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兴奋地举起拳头叫道:“他口气就干掉了七个敌人,三个机枪手四个迫击炮手,个机枪阵地上的美国佬全让他给端了!连长,咱们可不可以不上报啊!”

  “哗,七个!”

  “这会儿工夫就干掉了七个!”

  战士们闻言纷纷发出片惊异声,纷纷朝我投来了敬佩的眼光,张小于也咧着嘴开心地笑着。却只有王月寒板着脸孔声不吭,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唔!”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没想到刚编的谎言这么快被揭穿了。真是失策,我怎么就没想到咱们部队在外面还会有观察员呢?不过想想也是,这大家全都不能走出坑道外活动,如果连个观察员都没有的话,那敌人什么时候摸上来都不知道了!

  “俺,俺还真有点不信了!”也有的战士脸上挂满了疑惑。

  “切!这算什么!”张明学有些不屑地说道:“你们见过咱团长枪打双没?见过咱团长在七百米外在记者群里点美国佬军官的名没?那才叫厉害呢!”

  “真的!给咱们说说呗”战士们听就来劲了,唰的下就要围了上来。

  “搞什么名堂!”王月寒冷冷地训着,让那些正要围上来的战士们纷纷退了回去。

  “崔团长!”王月寒在我面前挺身说道:“虽说我的职务比你小,但是有些地方上级犯了错误,我们做下级的也可以提出批评意见!崔团长你做为上级领导,就更是要以身作则,怎么能公然违抗命令个人上战场开枪呢!”

  李月寒看来气得不轻,咬了咬牙说道:“是,崔团长你枪法是好,下就打掉了七个美国鬼子,但咱们是革命军人,革命军人就要有组织有纪律!你这个做法表面上看起来可以给战士们出口气,但是却开了个很坏的头,在部队里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我”

  迟疑了下,李月寒还是狠下心来说道:“对不起!我还是要把这件事向上级汇报,让上级处理!”

  “李参谋!”

  “李参谋!”

  闻言战士们纷纷站起身来想帮我说好话,但却被我拦住了。

  “向上级报告吧!”我点了点头说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七章冷枪冷炮

  “崔团长!”当王月寒走后。王鸣就蹲到了我的身旁说道:“王参谋这个人,就是对部下对自己要求严格,崔团长不要放在心上!”

  “他也是职责所在,我怎么会怪他呢!”我脑海里不由闪过180师师长郑其贵的身影,有时候我也有些不明白在战场上坚决服从命令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不服从命令,那显然是不行的,这么大的部队每个兵的思想都不样,如果每个兵都按自己的想法来做,那还不是都乱了套了。但坚决服从命令嘛,像郑师长那样何尝又会是件好事

  “哼!”张明学忍不住抱怨了声:“我还是头回听说杀了美国鬼子还要受处分的!”

  “就是!”徐永维也有些愤愤不平:“这如果都要受处分,那还不是明摆着只准美国鬼子打我们,就不许咱们打美国佬了?我,我想不通!这还打佬仗”

  “你们俩个小鬼懂啥?”我打断他们的话道:“没听见王参谋长说的吗?上级这也是为了战士们着想!”

  “崔团长!你放心!”张小于站起身来说道:“上级要处分你,咱们,咱们就联名上书去!”

  “没错!”其它战士也纷纷站起身来:“甭说联名上书了,就是上血书也成!”

  “同志们!”见此我不由有些苦笑地说道:“原本我也是憋着口气咽不下,这才不顾命令摸上阵地去打几枪,但打了回才知道,这样打实在太危险了,上级这个命令真是为战士们着想”

  这都是真心话,有过刚才的那回经历。我就知道这样打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特别是在山上那片焦土的阵地上,战士们能摸上去不被发现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接着还要能打中敌人,而且还要求枪毙命

  战士们手中的步枪大多都是莫辛纳甘,打出枪后基本上就没有打出第二枪的机会,而旦开枪了,不管有没有打中对方都会被美国佬发现,接着他们就会回报以阵机枪迫击炮如果真这样打下去,能用两条命换上美军的条命就算不错了!

  这样的战损比,对我来说是绝不能接受的。

  但是战士们正是群情激愤的时候,再加上许多战士也以为我只是在安慰他们,所以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听到心里去,个个都举起拳头为我鸣不平。

  见此我虽有些无奈,但心里还是阵阵感动。我着实没有想到,跟战士们相处的时间才只有天,有些人的名字我还叫不出来,但他们却可以联名上书为我请命为此我心里也不禁有些漂漂然的,这就是个人魅力所在吧!

  但没过会儿,就有些战士抓起枪来叫着:“走!咱们也打美国佬去,要处分咱们跟崔团长起受处分!”

  闻言我不由愣,这才有些明白,原来战士们不只是帮我请命这么简单。他们之所以会这么愤怒,很大部份是因为这段时间直被美国佬这么压着打,但又碍于上级的命令没敢出去跟那些美国佬拼命,他们心中的愤怒就像是枚定时炸弹样埋藏在心里。我这么闹,不过是起了个导火索的作用

  “胡闹!”随着声毫无感情彩的训斥。王月寒就再次出现在坑道口前。

  “王参谋长!”张小于性子急,二话不说凑上前去问道:“崔团长的处分下来了?啥,啥处分哩?”

  “嗯哼!”王月寒清了清嗓门,神色凝重地说道:“上级的指示”

  说到这里王月寒故意停顿了会儿,只惹得战士们个个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

  瞄了瞄战士们紧张的样子,王月寒突然笑了起来快速念道:“上级要我们向崔团长学习,对于敌人阵地上的单个目标和小群目标,要组织轻重机枪和步枪,坚决予以歼灭!”

  “啥?”战士们听着个个都不由愣住了,就连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这不是违抗命令么?怎么还而且还

  “王参谋长”张小于怀疑自己听错了,抓着脑袋问着:“你刚才说啥来着?上级命令咱们向崔团长学习?还让我们去打鬼子?”

  “是啊!你不想还是怎么的?”

  哄的声,坑道里顿时就扬起了片欢呼声,有的争着与我握手,有的举着拳头大喊,更有的抓起枪就准备上战场

  “同志们!同志们”战士们有些兴奋过度了,以致于王参谋长叫了好几遍才让他们再次安静下来,王参谋长朝我点了点头说道:“同志们,我把崔团长的战果上报给上级后,组织上很重视崔团长的这次胜利,经过研究后致认为。崔团长的这种打击敌人的方法是很有效的,所以决定把这种战术在全军推广。上级指示,我们坚决反对在现代战争中,认为步枪已经是落伍的武器这种说法,并要求我们向崔团长学习!现在,让我们欢迎崔团长为我们介绍战斗经验!”

  “哗”的声,掌声很快就在坑道里响成了片,战士们个个都满面笑容地看着我,特别张明学和徐永维,看他们两人把胸膛挺得跟公鸡似的,那副自豪劲就别提有多足了。

  “同志们!”在战士们目光的注视下,我不得不站起身来,有些为难地说道:“其实我刚才能打掉那几个美国佬并全身而返,在很大的程度上运气”

  “崔团长就爱说笑话!”

  还没等我说完,会场上的战士们就笑了起来,完全没把我说的当回事。我心里不由暗叹了声:这什么世道啊!说假话大家都信,说真话就没个人信。

  “崔团长!”张小于咧着嘴朝我大叫道:“先给咱们说说你是怎么干掉那七个美国鬼子的呗!同志们,你们想不想听!”

  “想!”战士们再次鼓起掌来。

  “这个”我不禁有些迟疑地说道:“这个不怎么好说吧!我打完扭头就走的,敌人是死是活我都没敢看!”

  哄的声,战士们又都笑了起来!只有我心中片无奈,这又是句大实话,但战士们显然还是不相信。

  “崔团长不愿意说,就让我来说好了!”这时从战士们中站起了名战士,我认真看,正是那名全身穿着伪装的观察员。

  “同志们!”观察员清了清嗓子说道:“有句话叫旁边者什么来者?”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王鸣笑着提醒了声。

  “对对对!”观察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接着说道:“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崔团长打死那几个敌人的时候,我就在不远的地方看得真切。就让我来说这段好了!”

  “好!”战士们就像看戏似的再次鼓起掌来。

  “嗯哼!”那名观察员清了下嗓门,手舞足蹈地就说了起来:“话说那时我正动不动地趴在山头上观察着鬼子的动静,美国鬼子那个嚣张啊!三个群五个堆地在战壕上抽烟说话,还有的拿着咱们战士的尸体做靶子练枪法,我趴着正浑身酸痛,看着心里头那个叫窝火啊!恨不得抓起枪来打他娘滴!想着上级的命令,我就”

  “我说陈涵同志!”战士们听着听着就有些不满了,纷纷朝他大叫道:“你这是说你呢?还是在说崔团长啊!”

  “快进入正题!”

  “少吹点你自个吧!陈涵同志”

  我也不由莞尔,没想到还有人会比我还罗嗦的。不过听他这么说,心中就暗想这个叫陈涵的家伙应该也有点本事,他就潜伏在我的附近,我竟然点都没有注意到他。其它的不说,至少这潜伏的本领还是很过关的。

  “别急!别急!”只见陈涵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就在我想着差不多要换岗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左下方有个东西动了下,再认真看,就是崔团长了,却见他全身从头到尾都抹着黑泥巴,就连枪也是,不认真看还真瞧不出来!”

  听到这里我不由暗暗鄙视了他下,“从头到尾”,我这还有尾巴了。

  “我本来还想把崔团长叫回去!”陈涵接着道:“但咱们就在美国佬的眼皮底下,点点风吹草动就会让敌人发觉,于是我就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崔团长爬到山顶。再看着他慢慢地伸出枪探出脑袋”

  “这时我可紧张坏了!”陈涵摇着头煞有介事地说道:“同志们都知道,这枪只要响,敌人的子弹炮弹就会像雨点样往这边打,可是你们说怎么滴?”

  说到这里陈涵故意停顿了下,只逗得战士们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紧张地朝这边望。

  “崔团长啊!”陈涵边举起枪来摆出个瞄准的姿势,边加快了语速:“崔团长趁着敌人的打机枪的时候,砰砰砰!连开三枪,口气把机枪阵地上靠后的三个敌人打倒在地,因为有机枪声的掩盖,那些鬼子全都没有注意到对面有人朝他们开枪。砰砰砰又是四枪。四名鬼子应声而倒,就只在这眨眼的工夫,个机枪阵地上整整七个鬼子,全都被崔团长打倒在地,这时候美国佬还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有人死了呢!”

  “打得好!”

  “打得漂亮!”

  陈涵刚说完,战士们就纷纷喝起彩来。

  “同志们!这就是崔团长给我们的宝贵经验啊!”王月寒最后做出总结:“利用泥浆隐藏自己,再用敌人的机枪声隐藏自己的枪声,真正做到了保存自己,然后才是消灭敌人!”

  “没错!”顺着王月寒的这句话,我接着往下说道:“毛主席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打仗就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我们只有在做到能够保存自己的情况下,消灭敌人才有意义。否则杀敌五十自损百,那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没有意义!所以同志们,在当前这种状况下,我觉得我们不适合上阵杀敌”

  “崔团长!说啥杀敌五十自损百呢!”还没等我说完,张小于就呵呵笑道:“刚才你那上阵,还不是打掉了七个美国佬,自个毛都没掉根活蹦乱跳的就回来了吗?”

  “是啊!”王鸣也兴奋地应着:“崔团长可以打七个,咱们就算半成不?咱们个人打三个!”

  “打!打!”战士们个个兴奋地举着手叫着。

  见此我不由苦笑了声,这只怕就是史上在志愿军中发起的“冷枪冷炮”运动吧!看来我是没有办法阻挡住这个潮流了。只是史上的这个运动是在冬季发起的,那时满地的白雪便于战士们隐藏,而且白色的背景还是枪口青烟的天然掩护,可是现在我意识到自己的鲁莽行动,足足让“冷枪冷炮”运动提前了个月。这个月的时间也许相对这停战谈判的年来说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现在还没有雪

  现在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只有想办法尽量避免战士们的伤亡。

  “同志们!”想到这里我不由无奈地说道:“要上战场杀敌也可以,但是我有几句话想说。首先,像我刚才的那样,面对敌人十几个机枪阵地,还朝敌人开枪的方法是不可取的。王参谋刚才也说了,上级给我们下的命令,是‘歼灭单个或是小群敌人’。也就是说,如果有大批敌人在的时候,我们就不能开枪,否则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到自保!”

  战士们听我开始说正题,个个都收敛住笑容认真听着。听到这里个个都点着头表示同意,王鸣甚至又习惯地拿出纸和笔在膝盖上记着。

  “所以!”我又接着说道:“我们要离开正面战场,在其它地方隐蔽着,捡敌人的通讯兵或是开小差的出来闲逛的打!这样才不会有敌人的火力报复!”

  “崔团长!”有人就提出疑惑道:“那这样不是很被动么?能打的敌人也很少,如果敌人整天不出来,那咱们还不是个都打不着了?”

  “关于这点”王月寒解释道:“上级的指示,是我们要积小胜为大胜,所以我同意崔团长的观点,咱们如果选择的目标过大的话,很容易得不偿失!”

  “其次!”我接着说道:“我们出去作战的人只能是小部份枪法比较好的”

  哄的声,我的话还没说完战士们就议论开了,因为我这话无疑是把大多数的人都挡在了门坎之外。

  “同志们!”这让我不得不提高了声音解释道:“同志们,大家都知道美国佬的火力报复,打就是大片的子弹炮弹,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目标,让我们承受不必要的伤亡。而且就像我刚才说的,咱们只是潜仗在敌人少的地方不是?每个地点只要两三个人就够了,打完了就回来,人去多了根本就起不了作用!再说了,咱们的坑道工事还要完成,同志们都上了战场,那谁来挖坑道?”

  “同志们!崔团长说的有道理!”王月寒在旁积极配合着说道:“不是有句话吗?‘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革命军人就是颗丝帽。哪里需要就拧在哪里!’,咱们不能凭着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意愿来要求自己的工作,而应该服从上级的分配,对我们来说,不管坚守哪个岗位都是光荣的!”

  “王参谋长,让俺上吧!”张小于站起来说道:“俺的枪法在咱们连不管怎么说也排得上前三吧!俺上战场没人有意见!”

  “我有意见!”我想也不想就否定道:“你是咱们这两个高地唯的个爆破专家,你要是上去打美国佬了,那谁来炸石头去?”

  哄的声战士们就笑开了,只有张小于个人满脸的不乐意地坐了回去。

  “怎么样崔团长?”王月寒冲着我笑了笑说道:“这支上前线打冷枪的部队,就由你来带吧!”

  “什么?”闻言我不由愣了下。

  站在身旁的张明学就有些不愿意了:“王参谋长,我们团长怎么能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而且不是说我们是非战斗单位吗?你刚才还说要负责崔团长的安全呢!”

  “这个”王月寒有些抱歉地说道:“关于这个问题,王师长跟庞师长已经商量过了,也得到了庞师长的同意。我们还从庞师长那得知崔团长是有名的神枪手,还曾经打过英军和美军的狙击手。我们的部队才刚刚开始使用这种战术作战,在很多方面都是片空白,很需要像崔团长这样的人传授经验,所以”

  “没问题!”我打断了王月寒的话,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不过我希望上级能多调几名神枪手来加入我的部队!”

  “成!”王月寒想也不想就回答道:“崔团长,其实你不说,王师长也正准备这么做呢!”

  我不由苦笑声,什么叫能者多劳,不外如是吧!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八章考核

  躺在坑道里的张小床上。我长长地舒了口气,心里不由升起了种有了家的感觉。

  这个坑道是专门腾出来给我办公用的,在知道我将带领支专门上阵地打冷枪的部队后,王月寒也知道我需要个独立的空间,很快就在他的指挥下为我安排了这个坑道。对此我也不得不佩服王月寒办事的周到和迅速。

  这个坑道不大,虽说只有十几米深,但里面的大半截却全是岩层,坑道壁上还有许多没来得急打平的棱角,但这丝毫也不会影响它的坚固性。

  因为知道这个坑道将是做为我的指挥部,所以战士们很热心地为我布置了些小“家具”:炮弹箱横着铺上排再垫上床行军被,就成了个又温暖又舒适的小床;横着竖着堆叠上几个,再用钉子钉牢,就是张简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