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页(1/2)

加入书签

  “我关灯了,姐。不要害怕喔,我马上回来。”他小声地说,同时按下门边的开关。

  一片黑暗。

  门喀的一声掩上后,她慢慢地抬起眼。

  “……弟弟啊……”她低声重复,带点烦恼。她手指碰到图画纸,细长的眉头皱起来。“我才没有这种弟弟呢……”

  这种个的孩子代表麻烦,如果她真有弟弟,她弟弟一定是……是……想过去太费力,既然神要她忘记,那她就不强求。

  牙……安。

  她猛地坐直,跳下床搜寻黑漆漆的四周,过了一会儿才确定房里没有鬼,只是她残留的记忆在作崇。

  “……安?我的名字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她几乎是立刻喜欢上这个安字。

  她的记忆就是从魏宝平出生后开始,再之前就是一片空白。长久以来,她潜意识一直有个声音在阻止她去想,不能去想,想了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所幸,她也不是一个见了秘密就非要有答案的人,如果想不起,那也就算了,日子照过照开心。

  偏偏魏宝平的个与她背道而驰。一个人的个不会无缘无故地形成,而是与周遭环境或亲人影响有关。他个偏激,记忆好到记住每一件对她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只要与他有关,他总是放在心里细细比较着,甚至,他会偷听着四周所有人对他的态度,他认为那才是大人们对他最真实的想法。

  如果是初识,她对这种人看都看不上眼,小家子气,小心眼,敏感到一个不对就容易结成仇,这种人她绝对避而远之,不相往来。

  偏偏,魏宝平是她看到大的,他所经历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要她将这孩子拒于门外,她还真狠不下心来。

  她打开桌灯,替他把画纸铺到书桌上。

  他的书桌整理得很干净,书架上摆着他的作业本,上面贴满因为他考一百,老师送的贴纸……他就是个小孩子,满满的炫耀心理。

  书架上其中有一本是作文,昨天在课堂上的文,作文题目叫“如有……”。

  她好奇地翻开,念道:“如果我有……姐姐?”她微微挑起眉,一目十行地读完。

  这篇作文老师给高分,评语是赞美他有极高的幻想天分,把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写得活灵活现。文章中满满写着如果他有姐姐,他会如何宠他姐姐,而他姐姐又如何的对待他……这小鬼头的角色扮演搞颠倒了吧?是大人宠小孩,他反而倒行逆施,文章中把他姐宠得无法无天,每天给他姐换一套新衣服,每天让他姐吃到吐出来,让她不由得笑了出来。

  她关掉桌灯,烦恼地坐回床上。

  不强求,所以她一直当旁观者,任由魏宝平愈来愈偏激,仇视着每一个人,怨恨着这个世界。

  不强求,谁知道她是见鬼的什么东西,她的存在绝对是不合理的;那么,如果她真的强求了,去手魏宝平的想法,这等同改变他的未来,那这小家伙会不会偏离他本来的人生轨道而没有好下场?

  她最害怕的就是他手这孩子的生活,以致他的未来混着她的影子,进而毁了他本该有的正常人生。

  “到底是谁呢……”是谁给她这种深柢固的观念,让她本能地知道强求是没有好下场的。

  但,魏宝平再这种个下去,她不认为这孩子能过得有多好。

  ……又索到耳机,放入耳里,漫不经心地听着重复播放的歌声,想着到底是继续旁观好,还是自以为是地拉这小孩一把?

  她又不是绝情绝义的人,魏宝平对她孩子气的宠爱,她都看在眼底。

  然后……喀的一声,门轻轻被推开了。

  一束光自门外照进来,有小孩探头探脑在那看着。

  他消悄地走进房间,手电筒对着书桌,又移到书柜琳琅满目的课外读物!

  他哼声:“爸真偏心。”

  他的背后,就是魏宝平的床。她就懒洋洋地坐在床上,偏着头观察着这个变秀的小孩。

  这个小孩浑然未觉,光线又转到书桌上的书包。他热情而积极地打开书

  包,抽出作业本,拿出笔很豪迈地乱画着。

  “这是魏宝平自己画的,嘿,明天老师看见一定告诉家长。”他笑嘻嘻地,眼角瞄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