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页(1/2)

加入书签

  “……叫起死人?”黑暗里,魏安一个一个字重复着。

  “是啊,听说还不止,无声无息地弄死人也有的,所以积怨太多,早就收山了。哥,你真信啊?我是说来让你笑一笑的耶。”

  “……没信。”一顿,魏安漫不经心地问:“我记得你女朋友姓……姓……”

  “张,她表姐,嘘,就是那个表亲家里有人跟你大学同班你忘了啊??”“跟我同班?谁?”

  “姓徐啊。哥,她叫徐思平,看起来很萌的那个美女,你居然没印象?”

  周宗清趁着烤的空档,拉着魏安到一角,悄声地问:

  “不是说好了,要带你女朋友过来吗?”

  魏安摊摊手,无奈地笑道:“没办法,她临时有工作。”

  周宗清深深看了他一眼,又往热闹的烤区看去。同学们都在那里又叫又闹的,跟还没成年的学生没两样。

  他目光再度落在魏安身上。今天魏安穿得也跟大学生没两样,刘海略长,满面的笑容仍带点未成年的青涩无防备,他叹道:“大家都还没变啊。”

  “是啊。”魏安笑道,视线扫过烤区的每一个人。

  “你在找人?”周宗清试探地问。

  “没啊,我在看有哪些同学到了。”魏安笑笑。“嗯?没见到徐思平,这不是她家别墅吗?总要谢谢她才好。”

  “我跟她通过电话了,她晚点才到。现在这间别墅就交给我,这次除了你之外,几乎都是情侣档,我也是啊。安子,今晚你得一个人睡了。”

  “没问题。”魏安笑着凑过去瞄了一眼房间表。“我先去跟其他人打招呼。”

  等到魏安回去烤区后,有男同学走过来问:“周宗清,我女朋友头痛,你有止痛药吗?”

  “有,在我行李箱里。”周宗清带他进入别墅。

  周宗清在几天前已经来过一趟,男同学却是初来乍到。他好奇地观察别墅,笑道:“都说徐思平是大小姐,好像也没什么嘛……”看起来都很老旧。

  周宗清笑道:“刚开始我也吓了一跳。徐思平是跟我解释,这栋别墅是很多年前就存在的,内部不能随意搬移或者改造,除了定期的维修保养,内部电线重新牵外,几乎是照以前的原样,因此看起来十分陈旧。平常她家里的人很少过来,现在只有她表亲偶尔带朋友来住一晚,我心想也是,人家好端端的别墅怎么可能给我们开同学会用。这已经不错啦,光是这坪数我们这种上班族一辈子也买不起。”

  “说得也是。不过这真的太可惜了,如果别墅能够大肆翻修,再转手脱出,房价至少再升二、三倍吧。”

  “有可能喔。”周宗清说出小秘密:“上次徐思平带我来时。说溜嘴了,虽然是几代前的遗嘱要求,不过现在她家族里已经有人打上这栋房子的主意,也许再过几年就会卖掉也不一定。所以说啊,时间一久,谁还在意祖先说过什么?”他顺手打开廊道上的灯,仍然昏暗不明。

  进入房间后,周宗清翻着行李箱,男同学东张西望,对今晚住的地方还算满意。

  “周宗清,我看安子一点也没变啊!这家伙想当不老童颜吗?大学第一年的他跟现在到底差在哪里?都几年了啦!明明他也当过兵了,怎么气质如昔?”

  “哈哈,我也注意到了,从大一到现在,大家多少都变了,只有魏安还在原地踏步,我想这就是我们把他当小弟弟看待的原因。”周宗清终于找出止痛药,跟男同学说着:“也许他要前进了也不一定喔。”

  “别卖关子了,你想说什么啊你?”

  “等安子有了女朋友就不一样了。”周宗清难得八卦一回。“我怀疑安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女朋友,他只是不好意思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难道你有看过他女朋友出现过?不管出去吃饭、活动、旅游,你看过他女朋友?跟他讨张照他都避而不给,连今天每个人都带伴了,就他没有,你不觉得奇怪?”

  “这有什么好瞒的,他坦白从宽,兄弟们替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