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又矮又胖的高地,面积虽说很庞大,直径大慨有公里,但高度却仅仅只有三百多米。这两个特点就决定了它的坡度很小便于敌人冲锋,甚至我都在怀疑,如果坡度再小些敌人的坦克都能开得上来了。

  所谓越陡越险,在陡峭的高地上,咱们的手榴弹可以直接对着敌人的脑袋上砸,而且甩就可以炸到山脚下。但是在这座高地上敌人的机枪架,就差不多是跟我们平射了。甚至最矮的那个197高地,远远的看还真看不出有座山。

  所以马良山其实并不是个适合防守的地方,特别是这个主峰,它直接面对着敌人,而且敌人只要拿下了这个高地,就可以以这个高地的高度优势,直接用火力控制其它的高地。所以这主峰才会成为重中之重。

  “崔团长”正在我迎着夕阳坐在块石头上看着周围的地形的时候,身旁传了声不紧不慢的声音。不用回头,我也知道那是我们团新来的政委李平和。

  见我没有回答,他不声不响地走到我旁边坐了下来,说道:“虽然我知道你姓陈,但是战士们都习惯叫你崔团长,那我也这么叫吧”

  “你来想说的就是这些?”我不屑地轻笑了声,毫不客气地回应道:“李主任,不,现在应该叫你李政委了吧!你会不会因为我现在不叫陈伟而叫崔伟,就再审查我次呢?”

  李平和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过了好会儿,才用他那特有的不紧不慢的声音回答道:“我希望你能明白点,个月前我的身份是政审处主任,审查你是我的职责。现在我的身份是538团政委,我的任务是538团的政治思想工作,不包括审查!”

  “你明白这点就好!”我点头笑道:“我也希望你能明白点,你在政审处的时候,对付的是自己人,在这里”

  我用手指了指脚下的战壕,字句地说道:“在这里对付的是敌人,他们不会对你客气!”

  “我明白!”李平和还是很冷静地回答道:“知道总高级步兵学校吗?我是那的毕业生。还在第二届射击比赛中取得了亚军”

  “了不起!那次比赛是不是只有两个人?”我表面上装着不屑地回答着,但心里却有点犯嘀咕了。因为我知道,被誉为志愿军枪神的张桃芳张老,也是去这高级步校学习过的,这学校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看来这李平和还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下面的修饰词我想不出来了,因为除了他审问过我之外,我似乎还不知道他有什么缺点。

  “不,共有三百五十二人!”没想到这家伙点幽默感都没有,还是板眼地回答道:“这三百五十二人都是从各个步校中精选出来的战士,我仅以环之差丢了冠军。跟你样,我父亲还有个哥哥也死在战场上,我本人也参加过三年的解放战争,立过个二等功。我告诉你这些,目的是想让你知道,在战场上我有能力保护自己!”

  “很好!”我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不置可否地说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骝骝就知道,咱们就在战场上见真章吧!”

  不知道为什么,虽说明知道这李平和是自己人,而且还是跟我平级的政委,但我还是忍不住把他当作敌人来看

  “团长团长!”这时徐永维路狂奔了上来,兴奋地朝我叫道:“来了来了,后面的运输兵来了,十几辆汽车呢!”

  “真的啊?有十几辆汽车那么多?”闻言我不由愣了下,这在往常后方给前线的战士运送装备,个团能分到辆汽车都算多了,这回下就给我们送上来了十几辆,而且还是在美军对我们实施空中绞杀战的时候

  也没多想,招手就带着李国强领着几十个战士路往山下跑,刚跑到山脚就在昏暗的光线中看到前面十几辆车顶插满了树枝树叶的汽车缓缓地拐了出来,辆接着辆的排成了长串。

  战士们呼啦声,也不等命令就围了上去,有些战士就更是心急,还不等汽车停下来就急着往上跳。

  “吱”随着阵刹车声,公路上掀起了片尘土把汽车和战士全都吞没其中,但战士们完全顾不上这些,兴奋地围了上去。有的忙着给司机同志递烟送水,有的二话不说,就把汽车货舱里的弹药箱往下搬,急急忙忙地打开看嘿!看到的东西真是让战士们欣喜若狂!

  有地雷冲锋枪迫击炮甚至还有无后座力炮,也有火箭炮,乍看像是我们从美军那缴获的无后座力炮和巴祖卡,但是细看之下才发觉尺寸和形状都有点区别,而且个个都是全新的。再看看上面用繁体刻的几个小字“中国制造”我就明白了。

  在现代的资料里我就知道,在第次战役时我们就有缴获美军的无后坐力炮和火箭炮,从没有接触过这些玩意的志愿军马上把这些先式武器送回国内去仿制。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以中国的工业水平,也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把这些东西仿制出来

  第六卷夏秋季防御战役第三十九章国庆

  无后座力炮火箭炮。我们甚至后来还在弹药箱中发现了五六把两米多长的,要两个人才抬得动的苏式西蒙诺夫反坦克枪。

  反坦克枪就连我也是头回见过,战士们就更不用说。无后座力炮和火箭炮虽说是咱们国内运上来的新武器,但是对战士来说已经不陌生了,因为他们早就已经在与美军对抗的战场上见过无数次也吃过这些东西的亏,甚至还缴获了使用过。

  他们以前在看到美军隔远了用无后座力炮对我们阵地发射炮弹;在看到美军借着坦克的掩护,用火箭炮对我军发射燃烧弹时,总是恨得直咬牙却又无可奈何。虽说有时也有缴获敌人的这些武器,比如说在抢夺下敌人的机枪阵地的时候,但每次都是打完了弹药就只有丢掉的

  但是这回,战士们再也不用担心这点了!因为他们知道,现在我们自己的祖国也会生产这些武器了。炮弹,将会源源不断地从后方补给线运上来。虽说数量不多,无后座力炮三十门,配炮弹三百发,火箭炮二十门,配穿甲弹燃烧弹各五十发,但我们手上总算有几个可以远程对付敌人坦克高射机枪的武器!

  想想以前打坦克,战士们总是要用手榴弹掷弹筒炸药包这些武器跑到坦克跟前去炸用人命去堆,现在这样的状况终于得到了缓解。

  第二天早,刚分配到这些无后座力炮和巴祖卡火箭炮的战士们就自发地开始了训练。只见他们随着声声口令端着武器左瞄右瞄做出各种射击姿势,偶尔停下来听那些用过这些武器的战士说说心得,只羡慕得其它战士在旁边看得直流口水

  “团长,团长!”在休息时,名战士兴奋地抱着个无后座力炮跑到我面前:“团长,你说这玩意它能打坦克?”

  “能!打坦克打步兵,都好使!”我回答道:“不过同志们定要注意啊!这无后座力炮发射的时候后面会喷出很长的火焰,所以发射前要看看后面有没有自己人,避免误伤自己的同志!而且无后座力火炮的火焰也很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打完发炮弹后要记着转移阵地!”

  “是!”那名战士挺身应着,又接着问道:“团长,那这玩意能打多远?”

  “大慨两三千米吧!”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有些迟疑,这毕竟是仿制出来的武器,射程不定会达到美式装备的射程。

  “有两三千米啊!”那名战士听这话就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那美国佬的坦克还不是近不得身了?咱炮个,炮个,看那美国佬能有多少辆坦克”

  “那你也得打得中啊!”闻言我不由苦笑道:“你要是能打中千米外敌人的坦克,没说的,咱们全团的无后座力炮都给你了!”

  “俺,俺要那么多也没啥用”那名战士被我这么说脸腾的下就红了,只惹得围观的战士哈哈大笑。

  这也让我意识到了点,我们虽说已经装备了远程反坦克武器,甚至有些战士还用过了几回,但是战士们对这些武器的了解还是少之又少,现在这时候没有多余的弹药同时也不敢进行实弹射击训练,到时只怕很难在战场上发挥什么作用。

  “集合!集合!”就在我与战士们有说有笑的时候,突然有个战士跑了出来边吹着小喇叭边高喊集合。

  见此我不由愣了下,这个团我是团长。有事情要集合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蒋春增他们如果有什么是要通知的话,应该先跟我说声才对啊!但是想想我很快就明白了,定是那个新来的政委搞的鬼!

  政委!枪声没响的时候就他最大,这个团是他说了算!于是我就在想着,如果我现在掏出手枪来朝天打枪,那是不是

  带着几分没趣,随着人流朝聚集点走去。果然不出所料,正是李平和搞的鬼,此时的他正双手靠背的在颗松树下来回踱着步,看到了我就紧走了几步上来跟我说道:“崔团长,刚才在团部没有看到你,我没来得急跟你说声就召集战士们

  “要开会就开吧!用不着问我!”我没好气地应了声:“不过你得快点,把这么多战士集合起来,这万敌人有几架飞机飞来或是朝我们打通炮弹”

  “唔!”李平和似乎没想到这点,脸色不由变了变。

  我心中不由暗笑了声,这李平和虽说是跟国民党打过几年的仗,但是国民党当年的装备怎么能跟现在的美国佬相比。

  “同志们!”闻言李平和也不敢怠慢,见战士都来得差不多了,就朝战士们喊了话:“同志们,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三个国庆节,两年前。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就是在今天对着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毛主席万岁!”

  战士们个个都举起了拳头欢呼。

  听着李平和的话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今天是国庆节,而且我才刚刚发现,原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现在,才只有两年。

  再看看李平和的身后,在向阳面的颗落叶松粗大的树干上,不知是谁用刺刀刻出了幅大型的天安门图,题款几个繁体字:“庆祝国庆”,接着还在上面煞费苦心地用五彩石镶嵌出白玉华表红墙琉璃瓦红柱红灯笼国徽毛主席等等。

  “同志们!”李平和往旁边让开了步,指着那幅天安门图对战士们说道:“在这国庆的大喜日子,让我们再次对着自己的祖国,对着天安门,对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宣读志愿军的誓言”

  说着就严肃地握着拳头举起了手,带头说道:“我们是中国人民忠诚的子弟,是执行无产阶级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为了保卫我们的胜利果实,保卫我们的伟大祖国,保卫东方和世界和平,我们志愿援助朝鲜人民,彻底消灭美帝侵略者,解放全朝鲜。为此,我们庄严宣誓:坚决执行命令,勇敢顽强机警地歼灭敌人,完成切战斗任务”

  李平和读句,战士们就跟着句,但是想必这些誓言战士们早就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后来根本就不需要李平和带读,全体战士齐宣誓。却只有我不知道这誓言的内容,到后面只是张着嘴巴尴尬地跟着说,让我有种滥竽充数的感觉。

  “二坚决执行政策。严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团结朝鲜人民,爱护朝鲜人民的草木。三发扬阶级友爱,加强团结,发扬艰苦作风,克服切困难。四提高政治警惕,严守军事秘密。我们要奋勇前进,为祖国争光荣,为人民立大功。互相鼓励,互相监督,坚决为实现祖国人民给予我们的伟大任务而奋斗,谨此宣誓。”

  我得承认,在现代时我也做过类似的宣誓,在我印像里好像有两次,次是小学光荣加入少先队员的时候,另次是中学再次光荣地加入团员的时候对着国旗宣誓,大学时就与第三次宣誓无缘

  那时的宣誓总会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但是现在

  看着战士们坚定的眼神严肃的脸庞挺得笔直的腰杆,听着战士们那整齐划的发自内心的同个声音,我只能用“震憾”这个词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不可置疑,现在我看到的听到的,这才叫真正的宣誓!

  “同志们!”宣誓完,李平和又接着说道:“今天是我们中华民族向全世界宣布我们站起来的天,我们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祖国人民。我们始终坚守着自己的誓言,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与反动派作斗争!我们要用胜利来向国庆节献礼,向毛主席报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毛主席万岁!”

  战士们不知疲倦的遍又遍高喊着,喊声越过了山谷冲破了云霄。驻守在其它高地上的战士也纷纷响应,霎时火红火红的阳光枫叶下,就响起了阵高过阵的欢呼声,战士的战斗意志也随着欢呼声变得空前的高昂。

  这场景也不由让我热血,深深为自己能成为他们中的员而感到自豪,为自己是名中国志愿军战士而自豪!

  “呜”就在喊声还没落下的时候,空中就响起了炮弹的啸声。随着声令下,战士们就迅速分成几个部队。往坑道里钻。

  我们的喊声最终还是惊动了美军,好在我们的位置离坑道不远,而且战士们个个都训练有素,听到炮声就有条不紊地排着整齐的队伍钻进坑道,所以也没有遭受到多大的伤亡。只有三四名战士来不急钻进坑道被弹片击中,也被其它战士抢进了坑道。

  初时我还以为美军还是像往常样打上顿冷炮拉倒,但是过了二十几分钟也不见炮声停下来,这才慢慢意识到这是美军要开始进攻了。这些美国佬倒也会选日子,什么时候不选,偏偏就选在我们国庆节这天发动进攻。或许是他们想利用这天狠狠地打击下我们的士气吧!只是他们永远也想不到,志愿军作战凭的就是种精神股勇气。先是打小日本,再打国民党,十几的年仗打下来早就把志愿军们训练出超乎常人的韧性和耐力

  “蓬!”的声,这时突然头顶上的根原木被炮弹震了下来,名战士当场就被砸得鲜血四溅身旁的几名战士们赶忙七手八脚的搬开原木把那名战士从泥土中挖了出来,并叫来了卫生员抢救

  这对于我们这种躲惯了坑道的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只要哪个战士在修建坑道的时候,没有把头顶上的原木支牢钉紧,就很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我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坐在我对面的李平和就不样了,此时的他早已是冷汗直流,胸口高低不停地起伏着。两眼不停地瞄向坑道顶上的原木,再瞄瞄身旁的其它战士

  见此我不由暗笑,打过两年的国民党有什么用?打国民党的时候可没有躲过这样的坑道吧!打国民党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猛烈而且长时间的轰炸吧!如果这家伙以为我们现在的当面之敌还像当年的国民党那么好打,那你就是大错特错了。

  不过这小子做思想工作还真有套,想起刚才李平和开的那个会,这才短短的十几分钟,似乎就把战士们的激|情给推向了高嘲。反正我这个人也是最怕开会做心得,以后有他在说不准还可以省下了不少麻烦。而且似乎他说的也对,当初审问我也的确是他的职责所在,我的问题是事实存在的,就算没有他还是会有别人来审。

  想到这里,我就蹲起身来,拿过挂在腰间的水壶给他递了上去。他接过手壶的时候才发现是我,不由愣,很快就朝我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接着把手壶凑到嘴边喝了几口,完了再掏出手绢擦了擦嘴

  靠!我没看错吧!真的是手绢。这家伙哪里像是打过两年仗,而且还是从高级步校里出来的!这家伙简直就是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隆”又是阵轰响,头顶上的泥土唰唰地从原木之间的空隙往下掉。李平和紧张地抬起头来往上望了眼,双手似乎想做个抱头的动作。但看我依然动不动稳如泰山地坐在面前,不由老脸红,赶忙装作口渴抬起头来又喝了几口,这才旋上水壶盖递回了给我。

  我见他嘴唇动了动,虽说炮声很响没听到期他在说什么,但我知道他在说谢谢,不由苦笑了声,在战场上像他这么有礼貌又讲卫生的,还真是少了。

  在震天的炮声中渡过了将近个小时,外面的世界才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带着战士们钻出坑道看,哪里还有什么工事啊!战壕掩体全都给炸平了,只有依稀的几段小沟还能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树木土石全都给炸成了粉末混和在起,整个阵地就像刚刚翻过的菜地样松软松软的脚个坑。就连反斜面上构筑的工事也样

  话说这并不是反斜面工事不起作用,实在是这高地太低坡度太小了,这使得敌人的炮弹可以轻易地落在我们的反斜面工事上。见此我不由暗暗叫苦,美军的进攻向来都是讲配合的,虽说这里海岸线比较远敌人的海军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这又没树木又没掩体的,敌人飞机来

  “马上进入阵地构筑工事!”我有些无奈地下着命令,虽说这工事建起来似乎还是只有等着被炸的份,但是能用几分力气换来几条性命,那无论如何也是值得的。

  “是!”战士们应了声,二话不说就钻出了坑道爬上了山顶,举起工兵锹就挖。

  这些土松松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