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没见识到我的枪法,那么现在,他们就是真真切切地知道他们团长手里的这把步枪不是吃素的。

  这样也好,怎么说也可以增加我在团里的威信嘛!只不过往后还有人问我这枪法是怎么练的,那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第二天早,天刚亮英联邦猛烈的炮声就再次响了起来。这回不再是断断续续的,而是连续轰炸了半个多小时,很明显是再次对我们阵地发起冲锋。于是当炮声停了下来的时候。我带着战士们就朝阵地上跑去。

  果然不出所料,敌人再次发起进攻了,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次来进攻的竟然是伪军,而且还是跟我们打过好几次交道的伪首都师!就在前几天,我们还在东线的机枪阵地上跟他们拼死拼活呢!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没错,是伪首都师。我举起了望远镜朝他们望去,他们已经乘着炮火轰炸我军阵地的时候路往前狂冲,这时已经距离我军阵地只有五百米左右了,在这个距离上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们右肩上的骷髅头标志。

  看来有危险的战争都留给伪军来打,这个优良的传统也由美军转移到英联邦第师了。

  “准备战斗!”我大喊声,战士们就纷纷趴倒在高地上举起了枪。没办法。这高地经过敌人的炮火志愿军炮火的轮番轰炸,这时候基本上已经找不到什么战壕了。但是我却并不担心守不住阵地,因为这时候我们有炮兵做后盾!

  我心里就在想着,咱们在这高地上打几枪后就撤回坑道,接着再重复昨天打英国皇家苏格兰团的那套,看你们还能怎么办!但很快我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这时我听到空中传来了敌人飞机的轰鸣声,接着不过会儿就有十几架飞机“野马”战机从云层中钻了出来

  草!敌人是有备而来!见此我不由暗骂了声,我怎么会把敌人的飞机都给忘了!不过似乎也不是我忘了,而是敌人有意用炮声掩盖了飞机的啸声,让飞机事先就进入战场躲藏在云层中。所以到我们发现时,敌人的飞机都已经在我们头顶上了。

  这时想进坑道已经成为不可能,因为如果现在还让战士们撤回坑道的话,那么敌人的飞机只要朝我们坑道口丢下几枚燃烧弹那时就算我们能进得了坑道,只怕活着的也不会有半了。

  不进坑道?不进坑道就意味着咱们就要在这毫无掩蔽的高地上硬撑着美军十几架飞机的轰炸和扫射,美军飞行员的技术我是见识过的,他们可以把颗炸弹投进隧道里,就更不用说像我们现在这样完全暴露在他们的火力之下。更何况正面还有强悍的伪首都师发动的进攻

  怎么办?

  突然之间我就发现,我们现在已经被逼入了绝境。这大慨就是英联邦的那些家伙用个晚上的时间想出来的作战计划吧!炮兵步兵和空军协同作战,果然是个好计划。可笑我昨晚还在以为他们将拿我毫无办法,现在只这瞬间就陷入了这种被动挨打的境地。

  “呜”正在这时,天空的飞机已经发出阵阵啸声,像只只恶魔般朝我们飞扑而来。紧接着就是阵密集的机枪声和爆炸声,排排机枪子弹在阵地上扬起了片尘土和鲜血,颗颗炸弹轰响着把战士们掀到了空中。阵地上霎时就是阵腥风血雨,机枪声爆炸声惨叫声还有飞机的呼啸声响成了片,就像是突然刮起的飓风样席卷着我们整个战场。

  怎么办?

  说实话这时我也没了主意了,因为就算538团的战士再英勇,就算他们再能打,也不可能会打得过天上的飞机!在地上的坦克咱们还可以用人命去堆,还可以抱着炸药包去炸,但是这天上的飞机

  “扑”的声,名战士重重地摔倒在我的面前生死不知,我赶忙爬起来去查看他的伤势,却愕然发现他的下半身都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腾”的声,颗燃烧弹在我们阵地上爆炸开来,火光立时就映红了整个斜面。在火光燃起的那瞬间,十几名战士被汽油弹波及霎时就成了火人。汽油味焦臭味很快就弥漫了整个战场。

  怎么办?

  这时飞机已经完成了轮轰炸,在高地的外围打着圈。可以想像,当它们再回来的时候,很快又会是新的轮屠杀。这屠杀,将直持续到它们把子弹打完炸弹投完,或者是它们油料用完

  没错!油料!

  我很快就做出了判断,马良山的位置几乎就是在东西两海岸的中部。这些飞机要从航母上飞到这里,还要在云层里躲上段时间,这会儿它们的油料想必是消耗得差不多了。再加上它们还要飞回去所以,我需要的是时间,时间

  不过怎么样才能让这些飞机不开枪不丢炸弹呢?这是种很疯狂的想法,而且似乎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当看到那些正疯狂地朝我们阵地冲上来的伪首都师时,我就不由有了主意!

  这回,想不到能救我们的却是自己的敌人。

  想着,我也不敢怠慢,趁敌人飞机还没有飞回来的空隙,大声下着命令:“吹冲锋号,冲锋号!同志们上刺刀,我们跟那些狗日的拼啦!”

  “拼了!”

  “杀!”

  冲锋号喊杀声很快就响了起来!

  战士们个个装上了刺刀从高地上跃而起,沿着高地的斜面朝伪首都师冲去。我也拔出腰间的1911,跟着人流朝面前的敌人发狠了冲。边冲着边心里就在暗念,首都师啊首都师!你们可千万不要逃跑,你们如果跑,美国佬的飞机就路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扫射,那咱们这个538团可就全完了。

  如果我军现在面对的是英军,我想他们肯定会撤退的。而且不但会撤退,还会边撤退边组织火力配合空中力量鼓作气把我们消灭掉。但我们面对的不是英军,而是由日军训练出来的伪首都师。

  战术死板僵硬,猛打猛冲向是日军作战的特色,伪首都师似乎也继承了这点。所以他们不但没有半点撤退的迹象,反而在他们指挥官的命令下纷纷上好刺刀,接着吼叫声朝我们冲来

  真是天助我也!见此我不由大喜过望,恨不得冲上去抱着伪首师的那个指挥官亲上口了。当然,所谓爱恨要分明,亲上口之后还是要把他解决掉的。

  两军距离本来就不远,这时又是相向冲锋,所以还没等那些飞机赶到我们就已经厮杀在起了。

  看着从头顶上呼啸而过却发子弹也没打的机群,我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

  我想,这时候那些美军飞行员,定是在飞机上大骂“!”了吧!

  第六卷夏秋季防御战役第四十四章装甲部队

  志愿军和伪首都师的部队厮杀在起。美军的飞机在空中盘旋了几分钟后,最终还是因为油料际将耗尽而无奈地飞走。

  美军的飞机走,战士们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士气不由为之震,个个都像是虎入羊群般地挺着刺刀杀向伪军。

  战士们早就在东线的机枪阵地上与伪首都师交过手,再加上现在也认得伪首都师肩膀上那特有的臂章,所以对他们可以说是知根知底,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再加上战士们是居高临下的往下冲,在地势上占据了优势,所以个照面就把伪首都师杀了个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反观伪首都师,因为志愿军各部队的军装上并没有明显的标志,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就是在几天前与他们拼过刺刀的那支部队。他们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还敢跟我们肉搏,很大部份原因是轻敌。毕竟他们是支从二战走出来的并且是由擅长拼刺的小日本训练出来的部队,在拼刺的战场上也是鲜有敌手,所以骨子里总是有那么股傲气。

  但是当他们才刚与我们接触,就知道这回又错了。因为他们很快就从战士们强悍的拼刺技术上发现,这支部队,就是在不久前用刺刀打败他们的那支部队几天前志愿军用刺刀对他们屠杀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心里的恐惧还没消退,身上的伤痕也还没有痊愈。

  当他们意识到这点时,队伍的阵脚很快就乱了起来。而志愿军却是越战越勇,个个都大吼着挺着刺刀朝伪军阵乱捅,霎时鲜血就在战场上四处飞溅,惨叫声阵紧过阵。

  没过多久,伪首都师就在志愿军战士们的攻势下彻底崩溃了,整支军队都不顾切地扭头往自己的阵地逃跑

  伪首都师啊!就算是逃跑也跟其它的部队不样,普通的伪军逃跑或许是逃出水平来了,所以打败仗要逃跑,就是哄而散很有默契地朝各个方向四散开来。他们这种化整为零的功夫有时候就连打惯了游击战的志愿军战士都佩服得紧。因为咱们有时明明已经把伪军击溃甚到包围了,但就愣是抓不到几个人!

  不过显然在逃跑这点上,伪首都师远不如其它的伪军有经验,这不?他们全都朝个方向也就是他们的阵地撤退。这就不能怪咱们的志愿军战士狠心了,架起了几挺机枪冲着他们的后背“哗哗哗”的就是打倒了大片。

  “撤退!”

  可惜的是,我知道两支军队旦分开,敌人的炮火很快就会过来了,所以也就只好下了撤军的命令。

  “崔团长!”当我回到团部时蒋春增很快就迎了上来问道:“怎么样?损失大不大?”

  “还没统计出来!”我把步枪往坑道壁上靠,屁股坐在椅子上有些颓然地说道:“不过伤亡应该不小,大多都是美军的飞机造成的!”

  “他娘滴!”黄先华狠狠地骂了声:“这些敌人就像狐狸样狡猾,尽然会用飞机搞突袭!”

  “还好崔团长随机应变得快!”李平和浑身是血地走了进来,接嘴说道:“刚才还真是惊险,如果不是崔团长当机立断,命令部队冲上去跟伪军绞在起,这损失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不禁有些气苦地说道:“敌人能这样来次,就能来第二次!现在的问题是,咱们这个阵地要怎么守?”

  我这么说,坑道里的战士们都没声音了。

  严峻的现实摆在我们的眼前,表面阵地根本就构筑不了工事。无法抵挡敌人飞机的轰炸,哪怕只是会儿。

  如果是敌人的大炮还好,炮弹至少不会那么精确,也有迹可寻,战士们完全有时间在敌人开炮的时候钻进坑道里躲避。但是这飞机

  我们如果在表面阵地上,旦飞机来了就意味着我们就完全暴露在它们的火力之下。就像刚才那场战斗样,不进坑道就要随飞机怎么打,直到它们打完了子弹或是没油了才是个头。进坑道,那几十个人排着队在坑道口,让那飞机颗燃烧弹或是颗炸弹就全没了

  “要不”李平和有些迟疑地说道:“咱们就躲在坑道里,等敌人进入表面阵地后,咱们给他们阵炮弹接着就冲出去,这样咱们的部队出去就是跟敌人杀在块,敌人就算有飞机也没办法不是?”

  “不行!”蒋春增很快就否定道:“这样打太被动了,敌人随便上来个排就可以把我们封死在坑道里!”

  “我同意蒋参谋长的观点!”李暗也赞同道:“我们的炮弹不多,如果躲在坑道里每回都要炮兵火力支援的话,弹药根本就耗不起。而且如果这样做的话,敌人很可能会只出动小部队上高地把我们封死在坑道里,比如说几个排在敌人这么少的情况下,咱们炮兵部队个火力覆盖,打了几百发炮弹过去还打不死几个人!”

  听着蒋春增和李暗的话。李平和不由闹了个大红脸,想来是他在政审处呆得太久与现实的战场脱离太久的原因吧,所以提出的方案也不怎么实际。

  “龟儿子!”黄先华有些窝火地骂了声:“出去打也不是,不出去打也不是!这马良山怎么会是这么个情况嘛!我看敌人的高地就不会这样,偏偏就是咱们这几个高地”

  “敌人的高地?”闻言我不由愣,二话不说就趴到地形图上找到正面英军驻守的高地。正如黄先华所说的,敌人的高地虽说不高,海拔只有两百多米,但却很陡峭,很适合防守。

  “蒋参谋长!”见此我就不由问了声:“你看我们能不能来个以攻为守?”

  “以攻为守?”众人听着不由意外地互相对望了几眼,蒋春增似乎有些明白我的意思:“崔团长的意思是拿下敌人的阵地做为缓冲区?”

  “没错!”我点了点头说道:“敌人有飞机的空中火力,无论我们怎么打都十分被动。刚才蒋参谋长和李参谋也说了,死守不现实,而且肯定会有很大的伤亡。那么摆在我们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要么撤退要么进攻!撤退是不可能的,上级给我们下的是死命令,那么就只有进攻了!”

  “进攻?”闻言众人全都不由愣住了,我们正面之敌至少有个师,而且还有许多是敌人的王牌部队,咱们就用个团的兵力去进攻?

  “如果能攻下敌人的这个高地的话!”我指着地图上敌人高地的位置说道:“我们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只安排少量的部队驻守在那里,把那个高地变成我们的前沿阵地!变成我们的缓冲区。旦敌人使用大部队进攻,我们就可以看时机派出部队去增援”

  “没错!”蒋春增点头赞成道:“如果敌人有飞机的话,我军就可以迟个十几分钟去增援,咱们的战士多顶个十几分钟算不了啥,但是敌人的飞机可就熬不住了。这样基本上可以解决被飞机照着脑袋打的问题!”

  “我也同意崔团长这个方案!”黄先华想了想也赞同道:“就算是阵地丢了咱们也可以再把它夺回来,这样战场就不会是在易攻难守的马良山上,而变成了在敌人的阵地上推来推去。就算白天防守困难把阵地丢了,晚上还可以夺回来嘛!”

  “不过崔团长!”蒋春增又提出了困难:“敌人欺负我们没有飞机大炮。所以没有构筑坑道工事的习惯,就连最起码的单人防空洞都没有。我就怕,咱们大部队股脑儿地打过去,也会像英国皇军苏格兰团样,虽说拿下了阵地,却会被他们顿炮火打得伤亡惨重啊!”

  “这个”想了想我就回答道:“这个问题不大,他们没有单人防空洞,我们可以让他们建嘛!”

  “什么?”闻言众人不由面面相觑,全都不敢相信我说的是真的,甚至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怎么样?准备得怎么样了?”我提着步枪跑上了阵地,小声问着正拿着望远镜和较炮镜趴在高地上观察敌人火力点的李暗。

  “崔团长,你怎么来了?”李暗回头看是我,不由意外地说道:“这里危险着呢!你还是回去吧!”

  “我在坑道里呆着气闷呢!”我呵呵笑,举着望远镜朝敌人阵地望去:“怎么样?敌人火力点不难找吧!”

  “不难!”李暗嘿嘿笑道:“就跟我们想的样,敌人根本就没有料到我们会进攻,所以那火力点就是随便用沙袋堆上的几个机枪阵地,战壕也都是用沙袋叠起来的,这样的工事那还不是几炮就炸没了”

  “别炸得太狠了!”在望远镜的光圈中,看着对面个个懒散地坐在战壕前抽烟聊天的英军,我不由交待了声:“咱们这回炮击只是要让这些英国佬意识到危险,让他们帮我们把防空洞给建起来,所以别炸得太狠了。否则暴露我们的进攻意图,那可就得不偿失喽!”

  “放心吧!崔团长!”李暗点了点头说道:“看我的”

  说着就压低了声音对着步话机喊了几个坐标。不会儿只听空中“呜”的几声怪啸,接着就是“轰轰”的几声,敌人阵地上用沙袋构筑起来的几个火力点,只在这瞬间就飞上了天。等到硝烟散去的时候,那火力点上的机枪和人早都不知道被炸到哪里去了。

  “打得好!”我情不自禁地喝彩着,打仗打了这么久,老是被美国佬的炮兵给欺负着,现在终于也轮到我们志愿军的炮兵发发威了。虽说昨天打英军苏格兰团的时候,炮兵就发威过次,但是哪有现在这样亲眼看着过瘾啊!

  这时那些在战壕前休息的英军士兵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们也不愧是二战过来的老兵。见到这状况并不慌乱,只是纷纷收起了大意之心躲进了战壕里。但他们那用白色沙袋构筑起来的战壕对我们来说太显眼了

  于是紧接着又是阵啸声,十几发炮弹就十分精准地在战壕前后爆炸开来。有两发炮弹还直接命中了战壕,立时就把十几名英军士兵掀到了空中,甚至还把他们的战壕炸开了个大口子。这用沙袋构筑起来的工事,虽说是方便,但终归还是没有在地上挖出来的坚固!

  “够了吗?”打完后李暗满意地收起了望远镜,朝我问了声。

  “差不多了!”我拍了拍李暗的肩膀说道:“打得漂亮,咱们先回防空洞吧!如果这些家伙还不挖防空洞的话,到时咱们再上来给他们几炮!”

  “好咧!”李暗痛快地应着,就跟在我的身后往坑道跑去。

  “怎么样?怎么样了?”我们行三人刚跑回团部,就被蒋春增他们给围住了。黄先华迫不及待地问着:“打着鬼子了没?打着几个了?”

  “我出手那还会有问题吗?”李暗有些得意地说着:“你们问问崔团长,口气就打掉了敌人的四个火力点,最少炸翻了三十几个英国鬼子!”

  “嘿!打得好哇!”黄先华狠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