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页(1/2)

加入书签

  呕了好几分钟,又是一片安静。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这么多年了啊。”他声音很轻,轻若羽毛似的。“什么嘛是神仙的话,是可以回来看我的你在气什么嘛,我哪里做不好了……不想回来……也可以可是你不能被迫消失如果你被迫……是不是我起了什么心思害到你,你挡到别人的路了吗……”

  那哽咽的声音冰凉凉的,渗入人的听觉里,令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又过了一会儿,他起了身,似乎踢到什么,他不是很介意,只是垂着眼盯着手机。

  “徐思平。缘分?”他轻轻哼了一声。

  这人离开这间房时,几不可闻地低声呢喃着:姐……你还会想我吗……

  姐,你还在吗?现在我已经不跟佛牌说话了。本来就知道你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不管我说再多话,你也不会理。不管我如何示弱,你也不会再心疼我……我在医院住了八天,窗外下了八天的雨,你没有出现。

  我故意让自己病得更严重。

  我发现你不见了,考完大学才发现的,快半年的时间。我好蠢,总是说要战战兢兢地,结果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以为你会心疼我一辈子,我会抱住你一辈子,我真是太傻了。

  判人死刑也要一个罪名,是因为我无法控制地爱上你吗?你真这么狠心对我?

  我不会把佛牌交给任何一个人,也不会让别人取代你的地位。

  如果有人想以缘分之名强行介入我们之间,那我就玉石俱焚吧。

  ……魏安

  第9章1

  我没有想到,出现在我面前的,会是一个成年男人。

  ——唯安

  扑通一声。

  冰凉的地板完美地迎接她,但这次……

  她的掌心抵在冰冷的地面上,有个东西很明显地压在她手下。不就是佛牌吗?但上面湿湿黏黏的……

  顿时,她脸黑了。

  真是太恶心了!谁吐的?小宝的朋友吗?浴室也不清干净……不对,不像是浴室。她纳闷地黑要去开灯,才到门边就听见外头有人在说:

  “安子刚怎么了?跟谁讲电话?一脸难看。”

  “有吗?我刚才看见他从这里出去,很正常啊。”像要证明,门把在转,正要打开这门。

  她愣了下,喀嚓一声她马上锁门。开玩笑她全身上下没穿衣服一开门不就见光死?

  外头停顿一下随即两人同时大笑出声。“老房子老房子,老是会出现一些无法理解的反应正常正常。走走,魏安这家伙居然不小心把门锁了。”笑声虚弱地遁去。

  ……唯安?

  她心脏猛地一跳。

  这名字很耳熟耳熟到她开始头痛了。谁的名字?

  不能想,她这么告诉着自己,停止去追寻。她深吸口气转移思绪,索着四周这里明显不是小宝住的地方。她也不敢开灯一开了灯,谁知道主人会不会拿钥匙冲进来喊捉暴露狂?

  她来去到熟悉的架子。画架?画架上是画布没错……这里的主人也会画画?

  她本能地往左边走去果然有张床。她抽起床单包裹住自己迟疑片刻又凑到门边,听着外头许多哄闹。

  有人经门前走过,叫道:

  “魏安,来来,到我那里啤酒红酒都有!来个不醉不归!”

  唯安?她下意识地想要回应却听见有人快她一步回答:

  “……好啊。”这声音有点沙哑。

  脚步声自外头走过有人惊讶叫一声。“安子你眼睛怎么了?红成这样?”

  “外头风沙大迷了眼。周宗清你手机借我晚点我弟说不定会打给我,我报给他你的号码了。”

  “没问题。你那个表弟是吧?上周我过来勘查地方时看见他跟他女朋

  友来玩原来他女朋友跟徐大小姐是表姊妹……一家亲呢缘分真是缘分。”言下之意颇有一点暧昧。

  “……一家亲呢……呵呵……听起来真不错绕来绕去总是会绕回来的。”低低地,带点嘶哑地笑着。

  踩在木板上的脚步声远去。她颇感烦恼。这里似乎有很多人聚集着是旅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

  魏宝平去哪了?

  她一脸困惑无奈出不去,只能守在门口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