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血战王满渡(十)(1/2)

加入书签

  披头散的程敬思一回到大营,就直跑到李克用旗号之前,扑通跪地嚎啕大哭:“王爷!幕僚全部上阵,差不多拼光了一半!我看手底下的儿郎们已经竭尽全力了,让他们退下来喘口气罢!明日再攻,俺怎么也为王爷想出一条计策,踏平了这齐军营盘!”

  李克用还没有答话,就看见从旁边又驰来一将领,正是史敬思,史敬思在马上就朝着李克用大呼:“王爷,郭景铢将军顶不住了!齐军攻得紧,不计死伤的要朝着中军营盘靠拢,郭将军向大王请援!”

  李克用还没开口,那跪在李克用脚下的程敬思朝着李克用膝行几步,悲声更大:“王爷,给俺们河东子弟留点种子罢!今夜就算拿下眼前营盘,俺们也再没力量扑击黄巢这厮的中军营盘了,俺们已经尽了全力,王爷让俺们河东子弟喘口气罢!”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克用的身上,厮杀声,撞击声。惨叫声,击鼓声,将寒冷的夜风切割成一道道的乱流,将李克用背后披风高高扬起。来请援的史敬思润了一下焦枯的咽喉,还要说什么,就看见刀光突然一闪,数万人之间讲行的惨烈厮杀声也无法遮盖住这一刀扬起的杀气!

  刷的一声轻响,那李克用的宝马坐骑的头颅已经冲天飞起,无头的腔子还僵立在那儿,少顷之后,就看见血雨从腔子里冲天而起。

  李克用立在那里,毫不闪避,任这血雨溅在他黑色的披风上面。那战马的尸身摇晃两下,轰然倒地。李克用已经拣起战马大睁着眼睛的马颅,掷给请援的史敬思:“交给郭景铢,没有援兵!让他死在阵中,某李克用就在这里,他要是敢后退一步,他自己知道是什么下场!”

  史敬思下意识的接过掷来的马头,看着李克用凛然站在那里,已经不再看他,而再度将目光转向正面唐齐两军的战线上,手中出鞘长刀如雪。

  李克用所持的兵刃,自然是神兵利器,血迹在上面本存留不住,飞快的滑落下来,直落入这已经吸饱了鲜血的战场上。

  火光照耀下,李克用手中长刀散发着凄厉散碎的光芒。那亲卫大声领命:“是,王爷,没有援兵!俺们都死在战场中,绝不后退一步”。在当面大营指挥齐军死战的,就是赵德芳。

  赵德芳素来以剿悍善战,临阵绝不退缩著称。赵德芳不是不要命,而且带兵也有些苛厉。但是临阵的时候,从来都是杀得如同疯狗血葫芦一般,这等将领,还是让人服气的。

  河东军扑营伊始,他就做为黄巢倚重的中流砥柱人物,从遭受攻击的正面第一个营塞开始,节节抵抗到了现在。

  一个营塞被击破,他就杀出一条血路,退到下一个营塞节节抵抗。一天半夜下来,随着他不知疲倦的在营寨当中指挥调度,甚至亲临一线临阵杀敌,齐军每个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