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搭载着步兵在四周到处转圈,但就是没有人注意到公路下的这根水泥管。这也许是因为水泥管直在流着水,所以美军很难想像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还会有人躲藏在里面吧!

  不过躲在这里面还真不是人受的,脚下的水又冰又冷让人受不了不说,因为这水泥管只有15米高,所以我们人人都要弯着身子贴着水管壁,还要注意脚下的动作不能太大,以免拔动水流引起了美军的注意。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本来我以为可以乘着夜色偷偷溜出去,但很无奈的是,美军也许是这回让我们给炸得惨了,所以在这晚上也不肯放弃搜索。控照灯手电筒照明弹,把外面的世界给照得惋如白昼。

  这可苦了我们这些战士了,下半夜从水沟里流下来的山泉水温度很低,只冻得我们个个都是瑟瑟发抖,要不是人人嘴里都咬着白毛巾,早就发出阵像炒豆子样的声音了。特别是那双在水里的脚,早就被冻得没了知觉。好在这时还是初冬,战士们偶尔把双脚撑在水泥壁上活动会儿。免强还能撑得下去。否则的话,也许还不等美国佬找到这里,我们全都要冻死在这里了。

  敌人的搜索直到第二天晚上九点才结束,而到这时,我和战士们整整在这个水泥管里呆了三十二个小时。我想,美军定是在想着,他们都搜索了三十二个小时了还找不到人,那么敌人肯定是跑远了,他们搜也没用,于是这才鸣金收兵。

  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就直呆在他们的鼻子底下,与我们暴露位置的3948高地仅仅只隔了条公路

  我们又在水管里等了个小时,直到上面完全没有动静,这才颤悠悠地从水管里钻了出来。而这时,我和战士们的脚早已被泉水给泡着浮肿得不成样子了。

  带着战士们钻进了草丛里,我马上就让战士们用准备好的伪军军装换下了身上的湿衣服。同时心里不由庆幸了声,好在有多带套衣服,甚至连伪军的军靴都有,否则的话,咱们只怕还没有回到我军阵地,就要在风雪里给活生生的冻死了。

  小心的把换下来的衣服和报话机在雪地里埋好,躲藏在山谷里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会儿,就带着战士们再次走上了行军的道路。

  昨日战场上的硝烟味还没有散去,阵寒风吹来,带来了几丝难闻的汽油味和焦臭味,我很想回过头昨天咱们的炮兵到底给敌人带来多大的损失,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美国佬有个习惯,那就是在某个地方受到惨重的伤亡或是损失时,他们总是会在那个地方建上个纪念碑或是把那个区域保护起来供人默哀。如果损失足够大的话,还很有可能惊动高层领导人亲自到现场来举行哀悼仪式或是慰问幸存者。

  于是在这个时候,3948高地后面的那块开阔地,就该是美军戒备森严的地方,而且那里的美军肯定是个个都恨我们入骨。我可不想再回去自投罗网,接着再给他们生撕了哀悼那些亡灵

  不过穿着身伪军的军装走在美军的防线里,这心里头还是有点不踏实。而且现在该怎么穿过敌人的防线回去呢?我心下就不由犯难了。

  从原路回去?

  这显然不现实,我们这几个“伪军”跑到美军的阵地上去干什么呢?

  从其它地方回去?

  我们身上的伪军军装也太扎眼了美军军中伪军,除了翻译和导游外,有可能担任的任务还有哪些呢?

  嗯!诸如些又危险又没什么功劳的任务,美军还是很乐意让伪军来做的。比如说排雷!

  对了!就是排雷!

  想到这里我不由把目光转向了走在战士们中间的王显儒。

  “怎么了?团长?”察觉到我眼神中的异样,王显儒不由疑惑地问了声。

  “没什么!”我嘿嘿笑,小声问道:“王显儒,听说你总是把美国佬的地雷给起了,再给美国佬给安上,有没有这回事?”

  “那还有假!”王显儒小声回答道:“就在前几天,俺还在美国佬的公路上安了几十个地雷呢!只是后来俺也没,也不知道现在是啥情况了!”

  “那就好!”闻言我不由大喜道:“现在给你个任务,你先去排几个雷,给咱们每个人脖子上都挂上两三个”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二十九章排雷

  要王显儒排几个雷本来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是要在美军的防区里找到地雷却不是那么容易。虽说美军在前几次战役撤退时,也有在这片地区埋下许多地雷,但他们重新占领了这里后,为了防止出现意外的人员伤亡,早就在入冬前将这些地雷清除得差不多了。最后弄得王显儒不得不爬到森林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几枚地雷。

  “团长!找不到更多的地雷了!”王显儒提着那装着地雷的麻袋走到我的面前,哭丧着脸说道:“不是俺不会排,实在是这地方想找到地雷有困难”

  “没关系!有这些地雷就足够了!”我随手打开了麻袋,看到里面又扁又圆的黑家伙,不由有些头皮发麻地问道:“这些地雷已经安全了吧!”

  我是在担心,当我把他们挂在脖子上耍威风的时候,它们会不会个不爽就把我的脑袋给

  “安全了!”王显儒点了点头:“团长你放心,现在就是把它们当球踢它们也不会爆了!”

  语被王显儒说破,我不由老脸红,不好意思地取出两枚,用绳子绑着左右地挂在脖子上。

  “王显儒你也挂两个!”我命令道:“还有你们几个,人手上拎着个。记着,咱们现在是伪军的扫雷部队,是来替美国佬扫雷的。到了美军防线的时候,谁也不许说话!”

  “是!”战士们应了声,就上来几个人各自取了枚地雷。

  没领到地雷的战士就随手从地上剪下断美军布下的电话线。卷了几圈背在身上,再用布包上几个木块,就当作是地雷引爆器,霎时就有了些工兵部队的样子。

  把志愿军特有的水壶和印有汉字的毛巾解下来埋藏在雪地里,再互相观察了下对方,没看出什么疑点后,战士们就再次走上了行军的道路。

  开始我们还没敢走公路,因为这里离3948高地不远,我们这支伪军小分队很容易就会让美军联想到潜入他们阵地的敌人。所以我们几个人虽说是全副伪军装份,但还是很小心地钻进森林里走山路。直到走了个多小时后,估摸着差不多到了美军的防线,这才大摇大摆地走上了公路。

  这路上我都有些战战兢兢的,不是因为怕被美军发现,而且担心脖子上挂的这两颗地雷

  我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风头在脖子上挂着这两个玩意了!话说在第三次战役的时候被地雷给吓着了,到现在还留着阴影,看到这形状的东西心里就有点发毛。就因为这,路上我都小心翼翼地像伺侯祖宗样扶着肩上的这两个东西,就担心万它们发起脾气来不过好在这路上战士们都是小心翼翼的行军,所以我的举动也并不显得奇怪,战士们都以为我这是在提防美国佬呢!

  有时我也很想让王显儒再检查检查,担心他是不是出了差错漏剪了哪根线了,但做为团长的我实在落不下那个面子,于是也就只好作罢。

  就这样如履薄冰地走了阵子,就来到了美军防线。

  美军防线上大多数的探照灯都是对准了我军阵地照射,但也有几盏探照灯照着山脚下蜿蜒的公路。照想这些探照灯更大的作用,该是为夜间行军的部队引路的!

  “嘿!你们是谁?”

  当盏探照灯照向我们时,就只听见光源处的美国佬大声朝我们喊话。

  他们的警惕性并不高。这是我的第感觉。因为我甚至没有听到拉枪栓的声音。于是我镇定地指了指挂在脖子上的地雷,用英语朝光源处大声喊着:“我们是奉命前来扫雷的!听说前面的公路上有地雷,我们没有搞错吧!”

  我说的这些话是在冒险,同样也是为自己预先找了借口。

  我们走的目的地,正是王显儒前几天埋下几十颗地雷的那段公路,所以我才会说上这么句话。

  这时候美军应该已经发现那段公路上有地雷,或者是已经在那段公路上有了伤亡,如果他们把这个情况报告上级并请求工兵支援那就更好了。我这么问很快就可以打消他们所有的顾虑。

  但是如果美军的办事效率很高已经派人清除了那些地雷的话,我这句话无疑又会让我们露出了马脚。

  所以我又在后面加了句——我们没有搞错吧!

  “哦,没错!”那名美军的回答让我欣喜若狂,虽说他在刺眼的光源处我根本就看不到他,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笑容。

  “欢迎你们!”他说:“那些该死的赤色分子用我们的地雷堵住了公路,为此我们还损失了车粮食和几个人。刚才我们还在谈论着工兵什么时候才会到呢!”

  “是那边吗?”我强忍着心中的笑意,明知故问地指着公路的另头问道。

  “没错!”那名美国佬很热情地回答道:“大慨还有四里路,我会通知前面的弟兄给你们引路的,祝你们好运!”

  “谢谢!也祝你好运!”这名美国佬无疑又给了我个意外的惊喜,因为我知道有他这句话,这路下去几乎就可以说是畅通无阻了。

  接下来更让我们意外的是,那名美军竟然还热心到用探照灯路给我们照亮了前进的道路!

  我突然觉得,美军其实对伪军实在也不错。

  当然,除了美军爱用伪军当炮灰外。

  在那名热心的美军的帮助下。我们这支“工兵部队”很顺利的通过了美军道又道关卡,而且路上还有美军的探照灯帮我们照亮前进的道路,让我们都有种被尊重的自豪感了。

  但是我想,这也许是美国佬太过无聊了吧!如果是我,这整晚都抱着个冰冷的探照灯转来转去,我想就是只老鼠,我也会很愿意为它照亮回窝的道路。

  那名美军估算得很准,大慨走了两公里,我们就看到前面公路的道由铁丝网木栅栏和机枪阵地组成的哨卡,几个美军正在路旁的机枪阵地里无聊地抽着烟。看到我们几个走上来,其中个背着卡宾枪的家伙大大咧咧地朝我们招着手。

  “嘿!在这边!”他大声地朝我们吼叫着:“以前我们叫你们来排雷,总是要等两三天甚至更久,这回你们是怎么了?不等天亮就赶来了!定是吃了大多的伟哥以至于睡不着了吧!”

  “哈哈”其它的美军跟着发出了片笑声。

  这让我意识到点,并不是所有的美军对伪军都是那么热情的。

  “不,长官!”我停下了脚步若无其事地回答道:“我们连夜赶来,正是因为担心你们睡不着觉,如果你觉得我们多此举的话,我们可以天亮再来!”

  说着我装腔作势地带着战士们转身就走,同时心里暗骂了声,这些美国佬不过是想让我们去排雷当炮灰,我还怕你们不成?

  美军没有料到我会来这么招,笑声嘠然而止。

  “等等!”那名美军军官很快就出声制止,招手示意我们走上前去。

  我心里不由暗笑声,其实美军如果真让我走的话,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

  于是假装不敢违抗命令,心不甘情不愿地带着战士们走到那名美军军官跟前排着行,端端正正地行了个军礼。当然,行的是伪军的军礼。打仗打到这时候,伪军是怎么行军礼的。对我们来说早就不是秘密了。

  “你们的探雷器呢?”美军军官打量了我们会儿,疑惑地问了声。

  我不由愣,暗恨下自己,怎么忘了联合国军这些家伙都是现代化装备的部队,哪里还会像我们志愿军样光凭着刺刀和感觉来徒手排雷的。

  这时我不容我多想,赶忙行了个军礼大声回答道:“长官!我们有多年的扫雷经验,徒手排雷比用探雷器还要快!”

  “b胡说,废话!”美军军官带着满脸不信的笑容,围着我们转了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们番,随后把他的大鼻子凑到了我的面前,眼里闪着怀疑的两道精光盯着我说道:“你是在开玩笑?即使在雪地里你们也可以徒手排雷?我相信没有人可以做到这点,除非你以为我很好骗!”

  “我们可以,长官!”我丝毫不让地盯着那名美军军官,强忍着他满嘴的烟味,愣是逼着自己朝他的大鼻子顶了上去。

  我知道这时美军军官已经对我们起了疑心,如果我的眼神里露出点胆怯的话,哪怕只有点点,也足以让美军军官下令彻查我们的底细。

  美军军官盯着我看了会儿,眼神终于弱了下来,轻哼声两手摊道:“好吧!既然你说可以,那么我们就走着瞧!威廉,打开探照灯”

  “啪!”的声。探照灯照亮了哨卡前十几米远的段公路,那里正有个被地雷炸出来的坑,周围乌黑的片,汽车和尸体想必已经被拖走了,只留下几个被炸得扭曲的零件和滩滩血迹。

  “就是那里!”美军军官指着那段公路说道:“这段公路是我们把物质运送到509高地的必经之路,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赤色分子布上了地雷,而且我们还发现这些地雷都是美式的,其中还抱括16型!”

  “嘿!”其中名美军打趣着说道:“你们不是伟哥吃太多睡不着了吗?bb会让你们爽下的!”

  “哈哈”美军再次笑成了片。

  “什么?bb?”闻言我不由惊疑地朝王显儒望去。

  16型地雷是什么地雷我没有听说过,但是bb我却是听说过的,它翻译成中文就是“弹跳贝蒂”的意思。美国佬之所以会给它起了个这么女性化的名字,并不是因为它温柔。而是因为这种地雷会很无耻地弹跳到大约跨部的高度后才爆炸。所以踩着它的人通常都是被伤着男根,而且更无耻的是,这地雷的装药量还恰到好处的致伤不致死几乎可以这样说,这就是个快速的太监生成器

  正因为这样,这种地雷才荣升为二战期间士兵们最不想碰到的东西。却没想到,王显儒这家伙还把这玩意都给搬来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就把眼光瞄向了自己的跨步,只惹得美军再次哈哈大笑。

  美军军官见我害怕地看着跨部,反倒是疑心尽去,脸上也跟着有了笑意。

  我想,这也许是因为他看到我听到“弹跳贝蒂”名字后的反应吧!

  想想也是,如果是名志愿军战士,基本上是不会有人听到“弹跳贝蒂”就看向跨部的,这恰恰说明我对美军地雷的了解。没想到我这看,却还歪打正着地消除了美军军官对我们的怀疑。

  “嘿嘿!老兄!”美军军官笑着用拳头击了下我的肩膀说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回去把你们的探雷器带上吧!我们可以想办法给509高地的家伙空投物质的!”

  “不!长官!”闻言我赶忙挺身敬礼道:“请长官放心,我们可以完成任务!”

  “好吧!随你的便!”美军军官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满脸的不信。

  我不敢出声命令战士们动手,因为我担心美国佬跟我们打仗打多了,会听得懂几句中国话,所以只是朝战士们挥了挥手,战士们就会意展开队形朝公路走去。

  哨卡红白相间的木栏缓缓升起,我们行人缓缓跨过了美军的防线走进了雷区。

  我们事先早已约定好的,不会排雷的战士们全都跟在王显儒的后面走走停停地自由发挥,王显儒在排雷的时候我们就走得慢点,王显儒走动的时候我们就前进得快点。而且王显儒每排完个雷,就会在上面盖个手掌印,在后面跟上战士接着就可以把他“起”出来。这样从我们后边美军的角度来看,就无法发现我们中其实只有王显儒个人会排雷。

  我边朝前缓缓移动着,时不时还拿着军刺在雪地里这捅捅那捅捅,另边就在心里暗暗祈祷:王显儒啊王显儒,你这回可千万要发挥正常啊!否则这“弹跳贝蒂”个蹦哒起来,咱这下半辈子可就没法过了

  这时我发现王显儒在我前方停了下来,用手中的钳子对着雪地里剪了剪,然后在上面盖了个手掌印,接着又若无其事地朝前走着。

  见此我不由喜,缓缓走上前去蹲了下来,接着用军刺装模作样的在那枚地雷上摆弄了阵。扒开雪地看,果然就有枚扁圆的地雷静静地躺在地上。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根手指碰了碰它,就像是个潜进别人房里的小偷,用手指试探正在睡觉的主人是不是睡熟样。但我很快就意识到,刚才那种试探是毫无意义的,这枚地雷如果会爆炸,我的那次试探已经足够让我身首异处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把这枚地雷从地上托了起来,这回倒不是为了做样子给美国佬看,而是我生怕它还会有什么线牵着把它引爆。最后终于放下心来,站起身来举着手中的地雷得意洋洋地朝美军扬了扬。

  “哇嗷,我的天”

  “这太疯狂了!”

  “看到了吗?又有枚被起出来了,他们做到了!真是难以置信!”

  看着枚枚地雷被战士们起了出来,美军发出声声惊叹,个个都有吃惊得不得了的眼神望着我们。那名美军军官看着也目瞪口呆,脸上再也不敢有丝毫轻视之心。

  在这个时代,徒手排雷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