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破关(1/2)

加入书签

  直到关隘外面李存孝挥军发动猛攻,箭泼如雨,钩挠如林,他们才突然发动,试图抢夺吊桥,砍断缆绳。

  战鼓如雷,号角凄厉,杀声震天,箭矢如雨,石落如雹!

  李存孝的疯魔,使得他的部下们也疯魔了,守在这道关上的一半是守将刚刚安过来的人,一半是尚未来得及调遣开的府兵,他们从来没有看到一支队伍会是这般的疯狂,大队大队的士兵不需号令,就疯狂地拥过来,密集的箭雨不要钱似的往城头上泼,掩护着他们的战士用最简陋的攻城武器往城头上爬。

  一个人被砸下去了,第二个人马上接过第一个人的绳索,一条绳索砍断了,马上又有十条飞钩掷上城来……

  “真见鬼了,快,马上向总兵落求援!”一个将领抹了把脸上的鲜血,仓惶地叫道。

  这是最后一道关隘了,由此往里,山势渐渐平缓,两侧山坡上已经开始有村庄。

  警钟战鼓敲的震天响,唐军军营早该听到了,可是却未见一兵一卒赶来赴援。守关的这位将领还被蒙在鼓里。

  “打,狠狠地打,他们冲不上来!”

  总兵麾下的一个将领吐一口唾沫,挥起了手的长刀,一脸凶厉地大叫:“守住这道关口,援兵马上就到!”

  箭失、石灰包、石块、毒火烟药球、火油弹,拼命地往城下抛,因为城下的箭雨打击也十分的密集,稍一露头,甚到离开盾牌的保护时间稍长一些,就有可能矢丧命,所以滚木摆石抛得也是七零八落,尽管如此,关隘外面本不算十分的宽阔,打击面还是相当大的。

  就在这时,刚刚混进去不久策应的战士突然发难了。守在吊桥缆绳旁的几个士兵纷纷箭倒地,一开始其他人还以为是外面的箭矢,很快就有人发现躲藏在后面的这些人居然在向他们放箭,立即大叫着有奸细,便拔刀冲了上来。一见身份被识破,这些战士把牙一咬,也拔刀冲了上去,只要给他们机会砍断吊桥门,就能放进自己的队伍。

  “杀呀!”城头的混乱,使得城门前方的打击稍缓,紧接着,吊桥门一边的绳索被砍断了,沉重的吊桥轰隆一声,斜斜沉下一半,绷得另一侧的绳索吱吱直响。这一下,城下的人也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异变。人群突然跃出两道灵活的人影,两人一人一条绳索,飞钩贯上城头,立即攀援直上,度快如飞猿,一眨眼就接近了城头。

  “嚓!”一条飞钩被及时砍断了,城下的人不由一声惊呼,可是那人身手实在了得,身形下坠竭力一探,一个横空翻身,斜掠出五尺,竟然又抓住了一条刚刚被擂石砸下城去的士兵绳索,继续攀援直上。

  此时,另一个身材比他更加矮小的士兵已经翻上了城头,肩头掣出明晃晃一柄长剑,长剑吞吐,剑光点点,猛扑上来的五名吐蕃勇士便已纷纷剑栽了出去。城头守军立即再度拥上,这时另一个攀索上城者离城头还有三尺多远,双脚一蹬城城墙,手上一使力,整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