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血战王满渡(二)(1/2)

加入书签

  林言來來回回踱了几步觉得军心还不算稳固又继续说道:“俺们守着这么多弓弩箭镞也光了这些河东贼子他们死伤一重必然后撤通知各将本将军令后退一步者全队皆斩”

  林言身后亲兵大多顿时应诺大声传令而去而林言在剩余亲兵簇拥之下大步的走向渡口左近一个高处地段将战场全部收入眼底他的亲卫早就将林言的旗号打出以定军心

  越來越多的人马随着林言的号令而调动起來准备迎击这河东军突然的冲击在这个时候林言才明白过來黄巢是何等的一厢情愿这些唐军哪里有半点失却斗志的表现只是按兵不动慢俺们军心罢了就等待这个松懈疲劳的时机突然出击

  不过林言也很坚信他一定能守住这个渡口等待黄巢大营的军队回援而來渡口左近战场之上这里本來就是一马平川的开阔地河东军大队骑军不过是依靠黑暗藏身运动罢了随着天色次第放亮袭來河东军规模终于被伪齐军能够大概看清

  河东军出动兵马仅仅眼前就何止万骑更不用说后续兵马还源源而來河东军骑军几乎就塞满了全部的视线河东军弓弩手在河东军骑兵未至之前弩机大黄弓步弓骑弓持各种各样击兵器的伪齐军都了一排出去层次分明的斜斜在地上这就是各种击武器的最大程

  各级带队军官手心里攥着一把冷汗几乎的看着河东军大队渐渐接近只在程以内的河东军骑兵就实在太多了多到似乎每一矢出都不会落空也似

  而且河东军远远的就提起了马似乎不准备留力掉头回去做下一次冲击临阵官兵都有了一丝不洋的预感但是这个时候也只有弓矢兵刃上面说带领作弓箭弩机士卒的军将将手一扬大声下令

  就听见空气中一阵噔噔噔噔带着金属颤音的响动无数短短的弩箭暴而出直扑向河东军涌來的大队这个放箭一瞬间的时候伪齐军上下就看见河东军骑兵前面数排几乎同时扑倒

  河东军人马都滚成一团上千弩箭攒之下几乎将前锋数排河东军横扫一空可是河东军兵马却很快补上了前面空出的个置仍然直直向前

  一般來说骑兵面对这样刺猬一般的弓弩大阵向來都是顶着盾牌推着弩车在程范围左近诱使对手箭

  直到对手弓矢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再逼近或者步或者骑再拼一阵人命挫伤一轮士的体力和士气最后才加以冲击一举打垮对手

  往往一场战事从天明打到日暮还不会终结而守阵的一方只需要用手中弓弩坚守半天而已伪齐军军将都满意的看着河东军倒下一片每个人都在盘算着河东军再伤亡多少就会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