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里不禁暗骂了声: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两头都追着打!

  “解放新中国!解放新中国!”我忙不迭地朝那些边打边冲上来的志愿军喊着,但是在枪炮声中他们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喊声。还是个劲地往上猛冲,甚至我还看到他们其中些人上好了刺刀!我的妈呀!我不禁暗叫声要糟,我们个个身上都插着伪装呢,这志愿军要是冲上来把我们当作敌人阵乱捅,而我们还不能还手

  “嘟”的声,就在这紧要关头不知道是谁吹响了小喇叭,这种小喇叭只有志愿军手上才有,所以很快那些朝我们开着枪冲锋的战士就慢了下来,接着小心地派了两个战士猫着腰上来询问。

  “你们是哪个部份的?”那两名战士手里抓的是波波莎冲锋枪,上来看到我们的打扮就相信我们是自己人了,但还是疑惑地问道:“上级没跟我们说过这里会有自己的部队啊!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是”说到这我就不由愣住了,我们这支连队是由不同部队的战士拼凑起来的,似乎报哪个番号都不对。想了好会儿,我才有些无奈地回答道:“俺是40军118师353团3营”

  但话还没说完就让这两名小战士的冲锋枪给顶上了,嘴里还大叫:“不许动,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草!我心里那个恨啊让自己人拿枪把脑袋给顶上了,打仗打到现在还没这么窝囊过!

  “你们是353团的,那我们是谁!”另名战士切了声:“你们装得倒还挺像的,还差点被你们给蒙了过去。但是你们没想到假李鬼碰到真李逵了吧!”

  “什么?”闻言我不由大喜过望:“你,你们是353团的”

  “想不到吧!”那战士似乎还在为看破了我的“诡计”而沾沾自喜。

  这时后面的志愿军战士也队队的猫着腰跟了上来,猛然间我发现了其中几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大喜过望地叫道:“虎子!老班长”

  “是,是崔副营长吗?”对面传来了老班长半信半疑的声音。

  虎子却耐不住了个箭步冲了上来。抱着我的肩膀左看右看的,然后猛地给我拳道:“好小子,俺就说你死不了!这还不是好好滴,俺就说你命硬嘛!”

  “球!”闻言我气不打处,忍不住回骂道:“还命硬?刚才差点就死在你们枪下了,还被人用枪顶着脑袋哩!”

  “去去去”虎子朝那两名手持冲锋枪的战士挥了挥手,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新来的补充兵没大没小的,别跟他们计较!”

  “干啥哩?还要不要打仗了?”这时许锋推开几个人走了上来,见到是我不由愣了下:“崔副营长!”

  “许营长!”见到了战友们我不由暗自庆幸,原来史上发现了敌人这支炮兵营,而且打了三天三夜还没打下来就是许锋这个营。

  “其它的话等会再说!”许锋很快就下令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敌人这支炮兵营给我拿下了,同志们!跟我上!”

  “是!”战士们应了声就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许营长!”见状我赶忙上去把许锋给拦了下来:“许营长,这队炮兵营用不着咱们去打,俺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啥意思?”许锋不由疑惑地问道。

  “任凤有!”我也不答话,转身朝身后叫了声。

  “到!”全身挂满树枝的任凤有很快就跑了上来。

  “点着了没?”

  “点着了!”

  “哦!那就差不多了吧!”我算了算时间,那引线很长,直从高地上牵到开阔地中央,要点着炸药的话至少也要几分钟的时间,到现在也差不多到时间了,于是也来不急多做解释,连忙下令道:“全体都有,全都趴下!”

  任凤有等人当然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所以都很干脆地趴下了身子,虎子等人虽是心存疑惑,但在许锋的点头示意下,也跟着个接个地趴在了地上。

  这时美军也许是因为找不着目标,枪炮声也渐渐地停了下来,只是偶尔打出了几个照明弹照得四周闪闪的,但是我们躲在高地的反斜面上,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也打不着。四周突然出现了阵诡异的安静,但是我和任凤有他们都知道,在这安静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暴风骤雨。

  “这是干啥哩”趴在地上的虎子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但是还没等他的话说完,美军阵地里就传来了声震天动地的轰响,接着又是声爆炸很快就连成了片,震得我们身下的高地都在发抖,热浪和硝烟不断地从山头上涌来,火光很快就映红了周围的每寸土地。

  爆炸声阵接着阵,十几分钟后终于停了下来,战士们缓缓爬上了山头,看见了幕连许锋虎子这样的老兵都目瞪口呆的景像:整个开阔地被炸出了几个大坑,数不清的坦克汽车榴弹炮和自行火炮拥挤在起燃烧,有的被炸成了碎片,甚至不少坦克和自行火炮都被炸得四脚朝天。美军则根本不见了踪影,高地周围到处都是被炸得零碎的器官,偶尔会看到些完整的,那也是正在火堆里熊熊燃烧着的焦尸。空气中弥漫着股刺鼻的气味。而原本被美军拦在公路上的伪军这时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美军利用坦克和装甲车建立起来的环型防御圈,虽说防御能力的确很强,但却往往因为装甲车的数量而使他们自己拥挤在起,这下被那些炸弹炸,就正好锅端了。

  “这,你小子”虎子看着这幕,只手指这指那的,半天也说不出句话来。

  “这是咋回事?”还是许锋比较镇定点,说出了虎子心中的疑问。

  “这都是咱们连长的功劳!”任凤有看着下消灭了那么多敌人,不由兴奋地回答道:“咱们连长啊!早就在这里埋下炮弹炸药了,没想到敌人还真来,而且还尽是坦克汽车大炮的,这回炸得可真是痛快!”

  “连长?你啥时又做了连长了?”许锋不由疑惑地问道。

  “那个许营长!”闻言我不好意思地回答道:“俺不是掉在敌人后方了吗?这是俺自个拉上的支队伍,都是各部队掉队的战士,承蒙弟兄们看得起,就推着俺当上连长了!”

  汗,这话我说出口就发觉怎么还真有点像山大王说的切口,要是陈耶政委在的话,定又要数落我“山大王思想”了。

  “你小子成啊!”虎子在旁呵呵笑道:“咱们都以为你见马克思去了,没想到你还在敌人后方拉起了支队伍,还下就打了大堆的坦克大炮!”

  “听说找着崔副营长啦?”这时随着声熟悉的叫声,赵永新瘸拐地跑了上来,那模样都跟跳舞似的。

  “赵连长!”见状我不由迎了上去。

  “崔副营长,真的是你!”赵永新热情地握着我的手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可想死俺了。你不在啊,这打起仗来都不带劲!”

  虎子在旁边看着切了声:“你是想着崔副营长这回来,你就可以不用做那代理副营长了吧!整天就在咱们面前抱怨着,说做副营长还不如做正连长!还说正连长可以带着百来个兵打仗,那多痛快”

  “好哇虎子!”赵永新装作气极败坏的样子说道:“咱们兄弟场你竟然出卖俺!”

  两人唱和的只逗得战士们笑成片。

  这时驻守在其它两个山头的陈良和高成山等人也都聚了过来,看到了自己的部队不由个个都喜形于色,也不管认识不认识,全都热情地凑了上去与战士们握手。

  没有与大部队分开过,那是无法体会这种重回大部队的喜悦了。

  “回来吧!”许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还是副营长,这位置直都给你留着呢!”

  “好!”我想也没想就应了声,但很快又指着陈良他们问道:“那这些同志呢?”

  “他们就暂时编入咱们营吧!”许锋点了点头:“他们的部队大多在后方休整,现在就把队伍散了让他们回去找部队也不合适,编入咱们营后还可以继续作战,你们看怎么样?”

  许锋的最后句话却是对陈良等人说的。

  “没问题!”

  “我同意!”

  陈良等人纷纷表示愿意跟着部队起作战,于是咱们营就多了个连,变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加强营。

  第五卷第五次战役第三章格罗斯特营

  “嘿!这才几天不见。变化可大了,都是苏式装备了啊!”

  跟着部队行军的时候,我粗略打量了下战士们的装备,发现战士们手里的步枪都是苏制的莫辛纳甘,冲锋枪换成了清色的波波莎,机枪除了少量捷克式外,基本上都换成了转盘式轻机枪和郭留诺夫重机枪。

  虽说心里早有准备,但下子看到战士们手里的武器全都变了样子,还是觉得有些意外,这也使得我和陈良他们手中的美式装备有些突兀了。

  “都是些旧枪哩!”虎子有些不满地说道:“开始俺还抢了把冲锋枪,但试那玩意打不远,也不称手,又换了把步枪用上了,打了几下比三八大盖强不了多少!”

  “唔!”闻言我不由愣了下,苏联卖给我们的步枪的确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时的苏军也要换装了,他们要逐步把制式武器换成47,于是就把在二战中使用过的,本来都要丢到溶炉里当废铁熔掉的破枪全都卖给了我们,这莫辛纳甘同样也是拉栓式单发步枪,还真是比三八大盖强不了多少。

  不过这似乎也怪不了苏联老大哥。志愿军可是支百万大军啊!这下子要统口径,让苏联哪生产那么多新的武器来装备。

  换装后最大的好处就是武器口径致了,这些苏式步枪机枪重机枪子弹都是通用的,波波莎冲锋枪则跟手枪的子弹通用。相对于以前志愿军所用的万国造武器来说,子弹统了,就可以大幅度减轻后勤补给的压力,而且也大大降低了制弹供弹系统的复杂性。

  也就是说,这往后国内的兵工厂只要生产两种子弹就可以了,种是步枪弹,另种是手枪弹。往前线送弹药也用不着区分什么部队什么口径的,就把这两种子弹往上扛就准没错。

  “咱们虎子连长啊!”这时赵永新在旁接嘴着:“他那是体恤部下,把好枪都留给部下使了”

  “不懒啊虎子!”闻言我不禁有些意外地对虎子说道:“啥时候当上连长了!”

  “嗨!那还不是跟着你小子打鬼子立下的功劳吗?”虎子嘿嘿笑道:“照俺说啊,这当连长还是当排长都不打紧,只要是跟着咱崔副营长打仗,那做个小兵都成。不图别的,就图那打鬼子痛快!”

  “嘿!我说你虎子啥时也会动起歪脑筋来了?”赵永新在旁打趣道:“俺瞧着他啊,嘴上虽是这么说,心里准想着跟崔副营长多立功,好升得更快些!”

  “说啥呢你?再说俺可就要翻脸喽!”虎子听了这话可不乐意了,双老虎眼瞪,不服气地说道:“你还好意思说,当初你负伤的时候褚团长就要调你到别的营当连长,是谁愣是不肯来着?你,你还以为俺不知道啊?”

  “那俺还不是舍不得虎子你吗?”赵永新装出了副怪腔怪调,只逗得战士们哈哈大笑,就连陈良任凤有等新加入的战士也都忍俊不住。

  陈良任凤有这些新加入的战士本来还有点拘束,但所谓有笑声就少了陌生。咱们营有这几个活宝打趣着,来二去的,让他们很快就适应了我们的部队,甚至还有人主动加入到开玩笑的行列中去。

  “对了,赵连长!”随后我就疑惑地问赵永新道:“咱们这是上哪呢?这次是啥任务啊?”

  “俺也不清楚!”赵永新回答道:“本来咱们营的任务是穿插到道峰山并在那守着的,后来听说友军部队在临津江那被敌人顶得厉害过不来,这不?就让咱们团绕到敌人后面去捅上刀。”

  “唔?褚团长他们也在吗?”

  “嗯!”赵永新点了点头:“他们是走另条道的,应该已经到了吧!据说目的地叫什么城堡山,营长该更清楚些,要不你去问问他?”

  “城堡山?”闻言我不由惊,他妈的这下要碰到老对手了。

  听到城堡山这地名,再想想咱们现在正是在议政府附近,我就明白了这回要去对付的是英军二十九旅的部队。

  在临津江岸被顶住的应该是志愿军63军,按原计划他们本来是要在36小时内抵达汉城的,但是没想到江对岸的英军29旅的战斗力很强,志愿军在这里足足被顶住了三天三夜,最后虽然全歼了其中的格罗斯特营,但是却让联合国军争取到时间重新部署了道防线。

  战后军事家分析,如果不是格罗斯营在这里顽强抵抗了三天,第五次战役很有可能再次打联合国军个措手不及,并攻下汉城取得更大的战果。毕竟李奇微和范弗里特怎么也会想不到这回上来就是几十万的志愿军。而且还全部装备了苏式武器。

  城堡山并不远,战士们在密集的枪炮声下,急行军两个多小时后就到达了目的地。夜色之中,朝那耸立在面前的座座高地望去,很容易就能猜得出哪个是城堡山,因为它很特别,虽说不高但是却很陡峭,就像西欧电影里人工建起的座城堡,看就知道是个易守难攻的高地,可惜的是这座高地现在却在敌人手上。

  对过口令后,我们就排着队走进了营地,没有战壕也没有沙袋,战士们似乎也是刚到不久,但是让我有些意外的却是有不少伤兵和尸体,营地里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看起来是刚经过场恶战的样子。

  不久我就看到了褚团长那熟悉的身影,他正站在个防空洞口叉着手训斥着什么人。

  许锋对我招了招手,就带着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上去,两人同在褚团长面前喊了声报告,褚团长只是随意点了下头,还是怒气未消地朝那名搭啦着脑袋的志愿军战士指指点点地训着:“你的错误直接导致了百多人的伤亡,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也给咱们部队带了十分恶劣的影响,你该好好反省反省自己错误”

  “唔?”这时刚从防空洞里走出来陈耶看见了我,不由有些意外的说道:“是崔副营长,你还活着?什么时候回来的?”

  “报告政委,刚来!”我个挺身回答道。

  “崔副营长?”这时褚团长才发现了站在旁的我,瞪着我看了好会儿,才又开口骂道:“球。你咋不早点来啊?咱们都损失了百来号人了你知道不?”

  “啊?”闻言我不由愣,这下被骂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我说老褚,你就放过人家小赵吧!”陈耶在旁劝说道:“这事也不能全怪人家,谁让你那性子急的,情况还没搞清楚拉着部队就上去了!来来来大家进去说话!”

  说着不由分说的就把褚团长和我们几个拉进了防空洞,防空洞内烧着火,很亮也很温暖,就像以往我看到的样,里面少不了张用炮弹箱架的桌子,两张用木板钉的简易板凳,桌子上也照例摆上张地图,上面挂着盏煤油灯,旁边还放着个破旧的牙杯,里面装着的热水正往外缓缓冒着热汽。

  “翻译,翻译个球!”褚团长怒气似乎还未全消,进洞后屁股坐在小凳子上又骂开了:“还说敌人只有个连队,部队拉上去打足足有个团!”

  说着也许是嘴都骂干了,褚团长闷声闷气地端起杯子就往嘴里猛灌,我与许锋两人虽是心存疑惑但却不敢多问,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尴尬地站在旁。

  “这事啊!”陈耶看了会儿地图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解释道:“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侦察兵捉到了敌人个哨兵,问是英国人。英军二十九旅的,说是什么格罗斯特营。再问他前面有多少人,他说个连队,褚团长也不多想随便叫上两个连队就上去了,没想到守在前面的英军差不多有个团,这仗下来,没过多久咱们就死伤过半。后来再问清楚了,原来在前面守着的是英军的个联队,那小赵把个联队当作个连队了!”

  听到这里我不由阵苦笑,怪不得褚团长刚才会冲我喊着“咋不早点来了!”,原来还是翻译上出了问题。

  “现在我们也终于摸清了敌人的情况!”陈耶点着了根烟。冲我们指着地图说道:“在我们前面的是英军的格罗斯特营,分别驻守在148高地城堡山182高地和144高地,三个高地各有格罗斯特营的个连及其配属的炮兵部队。他们的左边是我们交过手的皇家来复枪团第1营,右边是阿姆伯兰燧发枪团第1营以及少量的比利时部队。咱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打下格罗斯特营,为63军的同志扫清前进的道路!”

  “这格罗斯特营比起来复枪团来怎样?”许锋忍不住问了声,上次我们团也正是在议政府附近与来复枪团和英国皇家坦克营交过手,对来复枪团的战斗力志愿军们还是记忆犹新。

  “只高不低!”陈耶政委不由皱了皱眉头:“咱们两个连队的同志不明情况的冲上去,前后不过半个小时就死伤百多人,看来这个格罗斯特营不好对付!”

  “半个小时就死伤百多人?”闻言就连许锋也不由倒抽了口凉气,就算志愿军没有防备,但是要在这黑夜里让志愿军死伤过半,不用想那也是有极高的命中率才会办得到了。

  其实不用陈耶政委说我也知道这格罗斯特营不好对付,从现代看过的资料里我就知道,这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