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应该没有发现什么!”我朝山后望了望,那边也时不时地传来了照明弹或明或暗的光线:“其它高地也有打照明弹,如果他们发现了什么,那打过来的就是炮弹啦!”

  李营长有些担忧地说道:“照他们这样不间断地挂着灯笼,那战士们就算运上个晚上也运不了多少弹药了!”

  闻言我也不由皱了皱眉头,心下也不由暗自奇怪,平时这美国佬打照明弹也没有这么频繁啊,今晚怎么这么反常!难道是他们晚上有什么动作?

  不会的,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美国佬最怕的就是在夜间作战,在晚上他们最多就是隔远了打打枪放放炮,要说在晚上发起进攻跟咱们志愿军拼命,那可是他们最忌讳的事。

  于是我也不多想了,只管指挥着战士们加快速度运送弹药。

  照明弹打着打着,战士们似乎也就习惯了,开始的时候还都会趴下身子掩蔽,但是时间久,有些战士就抱着侥幸的心理,照明弹打过来的时候也不加理会的背着弹药箱往前狂奔,美国佬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不打枪也不放炮。战士们看竟然没事,霎时很多人就加入了迎着照明弹奔跑的行列。

  当时我正趴在战壕里透过瞄准镜观察着美军的阵营,无意中回过头来看,不由吓了跳,发现战士们竟然在照明弹的亮光下也照常运送弹药。刚要制止时空中炮弹的啸声就响成了片,颗颗炮弹在战士们周围爆炸开来,霎时子弹粮食,还有战士们的鲜血就洒满了阵地。

  见此我心中不由暗恨,这美国佬还真是狡猾,竟然还会想到用上这招,但却又对他们毫无办法。不过好在志愿军战士们都是沿着交通壕运送弹药。而且个个都有些战斗经验,听到炮弹的呼啸声就及时趴倒在地上,所以这顿炮弹只造成十几名志愿军战士伤亡。

  但是这对于兵力奇缺的我们,这十几个人着实又是个不小的损失。

  所谓吃堑长智,接下来战士们就再也不敢偷懒了,只是那些美国佬倒还像捉弄我们似的,整晚都在轮流朝我们阵地打着照明弹,时不时的还会轰阵炮弹过来。战士们背着重重的弹药箱不说,还会儿趴下会儿站起来的,只累得战士们个个都说不出话来。最气人的还是由于美国佬的干扰严重影响了速度,最终还是没有运出多少弹药。

  “崔副营长!”李营长也参加了运送弹药的队伍,这时喘着粗气浑身大汗地卧倒在我的身旁说道:“战士们都累得不行了,休息会吧!”

  “嗯!”我点了点头。

  李营长很快就把原地休息的命令传了下去,接着狠狠地骂了声:“这群狗日的美帝国主义,比那狐狸还要狡猾,咱们这都运了大半夜了,才只运出了六个坑道的弹药!”

  “还有多少弹药?”我不禁问了声。

  “还有二十几个坑道吧!”李营长回答道:“不过这二十几个坑道里有许多是炸药包炮弹手榴弹还有枪械和粮食,咱们是先运子弹呢!”

  “嗯!”闻言我不由点了点头。

  李营长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咱们部队现在的状况是手里有大量的机枪和冲锋枪,所以最需要的子弹,而且也只有大量的子弹才能挡得住敌人疯狂的进攻。

  “这样”我随即下令道:“你把还有弹药的坑道里都装上炸药,并安装好引线,必要时咱们也可以引爆这些弹药不让它们落入敌人的手中。”

  “是!”李营长应了声很快就去安排了。

  又在战壕里趴了会儿,我突然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想了好会儿才猛然明白过来,这美国佬怎么突然就不打照明弹,难道他们也打累了?

  我举起步枪透过瞄准镜往敌人的阵营瞧,似乎有些人影在晃动,再看看阵地前。月光下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许多黑影在尸堆间爬动。见此我不由惊,马上小声地朝战士们喊了声:“有情况,做好战斗准备!”

  正坐在战壕里休息的战士们马上就跳了起来,纷纷把手中的各式武器架在了战壕上。

  想了想,我再次下令道:“原属259高地和2731高地的战士马上回到自己阵地!”

  “是!”部份战士应了声,很快就猫着腰沿着交通壕往后跑去。我这么做的原因是担心敌人在进攻3073高地同时还会进攻其它高地。现在这三个高地是铁三角,丢了个那另两个高地就危险了。

  看着高地下那些缓缓朝我们阵地爬来的黑影,我心中不由暗自惊疑,这美国佬什么时候也会选择在夜里对志愿军发起进攻了。他们似乎早有计划,利用照明弹和炮弹让运送弹药的志愿军疲惫不堪,然后再来个出奇不意

  但是他们完全可以等到天刚亮的时候发起进攻啊,那时我们也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他们也同样可以达到以逸待劳的效果。

  “雨克雷特土耳其语:冲啊!”

  随着声嘶哑的叫声,那些黑影纷纷爬起身来大吼着朝我军阵地冲锋。这时我才知道他们为的是什么了——朝我们进攻的这些敌人不是美军,而是同样擅长打肉搏战的土耳其旅。虽说我不会土耳其语,但那是哪国的语言还是会分辩得出来的。

  土耳其旅原本有五千人之多,但在第二次战役被美国佬派上去堵漏洞时,被志愿军打得元气大伤,这时大慨还剩下两千多人吧!但不管他们还有多少人,实力总会比我们这支大多由伤兵组成的队伍要强,更何况他们的背后还有个师的美军

  这时我不由暗自佩服美军参谋长的心计,这支土耳其旅应该是早就来了,但是美军却直没有把他们派上战场。然后在这总以为他们不可能对我们发起进攻的夜里。他们先是用照明弹和炮弹把我们弄得筋疲力尽,然后再把这支同样也是擅长打肉搏战的土耳旅派了上来

  “打!”我大喊声率先扣动了扳机,随着砰砰的几声枪响,几名手持弯刀朝山坡上冲来的土耳其士兵很快就倒在了地上翻滚了下去。战士们也把手里的机枪冲锋枪打得哗哗直响。

  但这时突然美军阵营中又打出了排排照明弹,在这些摇曳而刺眼的光线刺痛了战士们眼睛的那霎那,天空中又响起了片炮弹的呼啸声,阵阵爆炸声响起,那些飞溅而起的泥土和四散的硝烟很快就挡住了战士们的视线,而且这其中还有不少是冒着白烟的发烟弹。

  妈的!见此我不由暗骂了声,如果这时冲上来的是美军的话,那些美国佬绝不会在这么近的距离开炮的。因为这时那些土耳其士兵离我们还不到两百米,炮弹的弹片肯定会误伤到他们自己人。

  照明弹的光线缓缓褪去,原本能见度就极差的夜色被发烟弹的烟雾这么折腾,就更是白茫茫的片什么也看不见,就只能听见那烟雾中土耳其士兵像野兽般的嘶吼!

  “手榴弹!”我朝身后的战士们大叫声,随手就把身上的两枚手榴弹丢了出去。战士们会意,很快就把手榴弹排排地往下丢,随着接二连三的爆炸,烟雾中就传来了片惨叫声。但还是有几名土耳其士兵挥着弯刀冲了上来,我抽出腰间的1919,对着他们“砰砰”的就是阵乱射,总算都把他们打倒在地。

  “上刺刀!”我大叫声,但战士们很快就愣住了,因为战士们手里拿的武器不是冲锋机就是机枪,根本就无法上刺刀。我很快也意识到了这点,不由大呼失策,这下对着这群野兽般的土耳其旅可要吃大亏了。

  “手榴弹!”于是我就只得重新命令道:“打光所有的子弹,丢完所有的手榴弹!”

  说着把就抢过身旁名战士手里的冲锋枪,对着烟雾中就是个扇面扫射,但似乎并没有打着什么人。这时我发现面前的烟雾中偶尔会闪出几点亮光,我很快就意识到那是敌人手中弯刀反射出来的月光,不由大喜,操起冲锋枪对着有亮光的地方就是阵猛扫,果然百试不爽,每梭子弹打出去总会带起片惨叫声。

  战士们也不管有没有看到人,只把手中的各式武器打得哗哗直响,手榴弹也是排排地往下扔,特别是有的战士丢出去的是反坦克手榴弹,几个丢下去总能掀起阵腥风血雨,甚至有些土耳其士兵还被那手榴弹的冲击波高高带起越过了战士们的头顶。

  应该说这部份人还算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总算在死之前突破了我军的防线。

  土耳其旅也算是强悍,惨叫声才刚落喊杀声又响了起来。而且志愿军们这样没有目标的投弹和射击,总会留下些漏洞,时不时地会有些土耳其士兵端着步枪或是挥舞着弯刀突然出现在志愿军面前,逼得战士们手忙脚乱地应付。接着就会冲上更多的敌人,甚至还有几名战士惨叫着被敌人的弯刀砍倒在地。

  “铿!”的声,我架住了把砍向我的弯刀。不等对手砍出第二刀就个枪托把他打倒在地,接着朝另名冲向我的敌人扫射了梭子弹。心里却不由暗暗叫苦,我们阵地上虽说还有百多个人,但大多都是四肢不全的伤兵,他们打打枪还是可以,但在肉搏战的时候几乎就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而敌人却像潮水样波未平波又起地朝我们进攻,旦让他们撕破个口子,那么我们将无幸免

  “打倒美帝国主义!”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声高喊,就见名只有只手的伤兵从坑道里跑了出来,刻也不停留地冲向了烟雾中。当他越过我身旁的那刻,我惊愕地发现他身上绑着两个已经拉燃了引线的炸药包

  “轰!”的声巨响,股巨大的气浪朝战士们涌现来,伴随着气浪涌来的还有鲜血和残肢断臂,甚至还有把弯刀飞射过来钉在我身旁的战壕上直打颤,那上面死死抓着半截手臂。

  “新中国万岁!”

  又是名伤兵跑了出来,他的身上同样也绑着两个冒着烟的炸药包,头也不回地冲向了眼前的未知地

  看着这幕我震惊了,因为我知道,只有支手的他们是没有办法把炸药包前后地绑在身上的,那些坑道里的伤兵们,他们是互相帮助给对方绑上,然后拉燃了引线再冲了出来。

  我得承认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个最好的办法。伤兵们无法与敌人肉搏,但是他们有眼睛,他们可以找到敌人。他们所要做的事情也许很简单,他们只需在身上绑上炸药包,接着冲进烟雾中找到敌人,最后朝他们跑去但是能做到这步却是绝不简单,因为在拉燃引线的那刻,他们就注定要被炸得粉身碎骨。尽管是这样,他们还要在生命的最后刻找到敌人,并朝朝着敌人的枪口朝着敌人的弯刀扑去

  坑道是彼此相通的,这种做法似乎很快就得到了其它坑道里的伤兵们的认同,于是没过多久,其它坑道里的伤兵也都纷纷效仿,个接着个地背着已经引燃的炸药包,高喊着口号冲进了烟雾中,有些甚至是拄着拐杖跳跳地冲了进去。

  这时候我才认识到,当初以为伤兵们的战斗力比我们差的想法是多么的荒唐。只要是志愿军,只要是我们的战士,只要他们还有口气在,那么他们都能发挥出常人想像不到的战斗力,都能创造出常人无法想像的丰功伟绩!

  战士们的眼睛湿润了,我没有看到,但是我知道,因为我自己任凭怎么咬牙坚忍,但泪水还是不听话地夺眶而出。

  我没有说话,我只是把手中的冲锋枪打得哗哗直响,似乎要把心中的仇恨和泪水也化为子弹朝敌人射去。

  巨大的爆炸声还是不断地从烟雾中传来,那每声爆炸都是战士们用生命点燃的,都是以战士们的生命为代价的。

  土耳其旅的士兵向来以野蛮著称,据说当年与沙皇俄国的军队拼刺刀时也能把对手杀得溃不成军,但是现在,他们在志愿军的这种攻势下震惊了恐惧了。渐渐地,他们那种歇斯底里的喊杀声越来越小,越来越没有底气,最后终于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这时我知道,战士们再次用生命用鲜血守住了阵地,再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只是这回,却没有人欢呼

  第五卷第五次战役第三十五章马坪里之战六

  打退了土耳其旅后。我抽空清点了下人数,发现包括伤兵在内就只剩下五十几个人了。事实上,刚才在线作战的战士们个个都受了大小不等的刀伤,这时已经没有伤兵与非伤兵之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却没有初时人员更多更齐时那么消极。也许是伤兵们那种不顾生死的自杀式反攻让我看到了他们的力量,让我明白了自己拥有的是支怎样的队伍吧!所以我现在反而更有信心更有勇气,甚至毫不怀疑那些土耳其旅的野蛮人攻上来时,我们还会再次把他们打下去,即使只剩下最后个人。

  “崔副营长!”李营长走到了我的身边,他的左手被削断了三根手指,这时已经缠上了绷带。我几乎可以想像敌人的弯刀顺着李营长的冲锋枪滑了下来,接着他的三根手指就掉在地上的情景。但我同样也知道那名敌人肯定也讨不了好,否则李营长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崔副营长!”李营长想必没有参加过多少实战,这时上来就打了场恶仗,让他有些不习惯。这时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嘴唇也有些发抖,迟疑地对我说道:“不是说我们的任务是坚守马坪里天吗?那我们的援军”

  闻言我不由苦笑了声,想起了庞团长的命令:“坚守天,天后我们就会撤到马坪里与你们会合!”“如果天后我们还没有撤到马坪里,你们就北撤吧!不要再回来了。”

  看了看东方微白的天色,如果按我们到达马坪里的时间算起。也可以说是整整天了,但却没有半点180师的影子,也没有任何个志愿军的朝我们靠近。

  他们会来吗?我不知道,也不能确定,因为史上的他们也有退守马坪里的打算,军部也有让180师退守马坪里的命令,只不过他们在朝马坪里行军还不到半个小时,军部就再次下令“原地驻守”,于是他们就只能半途折返。就这么犹豫下的时间,紧接着马坪里就失守了,180师很快就陷入了敌人的四面包围之中。

  那应该是天前的事,现在我却在这里坚守了马坪里整整天,历史上没有发生过的天。180师会来吗?我不敢确定,因为我不知道军部还会不会继续下着荒唐的命令,同时也不知道师长会不会继续执行那些荒唐的命令。

  我所知道的是,只要180师不来,那我就不会选择撤退。

  “李营长!”想到这里我转头对李营长说道:“我们已经陷入敌人的包围中,现在就算要撤退也退不下去。而且我们大多数都是伤兵,如果突围的话,就算付出惨重的代价也不定能突得出去,还不如坚守在这里等180师的同志撤下来与我们会合,你说呢?”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我们现在生死其实是跟180师连在起了,没有180师的话,我们这样打下去总有全军覆没的天,而180师也需要我们死死地钉在这里,不让美军截断他们的退路对他们构成四面合围。

  “嗯!”李营长点了点头。面带为难之色道:“这些道理我也明白,只是咱们现在”

  说着李营长顿了下,回过头来望了望坑道内为数不多的,而且个个身上都带着伤的战士们说道:“战士们太久没休息,实在太累了,而且个个都带着伤,只怕守不了多久!”

  “能守多久就守多久吧!”我有些无奈,几天几夜都没有好好休息会儿,我也困得眼皮都快睁不开了,脑袋里就像团浆糊样。战士们想必也都好不到哪里去。这不,几名战士才刚坐下就靠在战壕上睡着了。而且美军也不会给我们休息的机会,这样下去累也要把我们给累死。

  “还有那些弹药!”李营长不愧是干后勤的,这时还有些舍不得地看了那些装满炸药包炮弹的坑道说道:“我们辛辛苦苦的把这些东西运上来,就这么引爆可惜了!”

  “唔!”闻言我不由愣,李营长还真说得对,就这么引爆了还真不值得,想了想就对李营长说道:“趁天还没亮,马上让战士们把那些炸药包炮弹什么的,埋在咱们的战壕里,反斜面上的阵地也要埋!”

  “把炸药包埋在咱们自己的阵地里?”闻言李营长不由吃了惊:“崔副营长,那咱们还不是坐在炸药上跟敌人打仗了。这万被敌人的炮弹引爆喽”

  “所以就让你埋得深点嘛!”我有点不耐烦地说道:“深度以不会被敌人的炮火引爆为准,再用引线相连,引线要直牵到2731高地附近!”

  “是!”李营长应了声,很快就去把刚刚睡着的战士们叫了起来,接着战士们挖坑的挖坑抬炸药的抬炸药,很快就忙开了。

  我倒不担心美国佬会发现我们的动作,在战壕里挖洞他们会以为是在修筑工事,把炮弹箱箱地运上战壕那就更是不用说了,不管谁打仗都会这么做的,只不过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我们把这些炸药炮弹都给埋起来了。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如果说黑夜是志愿军的朋友,那么白昼就可以算是志愿军的半个敌人,特别是在这样个天朗气清风和日丽的白昼,在这样的天气里,敌人的飞机坦克大炮等远程武器可以尽情地在志愿军面前耀武扬威。

  正如战士们所预感的那样,美国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