不如说得大义凛然些!

  “好!”张团长点了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其实这回硬叫上你,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咱们团的弹药本来就不多,那天晚上打美国佬的特种兵又消耗了大半,现在实在是有点硬着头皮上,所以我就在想,能不能像那些名美军的狙击手样,用最少的子弹打出最大的战果!于是我就想到了你”

  “团长!”闻言我不由疑惑道:“打掉了那些美军特种兵,就没有缴获些弹药吗?”

  “那几个子弹还不够塞牙缝哦!”张团长摇头苦笑声道:“照想那些美国兵应该是接到命令,不能把弹药留给我们,所以在我军冲上去的时候,他们就销毁了剩余的所有弹药。我们能够得到补充的。无非也就是从尸体上搜到为数不多的点而已。”

  “唔!”闻言我不由苦笑了下,这才意识到美军是有计划的不让我们从他们身上得到补给,怪不得这段时间他们每次进攻被打退之前,都尽量抢回战友的尸体,就算有些尸体没能及时抢回去,志愿军们除了在他们身上搜到些有限的子弹外,点吃的都没有。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他们被命令进攻之前不许携带任何食物。

  “我的想法是”沉默了会儿,张团长又继续说道:“千个没有子弹的兵,还不如百个有子弹的兵,所以我想把全团所有的子弹集中起来,挑出全团枪法最好的百多个老兵由你来带领,守住175高地!”

  “张团长!”闻言我不由大惊道:“不说咱们经不起敌人的炮轰,就说这枪打得再准,也打不掉敌人的坦克啊!”

  “你放心!”张团长回答道:“我早就在175高地上挖好坑道了!坑道可以防敌人炮轰,公路桥就交给我们,只要把公路桥炸掉不让敌人修起来,敌人的坦克就过不来。”

  顿了顿,张团长又接着说道:“你们的任务很艰巨啊,要同时面对几面敌人的进攻,我们没有子弹无法给你们提供援助,而且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我们很快就会脱离战斗!”

  “唔!”听了张团长的话,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也已经成了掩护部队的份子。不过想想也是,这只怕是唯个又可以完成掩护任务,又可以保存实力的办法了。在弹药不足的情况下,与其把弹药分散给个团。让所有人弹药都不足,还不如把弹药集中给支挑选出来的精兵部队,两者的战斗力相差不大,而前者要牺牲的人数却是后者的好几倍。

  虽说这似乎对留守的战士来说有些不公平,但是战场上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战场上只有残酷的现实,什么方法能更好的杀伤敌人保存自己,什么方法最有效率,那就是个好方法。

  “怎么样?有决心吗?”张团长问道。

  “有!保证完成任务!”虽然我很不喜欢这样,但还是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记住!”张团长最后交待道:“175高地在,公路桥就在;公路桥在,美国佬就过不去,咱们大部队才能安全撤退!所以你无论如何也要坚守夜,天亮前撤退,绝不能让敌人修好桥让敌人的机械化部队过去,明白吗?”

  “明白!”我心里暗暗叫苦,坚守夜天亮前撤退,就算我们能坚守夜,第二天天亮,我们还能撤得下去吗?

  于是我就带着部队走上了175高地,全连百十五人。全都是从团里挑出来的能打的精兵悍将。

  我平时比较少接触别团的战士,所以我现在虽说做了他们的代理连长,除了已经见过几次面的警卫员小陈外,对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无所知。这让我几次生起了想让张团长换个连长的欲望,但想想临阵换将似乎也不是好事,于是也就作罢。

  走上了175高地才发现上面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坑道绕着山顶圈修建,根根原木在坑道侧壁和顶端牢牢地撑着,走进去以后我又发现这些坑道竟然互相相通,而且坑道口还开在有利于射击的位置,也就是说基本上躲在坑道内就可以朝敌人射击,整个山顶被修建得就像是个巨型的碉堡,坑道外还有道道深深的战壕,看来张团长在这上面花了不少的心思。

  数了下子弹,十几个弹夹共百多发子弹,还有三个手榴弹个手雷,连队的其它战士也差不多,外加为数不多的几个炸药包和掷弹筒。机枪虽说有好几挺,但子弹却只有五百多发,于是干脆全都丢给个机枪手拉倒。

  太阳渐渐落下西山,我举着狙击枪站在高地上,看着最后丝阳光也渐渐在我面前消失,不由阵感叹,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看到这可爱的阳光再次升起。

  又想到前几天我们团正是在这里围攻美军的特种兵,而现如今却是我们驻守在这里等着美军前来围攻。

  “轰”的声巨响,当大部队撤过去之后,公路桥很快就被炸成了两段,张团长很快就带着部队撤走,同时也告诉我们敌人就快要来了。

  “同志们!”趁着敌人还没上来。我召集起了连队的干部开了个简单的会议:“同志们,这场战争对我们来说是场极其严酷的考验,但是我相信在我们的团结和勇气下,我们定能战胜敌人的飞机大炮,成功地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

  “坚决完成任务!”

  “誓与阵地共存亡!”

  战士们纷纷握起拳头表示着。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算短,我到底还是学会了怎么去激励战士们的斗志。

  “同志们!”顿了会儿我又接着说道:“虽说团里把子弹都留给了咱们,但是百多发子弹也不算多,要打得快砰砰几声几分钟就没了,所以啊!咱们这场仗,大伙儿定要记着要瞅准了打,还记得美军那个狙击手吗?”

  我指着眉心说道:“朝着这打,不要求打的敌人多也不要求打得快,但要求打得准,让敌人个个都是脑袋开花,把敌人都打心寒喽!”

  “崔连长?”这时有人疑惑地问道:“那如果美国佬窝蜂地冲上来了哩?咱也慢慢打么?”

  “嗯!”我点头说道:“同志们都沉住气,美国佬怕死着呢!咱们打他几个脑袋开花他们就不敢冲上来了!”

  “就是!”名战士接口道:“这要是冲上来了那就正好,咱们就上去拼刺刀,连子弹都可以省下了!

  哈哈战士们轻松地笑着,似乎根本就没有把即将到来的那场恶战放在心上。

  “如果没什么问题,同志们就回去准备准备吧!”我也故作轻松,但心里却是忧虑重重。

  “是!”战士们应了声,就纷纷返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做好战斗准备。

  “轰”随着阵紧过阵的炮声,战斗终于在天黑前打响了。美军反平时不在夜里发动进攻的习惯,对175高地实施了长达个小时的炮火准备,直炸到天色全黑,即使张团长已经把坑道建得十分坚固,但在这样长时间连续的炮轰下还是有三段坑道被炸塌,十余名志愿军战士被埋在里面无法抢救。

  炮声停美军就上来了,黑压压的片,就像波浪样朝我军阵地涌来,似乎是要把我们这座孤岛无情地淹没在他们的脚步之下。

  我屏着呼吸动不动地看着这切,这时我才更加确定之前的那个让战士们节省弹药的决定是正确的。百多发子弹不算多,美军的人数是我们的几十倍。如果不节省弹药的胡乱打向敌人,只怕美军两次冲锋就会耗尽我们所有的子弹了。那时想要完成上级交待的任务可就难了。

  所以,现在就只有种办法可以尽量长地拖延时间,那就是精准的射击,以打击他们的士气。

  四百米,虽说这时候敌人早已进入了我的狙杀犯围,但是我却没有下令射击,因为我相信在这黑夜里,战士们手中没有瞄准镜的老式步枪很难在这距离上打中敌人。

  三百米,我不由皱了皱眉头,虽然我知道手下的这些战士都是从个团里挑选出来的精兵,但我却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精到什么程度,今晚的月色不是很亮,还是再等等吧!

  两百米,看我们在这么近的距离也没有射击,美军也许是以为我们没有子弹了,欢呼声就加快速度朝高地上冲来,但是他们这么冲就暴露出了他们的弱点。

  他们原本是排着散兵队形的,让人很难大面积地对他们杀伤,但是当他们冲上相对狭窄的山坡时,随着包围圈的缩小他们互相之间的距离也跟着越来越小,不过会儿就到了人挤人的程度。

  “打!”直到距离百五十米,我才向战士们发出了战斗命令。同时抬起步枪砰的声,颗子弹穿过前面名美军的脖子,然后正中后面名美军的头部。瞄准镜中,只见身后那名美军扑嗵声倒下,但是前面的名美军却痛苦地捂着脖子,缓缓地跪在地上,双手试图挡住不断往外喷射的鲜血,但那切都是徒劳。

  我来不及欣赏自己的杰作,很快就将瞄准镜瞄向了另外名美军的脖子

  美军是从山坡下往上攻的,所以他们在往上冲锋时会不自觉地仰起自己的头,而且他们都是白种人,这样势必就会将他们那段白白的脖子个个清晰地暴露在我的枪口下。虽说面积不多,但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在美军排得如此密集的队形下,子弹穿透前名美军的脖子后,再打中另名美军的机率很大。所以在我的瞄准器中。美军基本上都是成串成串地倒下。

  这时候我就在想,美军如果够聪明的话,就应该让黑人团来发挥点作用。虽说他们的战斗力不够高,但在这黑夜下却可以连伪装都省了。

  战士们也纷纷打响了手中的步枪,虽说有不少战士手中拿的是从美军那缴获的大八粒,但他们全都按照我的命令不紧不慢地瞄准了再打。

  志愿军战士的枪法本来就很好,更不用说这些从个团里挑选出来的精兵。随着声声枪响,只见跑在前头的美军个接着个跌到在地上,人数虽说不多,但大多数都是被打中脑袋枪毙命。反而是我因为胃口太大要成双成对的打,子弹第二次命中头部的机率很小,所以大部份的伤员还是由我造成的。

  美军被这场面被吓住了,个个都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开始时还会打出排排的照明弹,接着再用他们手中的冲锋枪机枪还击阵,但他们冲锋枪的有效射程只有百米,那子弹就是满天乱飞。机枪虽然射程远,但被战士们精准地把机枪手接连打掉几个后,就再也没人敢打了。

  因为角度的原因,美军即使在照明弹的帮助下还是很难看到躲在战壕中的志愿军,所以手里拿着步枪的美国佬就连开枪的欲望都没有。

  接着不过会儿,他们就连滚带爬地拖着尸体和伤员逃了回去。

  “狗日的!尸体全都拖光了,具也不留”看着退下去的美军,名战士情不自禁地骂了声。

  我也不由苦笑声,美军是越来越重视弹药被志愿军重新利用的问题,看来以后想要从他们那得到补给只怕就不那么容易了。这不禁让我想到自己的狙击步枪,如果往后都是这样,那么我的狙击枪很快就要面临有枪无弹的境地。

  唉!还想什么往后啊,想着自己已经身陷险地,能活到什么时候都不知道,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吧!

  数数弹匣,这才发现就刚才那阵子就打掉了四个弹匣,这才只是次冲锋而已,如果照这么下去,美军只要再冲锋四五次就可以把我们的弹药全部消耗掉,那时只怕

  “啪!”这时我只感觉到有点冰凉的东西掉在了我的脸上,伸手摸却是滴水掉在我的脸上,接着很快就结成了小冰块。

  我心下不由愣,暗道老天爷不会这么捉弄我们吧,这时候竟然下雨?

  像是在回答我似的,又接连几滴雨掉在了我的脸上,让我不得不承认了这个痛苦的事实。

  “下雨了,下雨了!”战士们不由慌了起来,敌人的枪林弹雨他们不怕,但是就怕下雨,因为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下,身上的棉衣旦被雨淋湿那无疑是致命的。

  “进坑道!”看了看越下越大的雨,我无奈地下令着:“各单位从坑道口注意观察敌人,旦发现敌情马上示警。”

  “是!”战士们应了声就陆陆续续地钻进了坑道。

  钻进漆黑的坑道后我拍了拍身上的棉衣,凝结在棉衣上的小冰块就像沙子样唰唰地往下落。志愿军没有装备雨具,这就决定了我们无法在这样的雨天里作仗。这点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