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 战局僵持(1/2)

加入书签

  在陈州城箭楼之上那些张弓而的陈州军弓箭手,这个时候也再也撑不住,丢掉弓就朝箭楼下跳,想赶紧离开这修罗场一般的城墙。败了,陈州军一发不可收拾的败了。

  在陈州士卒口中,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声音:“城破了,城破了,逃命去罢!”

  陈州军溃败,顺着马道挤挤挨挨的就朝城下跑。前头突然又传来惨叫的声音,陈州军溃卒子,脚步一顿,就看见面几名溃卒中箭倒在了地上。

  在马道之下,正迎上一队人马,服色杂乱,手中什么兵刀都才,其间才散处城中的军士,其中有高门大户的家奴,有衙门里的公差捕快,总之就是聚集杂乱的队伍。才眼晴快的,还在里面认出了不少契丹美人的贵族!

  但是现在,他们紧紧的跟在一个人的身后,那人身躯高大结实,眼绅凌厉如电。似乎都能喷溅出火星来,正是陈州刺史赵。

  赵轻被上了一身甲胄,战场当中不大派得用场的佩剑,也丢掉了手中持着一柄长矛。

  蜂涌逃下来的溃卒子只看见,在他身后,是一排强弓,其中一名弓手,头都花白了,身上拔着一身古旧已极的铁甲,不知道是那位从他哪八辈子祖宗传下来的,赵身后的兵马杀了退在最面的陈州军败军!赵持矛大步从这些僵在这里的陈州军败军中间挤了过去,在他身后,这服色洪杂的人马也跟着他涌上城墙口。

  赵一边走,一边仰天大喊,语调激仰,仿佛整个陈州城都听得见:”某赵在此!只我大唐陈州城还有一个男儿在,这陈州城,就不会破!跟着我,将伪齐军杀回去!终有一日,大破黄巢!”

  先是一个,然后是两三个最后就是个军队跟随而动,刚才溃退下来的陈州军,再度追随着赵的脚步杀回了城墙之上。

  而在城下,又有人在更广大的范围上堆放了引火杂物,转瞬之间就已经点燃。

  风助火势,不月多时就已经燃得老高。这次火头范围更广。几乎将陈州城全面完全淹没在火海当中,黑烟烛天,比之前更浓密上十倍。

  从南门再到北门,完全整个被火海隔断在外。

  赵也实在是下了狠心,不但隔断了伪齐军前进的步,被他聚集起来,准备上城死战的陈州军,也同样被完全隔断了后路!

  惨烈的厮杀,再度在燕京城头展开。眼看得时间慢慢过去,从早晨到午时,从午时再到傍晚。自从赵亲身上了城墙,举火焚烧连自己后路都断绝之后,交战双方,在陈州城头的厮杀顿时就比之前更要惨烈十倍。

  这些为赵杂凑起来的陈州军,完全拼出了命。哪怕就是用尸筑成墙来阻挡。也不能让伪齐军军再前进一步。他们节节而战,缓慢后退。终于让伪齐军军两翼沿着城墙一直退到了南城门左近。

  围绕城门的箭楼,双方又各丢了几百具尸。伪齐军杀进去,又被杀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