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页(2/2)

加入书签

她在夹缝里生存。背脊骨深深陷进床榻里上头压着一个大男人,让她已经出气多入气少,快成纸片人了。

  手举在半空中,她本来是要推开他的,但他呼吸沉重双肩微微抖动着。脸埋在她的颈间湿凉凉地……最后她改轻拍他的背,问着:

  “乖小宝又是谁欺负你了?考差了?”说句实话魏宝平从国二那次就没有哭过,但在她心里,他还是个孩子,哄着总没错吧。

  湿答答的颈间猝然有着刺痛感,这死小孩分明在咬她的脖子愈咬愈狠

  她痛得叫了起来。

  “魏宝平,别闹了,我头痛!”

  第9章2

  “……头痛?”魏宝平双手撑在她两侧终于抬起脸来。他眼阵猩红着俊秀的脸庞湿漉滴地真的哭过。

  “姐……”他小心翼翼地喊着目光一直不离她,他俯下头,距离近到她下意识用力抵住他的双肩。

  “小宝,你想干嘛?”

  他停住,低声说着:

  “你没生过病,没感冒过,连点不舒服都没有过,怎么会头痛?”

  “魏宝平,你很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你先起来。”

  他抿着嘴充耳不闻,指腹轻拂过她的刘海,一双黑色的眼瞳来回细细看着她的脸,似乎在确认着她的身分。

  忽然间,水汪汪的墨眸晕染开来,一颗颗泪珠滑落在她脸上,她吃了一惊,手忙脚乱地擦着他颊上的眼泪。

  “你是怎么了?”大男孩梨花带雨的,让她怎么看怎么心软,这个死小宝真会踩她的。

  她犹豫了一下,问道:“小宝,你不是怕了我吗?”现在像八爪章鱼缠着她是怎样?

  他一怔。“我……怕你?”

  她试着无所谓地笑笑。“你当我真少筋?你避我如蛇蝎,连拿个碗给我,被我碰到,都缩得比谁都快,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他愣愣着,浑身开始轻轻地颤抖起来。

  “小宝?”

  “是因为……这样……你才……”他闭上眼,再张开时勉强笑道:“姐,你在想什么?你不知道青少年意识到女生跟男生有差别,当然会不好意思。你是女生耶,都没有意识到吗?”

  她也愣了下。

  他又气又笑:“你是傻瓜啊,你是我姐,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我讨厌谁都可能,就是不会讨厌你。”

  异样的违和感在他脸上交织,哪有人眼泪还在汹涌而出,却笑得这么自妖。

  他攥住她的手,用嘴唇轻轻碰着,低声下气道:

  “下次,你心里有怀疑,直接问我就好了,别再这样……不应我、不出来……我以为你消失了。姐,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小宝,我什么时候不应你了?”她见他投来惊讶的眼神,内心闪过一个不该有的念头……小宝他眼睛其实生得很俊,尤其眼中烟雾氤氲时更显诱人。

  她居然拿诱人两个字摆在一个男高中生身上,她觉得自己真的想太歪了,不过,她真是打从心底轻松了起来。

  原来,这小家伙还没有对她感到惧怕吗?就只是男女授受不亲,所以不敢接触她,那他现在在干嘛?当她傻啊!虽然是这样想,她也没有问他到底是为什么不敢碰她,不是害怕就好了。

  “我回到佛牌后,突然就困了,直到刚才才惊醒的,我发誓,绝对没有不应你。小宝,你高中毕旅吗?你……长高好多。”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要不是你没有变,我都不敢认了,你到底多高了?”高中生几个月不见变化也太大了点。

  他沉默一会儿,轻声道:

  “一七九。姐,下次困了别睡熟,好不好?你尽量少睡点,出来再睡,我看着你睡,好不好?”

  她心一凛。“哪里出问题了?”

  他笑笑:“没事。我买房子了,我把那间陆爸借我的房子给买下了。你这么吃惊做什么?我高中念完了,考完大学生了一场大病,二十岁那年改名了,毕业后也去当兵了,现在退伍在投资集团做事。”他始终一脸笑意,盯着她愈听愈震撼的表情,轻描描地说道:“共八年。姐,你睡了八年了。”

章节目录