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页(1/2)

加入书签

  这三个孩子里,后面两个活泼乖巧嘴巴又甜,就是小宝,她最不喜欢……老实说,她试图公正,但有时人心会偏不是大人的错。

  他看人总是木木地,没有过多的表情;见人也不懂得打招呼,魏家不缺他吃不缺他穿,他板什么脸?她相信要是今天换成她照顾外甥侄子,不会比老魏家做得更好了。

  这小孩真的太不明白事理了。他也不想想亲生父母可以原谅他无数次,但舅舅舅妈能原谅他几次?真是不知节制。

  是该好好地教,不然她儿子被影响了怎么办?将来社会多一个流氓强盗,还住在她家附近,她只要一想到这隐患就浑身发麻。

  思及此,她放弃妇人之仁,充耳不闻地关上窗。

  小孩今天穿着圆领卡通t恤跟蓝色的小小牛仔裤。卡通t恤不是名牌货,但胜在质料好,颜色又明亮,如果小孩站在那里,不要说话不要用那双眼睛直视人,那他看起来会是一个非常可爱又乖巧的小男孩。

  但此时,藤条打在他的背上、屁股上,大颗大颗的雨珠顺着他黑色的刘海滚到他黑不见底的眼里,他强睁着不肯闭上,一直死死盯着自己的舅舅。

  雨愈下愈大了,舅舅的吼叫显得模糊而遥远--

  “叫你跪你不跪,打你两下你就跑,你本事!你舅妈是不想惹闲话,不敢管,带着你表弟表妹躲出去,但我一定要打,不然对不起你妈……”

  小孩一脸麻木。

  “早知你是这德,还不如你一到我家就先掐死你!我是短你吃短你住还是虐待你?你非要去做歹代志!魏家怎会有你这种基因,一定是你爸的错!不是我无缘无故要教训你,今天我不打,明天我就要去探监了,我丢不起这个脸啊!”

  魏家全的背后,就是魏家敞开的大门。小孩就像个闷葫芦,嘴巴紧紧闭着,浑身湿透到微微抖着,但仍然倔强地站在那里……猛然间,他睁圆眼,瞪着魏家全的身后,小嘴微张,一脸傻住。

  他的注意力突然被转移了,小小的身体因此没有那么防备,当分岔的藤条再度落在他的背腰上时,就显得格外的刺激,他不由得吃痛地惨叫一声。

  “你也懂得喊痛了?你舅舅也会痛你懂不懂?我真没有想到我养出来的孩子会变这样。你说,你说,你爸到底是给你多少坏基因才把你搞成这样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人家还以为我魏家全教育出了问题!”

  魏家全愈说愈气,又要挥下藤条,在打下去的刹那,小孩还在呆头呆脑地看着他的后面。

  他微地一愣,很久没有看见他这个外甥这种傻得可爱的模样,绝大部分他都像个小面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刹那,他心里闪过这念头,手还是不留情地打了下去。

  然后,藤条在雨中飞了出去,落在湿答答的地面上。

  “舅舅,喔,不,你叫魏家全。魏家全你打够了吧?”陌生的声调,在滂沱大雨里响起。

  魏家全暴怒的表情还来不及收回,狠狠地转向发声处,骂道:“这小孩不教不行,你别管!你谁啊……”而后突然僵凝住。

  巷里的住户他都熟,这少女看起来很陌生,不是这里的人……等一下!这条巷子是死巷,今晚各家的大门都紧紧关着,只有他为了追小孩而门户大开,任何人进入这小巷,都必须经过他跟小孩……

  那,眼前的少女是从哪冒出来的?

  少女的发型是清汤挂面,穿的是花色的宽松睡衣裤,脚上蓝白拖的尺寸有点大……好眼熟好眼熟,昨天他还在想阿惠这件睡衣太老土了点,一点情趣都没有,今早看见这件睡衣放在卧房椅子上……

  那双蓝白拖是他的吧?少女手里的绿色竹竿他家也有一支,长度、颜色都吻合。

  她用他家的竹竿打飞了他的藤条。

  “你……”他回头看看自家敞开的大门,再慢慢地看向小孩,小孩的眼神还在发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