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为了新中国!”

  “唉!你丫滴!”我在心里暗暗骂了声:“为什么就没人拦着我啊!”

  不过这时后悔也晚了,刚才表现得太伟大了,这回如果再回去只怕不被人踹死才怪了!想着我只好硬着头皮沿着战壕往后山跑去,这路上尽是志愿军战士的残肢断臂和鲜血,看来这场轰炸也让战士们损失不少啊!

  这个山头本来就不大,不会儿就跑到了山侧,往下看,龙兴江就在山脚下缓缓地流淌着,上面还时不时地漂下几具尸体。这段因为连着龙兴江没有志愿军防守,所以敌机的轰炸并没有波及到这里。偶尔有几架敌机飞过,也很快地转了个弯就投入到另面的战斗中去。

  估摸下时间,虎子也差不多开始佯攻了吧!我咬牙越出了战壕,撒腿就往山下跑去。“呜”的声怪叫,架飞机从我头顶飞过,吓得我个跟头就摔倒在地上,不过那架飞机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拐了个弯就飞走了,也许只当我是个逃兵吧!不过这下却搞得我灰头土脸的,看了看四周,还好没人看见!

  我在心里足足斗争了两分钟,才再次鼓起勇气往下冲去。

  “啷里个啷,啷里个啷,啷里个啷里个啷里个啷”我有个坏习惯,紧张嘴里就会乱叫通,为此还没少被同事们笑过,当然那都是现代的丑事了。

  不会儿就有惊无险地跑到了江边,但是这江水望着江水上时不时往下漂的浮冰,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娘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出的那个馊主意,还死了这么多个战友,才不会受这个苦呢!算了,死就死吧!早死早超生,也省得在这个世上活受罪了,说不定还会有奇迹出现,带我回到那幸福的现代呢!

  想着我用行军带把炸药包绑在胸前打了个活结,长吸了几口气,扑嗵声就跳到了江里,刺骨的冰冷首先朝我裸露在棉衣外的脸和双手袭来,我趁着还没被冻得失去知觉,狠下心来朝江中游去,没办法了,只有在水流急的地方才能更快的流到石桥那。

  游了会儿想想又觉得不对,我记得战士们在石桥上安放炸药的地方是第二个石拱,如果到江中的话只怕没有办法引爆那些炸药,于是停了下来就地翻转过身子,动不动地悬浮在水中,只露出口和鼻呼吸,装作死尸的样子随着水流往下漂去。

  在现代时虽说我是个记者,但因为经常去海边游泳所以水性还是不错的。说到我这水性,还不得不感谢下那在海边穿着三点式的美女,如果不是因为她们给了我无穷的动力,如果不是为了在她们面前逞强,如果不是为了能在教她们游泳时吃点豆腐,我这懒人才不会去学什么游泳呢!

  只是在现代时我为什么就没去练练冬泳呢?虽说是动不动,但其实我身上的每寸肌肉都在颤抖。冰冷的江水从我的领子袖子裤管灌进了我的身体,毫不留情地夺取着我身上的每点温度。身上的棉衣也因为吸收了江水而渐渐地肿涨起来,这让我微微有些下沉,跟着呼吸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随着哗哗的水声,我沿着河水拐了个弯,战场很快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数架敌机就在我上空飞来飞去,它们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果,在空中玩起了各种花式。但是我无暇去理会这些,我心里只想着两件事,那就是用尽全力来抵抗全身的寒冷和等待着石桥的出现。

  “啷里个啷,啷里个啷,冷里个冷,冷里个冷”我的坏习惯又出现了,不过这回却是在心里叫的,因为我的嘴巴连呼吸都忙不过来了。

  就像等了个世纪那么长,我石桥终于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不过这时,我也看到了石桥上的坦克和在坦克后面跟进的队队步兵

  第卷第次战役第二十章九龙江之战四

  躺在水里睁着眼睛,我能很清晰地看到那些伪军脸上挂着的胜利的笑容,其中个还把双手靠在嘴边呼着热气,好像在抱怨天气太冷还是什么的。

  丫滴,你还叫冷啊?你不看看老子!不,不还是别看了!如果看见我这个“死尸”还是活着的,而且胸前还绑着两个炸药包,那么我就要落下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美名,那时就真应了陈耶政委说我的那句话——有当年诸葛孔明之风。

  水流的速度还不慢,眨眼之间石桥就在我的眼前,我赶忙伸出僵硬而颤抖的手解开行军带,再解开包在上面的层油布。别说,双手被冻得僵硬,要完成这两个在平时就像喝水那么容易的事,这会却是出乎意料的困难。

  离石桥越来越近了,我很清楚的看到了那第二个桥拱内堆放的炸药,还好伪军没来得急把它们移走,否则的话就凭我身上这两个炸药包,恐怕只能把这石桥炸断小截。

  我紧张地摸了摸炸药的引线,我所要做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拉燃引线,然后把这两个炸药包投到那桥拱内就可以了。只不过这切却是要在伪军的眼皮底下完成的

  “呸!”的声,这时意外出现了,桥上的名伪军随口吐出了嘴中的口香糖,那块口香糖扑嗵的声掉在了我眼睛旁边,我下意识地侧了下头眨了几下眼。那名伪军初时还没在意,忽然又发觉不对,伸出头来瞪着双老大的眼睛望着我。

  “嗨!”我伸出僵硬的手对他打了个招呼,尽量让自己露出个很帅的笑容,但很无奈的是那被冻僵的脸就是不听话。

  “哦”那名伪军大惊,双手乱摆,对着其它伪军用朝鲜语叫唤道:“活的,下面有个活的!”

  霎时就有几条枪出现在桥沿,但是太迟了,我个猛子扎下去双脚蹬几下就到了桥底,桥上传来了砰砰的枪声,个个水花在我身后溅起,因为角度的问题,他们的步枪怎么也打不着在桥底的我。

  我站在桥墩上,不慌不忙地拉燃了炸药包的引线,伸出手来往斜处轻轻投,那炸药包就带着根冒烟的尾巴,在桥拱内蹦蹦跳跳地滚到了炸药堆附近。我的手虽然僵硬,我的身体虽然颤抖,但投得还是蛮准滴

  看着那个炸药包滚进了桥拱,那些伪军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桥上立时就马蚤乱起来,我只听到桥上怪叫声片,混杂着坦克的履带声还真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我正要拉燃第二个炸药包,这时桥上忽然掉下两个圆圆的黑乎乎的东西,有点像有点像美国佬常用的香瓜式手雷。

  什么?手雷

  我连忙抛掉手中的炸药包,个猛子扎进水里用尽全力往下游游去。娘滴,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两声,这帮伪军倒还有点脑袋,知道往桥下扔手雷。还没等我蹬几下,就感觉到身后两声闷响,股大力朝我推来,震得我头晕脑胀的,整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样不由自主地朝前冲去。

  这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不知是被冻僵了还是怎么的,我猛然发觉自己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脚。我极力想划出水面但手脚却怎么也不听使唤,更可怕的是,我的意识还在还清醒。我甚至还能清楚地听到声巨响,能清楚地看到石桥处爆出了团巨大的火光,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块块碎石像子弹样带着啸声飞射到我的四周。我想躲,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任由那冰凉混浊的江水不断地灌进我的口鼻。

  “就这样完了吗?”我在心里悲呼声,我有想过自己的死法,但却从来没有想过在这种状态下死。原来死亡的感觉就是这样,也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痛苦,只是感觉到有点累有点想睡

  在我就要失去意识的最后刻,朦胧中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在那!崔排长在那!快”

  “咳咳咳”不知过了多久,我在阵剧烈的咳嗽中恢复了意识。

  “醒了醒了!排长醒了!”

  “还真管用啊!”虎子兴奋地说道:“没想到那人工呼吸还真管用!俺前后也只吹了十来下,还真能把人给救活!”

  “虎子!”我有气无力地叫了声:“你你多久没刷牙了?”

  说着又是阵晕眩袭来,我再次晕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侯,发现自己跟三四床行军被起塞在单体防空洞内,塞得紧紧的动也动不了,只留下个碗大的洞供我呼吸。而且,我身上还没穿衣服,左肩上似乎还缠着绷带。

  “喂!有人吗?”我朝着洞外大声喊着,但回答我的却是片枪炮声,都在忙着打仗呢,没空理我。也好,我在这里多休息会儿也不错,好久都没在这种又没风又没雨,而且还很温暖的地方睡上觉了。

  但是我闭上眼睛,战友们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情景,被机枪打得像筛子样的情景,还有被汽油弹烧死的情景就幕幕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想着他们都是因为我的主意而惨死的,我心中就不由阵郁闷。再想想外面的战友还在拼死奋战,而我却舒舒服服地躲在这里睡大觉,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有人吗?有人吗?”

  “排长醒了啊?”是老班长的声音:“俺直都在旁边守着呢,刚才枪炮声太大了没听着!”

  “把我弄出去,谁塞得这么紧,人都快给憋死了!”

  “诶!”老班长应了声就把棉被往外拉,嘴里还不停地说道:“还不是虎子塞的吗?这棉被啊,还是在火里烤了会儿才塞进去的,说是”

  “等等,等等。”这时我才想起自己身上什么也没穿,赶忙朝外面叫道:“老班长,先去帮俺弄套衣服”

  第卷第次战役第二十章九龙江之战五

  “老班长。”我从防空洞中爬了出来,拉了拉身上的衣服疑惑地问道:“衣服有点宽了,哪弄来的?”

  “这不!”老班长迟疑了下,面带难色地说道:“是从牺牲的同志身上扒下来的,时也找不着合适的,崔排长你就将就点吧!还有这些,俺把你的枪也带来了”

  我不由愣了下,首先想到的就是扒了牺牲的同志的衣服是不是对死者有些不敬。但转念想,战场本来就是个残酷的地方,就是要尽力保全自己杀伤敌人。所以在这志愿军缺衣少食的时侯,扒下那些死去的战友的衣服,拿了他们的粮食,或者是枪枝弹药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想到这里,我紧了紧风纪扣,正了正帽子,接过老班长手中的匣子枪往腰上挂,抓过大八粒就往战线跑去。

  “排长!”

  “崔排长!”

  路上,我经过的地方,战士们纷纷侧身对我投来了敬佩的目光,让我不禁有些飘飘然了。

  “啥?”刚转了个弯,展现在面前的战场却让我吓跳。原本洁白得像面刚刷过的墙样的雪地,此时早已是面目全非。弹坑尸体鲜血还有被炸弹翻出的泥土,让整个战场凌乱不堪。更让人接受不的,还是那山脚下的尸体。因为高地斜度的原因,许多尸体都在重力的作用下滑到山脚,然后以千奇百怪的姿势随意叠加在块,有伪军的,也有志愿军的,那尸体之多说是堆积如山点也不为过。现在我虽然也可以说是打过几场战了,但是见到这么多尸体的还是头回。

  “咋会打成这样呢?”我转过头来着急地问着老班长:“难道那石桥没炸断吗?”

  “哪能不断呢?那几十公斤的炸药响还能不断?”老班长嘿嘿笑道:“不过这美国佬的飞机也了得,咱把石桥炸断了,他马上就用飞机丢下了几个浮桥,这不?在那”

  顺着老班长的手势望去,果然在龙兴江的上游处隐隐看见几座浮桥,上面人头攒动,想来也是江南的援军还在不断地往这边增兵。

  “那咱这石桥是白炸了?”我不禁有点懊恼。

  “哪能呢?”老班长摇头道:“那浮桥吃不了力,坦克啊汽车啊都过不来,这不?那子弹还要箱箱的运呢!要不咱团早就没了。”

  听老班长这么说,我凝神看还真是这样,那浮桥上不少伪军肩上扛着弹药箱,正不断地往这边运着子弹。

  “那些伪军架浮桥还费了不少功夫!”老班长接着说道:“褚团长调个连队过来专打修浮桥的,折腾了半天,伪军损失了上百人后也变聪明了,先在对面架上炮再修浮桥,咱的人就上不去了,这才让他修好。”

  “敌人的情况怎么样?有多少人?”

  “这个俺就不知道了,得问问连长。”

  “连长呢?”

  “就在前面。”老班长往战壕边指:“往前拐两个弯。”

  “连长”猫着腰在战壕内跑了会,很快就认出了张连长那瘦高的身材。

  “崔排长。”张连长看到了我颇有些意外:“醒了啊?咋不多休息会儿?”

  “我没事,也就着凉了!敌人来了多少?”

  “着凉?都差点被冰在江里了还着凉!”张连长笑着回答道:“北面退下来的是伪六师的三个团,褚团长他们正在北面顶着呢,敌人那三个团是逃命的,吃奶的劲都用上了,褚团长那看着也紧张。咱们这大慨有个师吧,三十几辆铁王八坦克,多亏崔排长你炸了那石桥,要不那些铁王八过来,说啥也顶不住。”

  初期入朝的志愿军战士几乎就没有什么反坦克装备,最好的反坦克武器也只是火箭筒,但平均个团才只有个,所以打坦克只能靠炸药包集束手榴弹和爆破筒来完成,但这在敌人大量步兵跟进的情况下,几乎就是不可能的。如果真让那三十几辆坦克过了桥冲击志愿军的阵地,还真像张连长说的那样,是个大麻烦。

  顿了顿,张连长又接着说道:“现在好了,敌人重武器都过不来,凭那些伪军的战斗力我们还对付得了。这不,他们几次冲锋都被打了下去。只要天黑,他们就要自求多福喽!”

  “哦!”我抬头看了看天色,再有个多小时就要暗下来了!

  在朝战中不管是伪军还是美军,最怕的就是与志愿军打夜战,因为只要天色黑,他们火力上的优势就完全体现不出来,相反我们志愿军战士想要与他们近身搏杀就容易得多。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不是流传着句话么——黑夜是属于志愿军的。

  现在,在志愿军援军随时都会赶到的情况下,天黑几乎就标志着这场战斗的胜利。因为到了那时,我们就可以用整晚的时间静静地等待着援军的到来了。

  张连长看了看天色,也松了口气,摸出包香烟递给了我根,我看竟然是美国产的带过滤嘴的“咖啡牌”。

  “好烟啊连长!哪搞来的?”我满脸惊羡地盯着连长的手中的那包烟。

  “羡慕吧!”张连长得意地扬了扬手,指着山脚下堆成山的尸体笑道:“那些伪军身上多着呢,自个摸去!”

  “这个还是免了!”我尴尬地傻笑了下。

  开玩笑,为了包烟让我跳出战壕冒着枪林弹雨跑到山脚下去摸那些尸体的口袋我的烟瘾还没大到那个地步。

  划燃了火柴,给两人都点上了,张连长深深地吸了口,吐出团浓烟道:“真有你的,崔排长,俺说啥也没想到你会从水上去炸桥!还不知道吧!你炸桥的时侯全连的人都盯着你看呢!”

  “不是吧!全连都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就是!”身旁的名战士接了句嘴:“全连的战士都忘了打仗,都为你叫好呢!”。

  “可不是?”张连长笑道:“就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把桥炸了,句话——痛快!成,你又立功了,为我们部队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这可是这场战胜负的关键啊!咱等天黑就成了。”

  “不对啊连长!”闻言我不由愣:“咱等天黑,那伪军等的是啥呢?”

  “啥?”张连长不解地望着我。

  “我想他们是在等飞机。”想起了刚经历过的那场轰炸,我不由有些心有余悸

  第卷第次战役第二十二章九龙江之战六

  “隆隆”果然不出我所料,没过多久天空中就传来阵像打雷样的轰鸣声,十几架野马战机保护着几个大家伙,穿出了云层出现在志愿军的视线中。

  “轰炸机,b-29!”看到天上近十架b-29的巨大身影,我不由吃了惊。

  这b-29轰炸机是在二战中被公认为表现最优秀轰炸机,美国人称之为超级保垒。美国正是用这种轰炸机发动了著名的东京大空袭,用极小的代价取得了数百万日本人死伤的成绩,这还不包括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两颗原子弹

  看来敌人这回是志在必得了,之前的那场轰炸只是为了占领石桥,为了不让石桥被我们炸毁。但是现在,他们的目标很明显是占领我们守的这些高地。

  “隐蔽隐蔽”

  所谓初生牛犊不畏虎,志愿军们不知道b-29的厉害,看也不过跟上次样的二十来架飞机,所以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个个不慌不忙地回到自己的单体防空洞中去。

  但是我知道,对于载弹量有九吨的b-29来说,这种简陋的单体防空洞还是远远不够的。他们此时进去,却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走出来了。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也无奈地跑回去钻进了自己的防空洞,除了这里就再也没有更好的隐蔽的地方了。

  听着天上越来越响的“隆隆”的声音,我脑海里突然闪过凝固汽油弹燃烧的那幕,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解开行军被,匆匆跑出洞外铲了几块雪包在被子里,躲进来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