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解决了。但是这下,我却只能无奈地听着迎面吹来的寒风中传来李先昊等人的笑声

  正苦恼着,小王猛地把油门脚踩到底,吉普车突然加速,眼看就要撞上前面那辆车的屁股时又突然猛打方向盘。我只感到阵天旋地转,几乎就以为已经失控翻车了!但这时怪事发生了,吉普车竟然像表演杂技样右侧的两个轮子悬空。接着“呼”的声,我们几乎是头顶着李先昊他们的车子超越了过去

  “吱!”的声急刹车,李先昊他们停下了车子目瞪口呆地望着我们。而小王则还是有意炫耀般在这狭窄的公路上来了个漂亮的百八十度大转弯,把车头正对着李先昊他们得意的直笑。

  而我,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因为这时的我正拼命地忍住胃部传来的阵阵翻腾。心里只想着,这下如果我这个团长就这么吐了出来,那刚才赚的面子可就全都没了

  第六卷夏秋季防御战役第十章驻守

  “搞什么名堂!你这是什么行为?典型的个人英雄主义。严重的左倾冒险主义。坐在车上的可是咱们的团长,你带着团长就这样开车的?你差点让我们整支部队都蒙受损失你知道不?咱们部队才刚组建,还处于起步阶段,你知道刚才如果出事了,给我们团我们师甚至我们军造成多大的损失吗?简直是胡闹!”

  不会儿刘顺义就带着部队心急火燎地追了上来,他看到我没事就松了口气,随后抓过正得意的司机小王就是阵狠批。

  “刘副团长!”看着小王被批评,我心里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不禁走上前去劝说道:“这件不能全怪小王”

  “崔团长!”刘顺义在我面前挺身正容说道:“当上级犯错误的时候,我们做下属的是不是可以批评指正?”

  “这个当然可以!”我有些无奈地回答道。

  没办法,志愿军这个习惯,是从红军时代就有了。现在我想赖也赖不掉。

  “这不怪团长,是我”小王似乎还想把过错手揽到自己自己身上,但是被刘顺义狠狠瞪就把剩下的话收了回去。

  “那么好!”刘顺义正容对我说道:“崔团长,我觉得刚才你的行为是不对的,你身为团之长,应该时刻想着你身上肩负着重担,肩负着咱们全团,不是全军甚至是整个兵团的希望。你不能只逞时之快吐时之气就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这是种十分不负责任的表现”

  “唔,嗯。嗯,没错”我频频点着头。

  面对刘副团长的批评,我还能说什么呢?其实自己也觉得刚才冲动了点,这又不是上战场打仗,如果是跟敌人拼命那还死得值,如果在飙车中“英勇牺牲”,那还真死得窝囊了,那还真对不起庞师长他们了。只不过当时那个气啊,哪还会想到这许多。

  “还有你们!”批完了我,刘顺义又把矛头指向了战战兢兢地站在我身后的张明学等人:“你们是怎么搞的?当什么警卫员,崔团长有危险的时候你们在哪里?特别是你”

  刘顺义毫不客气地指着徐永维的鼻子骂道:“才三个晚上的急行军都跟不上!还要崔团长把车让出来给你,是你保护团长还是团长保护你了?你们这样怎么能做好保护工作!你们给我好好反省反省,再这样下去,你们警卫员都没得当了,全滚回家种田去!”

  见此我不由喑呼声厉害,这个刘顺义旦讲起军规批起人来,那还真是点颜面都不留。看着徐永维眼圈都红了,我心中又有丝不忍,正考虑着该怎么帮他们解围,没想到这时李先昊却为我解了围。

  “崔团长!”这时的李先昊脸色虽说还是有点不好看,但眼神已不再像先前那样傲慢,这应该还是拜小王在他们面前表演了番车技,让他们知道志愿军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只是游击队那么简单!

  这丫的!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又生起了恨意。我就想不通,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明明跟我们相去甚远,为什么还老瞧不起我们说我们是游击队。

  “崔团长!”李先昊感情被刚才小王的那下吓得不轻,有些惊魂未定的说道:“前面就是上级安排给你们的防区了。咱们还是走路去吧!”

  “什么?前面就是我们的防区了?”闻言我不由阵意外,因为这里既看不见美军也看不见人民军,甚至偶尔几声枪响都在几里之外,把这里安排成我们的防区,那是不是说把我们都放在后方闲置了

  刘顺义也想到了这点,这同时也是他最关心的,不由走了上来问道:“李同志,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们的布防图?”

  “这个要问问金少校的意思!”

  靠!闻言我不由再次暗骂了声,咱是团长,想看看敌人在什么位置人民军在什么位置甚至是他们把我们安排在什么位置,都要问这个小小的营长!不过这个少校是姓金的,不会是个有什么后台的人吧!

  刘顺义对我使了个眼色,还没等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刘顺义就陪笑着对李先昊说道:“咱们都不懂朝鲜语,这不?来得也匆忙没带翻译,还要多劳李先生帮我们跟这金少校说说!”

  唔,闻言我这才知道刘顺义那个眼色的意思,这家伙果然不愧是当过副军长的!这么快就给这些人民军的家伙埋下了个地雷。他明知道我会朝鲜语,却又装作我们全都不会。如果这些人民军的家伙真信了,在我们面前肆无忌惮的说出军事秘密,那咱们可就有福了

  “这个当然。这个当然!”李先昊这家伙似乎还真相信了我们中没有人会朝鲜语,只是瞟了我们眼就放心地跟人民军的那两个少校聊了起来。

  “金少校!他们想看布防图,怎么样?给他们看吗?”

  “不给他们看能行吗?你放心,我们早就准备好张修改过的布防图了,大部份的位置都差不多,只是有关机密的位置删掉了!”

  “还是金少校想得周到!我刚才还在担心呢”

  “如果连这点都想不到,还怎么做情报科里做事呢?”那名金少校有些沾沾自喜地说着。

  闻言我心里不由咯噔了下,这家伙是情报科的,说不准他们的任务除了监视我们之外,还有刺探我军军情什么的。

  “那是那是!”李先昊点头哈腰了阵,随后征求着金少校的意见:“那这个布防图”

  金少校也不说话,走回吉普车上随手就拿来了张地图,在我们面前摊了开来。接着不知道是想过把首长的瘾还是怎么的,摆出副盛气凌人的姿态对我们说道:“我们当面之敌是伪军的五个师,我军与他们的接触线西起临津江口,向东经高浪浦里涟川铁原金化登大里月山里沙泉里至东海岸线,整个战线全长八十余公里,共驻守着我军五个师。另外,二线西起伍路里,东至北汉江,共驻守着我军两个师的兵力。”

  金少校边说,李先昊就边翻译,最后金少校在地图上划了大块地区,点了几个高地对我们说道:“这里就是你们的防区,共有五个高地,没什么问题吧!”

  在地图上看到我们防区的位置,我和刘顺义不由面面相觑,因为这个防区甚至连二线都算不上,而且这几个高地构不成条直线。我们驻守在那根本就没有什么防线可言。那几乎就是随便在地图上点了几个堆在起的高地让我们驻防,摆个样子就拉倒了。

  “金少校!”看到人民军这样的布置刘顺义就不答应了,他连忙拉着李先昊说道:“李先生,你跟金少校说声,这样的布置只怕不妥当吧!我们在这里驻防,那不是连个敌人都看不到了?那还打什么仗?”

  “这个”李先昊有些为难地说道:“这是上级的意思,只怕金少校也做不了主!”

  “可是!可是这怎么行!”所谓关心则乱,刘顺义是太想立些战功为60军正名了,所以此时听到是这种情况,任他曾经是个副军长任他再也耐性也不由慌了手脚。

  “崔团长,你,你倒说句话啊”这时李参谋长等人也凑了上来,看到布防图,也全都没了主意。李参谋长着急地在旁催着我道:“崔团长,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咱们就算再能打,可是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任刘副团长和参谋长们怎么催,我就是声不响地看着那张布防图。我这个团长不说话,别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急得众人在旁边唉声叹气的直跺脚。

  “李先生!”过了好会儿我才抬起头来问了声:“我们防区离线大慨有多远?”

  “这个”李先昊对军事上的事完全不内行,转身就用朝鲜语问着金少校。

  “大慨有五六公里吧!”金少校看了会儿地图后说道:“我们第二条战线距第战线五公里,你们的位置就在第二战线后面点,差不多就是这个距离。”

  “那就没问题了!”我拿起布防图站起身来。朝刘团长和众参谋抖,斩钉截铁地说道:“就按这个布防图驻扎吧!五个高地啊!看看该怎么防守,守不住可是要出大问题滴!”

  “崔团长!”

  “崔团长!”

  刘顺义等人本来还以为我会跟他们争辩番,甚至如果结果还不满意,他们还希望我能找到高层去,总之无论如何他们都希望我去争取个上阵杀敌的机会。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我会争也不争地的就应承了下来,只急得他们个个都围在我的身旁不让我走。

  “怎么了?”见他们个个着急的样子,我故作糊涂地说道:“是不是我这个团长下的命令不顶事了?”

  闻言众人不由全都愣住不说话了。

  “如果你们还当我是这个团的团长的话,那就马上执行命令!”我加重了语气说道:“挖坑道做工事,我还想早点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呢!”

  “是!”

  “是!”

  刘副团长和各参谋们接二连三地应着,听着他们回答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我就知道他们个个心里都不服气,只是碍于“坚决执行上级命令”这条军规才不得不应承了下来。

  于是志愿军战士们很快就在刘副团长的指挥和调配下开始构筑工事,团部就暂时设在个刚挖好的坑道内,电台兵迅速架起了电台与上级联系并汇报情况,通讯兵则忙碌地朝四周各个高地牵着电话线。刘副团长他们虽是心里颇有怨言,但做起事来却是半点也不含糊,还没过半天,这五个高地上的野战工事就已经建得有模有样了。

  “崔团长!”就在我这个团长清闲得躺在坑道里打盹的时候,刘副团长急急忙忙地拿着封电报走到我面前报告道:“司令部急电,我军已经与敌开始谈判,特令我部不准与敌轻开战端!”

  “唔!开始谈判了?”我装糊涂地坐起身来接过电报扫了眼,随后就朝站在附近的张明学喊了声:“叫参谋长来趟,开个会!”

  “是!”张明学应了声很快就跑出了坑道。

  其实我早就知道现在谈判开始了,应该说不是现在,就在第五次战役刚结束的时候中美双方已经开始了谈判的动作。只不过这在当时还属于高级机密,普通战士对此毫不知情罢了。

  李参谋长几个人很快就赶来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李先昊他们似乎也听到了动静带着那两个少校想来参加会议,并且振振有词地说道:“崔团长,为了我们更好更团结地打败敌人,我认为我们应该消除相互间的隔阂共同制定作战计划!”

  “当然当然!”我朝天打了个哈哈:“那么你的意思,是不是我明天就可以坐在你们的师部里,跟你们的师长起制定作战计划呢?如果可以的话,那就请进吧!”

  李先昊等人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跟金少校两人商量了会儿后,借口有事就灰溜溜地走了。

  “刚接到司令部的电报,说是要谈判了,你们怎么看?”等李先昊他们走开后,我随手就把电报递了下去。

  参谋长们接过电报传着看,个个都像蔫了的白菜样垂头丧气的。

  “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来自179师参谋部的黄先华点燃了根烟,霎时坑道内就烟雾燎绕,到处都弥漫着呛人的烟味。

  “也好!反正咱们在这也没仗打!”来自181师的蒋春增也说着丧气话:“看来咱们是要白忙活场了,想打仗,老天就偏偏不让咱们打!”

  而原本就属于180师的李详明就更是没精打采的搭拉着个脑袋什么话也不说。

  只有刘顺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怎么?就这么放弃了?”

  “崔团长,这都要谈判了,你说咱们这”

  “你们是不知道这美帝国主义的狡猾啊!”我呵呵笑道:“我跟美国佬打了几个月的仗。对他们那套骗人的把戏是再清楚不过了,他们常常假装投降让我们出去接受俘虏,咱们的战士走上前去他们从背后操起枪来就打!我想这回啊,他们也差不多是玩这种把戏吧!”

  “真的啊?”闻言众人眼里又有了点精神,就连李详明也抬起头来望向我。

  “管他是不是真的!”我在面前摊开了地图说道:“我只知道,这万是真的,美国佬真是耍着咱们玩,那等他们打过来的时候,咱们如果没准备,那可就”

  其实我哪有这么好的心态啊,我只是从现代的资料里知道,这谈判谈就是没完,边打边谈两年多才最终谈了下来,这才刚刚开始呢!

  “对啊!”闻言李详明不由坐起身来说道:“崔团长说的对,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了,哪怕只有丝希望咱们也要坚持下去!”

  “可是”蒋参谋长又提出了疑问:“咱们被安排到了后方,连敌人的影子都看不到,那还打个啥啊?”

  “现在看不到敌人的影子,那不代表以后也看不到啊!”我不置可否地说了声。

  “崔团长的意思是!”蒋参谋不由疑惑地望着我。

  “同志们!”我站起身来说道:“你们心只想着上战场立功,却忘了我们部队这次来的目的。这次我们来,是因为人民军的战斗力比我们志愿军弱,他们防守的位置是我们防线上的软肋,所以老总才派我们来帮助人民军守住阵地,否则将很有可能会出现我们进攻美军防线时的情况!”

  “我们进攻美军防线时是什么情况呢?”顿了下我又接着说道:“我们总是首先攻破相对较弱的伪军的防线,然后美军就因为他们的侧翼暴露在我们的面前而不得不撤退。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避免同样的事情在发生在我们身上!所以同志们,你们要搞清楚,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上线战场去杀敌,而是假想人民军被敌人击退后,我们像枚钉子样死死地钉在这里!”

  “对啊!”闻言众人不由都愣住了,所谓当局者迷,身为60军的他们,因为太在意能不能立功为60争取翻身的机会,所以才把原本的任务给忘记了。

  “所以!”我最后总结道:“咱们驻守在这里是没有错的,敌人打不过来,我们算是轻松完成了任务,敌人这要是打过来了,就是咱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好!”众人齐声喊了声,似乎这才明白了我答应驻守二线的原因。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会这么干脆的答应驻守在这里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敌人定会打过来。

  第六卷夏秋季防御战役第十二章坑道

  “崔团长!”经我这么鼓气。参谋长们又很快就来了劲头,蒋参谋长首先建议道:“现在咱们最先要做的,应该是派出侦察连去搞清楚敌我双方的兵力布置,所谓知已知彼百战不殆,我们现在不但不知道敌人的布置,就连人民军的布置也不清楚!”

  “对!”黄参谋也赞成道:“虽然说人民军的同志给了我们张布防图,但是人民军的同志明显是在防着我们,我觉得这张布防图不可信,要想搞清楚情况,还得我们自己动手!”

  “这事会后我去安排,保证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刘顺义马上就把这个任务接了下来。

  “我看用不着那么麻烦了!”我的回答却是让刘副团长和众参谋大感意外,其实参谋长们的建议是对的,如果对战场形势无所知甚至对盟友的布防都无法确定,那这仗打起来就肯定是场糊涂仗。但重点是,我知道敌人和人民军的布防,甚至还知道敌人将会从哪些位置进攻会打到哪里

  虽说我也可以放手让刘顺义去安排侦察兵去侦察,但我实在不愿意假装不知道这些,而让侦察兵们去冒着生命危险。

  “是这样的!”我脑袋里灵光闪,就对参谋长们说道:“刚才那两个少校以为我不会朝鲜语,他们在聊天的时候让我知道,他们给出的布防图大体上都是正确的。只是有关他们机密的地方比如说炮兵阵地指挥部什么的被抹掉了,咱们又不是要进攻人民军,要知道这些机密地方做什么?”

  “话是这么说!”蒋参谋长还是有所顾虑地说道:“可是我们连自己的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他们的位置也只是听说,我想还是自己侦察下更放心!”

  “这些我都听到啦!”我呵呵笑道:“那两个少校对着地图指手划脚地闲聊的时候,我就坐在旁边有意无意地听着。喏,我们正面之敌分别是伪军的第七师第五师第八师第十五师和首都师各部,位置在这,这,还有这”

  我在地图上指了几个位置,倒还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