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光线终于不再旋转了。对于美军来说,他们终于等到了可以放心休息放心玩乐的白天。

  因为志愿军大多数发起进攻的时间都是在夜晚,所以搞得现在的美军也总是在夜里对我军阵地严防戒备。而到白天,他们那崩紧的神经也会慢慢地放松了下来。但是我相信,不久之后他们很快会知道情况并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

  时间差不多到了吧!也许是因为天气转冷的原因,所以美军并没有像他们平时样从帐篷里钻出来,直到名穿戴整齐的美军对着那些帐篷大声吼叫:

  “都他妈的给我从帐篷里滚出来!你们昨晚是不是梦见哪个表子了,这时候还没起床!如果两分钟后我发现帐篷里还有人,我发誓会把你们的老2串在刺刀上!”

  闻言我不由阵苦笑,都说美军的军官训斥手下的时候是粗话连篇,这点我早在现代的美国战争片里就见识过,但是真实的领教这其中的厉害,这还是头回。

  不过会儿,个个衣裳不整的美国大兵就从那些帐篷里接二连三地钻了出来。提着裤子的。叼着香烟的,检查高射机枪的霎时对面的整个高地就热闹了起来。

  我缓缓地缩回了脑袋回到自己的阵地上。

  我所在的位置是5377高地的棱线,在这个地方只要伸出脑袋就会看得到对面敌人的阵地,往回退上步就是己方的反斜面阵地,可以说是个很好的狙击位。

  回到自己的阵地上后,我转过身朝着早就在坑道口等着的王月寒打了个手势,王月寒会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就朝5979高地打着旗子。

  没有通讯设备啊!就只好用这种土方法了。

  像我们现在这样随便发起次两个高地再加上个山岭协同的小战役,都会因为通讯设备的弱后而平空多了许多的麻烦。

  比如说,分别潜伏在5979高地山岭和5377高地的我们,只是想在同时间朝敌人开枪,这看起来是件很简单的事,却因为没有通讯设备而变得很麻烦。

  首先我们不能以枪声为号,这万打枪的还是敌人呢!所以我们就只能用敌人所没有的冲锋号。但是用冲锋号又会存在个问题,5377高地的号声响,战士们紧跟着就会开枪了,接着敌人很快也会还击,这枪炮声很有可能会掩盖了号声而让其它高地的战士无法及时执行命令。

  于是我们就只能在每个高地都设上个号手,接着用旗语联系,在同时间吹响冲锋号

  这也让我意识到,如果真要组建起支出色的狙击部队,先进的通讯设备是必不可少的,否则的话,我们的战士潜伏在前方阵地,即使看到敌人的动作或是发现了紧急情况,也没有办法向总部报告。

  这些都是后话,打完手势后,我就再次从棱线上缓缓探出了脑袋,再次把视线集中到狙击镜里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幸运的是,我发现刚才认准的那名军官竟然还没有离开,他这时正端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坐在炮弹箱上望着我军的阵地发愣。我与他的距离大慨只有百多米,在瞄准镜中我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透露出些许感伤,也许是想起了家中的什么人

  冲锋号尖锐的响声突然响了起来,我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随着肩部传来的振动,颗子弹就飞射而出,很巧的是,这颗子弹先是打飞了他手中的咖啡再射进了他的心脏

  黑色的咖啡弄脏了他的军装,紧接着从黑色中透出来的就是刺眼的鲜红。他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胸膛,再抬头朝我这个方向望来,接着全身软就瘫倒在地上。

  他的眼神里没有痛苦也没有绝望,只有惊讶。也许,这突如其来的发子弹,让他根本就来不急有任何其它的感想。

  还没等那些美国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枪声很快就声接着声响了起来。距离只有百多米,战士们个个都是神枪手,再加上又是做足了准备蓄势待发,所以几乎是每声枪响就会有名美军应声而倒。

  美军很快就趴在地上躲进战壕里准备还击,但他们根本就看不见我们躲在哪里,还是个接着个的倒在我们的枪下。

  “砰砰砰”

  我口气射出了枪里的所有子弹,几名抓起高射机枪正要扫射的美军,全都无例外地头部中弹倒在阵地里。

  美军被这片无比精准的子弹给吓坏了,再也顾不上反击四处寻找掩护。战士们就乘着这瞬间的时间,用最快的速度从潜伏位置跑回了反斜面,接着再钻进了坑道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十二章战果

  “怎么样?共打掉多少敌人了?”

  “同志们都还好吧!”

  刚带着战士们跑回坑道。守在坑道里的王月寒王鸣等众战士就迫不及待地围了上来。

  “还好!”我应了声,接着有些迟疑地说道:“我只顾着打鬼子,没来得及数打掉了多少人”

  说着我就把目光转向了黄四虎。

  “我也没数!”黄四虎摇了摇头:“那个时候打敌人都来不及了,谁还会去数共打着多少敌人哪!”

  “笨!你们各自说说打了多少敌人不就成了?”王月寒没好气地说道:“黄四虎你先说,你打掉了几个?”

  “五个!”黄四虎十分平静地说着,就像是在说件不值提的小事。

  “哇,五个!个子弹都不落!”战士们纷纷发出阵赞叹声。

  战士们都知道我的命令,那就是打完枪膛里的子弹就撤退。所以黄四虎说打着了五个,那就意味着他是真正做到了每发子弹消灭个敌人。

  “打得好!”王月寒兴奋地抽出了本子和笔,边记着边说道:“王月寒,五个,还有呢?”

  “郭成德,三个!”

  “杨开富,四个!”

  战士们个接着个地在王月寒面前报告着战果,每报上个战果都会引来战士们的片掌声和赞叹之声。这样子就像现代的捐款大会样,每个人捐上笔钱都会引来观众的掌声,区别只是捐款大会捐的是钱,我们捐的是命——敌人的命!

  战士们五十地把战果往上报,只看得我心中暗自苦笑。这要是在现代的话,这样上报战果的方法肯定是行不通的,现代做假的事情是多了去了。特别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哪个战士多报上个两个的,根本就没有人发现得了,而且我们也不可能到敌人那去求证,但战士们就愣是如实汇报。

  “得!崔团长呢?崔团长打了几个?”王月寒举着笔朝我这边望来。

  “六个吧!”我随口应了声,其实不只这个数,我只是怕说出真实的数字又会有许多人问七问八的,或者又会引得战士们缠着我让我介绍什么战斗经验。

  嗯,我用的是大八粒,八发子弹消灭六个敌人,这也算对得起观众,然后又不会惹来太多的麻烦,而且这八啊六的,也都是吉祥的数字不是?

  “好!打得好!”我报的这个数字也同样引来了战士的片喝彩声,王月寒还煞有介事地说道:“嗯,这回是六个,包括上回机枪阵地的七个,崔团长已经打掉十三个了!”

  “六个?崔团长你说少了吧!”这时坑道外又钻进了位浑身伪装的战士,我定睛看,又是陈涵,心中不由暗道声要糟,这家伙怎么老是英魂不散似的成天揪我小辫子。

  果然,就见陈涵边拍着身上的泥土,边对王月寒报告道:“王参谋,崔团长那是谦虚呢!他说六个你咋也会信啊?”

  “那是几个?”王月寒看了我眼,再看看陈涵说道:“你都瞧见了?我说你啊,没事老跟在崔团长屁股后头干啥?不要命了你?”

  “那可不?”陈涵笑道:“这如果不跟着崔团长上去,那大家还不都让崔团长给蒙在鼓里了还不知道。这崔团长啊。这回打的是九个,不是六个!”

  “切!蒙人吧你!”战士们听这话就开始起哄了。

  “我说陈涵!”王月寒苦笑摇头说道:“你说谎也打打草稿啊!崔团长使的这大八粒就八发子弹呢!八发子弹打九个?”

  “蒙你干啥?”陈涵故作高深地说道:“不是八发子弹,是七发!我趴在上头谁都不看,也不打枪,就看崔团长,所以看得可仔细了。崔团长有枪打偏了,所以是七发子弹消灭了九个敌人!”

  “七发子弹消灭九个敌人?”闻言战士们不由全都愣住了,个个都朝我朝陈涵投去疑惑的目光。

  我不由有些无奈,看陈涵那身跟我们样的伪装,肯定是乘着夜色混到我们的队伍里去了。所谓“家贼难防”,说的只怕就是这样吧!

  “切,这有啥好奇怪的!”直站在我左右的张明学就接口说道:“没见过枪打俩吗?咱们可是见得多了!”

  “就是!”徐永维也自豪地说扬起头说道:“咱们538团的个个都知道,早就不是秘密了!”

  “枪打俩?”战士们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甚至就是黄四虎等十几个神枪手听了这话也纷纷朝我投来异样的目光。但战士们见我不否认,再看看陈涵也个劲的点着头,这才不得不相信这样的事实。

  “崔团长”王月寒苦笑了声道:“咱当兵也有十几个年头了,什么样的神枪手没见过,但是能枪打俩的,今儿个总算是让我碰上个了!现在啊,我就只恨自己没有像陈涵那样混在你们的部队里跟上!”

  哄的声,战士们闻言全都笑开了。

  “轰轰”直到这时坑道外才传来了阵紧过阵的炮声。我们很容易就从那声声巨响和地上传来的声声震动判断出。这回那些美国佬砸过来的是远程火炮。我掏了怀表看了看时间,从我们开打到现在美军的炮火轰炸,整整过了十五分钟的时间。

  虽说这个呼叫远程炮火的速度对志愿军来说已经很快了,因为马良山作战时因为我曾经跟炮兵合作过,所以知道志愿军的炮兵同样也存在通讯设备相对落后的问题,而且志愿军的许多火炮还是隐藏在坑道里的,要开炮还得把火炮先拖出坑道所以十五分钟的准备时间,对于志愿军的炮兵来说是正常的。

  但是美军也要十五分钟,这的确是夸张了点。不过照想这也是因为他们是第次面临这种情况没有防备所致,以后想必就没有这么好的事了。

  炮声隆隆地直响个不停,可是这炮声越是想得久,坑道里面的战士就越是乐得欢。我明白他们的想法,美军这炮火打得越久,就越能说明他们这回损失不小。报复性炮火嘛!就是那些美国佬发泄自己火气的另种方式,实际上也是从另个角度告诉我们美军死伤惨重。

  按刚才王月寒的统计,平均每个人都有打掉四个敌人,那么粗算下来我们整支部队三十五人,只这下就差不多干掉了美军的个连。

  美国佬的命那个值钱啊!

  如果说干掉个连的伪军那不稀罕,因为咱们志愿军在战场上随便围也是几个营的伪军,但现在干掉的却武装到牙齿而且逃跑逃得疯快的美军。

  自从第次战役全歼了美军北极熊团以后,志愿军就很少有次歼灭美军个营的纪录,即使是包围了也会让他们凭借的飞机坦克大炮的掩护突围而出,有时不但无法歼敌,我军还要付出重大的伤亡。

  但是现在,我们却在基本没有伤亡的情况下,轻轻松松的就打掉了美军个连!

  自从美军重新回到谈判桌上以后,5979高地和5377高地上的战士就吃够了美国佬的苦头,直都被美军的火力给封锁在坑道里。这回我们打了这场大胜仗,帮他们出了这口恶气。个个都乐得合不拢嘴了。

  这不?外面炮声震天战士们互相听不见对方说话,战士们就个个拍着咱们这些打冷枪的战士的肩膀或者竖起了大拇指,对我们表示着敬意。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炮声才渐渐的平息下来,这么长时间的炮火轰炸,这在谈判期间那都是罕见的,都赶得上双方交战时美军的次火力准备了。

  “嘿,这美国佬的‘火’还发得挺大的!”炮声停王月寒就打趣着说着。

  “恼羞成怒呗!”王鸣跟着笑道:“这半个多小时少说也有几千发炮弹了吧!崔团长这回啊,不只是打掉了敌人百多个人,还浪费了美国佬上几千发炮弹呢!我还正嫌阵地上大块的弹片少了呢!没想到美国佬这就给咱们送上来了,同志们,天黑了大家块上阵地捡弹片造工具啊!”

  “好!”战士们握着拳头大声回应着,那兴奋劲就好像是要上战场样,看着我都觉得有些好笑。

  “报告!”随着坑道外的声叫唤,就有两个通讯兵跑了进来朝王月寒挺身说道:“报告王参谋长,5979高地的冷枪部队共歼敌三十八人,无人伤亡!”

  “山岭部队共歼敌四十五人,人受伤!”

  “唔!有人受伤?”闻言我不由惊,赶忙抢着问道:“是谁受伤了,伤势怎么样?”

  “报告崔团长!”那名通讯员朝我敬了个礼道:“受伤的是二班班长杨振山,他因为掩护战士们安全撤离所以最后离开阵地,在撤退时被流弹击中,不过只是擦破了点皮。轻伤!”

  闻言我不由松了口气,我手上的这支打冷枪的部队就只有三十几个人,所以每个人对这个部队来说都是三十分之,每个伤亡对部队来说都是种损失。

  再加上我也知道二班执行任务的那个山岭,因为地势低而且距离敌人很近,所以相对于其它两个阵地来说就更加危险,我也直把担心二班会有伤亡,这下听到通讯员报告只是轻伤人,这才最终放下心来。

  这时我又不得不佩服了下王月寒的组织能力,他想必是早就安排好人手在各个高地作好准备统计战果的工作了,所以才会等敌人的炮火停。马上就有通讯员把各部队的伤亡情况和歼敌情况汇总到这里。我因为心只想着怎么打仗,只想着尽最大的努力把战士们安全的带回来,却没有考虑到这点。

  “班歼敌三十八人,二班歼敌四十五人,三班歼敌五十六人!”王月寒兴奋地举起手中的本子朝战士们扬了下,高声说道:“我军共歼敌百三十九人,同志们,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来庆祝崔团长的这次胜利!”

  “打得好!”

  “打得漂亮!”

  掌声很快就响了起来,坑道里里外外到处都是战士们的叫好声和欢呼声。

  “王参谋长,电话!”这时名电话兵从另个坑道拐了过来朝王月寒敬礼道:“是谢政委打来的!”

  “肯定是来问情况的!”王月寒心情大好的朝我说道:“崔团长,咱们还是块去向上级汇报这个好消息吧!有这样的战果啊,呆会儿首长肯定会找你说话了,干脆你现在跟我块去,也省得我再来叫你趟!”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就提着步枪跟在王月寒和王鸣的身后钻进了通道。

  坑道按结构形式有直墙拱顶型马蹄形方形和圆形,按用途又可以分为指挥所坑道战斗坑道屯兵坑道等等。战士们在构筑坑道时,就会根据坑道的不同用途和山体的土质而相应的选择坑道的形状。比如说屯兵坑道,就会选择相对较大而且较为坚固的直墙拱顶型。

  所谓的直墙拱顶,指的就是墙是直的,而顶部是拱型的。不用说,把坑道做成这种形状,其用意就是那拱形的顶部,能像拱桥样能承受更大的压力。这种坑道的优点就是不需要大量的原木支撑,但如果山体的土质松软容易坍塌,就只能选择需要大量原木支撑的方形了。

  而般的高地,就算是在同座山上土质也会有所区别,所以在同座山里的坑道形状和结构也不是单的。

  比如我现在和王月寒钻进的的这个用于通讯和坑道间联系的通道,就是圆形的。这坑道与其说是个坑道,还不如说是个山洞。因为它只能勉强容得下个人屈着腿猫着腰从这里穿过。

  于是我就在想,好在志愿军战士个个都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又瘦又小,这要是胖了点的人钻在这坑道里头,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了。不过这样也好,万今后咱们把坑道工事给丢了,美国佬钻到这里头准会卡死在里面

  在通道里钻了会儿,就来到了相对宽敞的指挥部。这个指挥部是王鸣的连指挥部,或者也可以说是王鸣的住处。摆设十分简单,除了张床盏煤油灯之外。就是部放在炮弹箱上的电话。

  本来志愿军是很少在连级配备电话的,但为了5979高地和5377高地便于和总部联系,所以才额外给驻守这两个高地的连队配了电话。看得出来王鸣对这部电话保护得很好,因为我注意到了他在电话上面盖了层防水的雨布。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我很快又在他的床头上发现了几本书。见此我不由苦笑了声,果然是个大学生出身的家伙,这都上战场了还不忘带上几本书。

  “报告政委!”钻进指挥部后,王月寒二话不说抓起电话筒就挺身说道:“崔团长打了个大胜仗了,共歼敌百三十九人,我方无人阵亡,崔团长人就打了九个!”

  “是真的!千真万确!”

  “敌人遭到了巨大的损失,还朝我们炮轰了半个多小时呢!”

  “崔团长就在旁边,崔团长”

  说到这里,王月寒朝我示意了下,就微笑着把话筒递给了我。

  “报告政委!”我接过电话就对着话筒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