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以看见敌人队队汽车坦克装甲车排成条长长的队伍朝这边开来。

  这就是麦克阿瑟的圣诞攻势了,我不由在心里暗暗笑。第次战役的时候,麦克阿瑟这位联合国总司令就放出要在感恩节前结束战争,但是中国的参战让这句话成为不可能,因为感恩节距现在只有十五天。于是麦克阿瑟又放出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的话,发动了这次圣诞攻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是很希望麦克阿瑟做联合国的总司令的,因为他的盲目乐观和狂妄自大是志愿军在前几次战役中取得巨大战果的原因之,所以他被撤职对志愿军来讲不能不说是种损失啊!

  “中国人至多只有三万正规军三万志愿军,他们并不是支不可侮的力量。”

  第次战役结束后,麦克阿瑟是这么说的,而他所料想不到的是,此时北朝鲜正潜伏着九个军共四五十万人的志愿军在等着他呢。

  随着突突突的马达声,运兵船就带着队队的南韩兵上岸了。显然南韩兵并不像麦克阿瑟那样乐观,也许是被打怕了,又或许是出于天生对中国军队的恐惧,他们个个上岸之后都不敢往前再走半步,直到艘又艘的运兵船把队队士兵送上岸,他们才鼓足了勇气朝我们藏身的地方摸来。

  他们的任务,就是要确保公路两旁的树林里没有埋伏,使他们的大部队得以从山脚下的公路安全通过。

  飞机的怪叫慢慢少了,炮声也随着南韩部队的推进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从泥泞的土堆里爬了出来,情不自禁地用手揉着生疼的耳朵,扭头看看身边的战友们也都差不多,明显都有点木讷的表情。

  这该死的美国佬,打起炮来咋就这么狠!别说被这些巨炮炸死炸伤了,就这声音都让人受不了,怪不得有好多受伤回国的志愿军战士都是聋的。这时候我还真希望上来的是美国佬,这样就可以痛快的打几枪解恨。

  这时突然感觉身边有人捅了我几下,扭头看是老班长,他对我比了比枪示意我做好战斗准备,这才让我意识到原来刚才连长下了准备战斗的命令。

  我默默地端起了手中的步枪,由于听不到声音,整个世界似乎都不样了。眼前的这切都像是在看场无声电影样,怪异而又无奈。

  随着几声轻响,眼前的敌人倒下了大片,这让我意识到了我又错过了“开火”的命令,同时悬着的颗心终于放了下来——我还能听到声音,我还没聋!

  心中喜就端起手中的步枪“砰砰”的开了几枪,果然,还真能听得见,而且声音还似乎越来越大了。

  咦!刚才只顾着听声音,子弹飞哪去了?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这南韩兵都是还没打两下就撤退,多我这两枪少我这两枪都不打紧。这不!还不等我再开枪,他们又窝蜂地跑了。

  “撤退!”

  哈这下终于听到连长的命令了,我抓起枪和装备撒腿就往身后跑去。

  “啥?干啥要撤退哩?”跟在身旁的虎子虽说碍于军令不能不跟着部队跑,但却是满脸的不愿意。

  “就是哦!”刘明泉也是满脸郁闷:“战士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阵地,咱们这样打两枪就丢了?这让咱怎么回去面对其它同志啥!”

  “去去去!”老班长在旁小声叫道:“少说废话,服从命令!”

  “连长连长!”赵永新紧赶了几步,追上跑在前面的张树国说道:“啥叫撤退哩?就反动派那德性,上级还不相信咱们团能守得住是咋滴!把咱团都看扁了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张树国也是脸的气愤:“是团长下的命令,有种你找团长去啊!”

  “这”赵永新时也哑口无言。

  这都是怎么了?望着这群人因为个撤退的命令就这样义愤填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们了。说句实话,打这几天仗我就有些厌倦了,刚才听到那声撤退的命令我心里只有高兴,那也许是我最愿意最心甘情愿遵守的个命令吧!但是他们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脸上的真诚,语气上的坚定与气愤,不可能是装出来的。他们是群宁愿流血牺牲也不愿被人看扁被人瞧不起的真正的军人啊!

  “俺,俺知道原因!”想到这里,我不由忍不住想告诉他们真相。惹来了众人包括张连长都往我这边瞧来。

  第二卷第二次战役第三章诱敌深入

  轰轰的阵连绵不断的巨响,刚才我们藏身的那片森林已经在敌人飞机大炮的轰炸下成了片火海,我不禁回头望了望,暗想刚才如果没有撤退的话,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差多已经熟了。

  但是志愿军战士们对此却没有多大的反应,依旧在山路中轻松自在地跑着,大多数人甚至连头也没有回下。由于是在山路上行走有茂密的森林掩护,倒也不用担心会给敌机发现踪迹。

  “小子!你倒是说啊”虎子在旁不耐烦地催道:“不是说知道啥原因吗?说来听听!”

  “哦!”被敌人的轰炸这么打岔,我还差点忘了,此时虎子这么提醒,我才发现众人都在等着我说呢。

  “俺,俺也是瞎猜的。”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照俺说,上级的意思应该是诱敌深入。”

  其实我哪是猜啊,历史上的第二次战役就是诱敌深入,隐藏自身的实力然后利用麦克阿瑟过份的乐观,把拥有先进装备的联军放进来包割包围着打

  “哦,说着喽!”张连长被我这么说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刚才那因为撤退的不快很快就扫而光,只会儿工夫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又浑身都是劲了。

  “诱敌深入!”只有虎子还是脸迷糊的问道:“俺说小子,你说明白些好不?啥叫诱敌深入啊?”

  虎子这话说出口四周就传来了几声笑声,倒让虎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虎子哥!”我忙替虎子解围道:“这诱敌深入啊,就是怕狗跑喽,先把狗放到家里来然后关上门打!”

  “原来是这回事。”虎子也明白过来:“俺还以为是瞧不起咱团呢,原来就为这,这跟咱说声不就得了,害咱还憋气!”

  “你知道啥?这能说吗?”老班长怒了虎子眼,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事啊,越少人知道越好。你倒是想想,要有人做了俘虏在美国佬面前招了出来,那还不是坏大事了?”

  “哦”老班长这么说大家很快就心领神会了,前前后后的大堆人就只顾赶路全都不说话,队伍霎时就陷入了阵令人尴尬的沉默之中。

  “原地休息!”

  跑了三个多小时后,我们已经把敌人远远地抛在后面了,褚团长这才停下了奔跑的脚步。别说志愿军的两条腿跑不过联合国军的四个轮子,朝鲜的公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不说,就他们那路上还要小心中埋伏的样子,要甩掉他们还真不是件难事。

  只不过是我们不想把他们甩得太远罢了,这诱敌深入也要装得像点,要装得是被他们打跑的才对,那样他们会兴高采烈地放胆追击。否则在他们前面个兵都没有,那就连麦克阿瑟的脑袋都会想得到前面有陷阱了,更何况带领第八集团军的是向多疑的沃克。

  我找了根碗口大的树枝,撇干净了上面的雪坐了下来,从干粮袋里抓了几把炒面,小心翼翼地兜进嘴里。

  说起志愿军这炒面啊,那身为第八集团军司令的沃克也知道,他在发起这次战役时就对部下下令:“只要闻到中国人炒面的味道就撤退!”如果不是碍于麦克阿瑟的军令,这个老狐狸根本就不会上当

  “同志,你受伤了?”听到女声我就知道定是那位女翻译了,我转过头去,她也马上就认出了我。

  “原来是崔排长!”她笑着比了比我的额头,我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弹片刮了道口子,也许是因为气温太低冻着的原因,我直就没感觉到疼。

  如果再偏点,我这脑袋就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但我还是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嗨,没事!点皮外伤,俺打仗打这么多年了,这点小伤算不了啥!”

  “这可不成!”金秋莲呵呵笑道:“我给你包扎下吧!”

  说着就把挎包放,熟练地从里面取出了绷带消毒药水

  “你还懂医术啊?”我很配合地摘掉了帽子。

  “懂的不多。”金秋莲边给我包扎边说道:“小时候跟爷爷打猎,认识过些草药。部队里的军医大都牺牲了,所以我这懂点皮毛的赤脚医生也沾光成了军医。”

  “啊?”闻言我不由愣,眼睛不由往额头上瞟了瞟,暗自担心可不要因为这点小伤就被她包成了个粽子!说不定还会被包得像个阿拉伯人样顶着个大帽子。

  不过还好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糟,她的手法还算熟练,很快就帮我包好了,还为我戴上了军帽。

  “明天我再来帮你换绷带。”金秋莲交待道:“打仗的时候注意点,别让脏东西啊雪水啊弄到头上,如果发炎就不好办了,现在药品急缺!”

  “喂!同志!”我叫住了转身正要走的金秋莲。

  “什么?”

  “这好像是你的!”我指了指她落在我身旁的挎包。

  “哦!你看看我。”她的脸腾的下就红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从小就有粗心的毛病,老是掉东西!”

  “不是吧!”望着渐渐走远的金秋莲,我不由咧了咧嘴:“你有没有把砒霜当作消毒药水了?怎么我额头上现在怪疼的!”

  “出发!”

  没过多久,随着声令下部队再次开拔,我抬起了早已磨出水泡的双脚朝前迈去。而让我很无奈的是,这条路却正是前几天我们追击敌人的那条路,所不同的是那天是走过来,今天是走回去。

  这就是运动战啊,在运动中作战,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只是苦了我这双脚了。

  第二卷第二次战役第四章挎包

  “连长,连长!”部队出发了半个多小时,小山东突然从后面急急忙忙地赶了上来叫道:“连长,那个女翻译金秋莲同志,她她跑了?”

  “啥?当逃兵了?”张连长疑惑地问道。

  所有听到这话的人都愣住了,包括我在内,这才来了天不会就当逃兵了吧,莫非这位粗心的家伙这回把自己丢了?

  “不,不是!”小山东气喘吁吁地说道:“金秋莲同志把包忘了带了,她说里面装着部队急缺的药哩,这不就回头找了。”

  “胡闹!”张连长狠狠地捶了下拳头道:“你咋不拦住她,不知道身后跟着敌人吗?要出了啥事,人家人民军刚派个翻译来就让咱弄没了,你说丢人不?”

  “咋没拦哩?”小山东委屈地回答道:“要不是她是女滴,咱就把她扛回来了。”

  “跑了多久了?”

  “刚跑,五六分钟吧!”

  “崔排长!”

  “到!”我条件反射般地站在了张连长面前。

  “带上几个人。”张连长下令道:“动作快点,去把金秋莲同志追回来。”

  “是!”这回我很干脆就接下了命令,心道个女孩子家,只跑五六分钟,那能跑多远,这么个大好的英雄救美的机会,我可不愿意让给别人。

  “虎子,方仔跟我走!”我带着这俩个跑得快的转身就走。

  我们三人呼哧呼哧地往回猛跑阵,都快到刚才休息的地点了却还是半个人影没有。

  “嘿!这女娃儿跑得倒还快!”虎子好像不服自己会输给个女的,犟劲上来就加快了速度,只是苦了跟在身后的我和方仔在后面路猛赶。

  “呜”阵马达声和嘈杂声突然在山脚下响起,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排长。”虎子回过头来问我:“还赶吗?敌人到了。”

  “赶,怎么不赶!”我咬了咬牙说道:“敌人走的是公路,咱走的是山路,碰不到块,小心点就没事。”

  “嗯!”两人点了点头,猫着腰放慢了速度继续朝前走去,山脚下络绎不绝地开过敌人的汽车坦克,时马达声履带声说话声透过枝叶的缝隙清晰地钻进了我们的耳朵。

  我边朝前跑,边在心里暗道了声侥幸,还好有这些声音掩饰,否则奔跑的声音就会把我们暴露了。但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声音不但能掩盖了我们的脚步声,同样也可以掩盖敌人的。

  我带着虎子方仔路小跑,三人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山脚下那走过的队又队的伪军,脚下的路个拐弯,冷不防五个南韩侦察兵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双方都没有心理准备呆愣当场。

  “不许动!”志愿军们最先反应过来,很快就端起了手中的步枪。

  “呸哟里追哟!不许动”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面前这群南韩兵的反应也不慢,如果是按以往我们碰到的南韩兵,咱的枪口对准他们,他们要么就投降要么就吓得跟疯子样的狂跑,但是眼前这队兵竟然跟志愿军战士们几乎在同时间内就举起了枪。

  “怎么办?”我在心里嘀咕着,在这么狭窄的空间这么近的距离双方都用枪口指着对方,就算再厉害也没有半点施展的空间,更重要的是山脚下还有他们的大部队。

  这时站在后方的名伪军拿起了像最早期大哥大样的军用对讲机,不用想也知道是要通知他们的大部队——这下死定了!

  “砰!”的声枪响,那名伪军对着对讲机还来不及开口就被发不知从哪里来的子弹打得连人带机滚下山去。

  在众人愣之下紧接着又是两枪,面前的伪军又倒下了两个,虎子与方仔反应倒也快,个用枪托个用军刺很快就解决了剩下的两个敌人。

  他们之所以用枪托和军刺是不想暴露目标,但是已经太迟了,刚才的那几声枪响已经让山脚下的南韩军警觉了起来,几个连队的伪军呼啦下就吆喝着朝山上摸来。

  “快走啊,愣着干啥?”虎子拉了我把不由分说地就往回跑,没跑几步路边突然窜出个全副伪装的草人来,吓得众人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枪

  “你们怎么来了?”草人乌黑的脸上露出了个轻松的笑容。

  “啊?金秋莲同志。”这时我们才认出了眼前这个草人就是我们直要找的女翻译。

  “还不是找你来的?”我有些气愤地说道:“你不要命啦?为了个包跑回来?”

  “咋还不走哩?”虎子在旁急道:“晚了伪军就上来了。”

  “等等。”我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忙叫住了众人指了指身后道:“全部回来,往这边跑!”

  “咋往那边跑哩,咱部队在”方仔不解地问道。

  “少废话,这是命令!”说完我也不容大家置疑,头也不回地就朝敌人深处跑去。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敌人都以为我们会往自己部队的方向逃,大都在前方堵截,而后方追上来的敌人却很少,我们只是躲在草丛中避过了两拔急匆匆地往前追的敌人,就顺利地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真有你的啊,小子!如果刚才咱往前冲的话,现在就正好被敌人包饺子了。”虎子回头望了望身后的森林,那里只零星传来几声枪声,却也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

  浑身插着草的金秋莲接口说道:“崔排长的决定不但出乎我们的意料,也出乎敌人的意料!”

  “你还说!”我忍不住顶了她句:“为了个包有必要跑回来吗?那包比你的命值钱啊?比咱四个人的命都值钱啊?你差点让咱都牺牲了知道不?”

  “崔排长!”金秋莲不满地摸了摸腰间的挎包说道:“对我来说,这包就比我的命值钱,因为里面放着的抗生素也许可以救十个伤员的命呢!”

  “那你还老把它弄丢喽!把它绑着嘛!你犯错误了知道不?”

  我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火气,就是觉得心里阵郁闷,也许是因为刚才英雄救美不成反倒被美人给救了,又或许是因为不希望她这样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嗨!我在想什么呢我?

  第二卷第二次战役第五章意外

  “你咋还会打枪呢?”在休息时我忍不住问着金秋莲,看她身伪装都很专业的样子,就连枪也缠上了灰布条,还真有点像电影里拍的狙击手的样子。

  “就是!”虎子也感到好奇,接嘴道:“还打得特准,枪个呢,跟咱崔排长都有的比了。”

  “我爷爷教的呗。”金秋莲摆弄了下手中的步枪,这时我才发现那是苏制的莫辛纳甘,也就是志愿军战士口中的水连珠步枪。这种步枪虽然在志愿军队伍中也有,但在初期还没换装时装备不多,照想也是这位金同志从人民军那边带过来的。

  “我小时候常在这山里转,对这地方熟着呢。”金秋莲接着说道:“要不是因为你们,我早就回到大部队去了。”

  “啥?那还是我们来错了?”听这话我心里又有火了:“我说同志,就算你说的是对的,就算你真能及时把包找回并且回到了部队,但是这种山大王的思想是要不得滴,革命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样子,就要有军人的组织性纪律性”

  “排长!”听着我的话方仔就愣愣的:“啥时你也学会像政委样讲话了?”

  闻言我不由阵愕然,想想还真是,啥时我也变得这么罗嗦了。

  “扑哧!”声,金秋莲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啦好啦,我承认错误就是了,以后保证不再犯了好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