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页(1/2)

加入书签

  现在的他,十分心虚,本想故作不知地退回房间埋头就睡,但,太久没见到她了,他不受控制地站在门口盯着她的背影。

  她正专心地替画布上色。

  室内轻微的剌鼻味他不但已习惯,甚至喜欢上了这种气味。闻到这些气味他会感到安心、放松。

  他忍不住咳了一声,连忙掩住,却已经来不及了。

  她拉下耳机,回头。“小宝?你还好吧?你好像在发烧,现在半夜了,诊所有开吗?”她放下画笔跟调色盘,走了过来。

  他怔怔地望着她,听着她天生带点冷的声线。一开始,她确实对他有点冷淡,但后来却是对他最心软的人。他总是渴望她只对他一个人好,就对别人冷冷的最好了……

  蓦地,她温暖的手指才碰到他,他心头一跳,退后几步,避开她的碰触。

  她面不改色。“我身上颜料味道很重吗?”

  “没有,是我一身汗臭……”他虚弱地说。

  她倾前闻着,皱起眉头。“真的有点臭。小宝,你快去洗个热水澡,要不舒服就叫一声。”

  “嗯。”他顾不得掩饰,避她如蛇蝎地退出去,几乎是逃难似地进了浴室。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浴室的门。“所以说……魏宝平终于长大了啊。”

  长大的小孩,不再需要鬼怪,现实生活里本来就不需要鬼怪的存在,之前小宝开始反反覆覆,一下像喜欢她一下又讨厌她似的,那时她就已经有了预感。

  老实说,她不是那么难过,好像一切就是那么理所当然,心里平静到连自己都有点心寒……似乎她曾经历过并且已经麻木了。

  ……别强求。无论是谁这样灌输她这念头,这个人无疑是成功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不要去怨恨谁,真有那么一天,好聚好散吧,各自不怀恶意地分开,她认为自己能接受的。

  小宝一直很努力,再努力下去,他会有一番好成就,分开时她还是要祝福他一下。

  半小时后,魏宝平才脸色不太好看地走进厨房。他叹了口气:

  “姐,别再吃泡面了,这么晚了,书上说晚上吃东西不好,明天我一早弄丰盛点的早餐……”他住了口,接过热乎乎的马克杯,里头是凝固的温热鲜。

  “我真的这么像贪吃鬼吗?你喝喝看,闻到姜味了吧?上次你做的姜汁撞,我也做出来了。你说的嘛,姜汁可以发汗,牛你爱喝,弄在一块就变成姜汁撞。”她微笑。

  他默默地喝了一口,略显病态的面皮抽动。“好喝……”好辣,果然家里还是由他掌厨比较好。

  辣气直涌至胃部,让他顿时暖了起来。他抬起眼,觑着她,她正把她的长发绑成麻花辫,偶尔他也是会帮她绑头发的,但现在他不太敢。

  她绑完之后,从口袋里拿出无指手套套上后,朝他笑道:“好冷。”

  “嗯,有冷锋到了,姐……”他目光直盯着她可爱的手套。

  “好了好了,你乖,找个椅子坐下。”她转身出去。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他轻声低喃。

  她拿着吹风机进来,他半湿的头发。“小宝,你呆瓜吗?明明在发烧,洗头也不吹干点。”

  他忍住想要避开她的冲动,但全身仍是僵了起来。

  她也不介意,站在他面前,轻轻拨着他柔软的发丝吹起来。

  “明天要不要请假休息?”

  “不行,明天要考试。”他闷闷地说着,迟疑片刻,补充:“我还没法陪说,你,至少要考到……考到月底……说不定要……考完大学后才有时间……”他心很虚,连带着语气也虚浮无力。

  她彷若未觉。“没关系啊,我又不是小孩。记得出门放带子就好,重复也没有关系。”

  他微地一颤。“姐,你很无聊吧?对不起……我……”

  她失笑:“小宝,你在紧张什么?你跟我本来就不是连体婴,你有你的事要做啊。”

  “姐,真的,再过一阵就好……”他像在说服自己,一直重复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