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果然不给我们半点休息的时间,当东方第抹阳光刚刚晒向战士们疲惫的脸的时候,敌人的炮火也跟着响了起来。炮声阵紧过阵,那隆隆的响声和地上传来的震动让我的眼皮阵阵往下沉,几乎就要睡了过去,这让我产生了种在现代时坐在拥挤嚣闹的公交车上睡着的错觉。

  拼命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些,因为我听战士们说起过,在炮声中就这样睡下的战士,有很多睡来以后都发觉自己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这也许是因为人睡着后全身肌肉也跟着放松,耳部的肌肉也跟着休息失去了自我保护功能吧!所以我还是强撑着从棉衣的内衬里扯下点棉絮塞在耳朵里,接着什么也不顾地脑袋歪,靠在坑道壁上就迷迷糊糊的

  反正我身旁到处都是战友,开战他们很快就会告诉我。只要他们不是个个都跟我样睡得不省人事就好

  我是被身旁的战士推醒的,睁开生涩刺痛的眼睛,我很快就意识到敌人停止炮击了,我心里不由抱怨声,这些美国佬为什么不多打大炮,最好能打上天,也好让我睡上场好觉。

  想想也觉得好笑,当初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还被伪军的小口径火炮吓得半死,而现在却可以在美国佬的大口径重炮下美美地睡上觉,而且还希望他们打得久点。

  提着枪跑到阵地上往下看,下面黑压压的片都是人,大慨有千多个,在几十辆坦克的掩护下朝我军阵地缓缓靠近。这些坦克大慨是美军用了个晚上的时间,在附近修了条路后才把它们调过来的吧!美军的冲锋要没有这些铁疙瘩还真是不行。

  再认真看,这回美国佬的进攻还跟往常有点不样了。他们这次进攻的部队大慨有三个营,分为左中右三路朝我们阵地的三面进攻。左右两路是美军,而中路则是土耳其旅的。

  这些美国佬还真看得起我们,用千多人再加几十辆坦克来对付我们五十几个伤兵,而且还是土耳其旅与美军结合,这似乎也可以说成是野蛮与现代化的结合,用现代化装备掩护那些野蛮的土耳其人冲上来与我们肉搏了。

  我们这五十几个伤兵当然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了,但我却知道。这座高地注定将成为这些敌人的伤心地

  “嗖,嗖”几声,几枚巴祖卡火箭弹带着几条白色的尾巴直奔战士们的阵地而来,接着只听阵轰响,阵地前就燃起了熊熊大火。接着迫击炮坦克炮也是阵乱轰,只打得阵地前土石乱飞,其中还混杂着不少尸体。

  应该说美军这时候装备的火箭筒还不算先进,因为它在朝战初期就大量装备了伪军,但是这种火箭筒因为口径小射程短,发射出的穿甲弹几乎就对朝鲜人民军的34坦克毫无作用,据说在人民军进攻时。在战场上竟然有辆人民军的34坦克连中了二十二枚火箭弹还能开动。

  不过这玩意却因为它是肩扛式的,只要两个人配合就可以快速地装弹发射,每分钟的战斗射速可以达到十发。所以打坦克不行,在步兵冲锋时却是种助攻利器。

  “打!”声令下,战士们就开火了。这回敌人至少距离了五六百米我就下了开战的命令,因为这回,我根本就没有想固守,也没有想打退敌人

  事实上,五六百米这个距离很适合志愿军手里的机枪扫射,因为这么远的距离美军手中的武器很难发挥作用。3冲锋枪的射程只有两百米,端着冲锋枪的美军就可以直接忽略掉;1的理论射程虽说有七百多米,但是很少有人在五六百米的距离上还能打中敌人,当然除了像我样装了瞄准镜的狙击枪外;60的巴祖卡是出了名的精度差,在这个距离上也只能是乱炸通;只有美军的1919重机枪和坦克上的2重机枪才能对阵地上的我军构成威胁,但是又由于角度问题,打中的无非也就是战士们战壕前的土层。

  反观志愿军,他们手中轻机枪重机枪的射程都是接近千米的,尽管也存在精度不够的问题,但是大片大片的子弹打下去,还是能打倒许多敌人。只是美国佬胜就胜在这回有坦克的掩护,志愿军们开火,他们就龟缩到坦克的后面不出来。志愿军的机枪子弹打在那些“谢尔曼”“潘兴”身上,就像是敲锣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四处飞溅。

  于是不等我下令,战士们也只得停止了这种浪费子弹的攻击,无奈地看着敌人借着坦克的掩护下往高地逼来,直开到了坦克开不上来的山脚下。

  “撤退!”就在这时我朝战士们下令道:“放弃阵地,以最快的速度撤回2731高地!”

  闻言正准备好朝敌人射击的战士们不由阵鄂然,有些战士还不解地朝我叫道:“崔副营长,这阵地可是战士们用命”

  “执行命令!”我不容分说地下令着。

  “是!”虽说有很多战士不理解,但还是应了声,收起武器和弹药,猫着腰沿着交通壕朝2731高地撤去。

  我举起手中的步枪对着正要往上冲的美军口气打光了枪膛里的八颗子弹,眨眼之间就有十几名美国佬应声而倒。这手很快就让那些美国佬认识到上面有狙击手,于是个个都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用十发子弹打中个敌人,与用发子弹打中两个敌人,效果是完全不同的。十发子弹打中个,那敌人听着枪声都不怕。呼啦下就往上冲;但是如果发子弹能打中两个,那给敌人心理上造成的压力就会让他们个个都不敢做出头鸟。

  我满意地看着下方趴了地的美军,为自己的步枪装了个新的弹匣后,就跟在部队后面撤了下来。

  顺着交通壕跑下了高地,老远就听见259高地和2731高地处传来激烈的枪声,想来这些美国佬也是同时进攻三个高地来着。跨过段几百米远的开阔地,再往上爬了阵子,很顺利的就在美军追上来之前撤回了2731高地。

  “咋了,崔副营长?”见到我们虎子就迫不及待地问道:“阵地守不住了?”

  “不是!”我摇了摇头:“虎子,准备几个人,等着跟我冲上去把阵地夺回来!”

  “成!”虎子想也不想就应了声,很快就叫上了几名志愿军战士。

  “几个人?”闻言崔贞友不由愣住了,他看了看3073高地上越来越多的美军和土耳其士兵,疑惑地问道:“那上头少说也有几百个敌人了,就几个人去把阵地夺回来?”

  话音未落就听3073高地上传来阵机枪声和迫击炮声,那些美国佬竟然不闲着,刚刚占领了3073高地就迫不及待地占着有利地形朝我们阵乱打。

  由于3073高地正对着259高地和2731高地反斜面工事的正后方,而且几座高地之间的距离也很近,时只听炮声隆隆,子弹弹片乱飞,炸得志愿军战士们都抬不起头来。

  “点火,快点火!”我连忙朝李营长下令着。

  枪炮声中李营长虽说听不清我到底在喊些什么,但也明白我的意思,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冒着炮火跑下山去,掀开了块石头后很快就找到了引线,二话不说就拉燃了。

  但就在这时,只听轰的声巨响,颗炮弹在李营长身边爆炸开来,把他整个人都掀到空中,接着再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我赶忙跳出战壕冒着炮火跑到李营长的身边,拽着他的手拉,却没想到他整个手臂都齐根断了下来。我心中寒,再也不敢尝试他身体上的其它的部位,运起全身力气把他抱就往回跑。

  炮弹在身边嘶吼着,机枪子弹就在脚边打起串串泥土,我的裤管甚至都能感觉到那子弹的气流,而且身上也感觉这被人扯下那被人扯下的,后来才知道那是子弹在棉衣上打了好几个洞,这就是人瘦的好处,棉衣都破了好几个洞我就愣是没受伤

  好不容易跑到了战壕,在几个同志的帮助下,把李营长慢慢地放在战壕里,此时的他早已浑身是血地不住抽搐着。

  “崔副营长,崔副营长”李营长断断续续地叫着,炮声中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得把耳朵凑了上去,直到感觉到他嘴里呼出的热气的时候,才依稀听到他说着:“教,教我打枪,杀鬼子”

  我心中酸,咬着牙缓缓点了点头,抬起头来再看向李营长时却已经没气了,他脸上还是挂着轻松微笑,像是了却了门心事。

  我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流出来,只是呆呆地看着李营长,同生共死的战友就是这样,有时虽说才认识天,但却像是交往了几十年的老朋友样!

  这时只听“轰!”的声巨响,3073高地升起了团巨大的火焰,在志愿军同时也是在美军惊愕的眼神之中,3073高地上瞬间就被夷为了平地

  第五卷第五次战役第三十六章马坪里之战七

  当我带着虎子几个人端着枪再次跑上3073高地的时候。这里已经变成了另外副样子。原来的战壕和工事已经不见了踪影,到处都是被炸得粉碎的尸体,泥土早已因为混杂着血肉而变成了令人恶心的红色。

  苏联支援我们的炸药包和炮弹,里面的装药都是威力比普通炸药大上好几倍的,这下几个坑道的炸炮包和炮弹同时爆炸起来,就像是个巨人挥舞着大铲子,把整个高地上的泥土尸体铲到空中,然后再混杂在起掉下来。

  深埋在泥土下的尸体看不见就不多说了,半埋在土地里尸体随处可见,露在泥土外的有的是上半身,有的是两条腿,还有的是些器官,全都是片血肉模糊。还有破碎弯曲的各式枪枝和火箭炮甚至原本停在山脚下的二十余辆坦克也不能幸免,要么被炸得四脚朝天,要么被深深地埋在土里不见了踪影,还有几辆正燃烧着熊熊大火,空气中弥漫着股难闻的腥臭味和汽油味。

  看着这番景像战士们都不由愣住了,就连打了十几年仗的虎子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时也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发什么呆!”见此我不由大喊声:“立即构筑工事,敌人马上就要上来了!”

  “是!”战士们这才反应过来,挥起铁锹疯了似的在阵地上猛刨。但没刨几下就“铿”的声,是挺炸烂的机枪;等会又是“锵”声,是个头盔。有时还会刨出支手个脑袋什么的,愣是志愿军们身经百战也暗自作呕。

  尸体武器与泥土混合在起,使得构筑战壕变成件很困难的事,而且美国佬似乎也被这顿炸炸出脾气来了,还没等我们构筑好工事,就队队的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

  他们这回的进攻反常态的即没有炮火准备,也没有坦克掩护,甚至就连队形也都是乱七八糟的,看起来更像是支失去理智要把我们生吞活剥的狼群。

  这似乎也更证明了我之前的那句话的正确性,“战场上的两支部队本来没有仇恨,仗打得多了,仇恨就有了”。

  后来我就寻思着这话怎么就那么像鲁迅所说的:“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于是我就在想,如果我弃戎从笔的话,说不准也会成为个文豪。不过转念想,貌似这个时代的文豪都会被打成臭老九,于是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做好战斗准备!”随着我声令下,战士们就纷纷趴进刚来得急挖几下的小坑里架起了机枪。而就在我趴下时,才无奈地发现在我嘴巴不远的位置上正好有支美国佬的臭脚。

  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愤怒的美军不再像平时样互相掩护着进攻,而是像群杂乱无章的蚂蚁群样边朝我们打着枪边飞奔着朝我们靠近,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还别说,这样的打法在声势上还长了许多,他们这种悍不畏死的打法很自然的就给志愿军形成了种压力。至少那些带着啸声飞奔而来的子弹就压得我们有点喘不过气来。

  但美军心中有仇恨。志愿军又何尝没有。从某种角度来说,志愿军所做的切都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我们似乎更有资格愤怒更有资格仇恨!

  “打!”随着我声令下,战士们手中的机枪响了,子弹片片的打出去,美军排排的倒下,但愤怒使美军变得超乎寻常的英勇,尽管不断有人倒在我们的枪口下,他们还是无所畏惧的朝前冲,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踩着尸体往前冲,甚至趴下还击的都很少。

  守在这个高地上的志愿军只有四十几个,高地上全无工事可言不说,四周还到处都是敌人,有美军,也有土耳其旅,黑压压的片,而且后面的阵地上还不断的有敌人跳出了战壕,像是潮水样朝我们涌来。

  “扑扑”随着阵子弹入肉的声音,身旁的名战士身中数弹倒在了血泊中。由于战士们来不及构筑工事,所以虽说是趴在地上朝美军射击。但暴露的面积还是很大,不断有战士在敌人的流弹下牺牲。于是志愿军的火力越来越小,美军就跟着越来越近。其它两个高地也面临着敌人的攻击,根本就没办法支援。

  “砰砰”我打完了枪膛里的最后两颗子弹,接着个翻滚就来到身旁牺牲的战士前,也来不急多想,把就推开了他的尸体,抓起机枪就朝敌人扫射,眼看着美军在面前个个倒下,但是子弹的速度似乎都快不过他们冲锋的速度。

  两百米,美军疯狂地嚎叫着朝我们冲来,边迎着我们的子弹朝前进攻,边举起手中的步枪朝我们射击。但是他们的枪法显然不怎么过关,特别是玩这种边奔跑边射击的高难度动作,没有几枪能打得中目标的,但看他们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的确有几分威势。

  百米,我可以很清晰的看见他们中弹后飞溅起的鲜血和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倒在地上,但现在似乎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他们,他们的阵线依然不断地朝我们逼近。

  五十米,美军为自己的步枪装上了刺刀,并且有人狞笑着掏出了手雷

  见此我不由苦笑声,这么多个人随便丢几十个手雷上来,咱们也要被炸得尸骨无存,就算有几个幸存的,也很快就会死在他们的刺刀之下!

  这下只怕是想不死都难了,但很奇怪的是我心里并不害怕,只有金秋莲那小丫头的影子在我脑海里闪而过,同时心里竟然在庆幸她没有在这里。这时我不由阵愕然,有人说在生死关头想到的人就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难道说我最重要的人还是

  咬咬牙摒除杂念,我不顾切地把手里的机枪打得哗哗直响,但这时机枪突然停了,我不由暗骂了声,妈的!竟然在这时候没子弹!

  随手甩出了两枚手榴弹,乘着这个时间为自己的步枪装上个弹匣,对着冲上来的敌人就是阵乱射,但步枪哪里会挡得住美军的人潮,眼看他们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就要冲上来,这时突然几发炮弹在美军群中炸开,只炸得我眼前是血肉横飞片鲜红,接着在美军阵地后方传来了阵密集的枪炮声,美军的冲锋很快慢了下来,我们就感觉好像放下了副重担似的,压力减轻了许多。

  冲锋号!喊杀声!

  队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志愿军战士趁着美军后方空虚的时候,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占领了美军阵地,接着在依仗着美军构筑好的工事朝美军射击,美军立时就被打得乱作团,个个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样到处乱窜,人人都只顾得逃跑,再也没有心思跟我们斗勇斗狠了。

  “是援军!”我感慨地冒出头来望向那些志愿军战士,认出了他们是180师的战友,心下松。阵头晕目眩就让我昏倒在阵地上。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个防空洞里,身上盖了件棉衣。旁边有张炮弹箱搭成的桌子,名志愿军战士正在煤油灯昏暗的光线下看着地图。

  “唔!”坐起身来,头部传来的阵阵剧痛就让我叫了声。那名志愿军战士听到动静很快就站起身,两步就抢了过来扶着我慢慢地坐正,这时我才认出来他就是庞团长,想必我躺的这个地方就是团部了,心下不由阵感动,名战士能躺在团部里休息,在团长身边被照顾着。那是份怎样的殊荣啊!

  “醒了!”庞团长关切地问了声,接着很快就命令站在坑道口的警卫员:“快,去把粥端上来!”

  “是!”警卫员应了声很快就端上了碗白粥。

  庞团长舀了勺往我嘴里喂,我受庞若惊地说道:“庞团长,我自己来!”

  “我说你小子!”庞团长不答应地说道:“你为了我们差点把命都赔上了,现在我照顾下伤员,你还跟我较劲了!”

  说着不由分说的就把那勺粥往我嘴里塞。

  “我说崔副营长!”庞团长边喂着边说道:“不是让你们顶上天就走的吗?你超过半天了!”

  “你以为我想啊!”我贪婪地把稀粥往下吞,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被美国佬个师围着,想走也走不了”

  “那也是!”庞团长嘿嘿笑:“咱们的战士冲上你们的阵地看着成堆成堆美国佬的尸体,再看看你们就那么几个人,还真有些不敢相信!也只有你小子才能办得到!这天半来你们可把美七师给顶得惨喽,他们坦克损失了二十几辆不说,还足足给你们打死打伤了两千多人,再加上我们在背后捅上刀子,这回美七师可是元气大伤喽!”

  “对了庞团长!”被庞团长这么说我才记起那场恶仗,不由疑惑地问道:“美国佬呢?让咱们打跑了么?”

  “早打跑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