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说现在咋办?走又走不了,呆在这又不是办法!”

  “要俺说!”我也给自己点上了根烟回答道:“派两个人,机灵点的,出去找堆衣服来换上,就算是志愿军的衣服找不着,那老百姓的衣服也成啊,总比现在身黄皮老担心挨战友枪子的好!”

  “成!”褚团长点头说道:“那就许连长跟你块去吧!”

  “啊?咋又是俺?”

  “你不是说机灵点的吗?那不是你去还能有谁去?”

  “俺俺”我那个命苦啊我,我这哪是机灵啊,次次都揽了大堆苦差到自个身上

  第卷第次战役第三十五章云山之战五

  枪炮声此起彼伏,爆炸所产生的亮光与曳光弹照明弹交相辉映,喊杀声与惨叫声响彻云宵

  如果站在客观的角度来看,也许我也可以把这枪炮声当作鞭炮声,那曳光弹照明弹就权当焰火吧!还有喊杀声与惨叫声,就正好可以当成是游乐场里的喧嚣声与小孩的惊叫声了。哇好幅过年的景像啊!

  靠在想什么呢我!

  我摇了摇头又回到了寒冷的现实,正与许锋两人端着枪在雪地上小心翼翼地走着。

  为了不遇上太多的志愿军,我们选择了个偏僻的小巷子。我们不敢走得太快,因为如果走得太快,有些志愿军战士看见了就会以为我们在逃跑,倘若他们问也不问声就开枪,那咱牺牲了也不要紧操,今儿怎么老说这话!

  我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声,什么咱牺牲了也不要紧,最要紧的就是咱了,为了不让志愿军同志误会,出发前我还特地向战友多借了两条白毛巾,就怕志愿军战士看不见。这三条毛巾勒在脖子上啊,那是气都喘不过来了,不过为了小命着想吧,这点困难咱还是能克服滴!

  不过最难过的还不是这,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是走在旁边的许锋那家伙,屁都不放个,愣是跟个木头人样,脸上的表情比地上的雪还要冷。

  跟他说几句话吧,他就“嗯”,“哼”,“唔”,搞得我也失去说话的兴趣了,我都在怀疑,跟他这么走上圈完成任务回去后,我都忘了普通话怎么讲了。

  顺着小巷拐了个弯,走到个胡同的交叉口,突然迎面走来了队志愿军战士,大慨也有个连队的样子,乍碰面双方都吓了跳,我连忙拉了拉脖子上的白毛巾,正要喊口令,却不料对面传来的却是朝鲜语。

  “哪儿布,搜机麻丝哟,自己人,别开枪。”夜色中名稍赚瘦小的志愿军战士用很纯正的朝鲜语说道:“我们是美师三团二营的部队,你们是哪个部份的?”

  啊?原来是美国大兵?闻言我不由愣了下,怪不得我怎么看这队志愿军个个都是身材高大,原来全都是美国人穿上志愿军的衣服。这世道啊,怎么就你装装我,我装装你呢?315打假都打到哪里去了

  “你们是哪个部份的?”那个小个子又问了声。

  “哦!”我赶忙装出被吓了半死,这时才反应过来的样子,立正敬了个韩式军礼用朝鲜语回答道:“我们是我们是大韩8师10团3营朴胥松的部下。”

  我想起了那个被我俘虏的清秀军官朴胥松,那时他正好有告诉我番号,幸好我还记得,希望不会记错吧,如果记错的话,面前这百多个美国佬我可应付不过来。

  许锋啊许锋,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着,你这八杆子也打不出个屁来的木头疙瘩,现在可千万别出声。

  “原来是朴胥松的部队。”见我说着口流利朝鲜语,又说对了番号,那小个子很快就疑心尽去,然后用生硬的英语对身旁的美国人翻译着我的番号。

  这小子看起来是个翻译官,美国的部队因为与韩国部队语言不通,联合作战时就会有很多麻烦,所以通常都会在部队里配上翻译官。娘滴,这什么劳什子翻译官,这么不专业!英语说的可没我好!

  “你问问他。”领头的美国佬交待道:“他的军队在哪?他们是什么时侯到这的。”

  也许是因为习惯,我有种用英语回答他的冲动,但我还是忍住了。开玩笑,这可不是出风头的时候,个寻常南韩伪军可不会说口流利的英语,我现在需要的是代入代入我是个南韩小兵,我是个南韩小兵

  “帕尔茨少校问你。”翻译官走到我的面前用朝鲜语问道:“你的部队现在在哪里,他们是什么时候到这的?”

  “我们的部队就在前面!”我指了指来的方向说道:“有个连,刚来的时侯战斗就打响了,我们就藏在前面不敢出来,连长让我们俩出来探路的。”

  “长官!”我想了想,又装作副哀求的样子对那领头的美国佬和翻译官说道:“带上我们起走吧,长官。我们可不想落到共匪的手里,我上有老下有小,,家中就剩下女人和孩子,老妈媳妇还眼巴巴地等着我回去呢!长官你行行好”

  “”领头的美国佬很快就摇头拒绝了。

  “我们装的是中国人。”翻译官略带谦意地对我解释道:“如果带着你们走会暴露身份的,到时谁也走不了!”

  “长官,你们就这样丢下我们不管吗?”

  “你们想办法突围吧!”翻译官无能为力地摊双手。

  “不然这样,长官!”我眼珠转,就对翻译官说道:“你跟这位美国长官说说,我们做你们的俘虏,你们押着我们出去,这样不是更能骗得过中国人。”

  “咦!”翻译官听觉得也对,连忙就把我的话翻译给那个美国佬听,其中“俘虏”这个词他也许是忘了,吧啦吧啦的老半天美国佬才听明白,急得我差点都要帮他说了。

  “!”美国佬听完后不由连连点头:“给你五分钟”

  “!”不等翻译官翻译我句英语就脱口而出,出口我才意识到要糟,但再看看翻译官和美国佬,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转念想很快就明白了,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小日本投降之后,美国佬就驻扎在南韩,虽说后来把部队撤了出去,但还留下了个顾问团帮助南韩训练部队,所以南韩普通大兵会说几句“r!”着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第卷第次战役第三十六章云山之战六

  拉着许锋屁颠屁颠地往回跑,路上那许锋竟然还是半句都不问,我本来有肚子的话要说现在却半句都说不出来,憋在肚子里那个郁闷啊!

  “团长,团长!”跑回部队我二话没说,拉着褚团长就跑。

  “做好战斗准备!跑步走”许锋这时才开了口,虽然只是两句口令。

  “咋了?”褚团长很快就知道事态严重,边跑边问着。

  “褚团长。”我回答道:“前面有队美国佬假扮志愿军,我已经跟他们说好了,他们不知道咱们的真实身份,到时咱上去上去缴了他们的枪就得了!”

  “同志们!”见许锋久久也不下命令,我担心事情要糟,也顾不得越权,对跟在我们身后的战士交待道:“同志们,前面有队志愿军是美国佬假扮的,你们呆会儿啥话也别说,也别太早打枪,分成两队上去左右把他们包围缴了枪就成!”

  “唔!”

  “唔啥?”我不禁有些疑惑地望着许锋。

  “俺还以为。”许锋满脸尽是意外的神色,回答道:“俺还以为带着部队上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呢!”

  啊!我差点当场晕倒在地!

  “就知道打硬仗!”褚团长小声数落了许锋声。

  “快到了!”我小声提醒着褚团长,我可不想那些美国佬因为听到了中国话而坏了我的大计。

  褚团长等人也很配合,立时就闭上了嘴。

  不会儿就来到了刚才那个地方,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却看不到半个人影。是被他们发现了吗?我心下不由惊,如果被他们发现了,那不是反而中了他们的埋伏?

  不,不可能!我飞快地回忆了遍事情的经过,确定自己没有露出马脚。

  于是我装作手足无措的样子,压低了声音用朝鲜语小声叫道:“长官,长官!”

  “嘘嘘小声点!”前方传来了那个翻译官的声音,让我心里不由轻。

  “快!快点过来!”那个翻译官在前面小声唤道。

  我带着部队跑上前去看,那群假志愿军正在另条小胡同里躲着呢。

  志愿军战士们也不多说,呼啦下就围了上去缴了他们的枪。

  “发生什么事?”帕尔茨少校还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身旁指着他的枪口问翻译官道:“该装作俘虏的不是他们吗?”

  “少校”我用口流利的英文回答道:“我很荣幸的告诉你,你被捕了,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什么?中国人民”帕尔茨少校不可思议地望着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做了俘虏。

  “团长!”看着这些美国佬十分别扭地穿着身志愿军战士的棉衣,我转身兴奋地对褚团长说道:“衣服咱也找到了!”

  “你看看你,就知道打硬战,也不动动脑子。”众人跟俘虏互换了军服之后,褚团长这才又数落起许锋来:“调部队上来打敌人措手不及?啊?那个连队打连队,能得到啥好处啊?就算打倒了几十个,其它还不是窝蜂地跑了啊?战士们也要有伤亡吧!”

  “再说了!”顿了顿褚团长又接着说道:“你也不想想,咱们装的伪军的军装,敌人穿的是志愿军的军装,你说在这乌漆麻黑滴,群‘伪军’跟群‘志愿军’干上了,那要真的志愿军来了咋办?你说会发生啥事?你该好好向崔排长学学你”

  句句话说得许锋面红耳赤,窘迫得都抬不起头来。我站在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褚团长心直口快,有什么就说什么,却不知道他这样当面用我来批评许锋,很容易就会引起许锋心里的不满。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瞟了许锋眼。

  “团长,我有个请求!”这时许锋却出人意料地抬起头来,像是做了决定样挺起了胸。

  “球!犯错误还提啥子请求!”褚团长听火气又冒了上来。

  “团长,我”许锋顿了下,咬咬牙又接着说道:“让我做兵,让崔排长来咱们连做连长,我想跟着崔排长干。”

  啥?闻言我与褚团长都愣住了,认真看向许锋,却又是副很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在意气用事。

  “我我是认真的。”许锋好像看穿了我们的心思,解释道:“我虽然才与崔排长起作战不到天,但是他的功劳大家都是看到的。就像团长说的,我只会打硬战。以前都是在野外打战还好,那都是硬碰硬,我也就从个兵直干到了连长。但是现在”

  许锋扫了眼身后的志愿军战士,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多话:“打坦克我硬拼,损失了十个同志,坦克还是没炸掉,但是崔排长就可以不伤人就把那铁王八给炸了。抓这些俘虏时,如果是我我还是硬上,但是崔排长还是不伤人就愣是抓了个连队的美国佬。如果不是起过来的,我还真不相信,对崔排长我服团长你说的都对!我也觉得,按我的作战方式不但打击不了敌人,还损失了自己的同志。那些牺牲的同志都是跟我许锋起出生入死的好同志啊,都是我的兄弟啊!我害了他们”

  说到这里,这位在战场上拼杀了十多年也没有流过滴泪的硬汉,竟然在众人的面前流下了两行英雄泪。

  “连长,连长!”众战士也不由个个都声音哽咽地望着许锋。

  “报告团长!”我也对褚团敬了个礼说道:“这个连长俺不能当,他们跟许连长体的,是许连长的左膀右臂,只有许连长才能带他们!”

  “嗯!”褚团长点了点头,走上前去拍了拍许锋的肩膀道:“这不能怪你,战场上牺牲是难免的,别把责任都往自个身上揽,我们应该化悲愤为力量,为死去的同志报仇,打倒反动派,打倒美国鬼子!”

  “打倒反动派,打倒美国鬼子!”

  “打倒反动派,打倒美国鬼子!”

  第卷第次战役第三十七章杀俘虏

  战士们举着枪高声欢呼,那些美国佬不知道我们在说些什么,以为我们是要把他们处决了,只吓得个个脸色苍白浑身发抖,有些更是双腿软就瘫倒在地上。

  接着我们押着俘虏到后方的时侯,那些美国佬更是以为要被送上刑场了,至少有半的人赖着不走。害得我不得不遍又遍地用英语告诉他们,中国志愿军是不杀俘虏的,志愿军会优待俘虏的,我们会遵守日内瓦公约滴

  这才使他们将信将疑地跟着我们走,我想起当年在看电影的时候,就曾经看到志愿军抓着美国顾问团,要带他们走却硬赖着不走最后只能抬着走的情节,以前总以为那时电影夸张了,没想到却是真的。

  唉!这回穿着志愿军的衣服用不着担心被自己人打了。众人押着俘虏穿着志愿军的棉衣走出小巷的时候,情不自禁的都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披着那身黄皮还真有点像过街老鼠,走几步路都要提心吊胆的。

  瞧瞧现在,战士们昂首挺胸地押着百多名美国佬在大街上走着,身旁跑过的队队志愿军战士纷纷朝这边投来了羡慕的眼神,有几个好奇的战士还跑到跟前来看看美国人长的是啥样,感情是从没见过美国人吧,还笑呵呵地上去刮美国人那大鼻子呢!看得褚团长都乐得呵呵直笑。

  咦!前面那队人的军装似乎有些不样,走了半个多小时,远远就望见前方黑暗处队人在忙着什么,虽说不是那么有序,但是军装却比志愿军的破棉衣新多了,也威风多了!

  “团长,那些是”我不由小声地问着褚团长。

  褚团长也直犯愣,要说是敌军吧,那不可能穿着那么明显不样的军装在志愿军的阵地里走来走去,要说是友军吧哦!我与团长这下都明白了,那定是北朝鲜的人民军!

  “走,上前看看去。”褚团长兴奋地说道:“说不定还能碰上那维什么斯基,让他瞧瞧咱会不会打得过美国佬!”

  “成!”

  众人兴高采烈地走上去,押着的那些俘虏就是最值得我们炫耀的战利品了。

  但是让我们失望的却是并没有碰到维科斯基行人,接待我们的是崔成希的上尉营长。

  “同志们辛苦了!”崔成希看着我们押着的俘虏就眼睛发亮,似乎还透出了丝寒光,然后热情地握住我们的手说道:“我们奉金将军之命,来为志愿军补充粮食弹药的,俘虏就交给我们吧!我会把情况如实向上级报告,请同志们到这边来领粮食吧!”

  我把崔成希的话翻译给褚团长听,褚团长点了点头就同意了,志愿军战士自己都没粮,带着大群俘虏就更是雪上加霜了,而且我们是以志愿军的身份上朝鲜打仗的,本来就是要把战俘移交给北朝鲜人。

  但是我们在移交之后,却发生了件让我和褚团长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的这事甚至影响到了志愿军司令与北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的对话。

  把俘虏交给了人民军之后,我们就兴高采烈地领粮食去了,想起来心里就有点不平衡,我们这是到朝鲜来帮他们打仗,但是你说咋滴,咱的部队在这边穿的没人民军好吃的也没有人民军好,就连装备都没他们好。

  人民军是本地人嘛,吃的可以从老百姓那片,军服和装备苏联人会供应,甚至他们还有自己的兵工厂自己都会生产弹药,但是反观志愿军这志愿军刚才朝的时侯,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是帮谁打仗的,到老百姓那借粮因为语言不通,还被当作是联合国军呢!

  好几天都没吃上口饭了,排在领粮的队伍上,战士们的心情都那个激动啊,又打了胜战,又可以饱餐上顿,这对志愿军来说再也没有比这些更好的事了。

  但我不知道的是,开心的人还不只有我们志愿军,还有我们刚俘虏来的帕尔茨少校。自从被我们俘虏后,帕尔茨少校与他的部下们就直提心吊胆的,因为他看我们穿着那身破烂的棉衣,怎么看也不像地正规军,再听听我们那群情激愤的叫喊,就更像他们祖辈曾经战斗过的印弟安人。

  他们是美国人,都知道印弟安人的凶残,也知道印弟安人有个习惯,那就是会剥掉敌人的头皮作为战利品。而眼前的这些衣着破烂的志愿军,无论是从那拥而上的作战方式上还是那令人胆颤心惊的叫喊上,都与印弟安人十分相似。想到这里帕尔茨少校以及他的部下们头顶就阵阵发麻,被活活地剥去头皮的情景幕幕地在他们的脑海里闪现,让他们越想越怕。

  这下好了,接收他们的军队看起来军容整洁,武器装备也很统,至少有正规军的样子,至少不那么像野蛮人了,他们应该会知道人道主义了吧!

  于是帕尔茨少校和他的部下很放心地跟随着那名军官走进了间木屋,然后按照他的要求排成排坐下。

  这时令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那名军官走到他们身后,然后掏出了别在腰间的托卡列夫手枪

  “砰!砰”几声枪响从小屋内传来,时间间隔很有规律,正排着队领粮的志愿军战士们很快就明白了发生什么事,不约而同地端起枪来就朝小屋的方向冲去。

  守在小屋门前的几个人民军似乎没想到我们会有那么快那么过激的反应,又或者是被慑于我们打败了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