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军战士下意识的反击,但那狡猾的直升机掉了个头很快就躲藏到了山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耳边呼呼的风声。

  “快,通知战士们,全速前进。”我对老班长说道,还不等他问为什么,就急急忙忙地找团长去了。

  我认出了刚才那架直升机是侦察直升机,在现代时我就看过它的资料,好像叫“奇欧瓦”还是什么的,我还记得这种直升机的主要任务是为地面炮兵提供侦察校炮的任务,它上面的观瞄装置可以对目标进行准确的坐标记算和测距,那也就是说

  “团长!”好在褚团长并不难找,我很快就在队伍中找到了要警卫员拖着走的褚团长:“褚团长,快快命令队伍全速前进,离开这个地方,迟了就来不及了。”

  “全速前进!”

  也许是有了上回的事,褚团长只是愣了下,也没多问就下达了命令。

  “咋了?”褚团长边跑边吃力地问着。

  “团长。”我挽着团长,气喘吁吁地说道:“刚才,刚才那叫侦察直升机,是为炮兵校射用的,那玩意发现了我们,等会炮弹就过来了。”

  “哦!”褚团长脸色变,回头向后挥手叫道:“快点,再快点!”

  “这么说敌人就在我们前面了?”不知什么时侯陈耶也跑了上来,他鼻梁上的眼镜都快掉下来了也顾不得推,跟我左右地架着团长往前直跑。

  “应该是吧!”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想敌人也没有准备,他们还要架炮,而且应该还是伪军,如果是训练有素的美国佬,炮炮弹早就打过来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褚团长和陈耶不由对望了眼,眼神里都闪过丝意外的神色。

  “不容易啊,小同志!”陈耶喘着气说道:“凭那架什么什么直升机就能做出这么多的判断,而且还分析得头头是道,还真有点道行了!”

  “啊?”闻言我不由愣,暗道声惭愧,我又能有什么道行了,只不过是在现代资料看得多了,熟悉了些美军的作战方式而已。褚团长与陈耶等人的作战经验可以说比我多得多了,但他们还从来没有跟美军打过战,甚至连直升机都没见过,所以这才会有我出风头的机会!

  “轰轰”随着两声巨响,身后不远处的雪地爆了开来,雪粉夹着小冰块洒了我头都是。我更加确定前面的是南朝鲜军了,这两炮明显就是那些动作快的人架好了炮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打了。如果是美国人,那炮弹还不是大片大片的。

  不过会儿,身后就传来阵又阵的巨响,我们头也不回只顾往前跑,身旁树上的积雪被震得刷刷地往下落,地面则像地震样不住地颤抖着,好像是在不断地提醒着我们加快脚步!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身后终于安静了下来,回头看,原本被白雪铺得平平整整的山坡这时已经是片狼籍,被炸断的树木东倒西歪,弹坑像口口大锅样杂乱交错地布满了整个山坡。少数几名来不及逃出炮火覆盖范围的战友,这时早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片片殷红的血迹

  “乖乖!”陈耶咋舌道:“如果不是及早逃了出来,那没工事二没掩护,这顿炮火下来,咱团的损失可就大了。”

  “走,会会那些狗日的去!”褚团长咬着牙转身就走。

  “团长!”我追上了几步说道:“那直升机呆会儿说不准还会回来,如果不把它打掉,我们上哪都逃不过它的眼睛,你看是不是”

  “赵连长!”

  “到!”褚团长话音刚落,就有个黑大个站在了面前。

  “给你个排,带上机枪火箭筒。”褚团长下令道:“找个好地方,那直升机要回来喽,就把它给我打下来!没打下来就别回来见我!”

  “是!保证完成任务。”

  又要打仗了,不知为什么,现在我心里对打仗已不是那么害怕了。或许是累得没精力再害怕了吧!又或许是这天多来的煅炼让我成熟了许多,怪不得有人说真正的战士只有在战场上才能训练出来,在战场上所学到的感受到,绝不是在战场之外所能比拟的。

  我望了眼身后被炸得乱七八糟的山坡,暗想光这炮就有上百门吧,而且还装备了这么先进的直升机,看来这仗不是那么好打的了。

  我没有想到的,这仗哪是我所想像的“不是那么好打”这么轻松,这仗打得空前惨烈,惨烈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第卷第次战役第十五章无名山之战

  还没走多远,身后就传来片机枪声和火箭筒的爆炸声,想必是赵连长他们开的火了。

  “直升机还真回来了?”陈耶望了我眼,开玩笑地说道:“我说小崔同志,你还真能赶上当年诸葛亮的神算了,啥事都让你算个正着!”

  “蒙的,蒙的!”我不好意思地嘿嘿笑,其实我哪是什么神算了,只不过知道美军有个战后评估的习惯罢了。他们每次校射轰炸之后,或是轰炸机轰炸后,都会回战果收集数据,以作为下次作战的参考。

  这飞机可以给南朝鲜,但飞行员却不是三天两天就能训练得出来的,上面的高科技电子设备也不是顿饭的时间就能学得会的,所以操作直升机的当然是美国人。

  再加上第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上,中国的表现极差,所以美国人也向来不把中国军人放在眼里。麦克阿瑟不是说了:“给我两个师,我就能搞定朝鲜!”,“如果中国人敢参战,我将组织次大屠杀,让中国人血流成河”

  所以在这种习惯加轻敌的条件下,直升机会回战果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只不过这回,那玩意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报告!”这时个身着伪装,看眼就知道是侦察兵的战士路小跑到褚团长面前敬礼道:“报告团长,前方两里处发现伪军,番号不明,大约有两个团的兵力!”

  “电台!”

  “报告团长!”名战士红着脸报告道:“电台刚才电台被炸坏了。”

  “怎么搞的?”褚团长听就急了,他涨红了脸大声吼道:“电台这么重要的东西也不保护好,现在我们不是成聋子瞎子了?”

  “通迅员!”停顿了会儿,他马上招来了两名战士说道:“你们马上找到师部,告诉我们的位置和情况,并告诉邓师长,我们会拦住敌人,决不会再让敌人往北走步。”

  “啊?”闻言我不由愣,以个团的兵力去硬打两个团?人数处于劣势不说,敌人还有大炮,还有美国佬的飞机支援

  “全团都有!”褚团长高声喝道:“做好战斗准备,全速前进,赶在敌人前抢站有利地形!”

  “是!”

  志愿军们应了声,就全力朝敌人的方向跑去,其速度之快,绝不会比我以前在学校时的百米冲刺慢多少。乍看,这两千多名志愿军战士却像钢铁洪流般朝前涌去,我也身不由已的跑着,只不过脑海里不断地闪过飞机大炮轰炸的情景,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两里多的路两军相对而行,只不过盏茶的工夫就相遇了。志愿军只拐过山脚,猛然就发现敌人就在前方不远,只见伪军此时正个接个地从卡车上跳下来往山上爬去,看来目的也是抢占那些高地。

  “同志们,加快速度!定要抢在敌人的前头!”褚团长大声吼道。

  “是!”

  志愿军们再次加快了速度朝前冲去,这时战场上出现了戏剧性的幕,战斗还没开始,敌我双方就展开了场跑步竞赛。敌人在山头的那侧,我军在山头的这侧,双方都拼尽了全力朝那只零星点缀了几颗树木的山头跑去。毫无疑问,谁先跑到山头谁就能抢到了先机就占据了有利地形。

  “突突”几声,不知道什么时侯,几个志愿军炮手已架起了60炮和82炮朝敌人发射了,不会儿就听到山的那侧传来了爆炸声和惨叫声。迫击炮就这特点,因为它弹道的弯曲弧度很大,所以可以轻易地绕过山头打到另侧的敌人,而敌人威力较大的野战炮和榴弹炮却很难做到这点。

  “杀”大约刻钟的时间,志愿军们就成功地冲上了山头。虽然南朝鲜军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无论是气侯还是地形都很熟悉,但他们在美国人的关照下过份依赖现代化运输工具,所以跑得并不快。而素有“铁脚板”之称的志愿军战士无论是拔山还是涉水,靠的都是两条腿,所以毫无悬念地就赢得了这场跑步之争。

  随着的阵清脆的枪鸣,刚爬上山头的战士们正好看见另侧往上爬的敌人,他们不等命令就端起手中的三八大盖射击,等我爬上山头往下看时,山坡下的敌人已倒下了大片。

  不过这班伪军却也不像前两次战役中碰到的那么不经打,或许是知道我们人数不多,又或许是仗着有飞机大炮的支援,他们在这样明显的劣势下还顽强地组织起冲锋,几挺勃朗宁轻机枪在山坡下吼叫着射出排排子弹,掩护着队又队的伪军往上冲。伪军手中的1步枪也胡乱地朝山上发射。

  勃朗宁轻机枪的射速最快可以达到每分钟600发,再加那些伪军手中的步枪,霎时那子弹就像雨点样往山头上倾泻而来,只打得志愿军们都抬不起头来。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火力压制啊,我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只听见子弹在我耳边发出阵阵啸声,还不时有子弹打在跟前,激起阵阵雪粉洒在我脸上。

  难怪说志愿军都要打夜战了,在这大白天就别说飞机大炮了,就光是这陆地上的火力就不是同个档次的,不是有句话吗:“敌人个团的火力都比志愿军个军的火力还要强?”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志愿军再勇敢也很难与敌人的火力正面相搏。

  我不禁有些胆怯了,如果说炮火轰炸是打雷让人震撼的话,那么这火力压制就是下雨,它让人避无可避!

  “噗”的声,趴在我身边的位志愿军战士端起枪刚要冲锋,就被几颗子弹打倒在地,温热的鲜血洒了我脸都是。

  “这怎么能站起来呢?”我在心里遍又遍地想着:“上面全是子弹,站起来还不是去送死么?那不是自杀么?”此时此刻的我怎么也没有办法理解这些志愿军战士的举动,但我心里也很明白,如果再这么下去等到敌人直冲到面前的话,那结果还是样。

  于是我就想到了后退,我趴在地上艰难地转了个身就往后爬去,但我想不到的是,在这雪地上,特别是在这有斜度的雪地上转身是要特别小心的。我脚跟个没踩准,就顺着山坡往下滑

  “妈呀,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我身不由已的朝山下滑去,整个人都暴露在那些伪军面前,马上就有几个伪军端着枪朝我这边瞄来。

  我在心里哀叫声:“这下我的小命要玩完了。”

  但就在这紧要关头奇迹又出现了,就像要跌倒时总会条件反射地伸出手样,我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步枪,“砰砰砰”几声枪响,我口气将1步枪里的八颗子弹全部打完,弹夹“铿”的声弹了出去,那几个正想朝我射击的伪军无例外的中枪倒地,还外带我前方的个机枪手和个助攻手。

  我不去理会越来越快的下滑速度和敌人惊愕的表情,掏出别在腰间的盒子炮个平放,对着敌人就是棱子,又将四五个敌人摞倒在地。

  耳边不断地传来几声“噗噗”的声音,顺着枪声看,正前方不远处正有两名伪军举着1朝我射来,但由于我下滑的速度太快,他们的子弹全都落了空。眼看我就要滑到他们的面前,我丢掉了手中的步枪和手枪,双脚全力往后蹬,乘着下滑的速度箭般地朝他们飞扑而去。到他们面前时,我两手疾出手个地掐住了他们的脖子,两声闷哼,倒地时这两个家伙的脖子也跟着断了。

  砰砰声不断,我身旁不住地冒着小雪花,我知道那是敌人在朝我射击,赶忙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正好停在刚才被我解决掉的机枪位旁。也不容我多想,抄起机枪就打。随着阵密集的“哒哒哒”声,雪地上冒起了串串像小喷泉样的白色雪花,而伪军身上则是喷出鲜红的血花,然后个个摆成千奇百怪的恐怖的姿势顺着山坡滑了下去。

  “杀”山头上的志愿军趁此机会发起了攻击,他们像下山的猛虎样挺起刺刀冲进了敌人中,霎时刀刃入肉声,惨叫声响成了片。论火力志愿军是比不上这些装备精良的伪军,但是论近身搏杀这些伪军又哪里会是志愿军的对手。原本处于进攻态势的伪军,只个照面就被击溃了,全军再也没有反抗的勇气像洪水般地朝山下退去。

  “打得漂亮!”不知什么时侯虎子杀到我的面前,大笑着说道:“狗日的打得漂亮!”

  说完就挺着那把带血的刺刀继续追杀伪军,而我,却下子瘫倒在机枪前,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了。

  第卷第次战役第十六章腹背受敌

  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我是被阵爆炸声和嘈杂声吵醒的,睁开眼就看到了架战斗机从头顶上呼啸而过。惊之下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置身在战壕之中,身下垫了床被子,身上还盖了两床,难怪会睡得这么舒服了。

  我站了起来,趴在战壕边往山下看,只见四五架战斗机在前方不停地盘旋着,时不时丢下了几枚炸弹,将山脚下的汽车野战炮等变成了片火海。

  “醒了啊同志!”不知什么时侯老班长出现在我的面前,递上个用棉布包裹着的水壶说道:“快喝口热水,趁热喝,呆会儿又要成冰陀子了!”

  我感激地望了老班长眼,接过水壶小心翼翼地往嘴里灌了几口,只觉得股暖流顺着食道进入肠胃,接着再散发到了全身,让我舒服得情不自禁地全身颤。

  “这是咋了?”又喝了两口热水后,我望着面前的那些战斗机,疑惑地问着老班长。

  “这不!”老班长指着山下那堆堆着了火冒着黑烟的汽车大炮说道:“你晕过去了不知道,咱团可是把敌人追了十里,缴获了大堆的汽车大炮,只是这些玩意太大太沉了,咱团会开汽车的又没几个,这藏又藏不住运又运不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宝贝被美国佬的飞机炸成了废铁喽!”

  “原来是这样。”我心里暗道声厉害,也难怪志愿军的装备直都好不起来,原来美国佬还有这招。

  再看看那些战斗机,好像是以前在资料里看过的“野马”战斗机。美国佬的东西就是先进,这“野马”战斗机虽说是战斗机,但也可以做轰炸机用。因为它既可以用机翼上的六挺机枪进行空战,也可以加挂各种炸弹完成轰炸任务,甚至还可以携带火箭弹攻击坦克桥梁防御工事等其它军事目标。

  最重要的,还是它可以使用简易跑道起飞。这使得它能够很轻松地在航母和南朝鲜些简陋的机场上安全的起降。所以它就理所当然的成为美军在朝战中使用得最多的种飞机,即便是后来喷气式飞机参战,它也同样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

  “嘿醒了?”

  身后转来了个熟悉的声音,我转身看,褚团长和陈政委在警卫员的掩护下,猫着身子朝这边走来。我连忙立正敬了个礼。

  褚团长先是打量了我番,随后问老班长道:“受伤了吗?崔排长这是咋晕倒呢?”

  “没,啥伤也没有!”老班长咧咧他那布满皱纹的脸笑道:“崔排长是感情是这几天都没睡个好觉,累的!”

  “哦!”褚团长这才放下心来,拍着我的肩膀道:“打得好哇,崔排长,打得漂亮,真有点像来个神什么笔来着?”

  “神来之笔!”陈耶在旁提醒道。

  “对,就是那个神来之笔!”褚团长像发现新大陆样拍手道:“崔排长啊!个人闯到敌阵中作战,你这种英勇的精神,不怕死的作风,是值得学习的!”

  “唔,这个”我脸上不由阵发烫,我这哪是英勇哪是不怕死啊?如果团长知道我的初衷是想逃跑

  “那下还真有点危险!”陈耶点头说道:“没想到敌人的火力那么强,差点就把我们压住了,如果再让那些敌人抢了山头,后果不堪设想啊。崔排长又立功喽!”

  “唉!只是可惜了那些大炮。”褚团长叹了口气道:“俺干了革命工作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大炮,两百多门野战炮啊!咱们所有的大炮加起来还没这么多。”

  “团长有点不对啊!”我皱着眉头说道。

  “啥不对?”

  “敌人咋会把炮兵拉到前面来打呢?还让我们逮个正着!”

  美国人的作战方式,前方用大量的兵力组成条战线,后方用远射程的大炮轰炸。伪军也是美国人手训练的,作战方式应该也差不多。而现在我们却缴获了那么多的远射程大炮,那是不是说我们已经打到敌人的后方了

  陈耶接口说道:“这些伪军赶着去鸭绿江,以师或团为单位分头冒进,让咱们碰到炮兵也没啥不对的吧!崔排长你是不是想多喽!”

  “团长,有地图吗?”我说。

  “地图!”褚团长招手,很快就有名警卫员走上前来摊开了地图。

  看了会儿地图,又结合我所记得的资料,我忧虑地说道:“团长,我想我们要被包围了。”

  “啥?”褚团长不由愣。

  “怎么说?”陈耶也凑过来看着地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