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跑了!”庞团长不由呵呵笑道:“你小子在这睡了天夜,都不知道日子了!”

  “啥?都天夜了?”闻言我不由惊,赶忙问着:“那咱们这是在哪啊?咋还不撤退?”

  “还在马坪里。”闻言庞团长不由苦笑了声:“上级的命令,坚守马坪里,掩护后方伤员撤退!”

  “啥?还坚守?”闻言我不由大惊,咕碌就从床上站了起来,但头部传来的晕眩很快就让我站不住脚。

  “我说你别急啊!”见状庞团长赶忙扶着我慢慢坐了下来:“你这是太累喽,要多休息!现在咱们虽说还处在三面受敌的处境,但是由于你在马坪里把美七师给顶住了,所以形势有所好转,来我军与179师已经联系上了,两军距离只有十几里,互相都有照应。二来我们在马坪里还得到些补给,这还多亏了崔副营长你哟!”

  “多亏了我?”闻言我不由愣:“庞团长,马坪里的补给都让我给炸了!运出来的些弹药也差不多打完了”

  “弹药剩下的是不多,还剩下两个坑道的,不过寥胜于无。”庞团长点了点头说道:“不过粮食可不少,那几个坑道的粮食都好端端地埋在地底下呢!要不你哪有粥喝!”

  “唔,原来是这样!”闻言我也不由轻松了些,史上的180师被围,最困难的就是无粮无弹,因为没有粮食180师许多战士都因为误食有毒的野菜中毒而死。而且让战士饿着肚子打仗,战斗力也大幅下降,现在看来至少可以避免这点。

  放宽了心,胃口也就好了起来,抢过庞团长手里的碗,稀里哗啦的就喝了个底朝天,慢慢的才觉得手脚有了些力气。

  “报告!”这时坑道外走进来名通讯员,朝庞团长敬了个礼道:“庞团长,郑师长让你到师部开会!”

  “马上就来!”庞团长应了声,随手就把挂在墙上的皮带扣上,带着警卫员正要走时又想起了什么,冲着我喊道:“郑师长交待过,你醒了就到师部去趟,崔副营长你也跟着来吧!”

  “是!”我应了声就跟在庞团长的后面走了出去。

  走出坑道才发现这时原来是傍晚,抹夕阳挂在天边,照得整个世界都是红彤彤的,就像敌人被射中时飞溅出来的鲜血样

  想到这里我不由暗骂了声,这杀人杀得多了,现在看见红色的就会想起那些死在自己手下的敌人和满地的鲜血,这以后只怕做梦也少不了梦见杀人了!

  晕乎乎地跟着庞团长走了十几分钟,就来到了师部。

  钻进坑道就感觉气氛有点不样,师长政委,还有各个团的团长和政委都在,人人脸上都笼罩着层阴云,相互之间很少说话。

  “我们长话短说!”吴成德见人都到齐了,马上就扯开了嗓门说道:“刚收到电报,今早美二师与美二十四师,以两个师的兵力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对179师发起攻势,由于179师的同志和我们样也没有得到补给,所以这场仗打得很艰难,傍晚时分已经被敌人撕开了个口子,179师被迫撤退!”

  哄的声各团团长政委们就议论开了。

  “师长政委!”庞团长呼的下就站起身来说道:“我军三面受敌,正面有美师美七师,侧面有美二师美二十四师,还有伪六师和伪首都师,现在179师撤退,我们很快就会有陷入敌人几个师包围圈的危险!赶紧撤退吧!”

  坑道内阵沉默,庞团长的这些话算是说出了各团团长政委的心声,当然也是我的心声,于是大家全都把目光投向了郑师长,就等着他点头了。

  吴成德用低沉的声音对郑师长说道:“庞团长说的有道理,5月23日以来,全师减员数字与日俱增,这几天的阻击战中,全师干部的伤亡超过了我们师在国内战争中两年伤亡的数字,每个团都有几十个连级干部牺牲今天,539团政治处主任李全山向我报告人数时,说原有3000多人的539团,现在只剩下1000多人。部队打得很英勇,但是敌人数倍于我,再加上弹药不足,我觉得我们要赶快摆脱这个困境!”

  “对!”庞团长紧接着建议道:“现在天色刚要入黑,正是我们撤收的好时机,只要我们跟179师保持步调致,问题就不会太大。”

  郑师长面容沉重地站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刚才540团政委李懋召同志也给我提了这个建议,还主动提出他们团担任断后掩护的任务。我没有同意!上级给我们下的是死命令,掩护伤员转运,在马坪里阻击敌人两天,两天,两天!在上级没有新的命令前,我们能撤吗?战场上不是我们个部队在打仗,定要顾全大局,万我们的撤收打乱军部的全盘作战计划呢?”

  坑道内立时安静得连掉了根针都会听得见,我有种冲上去告诉郑师长军部并没有什么全盘作战计划的冲动,但考虑了好会儿,最终还是只能作罢。我个人的安危事小,最重要的还是我说的话不足以让郑师长信服。试问个连军长的面都没见过的小兵,又怎么会知道军部有没有全盘作战计划呢?

  “我命令!”这时郑师长下了决心抬起头来,朝干部们下令道:“各部坚守自己的阵地,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人在阵地在!”

  “是!”各团团长政委纷纷应着。

  完了,闻言我心下不由片无奈,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马坪里给守住,为180师多争取了两天的时间,但还是无法改变180师被围的命运。有所改变的,不过是那包围圈大了点而已。

  第五卷第五次战役第三十七章

  从师部走出来的时候,大家的心情都是沉重的,各团长回自己阵地分开时也不打招呼,个个都只顾埋头走路。

  “庞团长!”走到差不多到团部的时候,我也不好意思再跟着庞团长回团部休息了,就对着边走路边皱眉想事情的庞团长说道:“我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想回自己的部队!”

  “唔!”庞团长被我这么说才从沉思中走了出来,对我点了点头说道:“也该他们了,让他们抓紧时间休息,说不定,说不定这仗还没完呢!”

  “是!”我应了声就朝阵地走去。

  “崔副营长!”没走几步庞团长在背后朝我叫道:“替我向同志们问声好,他们打得很英勇很坚决,是我们志愿军战士的骄傲!”

  “是!”当我再次跨步往阵地上走时,心里却不由阵心酸——国家穷,对生死奋战在前线的志愿军战士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补偿可以奖励的。

  在现代的资料里我知道,现代时有很多志愿军老战士都过着穷困僚倒的日子,炸坦克英雄睡在猪圈里,负伤落下身病的战士付不起医药费,残疾的老兵买不起轮椅代步

  他们在战场上打生打死用生命换来的,也许就只有庞团长这么句话,但也正是这么句话,战士们就已经满足了。

  用我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有时真的无法理解他们心中的想法,同时他们也无法理解我们现代人。

  在现代时我曾看过篇报导,说的是名志愿军老战士舍身救起名落水的妇女,妇女很感激他,问这位老人需要什么报酬。老战士说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把这件事像媒体公布就可以了。霎时公众的矛头全都指向了这位老战士,炒作虚伪等等用词全都堆在这位老战士身上,就连那位被救者也质疑老战士救她的企图。后来我找到这位老战士时,听他的口述才知道,那名妇人落水时,有许多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站在旁边看着,却要他这个糟老头子跳下水去救人。老战士只是想用这件事给世人敲响个警钟,反而遭到质疑和漫骂

  保家卫国时需要志愿军战士们付出鲜血和生命,到他们老得都快走不动的时候,还需要他们救人,甚至是救我们的思想,这只能说是现世的个悲哀!

  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阵地,问过几名战士后,就很顺利地找到了在二线坑道内休息的战士们。

  “崔副营长!”

  “崔副营长!”

  见我走了上来,原本坐着躺着休息的战士们纷纷站了起来。

  “咋了?站起来干啥?”见此我不由打趣道:“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我这才睡过去天吧,就把我当外人了?”

  “哪能呢!”战士们哄的下笑了起来。

  “崔副营长坐这!”虎子大大咧咧地起身给我腾出了个位置。

  “都坐,坐”我走进坑道屁股坐下,这才发现战士们个个身上都缠着绷带,就连虎子也不例外,坑道内弥漫着股腥臭味,就像是个伤兵收容所。见此我心下不由酸,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同志们都还好吧!”过了好会儿我才挤出了这句话。

  “好!”

  “好!”

  战士们的回答沉重而有力,我知道,就算现在再次把他们叫上战场,他们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端起枪。

  “只是崔贞友他们”虎子只把话说了半。

  “崔贞友他们怎么了?”虽然我明知他们怎么了,但还是抱着丝希望问着。

  “2731高地没能守住。”虎子沉重地说道:“崔贞友朴忠善,还有所有驻守在2731高地上的同志都”

  坑道内立时就静得点声音都没有,就连坑道外蟋蟀的叫声都会听得见。

  “庞团长叫我代他向你们问好!”过了好久,我才缓缓说道:“他说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打得很英勇很坚决,你们是志愿军的骄傲!崔贞友朴忠善李营长,还有在战场上牺牲的同志”

  没有人回应,只有点隐隐约约的啜泣声,许多战士都在暗暗地掉着眼泪。不知道是谁,也没有人会想知道是谁。

  夕阳在坑道外洒下了最后道光辉,终于躲进了山的背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更增添了战士们的几分悲壮几分凄凉,还有几分淡淡的思乡之愁

  第二天早,我们就被坑道外阵紧过阵的脚步声和隐隐约约的枪炮声给吵醒了,我走出坑道外看,只见队队志愿军战士端着枪扛着弹药箱急匆匆地跑过。

  “他们这是干啥哩?”虎子不由疑惑地问了声:“这是要撤退了?”

  “不像!”任凤有应道:“撤退也要丢撤伤员啊,哪有个伤兵都不带,个个都扛着枪,推着炮撤退的,这倒像是去打仗!”

  “打仗?”虎子就更想不通了:“可他们这都是往北走啊”

  往北走,打仗!

  闻言我如遭电击般地愣住了,明白美军已经完成了对180师的合围,这些志愿军战士是被派出去守后方的。

  想到这里我二话不说就朝团部跑去,心急火燎地跑到了团部,刚要喊报告却见庞团长也风风火火地从团部里走了出来,就连皮带都来及扣上。

  “你来的正好!”庞团长看到我就说道:“师部叫开会,你也块来,咱们边走边说!”

  “是!”我应了声,紧赶两步跟在后面问了声:“咱们被敌人包围了?”

  “嗯!”庞团长神色匆忙地应了声:“刚得到情报,美二十四师竟然趁着夜色徒步穿过179师被撕开的防线,夜之间往后插了二十公里,占领了我后方的方下桥带,完成了对我师的四面合围!”

  操!闻言我不由暗骂了声,这美国佬还会来这招。平时美国佬出动不是汽车就是坦克的,而且从不在晚上有动作,如今他们反常态来了个徒步插入我军后方,竟然还让他们得逞了。

  接着我又想到,这美二十四师不就是让我炸毁了洪磷公路后,无奈之下才放弃汽车坦克徒步行走的吗?没想到现在倒因此还让他们达到了奇袭的效果。

  两人路小跑,不会儿就来到了师部,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几个团政干部,坑道里烟雾燎烧气氛十分紧张,郑师长吴政委焦急的在地上踱来踱去,坑道的角,电台兵正头戴耳机,声声地呼叫。

  不会儿,人就到齐了,郑师长踱到地图边,又往地图上端详了阵,这才抬起头来对吴成德说道:“老吴,你先把情况说下吧!”

  吴成德点了点头,走到地图旁比划着说道:“情况是这样的,昨晚美二十四已经从179师的缺口,沿新浦里史仓里东进,现在已经占领了我师后方的方下桥。我师已经处于五个师的敌人的包围中,军部命令我们固守待援,大家有什么看法?”

  “师长政委!”闻言我再也顾不上有没有发言的资格,抢上步说道:“我们的弹药不多了,固守不是办法,而且也没有援军,到了弹尽粮绝的时候,我们拿什么跟美国鬼子的坦克机枪拼!”

  “没错!”也许是因为情况紧急,所以大家也都不在乎我这个兵是不是可以发言,很快就有人赞成道:“从这几天的战斗来看,我们部队的重大伤亡,并不在于与敌人真刀真枪的较量上,而是吃亏在敌人猛烈的轰炸和炮击中,如果继续这么被动的打下去,我们的部队会被敌人的炮火打光的。更何况没有弹药补充,怎么固守待援,应该突围”

  “从当前部队内无弹药,外无援兵的情况来看,固守困难很大,突围才是上策!”团政委潘放也提出了突围的建议。

  甚至还有人小声抱怨着:“早就该突围了,可是现在已经立于不拔之地”

  “师长,突围吧!”这时个身材清瘦,脸额上有条刀疤的干部站起身来说道:“让538团539团的同志先走,我们团留下来断后,担任阻击打援的任务我们团的经验还是有的,当年打临汾72天我们540团就守了51天,这次完不成任务,我周光璞提头来见!”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就是540团团长周光璞,心下不由有点意外,据说他是180师的员猛将,没想到却是这样其貌不扬。

  但不管各团团长政委怎么样摆事实讲道理,郑师长就是当作没看见,不发言也不表态,两眼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地图,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名呆在地图前的干部看着郑师长老半天也不说话,急得直跺脚,刚想要开口,郑师长抢先了步冷冷地说道:“王化英同志,你去守在电台前,看看军部有没有新的命令!”

  坑道内马上就安静了下来,这下大家都知道郑师长是什么意思了。

  偏偏庞团长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腾的下就站起身来,气冲冲地说道:“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冲出去,死也死得痛快!等子弹打光了连突围的机会都没有了!”

  有庞团长带头,其它人也都壮起了胆,再次劝道:“师长,快点决定吧,你忍心把180师拼光吗?这可是180师最后点老本了!”

  第五卷第五次战役第三十八章伪造电文

  “你们的想法和建议也是有道理的!”这时郑师长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我们是革命军人。是人民的队伍,切都要以人民的利益为重,要有组织有纪律!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冷静和信心,我们应该相信上级的指挥,相信兄弟部队的增援!”

  迟疑了会儿,他又接着说道:“其实我和大家样也有突围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必须是在上级同意的前提下”

  “没问题!”吴成德听郑师长的口风软了下来,马上就接嘴道:“让我来请示上级吧!看看他们怎么说再做决定!”

  说着吴成德就期待的望向郑师长,同样希望郑师长点头的还有坑道内所有的人。但是郑师长只是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地图,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过了会儿,吴成德咬了咬牙个劲步走到角落的电台前,对着电台兵说道:“小李,给军部发报,鉴于我师缺少弹药且无法得到补充,我部认为无法固守待援,请求上级准许我部突围”

  吴政委发电报的时候郑师长没有出声制止,大家知道那就是默许了,全都不由暗自松了口气。但随着阵“嘀嘀嘀”的电报声,大家刚放下的心很快又悬了起来。因为任谁都知道,这时军部的命令尤为重要。旦军部不同意突围,那180师就只有固守待援途,而这么做几乎就可以说是死路条。

  “嘀嘀嘀”

  电报声不断地响着,坑道内的干部们或者抽烟,或者看地图,有的还在地上不耐烦地踱来踱去,个个脸上都是片焦虑,坑道内的气氛十分紧张。

  终于,小李轻喊了声:“军部回电了!”

  立时所有的人的眼光都集中到小李的身上,大家全都动不动地望着他,不敢发出点声音,生怕干扰到他听电文。

  不会儿,只见小李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些什么,小李边写,边有人在旁边帮着对照密码本翻译,很快,电文的结果出来了。

  王化英直站在电报旁边看着,这时兴奋地朝我们叫道:“军部批准我们的突围计划了!命令我们往西北方向突围,到鹰峰山下集合,有181师179师接应越过鹰峰山就是我军阵地!”

  “好!”

  “马上准备突围!”

  “打他娘的!“

  团政干部们听到这个电报就迫不及待地叫了起来,有的还兴奋地折起了袖子,摆出副大展拳脚的样子,却只有我如坠入冰窖样浑身冰凉。

  历史都被我改成这样了,怎么还是向鹰峰突围!我心下暗自想着,史上军部的确有这样个让180师朝鹰峰方向突围的计划,而且也的确有派出181师和179师前来接应。军部的计划看起来很完美,180师从里往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