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要听到命令才前进的话,也许我们很快就会乱成团了。因为在这半小时的炮火准备后,我甚至连刚从我身旁开过的坦克轰响声都听不到。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军的炮火还会猛烈到这个程度,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看着队接着队从我身旁经过的战士们,我也不敢多想,对身后的徐永维和张明学打了个手式,提着自己的1步枪就跟了上去。

  战士跑得很快,也很有秩序。

  平时的演练在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坦克在前面开的速度也刚刚好,不快也不慢,正好可以让战士们赶上,整支军队就像是把尖刀样在坦克的掩护下直往美军2229高地左侧的山谷插去。

  与此同时,539团和540团的战士也分成了三个部份跟着正在延伸的炮火,朝美军的2229高地1586高地4901高地冲去。霎时炮火中灯光中,到处都是志愿军战士端着枪朝前奔跑的身影,有没有喊杀声我不知道,因为这时我还是听不见任何声音。

  他们的任务是在正面佯攻,尽量吸引美军的注意力和分散他们的火力。旦我们成功地穿插到后方,就可以配合着他们对4901高地发起两面夹击。旦4901高地落入我们手中,那其余的几个高地都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五十八章100独立营

  炮声依旧,538团的先头部队以极快的速度头扎进了2229高地左侧的山谷里。而这时敌人还是毫无所觉。

  山谷是个瓶颈,无论谁都很明白这个道理。因为如果敌人发觉了我们这支部队,他们所要做的似乎只是在两侧架起几挺机枪,或者往山谷里狂丢手雷,再或者组织支部队在谷口把我们挡住都可以给我们这支穿插部队造成很大的伤亡。

  敌人没有发现我们的原因,是因为我军的炮火还在轰炸美军纵深阵地,炮弹的爆炸声很好的掩盖了坦克发动机的隆隆声。美军从来就没有经厉过志愿军这么密集这么高烈度的火炮急袭,这会想必已经是被炮火给震晕了,这时还不知道从坑道里爬出来。另个原因,则是在开战之前,我特别交待了李暗,对我们所要通过的这道山谷进行地毯式轰炸。

  这样做的目的,个可以引爆埋藏在山谷里的地雷,另个,则是山谷不大通风,炮弹集中朝这里轰炸了半个小时,其浓浓的硝烟就像是雾样把整个山谷都笼罩在其中。在这种情况下,敌人就算是朝我们这个方面打上几颗照明弹都很难发现我们,就更别说他们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里了。

  忍受着几乎就能让人窒息的硝烟味。在满是弹坑的谷地里深脚浅脚地往前跑,不会儿就顺利地穿过了山谷来到了美军高地的反斜面。

  不用我下命令,战士们根据这几天演练了几百遍的步骤马上就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钟朝扬的十五辆坦克为成了三队,其中两队各安排了辆斯大林2型重型坦克,并有个连连队另加个排的战士与他们配合。它们的炮口枪口无例外的全都对准了美军援兵有可能出现的谷口,旦美军的援军赶到,他们将不惜切代价把敌人挡在山谷之外。

  剩下的五辆坦克则缓缓开到了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4901高地,它们将为李国强的部队提供火力掩护。胡彪则受命迅速拿下2229高地,并为李国强的部队的右翼提供火力掩护。

  看着战士们按部就班地分别进入自己的位置,我满意地点了点头,也许是因为事先演练过的原因,所有的过程只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完成。而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直到这时美军还是没有发现我们这支已经突入他们阵地的部队。

  炮声渐稀,另面的枪声则越来越响,我借着几颗燃烧的松树的余光打量了下美军高地的反斜面,果然不出所料,他们的反斜面上并没有多少工事。除了几个躲避炮火用的坑道外,就是些还没被炸烂的帐篷。

  反斜面就是好啊!在这么猛烈的炮火下,正斜面的土都被翻了几遍几乎就可以说是寸草不留,而反斜面却还有帐篷是完好的。

  正在这时,让我意外的是,名抓着枪刚从坑道里钻出来的美军冲着我大喊:“!rrr!嘿,快点!你们在等什么?”

  “唔?”闻言我不由愣,但很快就想到了什么,也许这些美军是把我们当成他们的援军了。这也许是因为志愿军基本上没有出动坦克作战吧,所以向把我们当作土包子的美国佬,这回见到我们这支部队竟然是步坦协同的上来的。而且在黑暗与硝烟中他们也根本就看看不清我们的样子,于是想当然的把我们当作是“自己人”了。怪不得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反应,任我们抢占了各个有利的位置而枪都不打。

  这倒是个意外的惊喜啊!想到这里我不由暗笑声,对身旁的李国强下令道:“让战士们不要说话,跟着那些美国佬上去,直到被发现的时候再打枪!”

  “是!”李国强应了声掏出了夹在皮带里的两把盒子炮,朝身后挥手,战士们就黑压压的片端着枪朝高地上爬去。

  其实美军有很多机会发现我们不是他们自己人的,志愿军战士没有戴头盔坦克的型号也不样,但是硝烟和黑暗迷惑了他们眼睛,而且他们也完全没有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就突入了他们的阵地,所以当战士路跟着他们冲到半山腰时还是无所觉。直到名掉队的美军刚刚从坑道里跑出来和名志愿军战士打了个照面,不由大惊叫道:“rr!”

  “扶你妈个头!”那名志愿军战士脚就把美军踢倒在地,接着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的步枪给他补了枪。

  跑在前面的美军们这才发觉不对劲,个个回过头来,猛然发现跟在身后的尽然是队队志愿军战士,不由大惊失色转过枪口就要反抗。但是切都已经太迟,随着阵爆豆般的枪响,美国佬就像木桩样排排的从山坡上栽倒了下来。

  志愿军手中的苏式武器在总体上也许没有美军先进,但冲锋枪机枪的容弹量却远远超过了美军手中的任何武器。容弹量大,也就意味在短时间内发射的子弹密度很高。再加上美军这时基本上都是毫无防备地背对着志愿军,于是还没过会儿面前的两百名美军死的死伤的伤,再也没有个人是站着的了。

  接着战士们再大喊了声,操起各式武器就朝山顶上冲去。

  枪声手雷爆炸声,山顶阵地的美军很快就发现我们这支从后面冲上去的部队,他们也不愧是在战场呆过段时间的老兵,很快就组织起了火力反击。但这切显然都是徒劳,来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朝向身后的工事,二来则是他们的人只在刚才那下就被我们给轻松地屠杀了大半。所以他们这会儿无论是火力上还是气势上,都矮了我们载。

  不知道是哪个老兵说过的,打仗比的不只是人不只是武器和火力,比的还有杀气。在战场上谁的杀气重,能压倒对方让对方害怕,那么你们就能活着取得胜利,否则就只有死。

  原本我还不把这句话当作回事,因为我以为“杀气”这东西似乎只会出现在武侠小说上,但现在看来战场上还真有这东西。

  上过战场的战士也许都有种感受,那就是上战场之前怕得要命,开打之前也怕得要命,但真正到了战场开了杀戒之后,就什么也不怕了,脑袋里只想着把敌人找出来然后把他们杀掉。

  这也许就是进入拥有“杀气”的种状态吧!古时冷兵器作战时,就有在出征之前当着战士们的面杀死几个罪犯祭旗,这或许也是为了让战士拥有更多的“杀气”。

  仗打得越多的老兵,进入这种状态所需要的时间就越短,甚至于有些战士根本就不需要开杀戒,只需看到鲜血看到炮火,很快就能进入这种忘我的状态。

  538团的战士个个都是老兵,再加上刚才痛快地击毙了批美军。这时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只听他们大喊声,就在机枪手的火力掩护下端着刺刀冲上山去。紧接着山顶上又传来了片凄厉的哀号和惨叫声。

  战士们占领山顶阵地的速度之快,以至于山脚下的几辆34坦克根本就来不及为他们提供火力,因为当它们的调整好炮口准备好炮弹时,就发现视线下已经到处都是志愿军战士的身影了。

  就这么简单?

  前后只有十几分钟,山顶上就传来了战士们阵阵的欢呼声,接着就有名战士朝我打着已经占领敌人阵地的旗语,这代表4901高地已经完全在我军的控制之下。

  直以来,我和我的部下,甚至是整个师部的人都将战领4901高地当作件天大的难事,但没想到真正做起来却是这么的容易。这也许也正验证了毛主席的那句话——“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

  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在4901高地传来胜利捷报的同时,原本我以为可以轻松拿下的2229高地却出现了状况。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2229高地离我所在的地方足有千多米远,在黑夜中我根本就看不到那边的战况,我只知道那边的喊杀声阵紧过阵,枪声也阵紧过阵,现在似乎正打得激烈呢!

  没理由啊!

  据我们战前所得到的情报,驻守在2229高地的美军不过只有两个连队,其正面有539团个营,背面又有胡彪的个营,它受到我们几倍兵力两面夹击竟然还可以撑到现在

  “徐永维!”我头也不回地喊了声。

  “到!”徐永维应了声很快就站在了我的面前。

  “去胡营长那问问情况!”我下令道。

  “是!”徐永维应了声。转身就跑到了黑暗中。

  胡彪的个性我清楚,他是个很要强的人,我分配给他拿下2229高地的任务,他如果不到最后刻是不会来向我汇报情况的,因为他觉得那是在向我提困难找借口。搞得我每次想了解他的情况都要派人去问。

  不会儿徐永维就跑回来了,他没朝我敬礼,小心地侧过身来装作不是跟我说话的样子报告道:“团长,胡营长那边碰到硬点子了,战士们冲了两次都被打了下来,据战士们说,那上面的守军不是美国佬!”

  “不是美国佬?”闻言我不由阵疑惑。

  这不合理啊!周围方圆几十里都是美军的防线。没理由这里会突然冒出支其它军队来。更何况,如果那上面不是美军的话,那我军的侦察兵也会侦察得到的不是?

  “团长!”徐永维接着报告道:“战士们说这支部队很能打,他们穿的是美国佬的军服,但是打起仗来却像是小日本,长得也像小日本!”

  “啥?小日本?”闻言我不由惊,猛然想起在美军中的确有支这样的部队。那就是这称作“紫心营”的第100独立步兵营。

  这个步兵营全部是由日裔美国人组成的,相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日本偷袭了珍珠港后,美国上下陷入了种歇斯底里的气氛中无法自拔,日裔美国人也成了他们的报复对像。有高达12万日裔美国人被强迫离开家园而被关押在了集中营里,这其中包括老人和孩子。

  但是,这其中却有部份日裔美国人正在美军部队中服役,如何处置这批日裔美军就成了个棘手的问题。军方对些日裔士兵的处理颇感头痛,方面表示了对他们的极度不信任,另方面又不敢将他们遣散,因为当时不少人认为将这些熟悉美军内部事务又有很强军事能力的日裔士兵放出军营的危险太大。思前想后,陆军部最后决定把他们派往欧洲战场。

  换句话说,美军就是希望这些日裔士兵在战场上全部光荣战死就最好了。于是,美军总是把最危险最困难的任务安排给这支第100独立营。

  当时这些日裔士兵的窘境是无法想像的,他们在受到上级战友的刁难的同时,还要忍受着对家人的担心,因为他们中大部人的家属仍被扣留在集中营过着近乎囚犯的生活。但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之下,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他们用七百多人的伤亡,从德国人的包围圈里拯救出了两佰名曾经歧视过他们刁难过他们的“牛仔”,他们用了不到天的时间就渗透进了盟军攻了六个月也打不下来的哥特防线,连克拉克都不由为他们的战绩而感到目瞪口呆。

  在朝鲜战场上这支部队同样也与志愿军交过手,位归国的志愿军老兵是这样描述这支部队的:“打的时候发现是小日本,真他妈的难打,咱们两百多人围着他百多人打,打了天夜也没打下来!”

  从志愿军战士这句朴实无华也丝毫不带个人主观色彩的话里,我就能体会到这支部队有多么难缠。

  我记得当年在视频里听着志愿军老兵对这支部队的描述时,心里不由颤,因为这让我在感情上有些接受不了。

  没想到现在,我却与这支部队面对面的交上手了。

  想了想,我转身就朝刚被我军攻下来的4901高地爬了上去。爬到了半山腰,就看到了几名举着双手蹲在地上的美军俘虏。

  我也不多说。把就抓过其中名满是胡须渣子的美国大兵问道:“如果你想活命,那么就告诉我实话。驻守在你们旁边的是什么部队,有多少人?”

  “他们是100独立营,长官!”那名美军的回答证实了我的想法,他惶恐地看了我眼,接着回答道:“他们大慨有千多人,周围的四个高地都是他们驻守的,每个高地大慨有三百人!”

  “你们为什么会这样布置!”我疑惑地问道:“我是说,为什么只有你们不是100独立营的?”

  “上帝!我也不想这样的!”那名美军被我这么问几乎就要哭出来了,他痛苦地说道:“长官,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正和100独立营逐批换防,如果不是你们,今晚我们就会坐上回国的轮船了!”

  “唔!”闻言我不由有些意外,原来在这前线上换防回国的还不只是我们志愿军,就连美军也是这样。不过想想也是,谁也没有办法长时间的在朝鲜这个高烈度的战场上呆下去,志愿军战士是这样,意志相对脆弱的美国佬就更是这样了。

  也怪不得我军的侦察兵前段时间侦察到的情况会与实际不符,原来还是我们刚好撞到了他们换防的时候。

  4901高地上的美国佬也是真够倒霉的,眼看就要回国了,没想到还要被我们杀了个全军覆没

  想到这里我不由手松,宽慰那名美军道:“放心吧!老兄,如果你回国了,也许过几个月就要再次上战场。但是做了我们的俘虏,你就可以直等到战争结束!”

  “是,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名美军哪里还敢说不是,全身颤抖着朝我频频点头。

  我不理会那些美军,举目朝四周望了望,猛然发现4901高地此时其实已经在美军100独立营的三面包围之中,处在谷地之中的538团和钟朝杨的坦克营就更是这样。

  千多人的独立营!

  这样的个营人数甚至比我们个团还要多,而且个个都是能打的老兵,如果我们不迅速把左边两个高地给拿下来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五十九章1586高地

  “呜”随着片炮弹的怪啸,几发炮弹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爆炸开来。

  我并没有命令战士卧倒或是掩蔽,打仗打到了现在,我只从炮弹的啸声和爆炸声,就可以分辩出这些是迫击炮。

  这黑夜中敌人远程火炮无法精准射击。就算他们事先照着自己的阵地设定好诸元,他们的炮兵也不敢开炮。因为这时候,我们538团实际上已和美军的100独立营绞在起了。

  这也许是敌人的援军,我很快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迫击炮是随部队运动的,它的射程不过两三千米,所以有迫击炮能打得到我们,就意味着敌人的援军已经离我们不远了。

  果然,没过会儿南面的山谷中就隐隐传来了坦克的轰鸣声,还有几颗照明弹隔远了朝我们打来,四周霎时就变成了雪白的片。

  “占领制高点,挡住敌人的援军!”见此我赶忙下着命令。

  “是!”战士们应了声,纷纷在高地上架起了机枪步枪,把枪口对准了敌人援军要通过的两条谷口。

  照明弹在天空中闪烁着,忽明忽暗,过了会儿就渐渐暗了下来。但在四周还没完全失去光线时,敌人又打来了几颗照明弹。

  枪声还在响着,那是胡彪正在加紧进攻左侧的2229高地;炮声也在响着。那是敌人的援军在不间断地朝我们发射。炮弹发发地在我们周围爆炸,那些混乱毫无规律的弹着点告诉我,那不过是敌人在胡乱朝我们这个方向发射而已,所以并没有给我们造成多大的伤亡。

  突然,辆美军的坦克从山谷的尽头拐出来闯进了我们的视线。那是辆已经改装成铲车的“谢尔曼”中型坦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或是朝鲜战场上,美系装甲部队排在最前头开路的毫无疑问的就是“谢尔曼”,这回当然也不会例外。

  随着声令下,负责阻击敌人援军的战士们就纷纷操起了手中的各式反坦克武器朝那辆“谢尔曼”射击。只听阵轰响,迫击炮火箭筒无后座力炮,还有坦克炮,全都古脑儿的朝那辆“谢尔曼”发射出炮弹。“谢尔曼”坦克没有任何悬念的,在顷刻之间就被炸成了团火焰。

  志愿军手中的迫击炮火箭筒之类的武器虽说无法击穿“谢尔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