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崔团长为什么这么肯定?”闻言黄先华等人都不由疑惑地望着我,却只有蒋先华暗暗点了下头。

  我看了看地图,就简单地回答道:“:美军不会把他们的侧后暴露在敌人面前,即使是被他们包围的敌人。二:洪水冲毁了桥梁公路,美军要追击伪军就要放弃他们的汽车坦克还有大批的重武器步行追击。三:最重要的点,就是美军这次进攻的目的,是在于打胜仗而不是占多少地,他们如果能集中全力歼灭我们这个团,就能达到他们的战略目的!”

  “所以!”最后我把拳头在我们的位置上重重地捶了下说道:“做好准备跟敌人的四个师拼命吧!”

  第六卷夏秋季防御战役第二十二章溃退

  下午时分。沉寂了几个小时的防线上突然枪声大作炮声震天。这回的枪炮声与以往敌人发动的进攻有所不同。之前的枪炮声总是此起彼伏断断续续,而这回,却是整条战线上同时爆发出了密集的枪炮声。

  这让我很快就意识到点,美军已经发现人民军主力后撤了。

  敌人发现了这点,就至少可以得到两个信息:是他们的绞杀战已经发挥了作用,人民军出现弹药不足的现像,否则人民军主力不可能会在这种已经挡住他们进攻的情况下撤退。二是在他们正面的高地上,只有少数担任掩护任务的人民军,所以他们可以放心进攻了。于是随着阵急匆匆的火力准备,联合国军就嚎叫着端着步枪朝高地上冲来。

  这回冲向我们高地的是美军,有的人说美军总是会把功劳留给自己,把拼命的活丢给伪军,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以往打恶战打硬战的时候都没看到美军冲上来几回,这下他们以为敌人主力已经撤退了,所以就当仁不让地跑在了前头。

  至于伪军呢?我也能理解他们心中的无奈。毕竟美军是来帮他们打仗的嘛,而且还无偿供应了不少军用物质呢!要不是美军他们在这场战争里哪里会撑得下去,所以这下让美军“抢抢功劳”他们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这时的美军也好玩,个个连散兵队形也顾不上排了,三五成群的端着枪越过坦克就往高地上冲。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有点不对,因为从敌人阵地里发射出的炮弹和子弹,根本就没有半点弹药不足的迹象。当他们抱着侥幸的心理冒着枪林弹雨跑上山顶往下看,立时就愣住了——反斜面上志愿军战士的火力点都不比以前少。

  “砰砰砰”阵枪响,几十个美军在冲上山顶的霎那,就毫无例外的被战士们密集的火力打倒在地。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们有的滚向反斜面,有的则是滚向正斜面。紧接着,声牛角号响起,靠近山顶的战士就朝另面甩出几十枚手榴弹。这样甩虽说看不见敌人,但是却可以在正斜面上形成弹手榴弹弹幕,可以很有效的减缓敌人的冲锋速度。

  这排手榴弹甩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美国佬冒出头来了。从头到尾才不过二十几分钟,美军就被灰头土脸地打了回去,而且在这二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大多数都是耽误在走路爬山上的。我想这回他们的伪军盟友,肯定会在心里偷着乐了。

  我们这个高地这么轻松地解决了战斗,但是人民军驻守的高地上却是险象环生。我在坑道口举起望远镜朝人民军的阵地望去,因为他们现在的主阵地也在反斜面,所以在这里我可以很轻松的看到他们作战的情况。

  大部队的撤退让他们出现了兵力不足的现像,或者他们也在担心子弹不足在节省子弹,所以火力已经不足以压制住敌人在正斜面的冲锋。对于反斜面战术来说,兵力不足火力不足是致命的,因为在反斜面上构筑工事可以说是要把制高点让给敌人。旦反斜面上兵力火力不足,伪军只要占着人多势众端着刺刀居高临下的往下冲

  不过好在人民军留下的这些战士也都是些能打能拼的老兵,他们面对着数倍于己的敌人也是毫不畏惧,竟然也端起了刺刀朝伪军们发起了反冲锋。霎时片刀光剑影,惨叫声此起彼伏,鲜血很快就染红了整个斜面。

  从拼刺刀的技术和勇气来看。人民军的战士显然胜过伪军筹,他们知道往前冲锋的同时还要与身旁的战士保持条战线。就像古代的肉搏战样,保持战线就意味着身旁的战士会保护你薄弱的侧翼和后背。而反观那些伪军,整个冲锋队形却是凌乱不堪,这样冲下去的结果,就是伪军虽然人多,但是在突出部的局部地方,却会出现个伪军要面对两三个人民军战士的情况。

  人民军毕竟是在二战时与小日本打游击打过来的。见此我不由赞叹声,就像现在,他们就算人数少而且处在不利的低处,但还是很成功的挡住了伪军的冲势。反斜面上很快就形成了条血肉战线。

  刺刀枪托拳头牙齿双方都在用尽全力使用手上身上的每个部位致对方于死地。相对于枪战来说,这样原始的战争才是最残酷最可怕的。虽说我以前也有过这样肉搏战的经验,但所谓当局者迷,当时身在战争中的我只想着怎样把面前的敌人杀死,根本就没想过害怕,但现在以第三者的眼光来看这些置身于肉搏战的人,身上就不由传来了阵阵寒意

  “轰!”的声巨响。

  让我目瞪口呆的是,这时在望远镜光圈里的大群人,突然之间就随着阵硝烟爆烈开来,无数肢体和器官腾空而起,鲜血就像被炸烂的西瓜瓢样四处飞溅。等硝烟在雨中散开时。刚才还是几十个人在互相搏斗拼命的地方,这时就像被支巨手压过,再也没有人是站着的,甚至也可以说没有人是完整的当然,除了几十米外仅仅是被冲击波震倒在地的战士除外。

  这就是炸药包的威力,见此我不由有些目瞪口呆,刚才我还以为自己已经置身于个古代的原始战场,但是这声巨响马上就让我体会到现代化武器的可怕。

  接着还没等我从刚才那个血腥的场面里反应过来,人民军的阵地又传来了另声爆炸,又是大片的尸体,大片的血迹

  两军展开白刃战,互相之间距离很近,所以这每声爆炸总能夺去几十名战士的生命。有伪军的,也有人民军的,当然,这其中伪军的人数更多。人民军的战士就是用这种以命换命的方法,不顾切地用少数人的牺牲去换取多数敌人的伤亡

  跟着又是声爆炸,这回伪军终于再也撑不住了,他们像是见到魔鬼般大叫声转身就跑,甚至有些伪军还被吓得双脚发软瘫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人民军的刺刀朝他们身上刺去!

  “人民军的同志也打得很英勇!”在身旁同样观察着战局的刘顺义说道:“只不过他们还是撑不了多久,但愿他们能坚持到天黑吧!”

  我明白刘顺义的意思,我们身旁这座高地的人民军能打得这么顽强,并不代表整个防线上的人民军都能打成这样,这条足有八公里长的防线上,只要有个高地被敌人攻破,那就意味着联合国军能绕到防线的后方对人民军展开三面夹击,那时人民军的防线,就会像多米诺骨牌样全线崩溃。

  如果他们能守到天黑的话。那么这些人民军战士凭着对地形的熟悉也许还有逃出去的机会,否则

  这时站在棱线上负责观察的志愿军战士对着下方挥了两下旗,告诉我们敌人又开始进攻了。不用想,这回定是伪军。美军知道我们是根硬骨头,肯定又把这送命的活丢给了伪军。

  我看也不看就带着刘顺义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团部,像这样的反斜面工事,就算是天气好美军用上飞机配合也很难攻破,不是有个美军参谋长望着志愿军的坑道工事哀叹吗?他说:“照这样的速度,美军至少需要二十年才能打到鸭绿江!”

  以现在这样的天气,美军的空气无法出动,炮兵运动困难而且无法精确射击,再加上志愿军弹药粮食足够撑到援军来临,而且战士们也知道怎么对付伪军的油桶攻势,所以像联合军现在这样的攻击,我几乎就可以不用理会。怕就怕在人民军守不住后,把我们的薄弱的侧翼给暴露了出来。但这点似乎又是无法避免的

  “崔团长!”我才刚坐下蒋春增就递上了封电报说道:“司令部很支持我们原地驻守,并严令我们定要坚守到援军到达。司令部指示:如果我军也跟着撤退,人民军主力将很有可能出现五次战役时我军的情况,在无弹无粮时被美军路穷追猛打,那时后果将不堪设想。王司令员还特别指示:60军能不能翻身,180师能不能正名,就看这仗了,定要打出个革命军人的样子来!”

  “蒋参谋长!”刘副团长提出了自己的担心:“打当然是要打的。但是困难还是摆在眼前”

  “唔!是不是人民军的同志”闻言蒋春增也不由皱起了眉头。

  “嗯!”我点了点头说道:“人民军同志的形势不容乐观,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困难,就是侧翼很快就要失守,到时就再也没有反斜面的优势了。”

  “崔团长!”闻言李详明不由建议道:“我觉得我们最好早做准备,乘着现在人民军阵地还没失守的时候,在我们侧面构筑新的阵地!”

  “没用的!”闻言我不由摇了摇头:“我们的侧面已经挖掘好了几道反坦克壕,而且也在反坦克壕里埋上了地雷,很难再构筑阵地。而且就算构筑了阵地也有用,这样的阵地没有坑道的掩护挡不住敌人的炮火不说,敌人的炮弹还是可以毫无顾忌地跨过阵地打在我们的反斜面工事上。到时就是侧面有敌人的炮轰,正面有敌人的进攻”

  “报告!”这时坑道外突然传来通讯员的叫声:“敌人的坦克来了”

  “敌人的坦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闻言刘顺义不由骂了声:“你是没见过坦克还是怎么的?这也来报告?”

  “不是”通讯员紧张地说道:“这回敌人的坦克是从后面来的!”

  “什么?”闻言众人不由大吃惊。呼的声全都涌出了坑道。

  “在那!”通讯员好像被我们这阵势吓了跳,愣了下才朝人民军阵地的方向指了指。

  我举起望远镜朝那个方向望去,果然是坦克。虽说不多,只有两架,而且还都是“霞飞”轻型坦克,它们四周跟着的步兵也不多,只有个营的样子,但这已足够说明个问题,那就是人民军的防线已经被敌人突破了。

  接下的战况果然像我们原先想的那样,敌人的坦克所到之处,就有如摧枯拉朽般,人民军的高地被个个被攻了下来。他们所要做的似乎十分简单,他们每到达个高地,就用无线电通知正面的友军发起进攻。

  这时驻守在反斜面上的人民军就只有两个选择,是钻出坑道进入反斜面工事迎战,但这样无疑要面对前后两面的敌人,特别是在他们后方的那两辆轻型坦克,这时候本被美军当作垃圾丢给伪军的坦克现在却可以说是发挥大作用了,它上面的高射机枪只要对着人民军顿狂射,人民军就再也没有什么有力的抵抗了。

  第二个选择就是在坑道里不出来,这样虽说可以躲过坦克部队的攻击,但从正面上来的伪军部队很快就会占领反斜面工事,接着用火力封死了坑道口,再接着人民军的坑道因为是匆忙之间修建起来的,没有多少深度,所以接下来的会发生什么事就不难想像了。

  坦克马达声隆隆作响,高射机枪疯狂地朝人民军阵地上扫射着,子弹壳就像被晒得爆开的豆子样接连不断的跳了出来,跟在坦克周围的伪军部队也举着各式武器朝人民军战士射击。

  人民军的工事因为斜面的原因前高后低,其主要防御方向是正面,背面基本就没有任何遮挡,所以钻出坑道反抗的人民军很快就成了那些伪军的靶子接连不断地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甚至于“霞飞”坦克上那75毫米的小炮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每打炮过去总能炸飞几名人民军战士。

  75毫米口径的火炮啊,就算是志愿军手里的82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威力都要比它大,这坦克能在现在发挥这么大的作用,研发者若是泉下有知只怕也会骄傲得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这支伪军的坦克部队给人民军带来的压力和士气上的打击是无可比拟的,才不过会儿伪军就接连攻下了三个高地。人民军防线的缺口越来越大。伪军就像是决堤的洪水样,朝着缺口疯狂地涌了过来。这也使得那支坦克部队的人数越来越多,火力越来越强大,士气也越来越高昂,最后他们甚至已经不需要坦克的掩护,成群结队的朝我们高地涌了过来。

  反观人民军,即使他们再英勇,也不得不承认这时已经是败局已定。他们中有的人还躲在坑道里不出来,有的人在敌人部队赶到之前跑进了森林,有的则举起了双手。

  时在我们望远镜的视野里场面片混乱,伪军到处追杀着逃跑的人民军,或是把手榴弹炸药包投进还藏有人民军的坑道里,甚至把枪口对准了那些已经举手投降的人民军

  这些伪军部队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他们完全没有任何掩护,也没有任何戒心地朝我们的高地冲来,密密麻麻的,就像涨潮时迎面涌来的洪水。

  在他们的眼里,面前的这些所有的高地都是样;在他们的思维里,现在他们只要走到哪里,哪里的部队很快就会崩溃。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这次错误的代价,就是他们再也没有错第二次的机会。

  “打!”

  当那些伪军像只只没头的苍蝇样乱哄哄地接近我们的高地时,随着我声令下,1031高地1211高地和884高地上的战士们几乎在同时间内朝早已瞄准的目标扣动了扳机,霎时阵地上就响起了片密集的枪炮声。

  现在伪军的位置虽说是在我军薄弱的侧翼,但我们阵地的薄弱也是相对于美军的火炮而言,再加上我军前中后三个高地对这些伪军自然形成了交叉火力,这些手里只拿着轻武器的伪军就这样没头没脑的闯了进来,那还不是场大屠杀。

  轻机枪冲锋枪步枪朝那些还在往前冲的伪军群就是阵乱打,迫击炮也毫不客气地朝伪军阵乱砸,只打得伪军阵血肉横飞尸横遍野。他们到死也不明白,这人民军的战线看起来已经全线崩溃了,怎么突然还会冒出这么强火力的阵地来

  不过这些伪军也许是逃跑也逃出本领来了,跟在后头的见形势不对,马上就掉了个头往回跑。只有那两辆“霞飞”坦克却好像还有点不服气似的,仗着志愿军没有远程反坦克武器缓缓开了上来。

  这时出现了怪异的幕,因为被其它高地的山棱挡着,那坦克上的炮塔左转右转怎么也没办法瞄到我军的反斜面阵地,除非它开到离我们阵地很近的位置,透过高地之间的缝隙才有办法朝我军反斜面阵地开炮,但它又没胆把坦克开到离我军阵地那么近的位置

  见此我不由拍脑袋:他娘滴!我怎么忽略了这点!这下我们的侧翼有办法加强了。

  第六卷夏秋季防御战役第二十三章团部

  “刘副团长!”打退了伪军回到团部。我马上就对刘顺义下令道:“乘着天黑,立刻在侧翼加修几道防坦克壕!”

  见刘顺义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我顺手就拿起铅笔在地图上划了几道弧线:“位置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共四道,有可能会受到敌人火力的干扰,最好带上几个连队上去掩护,要求在天亮之前完成任务!”

  “是!”刘顺义也不问什么,认真看了会儿地图把那几道反坦克壕的位置记下后,转身就走出了坑道。

  “崔团长!这几道防坦克壕是”

  刘顺义没问什么,可是蒋春增几个参谋长却没那么容易放过我。刘副团长前脚刚走,性急的黄先华就问开了:“咱们的侧翼不是已经有反坦克壕了吗?在这几个部位加挖反坦克壕有什么用?是不是有些画蛇添足了?”

  “是啊崔团长!”蒋春增看着也有些疑惑:“敌人现在可以说已经把我们包围了,这时候再到阵地前去挖这些防坦克壕,是要付出代价的呀!我们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各位参谋长!”我解释道:“我们担心敌人的火炮威胁侧翼,主要是美军的远程榴弹炮和近距离的直射炮,但是美军远程榴弹炮在这雨天能见度差的情况下很难精确命中目标。而且因为洪灾的原因,远程榴弹炮也不可能在天之内大批量的运动到我们的侧翼,所以我觉得,对我们反斜面工事主要的威胁,是美军的近距离直射炮和坦克炮。但是美军手中的直射炮也有个缺点,那就是它们射程短。巴祖卡火箭炮最远的射程只有六百多米”

  “可是崔团长!”李详明不解地问道:“我们缺乏反坦克武器,美军完全可以像往常样用坦克掩护他们的直射炮抵进射击不是?”

  “这正是我现在还要挖防坦克壕的原因!”我指着刚才伪军坦克所在的位置回答道:“同志们,还记得刚才伪军那两辆轻型坦克想朝我们进攻却又毫无办法吗?”

  “嗯!”几个参谋长全都点了点头。

  “咱们驻守的阵地,四周高地犬牙交错,敌人如果要用坦克掩护着抵进射击,就会出现今天伪军坦克同样的情况!”我指着地图上的几个高地说道:“坦克只能在相对开?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