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回答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算的,那样子活像个算命先生。

  “唔!”闻言我就在心里打开了小算盘,这时候第四次战役差不多接近尾声了,第五次战役是在二十二号晚打响的,离现在不过二十天,与其千辛万苦地冒着生命危险穿过敌人防线去找大部队,还不如在这等上二十天等大部队再打回来。更何况,我现在也没有穿过敌人防线的条件。

  “陈良任凤有!”想到这里我就下令道。

  “到!”

  “你们真的想留下来吗?”

  “是!”陈良和任凤有对望了眼,接着两人都很坚决地点了点头。

  “那好!”我点了点头:“那咱们就留在这里不走了,不过不是在这里养伤,也不是在这里享福,而是配合咱们主力部队作战,继续与反动派做斗争!”

  唉!这话说出来,我才发觉自己说话的口气都被志愿军们给同化了。

  “对!”任凤有听这话就兴奋地握起了拳头叫道:“坚决与反动派斗争到底!”

  “做斗争?”陈良则好奇地问道:“崔副营长的意思,是带领咱们上山打游击?”

  “就算是吧!”我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我可不只是想打游击这么简单,而是想为即将到来的第五次战役做些准备。

  伤亡最惨重的第五次战役啊!直接战斗减员竟然达到了八万多人,如果再算上非战斗减员,那

  “崔副营长。”陈良小心地提出了疑问:“可是咱们就这么几个人,而且也没弹药了!”

  “怕啥?”任凤有挥拳头说道:“没人咱们可以去召集掉队的战士,像咱们这样掉在后方的战士还有不少,召集两三百个人没啥问题!”

  “可是弹药呢?还有粮食”陈良脸上还是有些迟疑。

  “可以去敌人那抢啊!”任凤有蛮不在乎地回答道:“咱们以前打游击的时候还不都是这样干的。”

  “陈良!”我看得出陈良并不是很有信心,于是就对他说道:“如果你现在还想退出的话还来得急,你可以回去找部队,没人会说你犯错误!”

  “崔副营长!”我这么说陈良倒不乐意了。他挺身正色说道:“俺陈良也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俺的意思是说这跟咱们以前打游击不样。地形不熟不说,咱们现在要对付的即不是小日本也不是国民党,而是飞机大炮多得要命的美国佬!美国佬顿炮火轰过来,或者燃烧弹扔上几个,整片山连人带树全都没了,还能打啥游击啊!”

  “你”任凤有只气得脸色黑,指着陈良就骂道:“尽长敌人志气灭自个威风,这仗还没打哩,就怕这怕那的,还说不是贪生怕死”

  “陈良说的也有些道理。”闻言我不由笑了笑:“不过放心,敌人大多数的兵力都在前线跟咱们部队打着呢!飞机大炮也都调到前线去了,暂时还顾不上咱们,何况咱们只要打二十唔!”

  说到这里我意识到自己又说漏嘴了,马上打住不说,转而下令道:“这样吧,白天咱们先去联系下村里的同志,到晚上的时候,你们俩就出去寻找掉队的战士,能找到多少是多少,最好能弄张地图回来。咱们要团结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就算不上山打游击,把战士们团结在起也好做下步打算。”

  “就是!人多力量大嘛!”任凤有很快就同意了,但陈良却皱了皱眉头,眼里闪过丝忧虑。

  我暗道声这陈良可是个聪明人啊!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人多力量大是没错,但是人多的同时目标也大暴露的可能也大。像我们现在这种状况,就算聚集了两三百个人,旦被敌人发现了正好就让他们锅端了,所以聚在块还真不是件好事。但是他又怎么会知道,短短的二十天后志愿军大部队又会再次打回来,我所要做的,绝不是像他想的打打游击那么简单。

  任陈两人说干就干,很快就到村子里联系其它伤员。这村子不大所以两人很快就带着七个人回来了,这七个人多多少少都带着伤绑着绷带,有的是手,有的是头,还有个甚至脚上还夹着夹板的也瘸拐地跟着来了。

  “同志!”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些战士个个心情都十分激动,进门就冲着我热情地叫道:“同志,听说你要在敌人后方组织支部队,算俺个!”

  “还有我!”

  “也算俺个!”

  我不由有些疑惑地朝任陈两名战士望去。心里暗骂声,这两个臭小子,只是叫他们去联系下,又没让他们把这些没作战能力的伤兵带来啊!

  任凤有为难地说道:“俺不小心跟他们说起崔副营长你想拉起支队伍的事,他们就硬是要跟着来”

  “没来的都是躲在床上动不了的!”陈良也不由苦笑了下:“有几个还让咱们把他们抬着来哩”

  见此我心下不由阵感动,志愿军的思想觉悟就是好啊,但是

  “同志们!”我有些无奈地对他们说道:“你们想为祖国为人民出力的精神是好的,但是俺希望你们明白,咱们是要组织支部队,是要行军打仗杀敌的,咱们不能因为个别人而影响到全军”

  “这个咱们都知道!”有个断了左手的战士抢上前来说道:“咱们坚决不拖部队的后腿,坚决不掉队,俺断了左手,右手还可以打枪,样也可以杀反动派!”

  “对!”另名瞎了只眼睛的战士接着说道:“俺瞎了只眼,瞄准时都用不着把眼睛闭上了,比别人还快!”

  哄的声战士们就笑开了,却只有我个人怎么也笑不出来,他们可是失去了手失去了脚失去了眼睛啊般人只怕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吧!但是我在他们身上却看不出半点消沉,也看不出半点失意。

  第四卷第四次战役第三十七章地

  在伤兵们的再坚持下。我也只好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事实上,后来就连我自己也觉得他们能够发挥出普通战士甚至是超过普通战士的战斗力。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我看到了种坚强种无畏,我认为对名战士而言,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我在他们当中的官职最大,于是很自然的就成了他们的上级,而且我也是这次行动的发起者,所以他们也很愿意听从我的指挥。

  当天晚上,我就把他们全都派了出去召集掉队的战士。他们的任务似乎并不重,所要做的只是在各个山路旁掩蔽,看到有掉队的志愿军战士经过就与他们联系。

  我暂时还不敢派战士们去搜寻其它村庄的志愿军战士,因为我知道那些村庄里很有很可能有南韩特务隐藏在其中。战士们去村庄搜寻有生命危险不说,万有些会汉语的特务,装作老乡从战士们嘴里套出我们的情况和根据地,那么我们很快就会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毕竟南韩军中有许多人都在国民党军中当过兵的,所以要找些会说汉语的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临出发前我还交待他们,对待那些掉队的志愿军战士,要本着自愿的原则召集。也就是愿意留下的留下,要去找大部队的也随他们去。

  但我想大多数的战士还是会愿意留下来的,是因为要穿过敌人防线寻找大部队本来就是九死生。二是志愿军战士大多本着哪里需要就上哪的战斗作风。他们是在没有目标的不知道哪里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会去硬闯敌人防线希望能回到自己的部队继续作战,但是现在我给了他们个目标。给了他们个需要。那么他们就会像那些伤兵样,积极响应我的号召。

  果然,到了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战士们就带了百多名战士回来,第二天晚上又带回了七十几个,第三天晚上还有三十几个,之后就基本上找不到人了。想想也是,过了这么多天如果还有战士掉在后方,那多半也是回不来了。

  再加上原来的伤兵,排除掉些实在无法战斗的战士,我手上就有了支百七十四人的队伍,也就是凑成支加强连了。连长自然是我,排长则由任凤有和另外两个在原部队也是排长的志愿军战士高成山郭忠田担任。不只是因为他们有带兵的经验,也因为他们原本就是排长,这样的安排其它战士也不会有异议。

  指导员我就不敢随便任免,这向是上级指派来指导部队政治方向的,如果我私自任免的话,将来说不准还会被扣上反革命的帽子。

  副连长就由陈良担任,这个决定做的还是有些艰难,因为陈良本来只是名普通战士,这回下就升为副连长也可以说是连升三极。有几名战士也向我反映是不是该让战士们选个,甚至连陈良自己都不相信他能做好这个副连长。但我更希望自己的副手是个能够独挡面的聪明人,而不是个只会打仗只会执行命令的传声筒,所以就再坚持下来。

  几天来,在老大爷的悉心照料下,我脚上的冻伤有了很大的好转,虽说还有些肿胀。但已经可以下地走路。让我苦恼的是,因为脚肿还没有全消,就算大爷翻出了最大号的棉鞋也穿不上去,所以还是没办法出门。

  这时候我才知道整天闷在家里是件多么痛苦的事,天到晚都是面对着四面墙,看着战士们跑里跑外地忙活着,自己却什么也干不了。

  战士们出去执行任务时,我让他们顺带画了几张地图,我本想用这几张地图来熟悉下地形,但是当我看见这些地图时我才发现自己错了

  志愿军战士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不知道用比例尺来画地图,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把这些千奇百怪的地图拼合在起,有些甚至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当我问起方向时,那画地图的战士就傻乎乎地摸了摸脑袋,想了半天才回答道:“连长,要不俺带你?”

  “唉!”我从桌面上大堆画得乱七八糟的地图上抬起头来,沮丧地叹了口气,这时候我才知道张标准的地图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啊!就算我拥有了许多来自现代的资料,甚至可以说是先知也不为过,但是没有张详细的地图。所有的切都变得那么扑朔迷离

  “连长,连长”这时陈良路小跑地闯了进来,把张叠成小块的厚纸神秘兮兮地摆在了我的面前:“瞧瞧这是啥?”

  “嘿,地图!”我打开看不由喜出望外,竟然是张军用的标准地图:“好小子!从哪弄来的?”

  “嗨,就在咱们自己战士手上哩!咱们还都不知道”陈良苦笑了声:“前晚有几个战士加入了咱们部队,俺也没多问。今天闲着没事跟他们打了几声招呼,没想到其中还有个是团长的警卫员,身上正带着这张地图呢!”

  “唔!原来咱们自己人手上就有了?”闻言我不由阵气苦,害我这两天对着那大堆鬼画糊般的地图看得都眼花瞭乱的,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空有宝山不自知了。

  看着眼前的这张地图,思路也就跟着清晰起来,在现代时看过的资料也点点慢慢地回忆起来,在脑海里越聚越多。

  嗯,这里是志愿军十九兵团的进攻位置,这里是志愿军三兵团的进攻位置,这里是第九兵团的我们现在应该还在这里,议政府附近,赤重里和沙长里这两个村庄实在太小了,在地图上都没有标出来。

  其实总体上来说,第五次战役和第四次战役十分相像,同样是志愿军大踏步的猛进,接着后勤补给跟不上,大慨十天以后志愿军再次面临无粮无弹的境地,李奇微再次率大军反扑,不过这回他不是像第四次战役样平平推进,而是大胆的使用装甲兵穿插空降兵空投到我军后方截断我军的退路,使我军遭受到自战史以来最为惨重的次损失。

  现在我该做些什么呢?

  耽误之急就是要弄批补给,我们这两百多号人在这村里聚。差不多把村里老百姓的存粮都吃完了,再过几天就都要饿肚子,到时饭都吃不饱,又是有枪没子弹的,人再多也没用。

  敌人的补给线在哪?

  我顺着地图往敌人后方找,这时候联合国军在前线还跟志愿军打得正热闹,这弹药啊粮食啊肯定是大批大批地往前方运,咱要搞他批来那还不是难事,只不过

  随后我很快就想到,现在敌人也许对后方没有防备,但是我们如果搞了他批补给后,他们很快就会有所提防,也许还会抽出兵力来围剿,那时再想弄到补给就比较困难了。所以要么就不弄,要弄就弄批大的,这样在补充我们自己的同时,还可以为将来志愿军第五次战役做准备。

  没错!想到这里我就首先定下了弄大批补给的计划,于是很自然的就把目光移到了伪军防线的后方。美国佬的补给大部份都是空投的,要想在地上搞到他们的补给不但困难而且也不多,只有傻子才会去碰那个又没肉又难啃的骨头。

  终于,我将目光停留在了个叫五马岭的地方!传说中这是伪军后方补给的必经之路,为了这个地方,史上的伪军还跟美军大吵顿呢!

  “陈良!”看到这里我想也不想。就朝候在旁的陈良大叫声:“召集各单位开会!”

  “是!”陈良应了声很快就路小跑着出去了。

  个连队虽说人数不多,但要开起会来干部还真不少,各排排长班长,再加上副连长也有十几号人,不会儿就把小屋塞得满满的。

  “同志们!”见人都到齐了,我就将目光从地图上抬起来说道:“咱们虽然来自不同的部队不同的地方,但是咱们都有个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理想,那就是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为咱们的祖国而献身!我相信,在咱们的共同努力下,定能够打败美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将他们狠狠地踩在咱们的脚下”

  “连长说得对!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坚决打倒帝国主义!”

  战士们纷纷握着拳头低声喊着,眼里透露出种坚定的光芒,这让我发现自己还是很有煽动人心的天份的。

  “连长!”任凤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是不是有任务了?下命令吧!”

  “说吧!连长!”高成山接着说道:“虽然咱们人不多,但个个都不是孬种,就是让咱们去炸飞机炸坦克,咱们也不皱下眉头!”

  “任务是有!”我点了点头:“不过不是去炸飞机也不是去炸坦克,而是挖山洞。”

  “挖山洞?”战士们听这话都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个个都疑惑地望着我。

  “唔在哪挖好呢?”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没做好准备:“就在咱们村口那座山吧,那座山汽车能开得进来吗?”

  “应该不能!”陈良摇了摇头,脸上同样也是挂满了不解:“村口那座山都连着小路哩,两个人并排走都难,就更不用说汽车了!”

  “那哪座山连着公路呢?”我把陈良召到了身边,指着经过五马岭的那条公路说道:“你来看看咱们附近有哪座山能连着这条公路的,最好不要就在公路旁,汽车能开得到的就成!”

  “嗯!”陈良不由沉默了,这几天他虽然经常出去,但大都是在夜里出去,对这带的地形还不是很熟,所以这问题时也把他难住了,其它战士的情况也都差不多,全都沉默着不说话。

  “问问大爷去!”我突然想到了大爷是打猎的,那还不是对这带的地形了如指掌了。

  “对啊!”陈良点头,很快就到另间屋里把大爷拉了出来,叽哩咕噜地说了阵,接着就指着地图上的处地方说道:“大爷说在这附近有这样的座山,只有几里远,他还说可以带咱们去”

  说着陈良停住不说,两眼不自觉地瞄了我的双脚眼。

  我也看了看肿还没全消的双脚眼,心下不由阵无奈。脚虽然说已经不怎么疼了,但还是没鞋子可穿啊

  这时大爷似乎是看穿了我们的心思,径自从箱子里翻出件棉衣,抽出剪刀咔嚓咔嚓就剪成了两半,接着在战士们疑惑的眼神下,把那两半棉衣分别包在我的脚上,接着再用绳子绑!嘿,双特大号的鞋子就做成了!高兴得我在房间里兴奋地走来走去,不过那样子还真像马戏团里小丑穿的那种鞋子。只看得战士们偷笑不已。

  傍晚太阳刚下山时,战士们就在大爷的带领下出发了,我被关在屋里几天后,今天终于再次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心情不由舒畅起来。但由于脚伤还没全好,再加上那双特大号的棉鞋走在雪地上也不是很方便,所以老是掉在部队后头。还好只有几里路,走了半个小时也就到了,否则带着这些战士第次行军,我这个做连长的就掉队那还不是糗大了。

  到了这座山看,果然是个好地方。这山离公路大慨有百多米远,中间还隔了座山,就算咱们在这里大挖特挖,从公路上经过的敌人也不会发现什么。更重要的是,山脚下还有条大约三米宽的峡谷弯曲地延伸到公路,汽车可以很轻松地从公路开到这里,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大爷说,这山叫做烈女山!”陈良在旁解释道:“据说是在大爷小的时候,位村姑在山上采药让日本鬼子给发现了,鬼子见村姑有几分姿色就上前动手动脚的,结果没想到那村姑抱着名鬼子从悬崖上翻了下来起摔死了!从此村里人都管这山叫烈女山。”

  “狗日的小日本!”战士们个个都是打小日本过来的,提起小日本没有个不痛恨,这回听到了这故事就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