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页(1/2)

加入书签

  果然静悄悄地。

  把蛋糕放进冰箱后,再至书房、卧房都没有见到人,最后她打开浴室门,用力眨眨眼。

  她笑着蹲到浴缸前,看着双臂趴在浴缸边熟睡的少年。真是累坏了,是不?她轻轻拨着他的刘海,小声地说:

  “小宝,辛苦了。不过你再不起来会感冒的。”

  他眼皮动了动,微微睁开后,心无城府地冲她一笑。“姐,早……”本是迷蒙的墨眸蓦地如圆圆的猫眼。

  她笑着:“小宝,下次我帮你画裸画,好不好?我发现你身体单薄,很适合当中的天使呢。”

  他大叫一声,红晕迅速爬上他的脸。“别闹了!闭上你的眼睛,姐!出去啦!”他紧紧攀着浴缸边,不让她有任何窥视的动作。

  她扮个鬼脸,他的头发,叹气:“儿大不由娘了,也懂得害羞了……”

  “谁是你儿子!”他叫着,瞪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哈哈笑地关上门,他才松口气。

  他手指碰一下脸,纳闷怎么会这么脸热?也不就是给他姐看到一点点而已吗?以前在班上常有那种夏天搬重物,回到教室脱衣服被女生看到的经验,那时也不见他有什么脸红啊。他身体单薄?哪有啊!他就怕长不高,常去打球运动的,他姐眼睛是脱窗了是不是?

  当他拿着毛巾,从浴室出来时,她已经坐在地上吃着热腾腾的泡菜豆腐锅,一双眼睛专注在电视上了。

  高三的课业有点重,平常吃饭他都很随便,就怕他姐出来时疏忽她,因此他习惯会一次配好一周的份量在冰箱,她要出来了就自己加水煮马上吃。

  他走过去,看着她吃得有滋有味,不知不觉地入了迷,直直盯着她。

  她终于施舍地瞟来一眼,递给他。“就知道你馋,喏,拿去。”

  他又气又笑。“姐,你本是吃不完,心心念念着蛋糕吧。”他跟着坐

  下,稀里呼噜地吃着剩下的锅料。好听点是他跟他姐分食,其实他都在吃她剩下来的残饭。

  她本身吃不多,但为了能够享受更多好吃的,他沦为垃圾桶。他叹了口气,重点在这个垃圾桶居然还会很高兴地成为垃圾桶,这是什么奇怪的心理……他的头发被毛巾轻揉地擦拭着,他满足地眯起眼。

  “小宝,你怎么每次洗头都不擦?很容易感冒耶。”

  他当然不会说他的小谋。他笑:“我都忘了嘛,还好有你。姐,今年生日,你记得,要跟我许一样的愿望。”每年每年都一起许,让她永远的留在这个世界,不回佛牌了。

  她站在他身后幸福地笑道:“八寸蛋糕。小宝,我们有得吃了。”

  他嘴角抽搐,他姐眼界大肚量小,依他预估八寸里的四分之三他都得包办了。当弟弟,有够辛苦,他绝不承认当年他可能过于愚蠢才会自动跳进弟弟这种坑里。

  “对了,刚才我在楼下遇见你陆哥,他说袋里的东西给你。”

  “他看见你后没上来啊……”他喃喃着,面色短暂古怪,打开提袋。

  “还好他没上来,不然我就要流浪街头了……”她坐在他对面,凑过去看。“嗯?大衣?颜色很配你的,去年好像是送手机?你的生日他们都记得呢。”

  魏宝平的表情不自然起来。他盯着新大衣半天,放到一旁,又从提袋里拿出相册,他纳闷。“我很少跟他们拍照啊……是杂志社的照片吗……”一翻开,都是她画作的翻拍。

  不多,主要是翻拍的这个人所用的心思。

  她接过来看,一张翻过一张。“这是要给我留念纪录的吗?我跟他们唯一的交集就是小宝耶……这就叫爱屋及乌吧,这对父子人还真不错。”

  他含糊应了一声。陆爸是个过气的演员,现在年纪大了只能演爸爸之类的角色,但他在演艺圈混久了,三教九流都有人脉累积,他国二那年陆爸带饼干过来,正好看见他姐的油彩画,之后陆爸就不定时介绍他一些相关的mail。

  “他们喜欢做好人就让他们做嘛……”他轻声说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