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页(1/2)

加入书签

  虽然他有指定,但都要经过舅舅的审核,本来他没有注意到,是后来他姐看这些童话边看边笑,他才知道舅舅所谓的审核,本是挑一些引导小孩子学乖的故事,真是无聊。如果今天换成魏盛胜,恐怕是买给他一些增长知识的书吧。

  最近他常偷听……舅妈跟舅舅讨论上补习班的事。一次让两个小孩去补习,再过两年轮到魏晓乔,这一补习,不到大学停不了,这将成为他们夫妻俩的金钱压力之一,是付得起,只是在其它生活开支上要多收敛一点,有好几次他注意到舅妈的欲言又止,他早就知道舅妈想讲什么了。

  如果当年没有带小宝回家就好了。

  如果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怀孕,就不会跟小宝培养出父母子女的关系,而舍不得割舍了。

  大人都只会说放屁话!他就等着看他们的假面具什么时候会掉下来。他铺开图画纸,在上面画着他姐的样子,粉红色的蜡笔涂满她的四肢跟身体,在旁注明着:没有名字,没有记忆,会冷,会吃,会睡觉,小学功课要人教[除了算术外,小学课本都要他指点,她好像幼稚园大班生],会津津有味地看舅舅的武侠小说为什么幼稚园大班生看得懂?,住在佛牌里[舅妈最近在看一出电视剧,疯女人被关了十几年所以疯了,但幼稚园大班生少筋,一直没有发疯,我知道这叫天赋异禀,跟雨有关从第一次出现到现在,都是在暴雨中,例如台风天……

  他一一把疑点列出来——有助思考。

  他又回头偷瞄一眼他姐,最后实在忍不住,拿过画纸跑到床边,讨好地说:“姐,我画你耶,像不像?”

  她瞟去一眼,吐槽:“好丑喔。”

  “你不丑,你很漂亮的。”他笑咪咪地。

  “魏宝平,你少丢人现眼了,你这什么画啊,你以为你把粉红色涂满全身就是穿衣服了吗?你这也是一种了不起的天分吧。”她嘲笑地轻轻鼓掌。

  他撇撇嘴角。“美术老师有在赞美我的画啦,是你的眼光太奇怪了。”

  “那是你美术老师已经放弃你了。”

  魏宝平端出小老师的架子,说道:

  “姐,我们老师说,如果连自己都不会的东西,是绝对不可以嘲笑别人的。”语气很严厉,但眼睛如一弯新月闪亮亮地。

  事实上,他看着他姐时,像头老摇尾巴的小忠狗。

  她拉下耳机,高傲地说:

  “小鬼头,我听出了你瞧不起我的心思,这已经不是过期的马卡龙可以补偿的了,你去给我拿枝铅笔来。”

  虽然不情愿,但他还是跳下床去拿过铅笔盒,嘴里嘟嘟囔囔地:

  “都跟你说放太久了,你还要吃,等以后我长大赚钱嘛……”

  “魏宝平,这是什么?幼稚园大班生?”

  他嘿嘿笑了两声,又跳回床上把笔交给她。“姐,今天台风天,舅妈买了一堆泡面放着,晚点我去说我饿了,泡面上来一起分,好不好?”

  “好!”她眼睛发亮,一瞟到他窃笑的表情,马上改口:“分什么?你这么小,睡前吃多不好,我义不容辞替你吃光。”语毕,拿着笔在纸上画了起来。

  他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连忙又板着脸,只有眼里满满笑意。他没看他姐在写什么,只忙着观察她。

  她还是穿着当年那套运动衣,现在看来都旧了,有缝线的地方全是他补的。为此,他感到内疚。零用钱有限,他都很珍惜地存着,就等她出来“放风”买零嘴给她吃,搞得大家都以为他爱吃零食。

  超爱减肥的舅妈有一次还奇怪地问他怎么都胖不起来,就怕外面的人以为魏家虐待外甥。

  他趴在她身边,心情很放松地捡起落在床上的耳机,好奇地塞进耳里。果然不出所料,里头的女声唱着甜蜜蜜,都是舅舅爱听的老歌,不管魏盛胜、魏晓乔,甚至是他,都对这些老歌很无感,但她超级爱。

  他也注意到了,在跟她讨论电视剧时,连他这个小孩都知道的东西例如手机,她都好奇地问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